一個大拇指印,直接印到了紙上。

如此一來,這事算完了。

當李承乾放開王貴妃的時候,她整個人是蒙的。

這……這還是一個不足十歲的孩子嗎?

怎麼可能,力量怎麼會這麼大。

她甚至想反抗都是不可能了。

她震驚了,許久才緩和過來。

接著,李承乾便將紙遞給了李世民。

「父皇這上面記載著剛才王貴妃所說的一切,還有從書信上面抄下來的東西,還請過目!」

李世民接過一看,裡面記得十分的中立,就是平白的闡述著事實。

他十分滿意的點點頭。

「乾兒,你做得不錯!」

完后,接著看向了王貴妃。

「王氏,那麼接下來,朕要好好罰你!」

應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怎麼也躲不掉的。

所以這一次,王貴妃一定沒有好下場。 「皇上!妾身已經坦白了,您還要怎麼處罰於我?」

王貴妃真的是天真的以為李世民會放過他。

從寬,並不代表不追究。

有些人為了活下去,不管是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李世民曾經答應過他從寬處理。所以她現在再一次提醒了李世民。意思在說你不能對我又太過於嚴厲的處罰!

關於這一點,大家都心知肚明。

長孫皇后這時說道:「皇上,整個大唐之中的勢力數王家最大,一切當以大局為重。」

「是啊,皇上,此人不可強殺!」

楊妃亦是說道。

楊妃作為前朝公主,懂得的東西,自然也是不比長孫皇后要少多少。

但就是在受寵上,確實有些不如長孫皇后,甚至於比王貴妃還要少一些。

但是她卻是沒有任何的怨言。

這一點上,體現出了當時楊妃的氣度非凡。

關於兩人的勸說,李承乾卻有不同的看法。

而這個時候李承乾卻是說道:「王貴妃犯下這麼大的罪,沒有饒過於她的可能,兒臣以為,死罪不可免除!至於連帶責任可以少一些。但也是要督促於他們好生自查,凡是有這種心理的存在,皆要及時改正才是。」

李承乾的話深得許多人的支持。

從李世民的表情上來看,他十分贊同李承乾的看法。那麼接下來,就是處罰王貴妃的時候了。

王貴妃一聽,整個人都蒙了,她卻是不依。

「太子,你不是說了,坦白從寬嗎?為什麼出爾反爾?」

李承乾反問:「是從寬,本王勸父皇,讓你的連帶責任少一些,一些你的直系將得以保全。這就是從寬處理,不然呢?」

李承乾話中有話,直系,那便直接是李惲了。在往上似乎沒有什麼人了。

按道理來說,如果王貴妃犯下大罪,她的孩子怕也是會連帶受到一些處罰,以絕後患。就算是李世民的親生兒子,恐怕也是要這樣的吧?

而李承乾的建議,直接救了她的孩子,這不就是從寬嗎?

「不是我的罪行從寬嗎?」

王貴妃這麼問道。

「誰告訴你,你的罪可以變輕的,你的罪實在是不可恕也!」

唯一可以從寬的恐怕是處罰方式,比如採用一些更加體面的死法。那就是天恩,她還能說什麼呢?

「李承乾,你騙我!」

王貴妃直呼李承乾的名字,本來這樣子是要處罰的,但是這種時候讓她叫吧,反正也是沒有什麼損失!

李世民被煩的不行,他也不去管那麼多了,就聽之任之了。

「這裡有數百妃子在場,更是有父皇和母后在這裡,我哪句話有騙過於你,你可以說出來,讓大家評評禮!」

李承乾的話一出,王貴妃直接閉了嘴。

是啊,李承乾確實沒有說過什麼確實的承諾,是她一廂情願而已。

而李世民則是沒好氣的說道:「好了,夠了,朕自然有定論!」

完后,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李世民要怎麼判那是他的事,反正李承乾也說出了自己建議,要怎麼辦,就看李世民了。

一般而言,後宮受到的處罰無非就是面壁思過,重一些的,就打入冷宮。

還有更重的,便是賜予毒酒或者白綾,二選一,這兩種死法,相對於體面,至於還會留有全屍,如果是砍了頭的話,全屍都無得存。

而為什麼要留下全屍,那是因為我國傳統的視死如生的文化,認為死了跟活著一樣,只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所以當然不希望自己是殘廢,所以希望是全屍。

有些時候,砍頭了的還會將腦袋和身體縫起來安葬。古代人的思維就是這樣。

因此,這一次李世民最後還是下了令。

「朕念在你為朕誕下惲兒,並且與朕也有過夫妻之實,以前也沒有大過,並且坦白了罪行,因此,朕決定,賜你三尺白綾,並且將你貶為奴,將你名字從皇家之中剔除!明日天亮之前,好好與惲兒告別吧!」

李世民的話如果一根針一樣,深深的刺入了王貴妃的心。

三尺白綾可不是讓你穿,也不是給你用的,而是懸於樑上讓你自殺之用的。

這就相當說賜王貴妃死,相比於毒藥而言,這種死法也算是較有尊嚴,毒藥可是會七孔流血的。

也是讓得四周的各大妃子是心驚膽顫不已,這一件事之後,恐怕再也沒有人敢再犯下這種錯誤了。

明天天亮之後,王貴妃將不會出現。

而後,李世民又道:「今日之事,不可與外人道起!今天的事,今天從歷史之中消失!」

李世民也是要面子的,這種刺殺太子的事,還是不要讓人知道的好了。

而王貴妃則是癱坐在地。

此時的她早就變得絕望。

而李承乾不忘記走過去與王貴妃說道:「王貴妃,你放心的去吧,惲兒本王會好好照顧他的,他將是本王的良好輔佐,今天的事,他也是一件都不會知道!你自然也是不想讓他知道他有一個這樣的母親對吧?」

「你……」

王貴妃一時無語。

而李世民則是道:「乾兒說得沒有錯,當年之事,朕不想再小輩之中再次發生!今後,你們兄弟可是要好好相待,不可因權力而相互隔閡!」

「父皇還請放心,兒臣一定會好好照顧幾個弟弟的!」

李承乾則是說道。

此時的王貴妃亦是無話可說,畢竟李世民都下了令。

至於結果怎麼樣,她也是絕望。

突然,她轉憂為喜,接著,對於李世民賜予的白綾卻是一點都不上心,不知道的人以為她是不是瘋了。

但是她的怎麼反應,現在李承乾可不管。

因為他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要處理。

那就是這裡還有另一個人,他也是要處罰的。

那便是許敬宗。

眼下,還有他沒有處理。

於是,李承乾便開口道:「父皇,還有這人未處置!」

處理完王貴妃之後,還有許敬宗這個大奸人,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他們刺殺太子,一定是雙方都會有意而為的,否則誰會冒這個險?

李世民轉向了許敬宗。

臉色同樣不好。 李世民將目光轉移到了許敬宗身上。

許敬宗此人頗有才氣,他此人能力十分之強,如果不是心術不正的話,一定也是一大臂助。

現在看來,要輪到他了。

現在要對他進行處罰了,他也是躲避不掉的。

就看他如何應對。

這許敬宗也不是省油的燈,他能當上學士的存在,定有他過人之處。並且在短短時間內將失去的全部拿回來。

只不過為什麼會與王貴妃兩人同流合污,那就不得而知了。

「許敬宗,你可知罪!?」

王貴妃的事也是成了定局,至於許敬宗這邊。

李世民還是多問了一句。

許敬宗答應道:「臣是被王貴妃盅惑的,這一切都怪王貴妃。」

現在王貴妃已被處罰了,沒有理由再因此事而加重對於她的處罰。

而許敬宗卻不這麼認為,反正王貴妃都是要死的人了,多一條罪也是可以的。

但是他卻不可,少一條罪,指不定會讓自己活下來。

這個時候,能活下來,才是王道。

「胡說!俺看你不像是被人盅惑的人,你來盅惑別人還差不多!」

他的話直接讓程咬金反對。

王貴妃也是不同意,為什麼就是她蠱惑?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一點誰都知道。

她止住了笑,表現出來算是正常一些。

「許敬宗,你說話要負責!我什麼時候蠱惑你呢?不是你一直讓我殺掉太子,我會參與嗎?」

王貴妃喝道。

有些罪不能擔下來,雖然三尺白綾已經賜下,但是罪可不能全部在王貴妃身上!

誤撞冷總裁 許敬宗鬱悶,原來以為王貴妃瘋了,現在看來似乎沒有。她裝的!

「皇上明察!」

許敬宗也不理會,只是這麼說道。

這一點上,他確實是高,因為與程咬金說得再多,那李世民也是不認,王貴妃的話更加是沒有人信,何不直接與李世民說呢?

李世民作為天子,也是有他的一套。

他是說道:「關於你們誰盅惑誰,朕也不想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朕只認結果,你們合謀刺殺乾兒一事,讓朕十分心寒!作為懲罰,許敬宗你依然有不可推卸之責任。」

這便是李世民的高明之處。

他也不管許敬宗以前與王貴妃兩人怎麼樣,他只管你們兩人共同做出的事,那便是大逆不道的事。

結果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原因我不想知道,這就李世民心中所想的。

刺殺這個國家未來的皇帝,那種用心實在是不良。

今天如果不是李承乾,不是程咬金,不是李孝常的助攻,不是他帶著大量軍隊過來,指不定還有下次,那下一次,可能真的會讓李承乾死掉。

如是李承乾真的死了,長孫皇后必定傷心,他也將失去他最愛的兒子,沒有之一。

這麼一來,他的其他兒子以及各大妃子勢力會爭寵。

如果李承乾真的死了,那麼他的死只是一個開頭。

深夜書屋 而後面會有越來越多的複雜的,奇怪的事發生。

兄弟相殘,妃子相妒忌等等一切事情有著極大的概率發生。

這一切都是李世民不想看到的事。

那樣的話才是末日,本來不想看到的事,會一直發生。 蒼龍的僕人 就算你沒有想法,也會被猜測。人在其位,就其職。

許敬宗要殺太子,也是因為整個皇族之間的事,王貴妃也說過了原因,所以李世民也不再追究了。

所以,他也不管許敬宗怎麼說,反正,我就是要判你。

果然,許敬宗竟然無話可說,李世民這麼說的話,他也是沒有任何翻案的可能了。

因為現在無所謂的功,只有他的過錯。

即便是許敬宗牽扯出李孝常造反一案,但這並不能阻止李世民的憤怒。

「皇上開恩啊!」

現在說開恩,還是有些晚了。

「來人!」

「在!」

「將許敬宗下放天牢!明日午時問斬!再者,將許敬宗家中一切家財充公,將其家人逐出長安!永世不得歸!」

將他的家人送出長安,永世不得歸,這無疑就是一種十分殘酷的處罰。

這裡是他們的家,李世民讓他們有家歸不得。

誰讓許敬宗做出傷天害理之事?

士兵立即應:「是!」

李世民做事從來不拖泥帶水,說李承乾就是李承乾,就殺,便是殺,從來還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許敬宗如王貴妃一般,直接癱在地上。

他並沒有像王貴妃一樣笑。

而是說:「皇上,您不讓宗正寺審一下臣嗎?」

「不必,沒有必要,這一件事,朕不想放太久!」

完后,士兵便往著許敬宗這裡而來。

他試圖做著最後的掙扎!

「皇上開恩啊!開恩啊!」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