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要起來,路南就欺身而上。

顧念城一愣,他索性躺在地上,直接伸出一隻腿,將路南絆倒。

兩個人倒在地上,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來。

一會這個在上面,一會,又變成了另一個。

雲帆交完費,捉摸著顧念城也應該來了。

靈魂賭徒 結果,他一上樓,就看見路南和顧念城,兩個人毫無形象的纏鬥在一起。

身上的西裝外套,早被他們扔在了一邊。

雲帆無奈的皺眉。

天,這兩位爺今個是想幹嘛,大鬧醫院嗎?

想到傅雪那機靈的眸子,雲帆忍不住搖搖頭。

這樣下去,遲早要驚動那位年輕的小院長。

他快速的走過去,想要將地上的兩人拉開。

誰知道,兩位大總裁,誰也不肯配合。

雲帆的手剛伸出去,就被打開。

他去拉顧念城,結果,顧念城一閃,路南的拳頭,一下子砸在他臉上。

雲帆疼的倒吸一口氣。

他鬱悶到了極點!

他是來拉架的,不是來挨打的,這兩為主,打人的時候,都不知道看看么!

想到這裡,雲帆悶悶的站在一旁看著。

他也不拉架了,這兩人心中都有怒氣,他要是撲上前,受罪的還不是他自己。

他就默默的在這裡看著,看他們能打到何時!

雲帆看了兩分鐘。

突然,病房門打開了。

雲帆一怔,他猛地轉過身,就看見蘇北皺眉看著這一切。

"你們在幹什麼?"蘇北努力提高了聲音,可是,依舊很虛弱。

只不過,她的聲音響起,路南和顧念城不約而同的停了手。

兩個人互瞪了一眼,迅速的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

蘇北皺了皺眉。

"你們兩個人要打架,也選一個安靜的地兒,你們不知道這裡是醫院啊,公德心呢!你們好歹是經常出現在你財經新聞上的傳奇人物,你們看看你們現在的形象,別說傳奇人物了,就連一個正常人的人字,你們都擔當不起!"蘇北說的很是生氣。

顧念城和路南,兩個人像是挨訓的小學生一樣,臉上紅白交錯,但是,卻沒有人開口反駁蘇北的話。

蘇北說的有點氣滯。

"算了算了,你們愛去哪裡去哪裡,千萬別再我病房面前鬧騰,我看著就心煩!"蘇北說完,轉身就要回病房。

顧念城突然衝過去。

蘇北吃驚的看著他。

他一把拉住蘇北的手。

"暖暖,剛才是我錯了,我不應該跟路總打架,可是,我也是關心你嘛,我以為你暈倒,是因為路總,所以兩個人話語之間有點不合,才打了起來,不過,我向你保證,我們絕對沒有造成什麼惡劣的影響,我們剛剛動起手來,你就出來了!"顧念城生怕蘇北生氣,快速的解釋道。

雲帆無語的張張嘴。

那也叫沒有什麼惡劣的影響,他們那是剛剛動手嗎?他站在這裡,都能看幾分鐘的好戲了,OK!

蘇北皺眉看著顧念城。

"你說的是真的?"蘇北問。

顧念城連連點頭。

"絕對是真的!"顧念城肯定的說道,他臉不紅心不跳的當著,路南和雲帆,兩個人知情人的面說謊。

蘇北涼涼的看了他一眼。

"既然沒有什麼影響,那就繼續消停點,我先回去睡一覺!"蘇北說完,轉身就要回病房。

顧念城一把拉住她。

"暖暖,你……你怎麼樣?身體沒有什麼問題吧!"顧念城關心的問道。

蘇北搖搖頭。

"沒什麼問題,我感覺挺好的!"蘇北不以為然的說道。

顧念城皺眉。

"那你為什麼會暈倒,難道身體就沒有什麼不適嗎?"顧念城問。

路南也豎起耳朵,想聽聽蘇北的感覺。

蘇北隨意的聳聳肩。

"真沒什麼事,難不成,你想要我說自己的身體很難受,快要難受死了嗎?我不會騙你的,我真心不知道,給路總送文件的時候,我感覺頭有點不舒服,所以,就暈倒了,就這樣!"蘇北說完,絲毫沒有停留的意思,轉身手就搭在了門把手上。

顧念城拉著她的手。

"那好,我陪你吧,等你養好了,醫生檢查一下,我給你辦出院手續!"顧念城笑著說道。

蘇北勾唇,笑得不明所以。

"那你現在就能辦出院手續了,因為我感覺自己現在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蘇北說完,就掙開顧念城的手,向著病房裡走去。

顧念城看著蘇北的身影,眼睛里閃過一絲類似於難過的情緒。

路南也轉身,打算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一個女護士,拉著傅雪走了過來。

"院長,就是這兩個人,他們在樓道里打架,打的可兇狠了,我們都不敢上前阻止!"女護士著急的說道。

傅雪一步一步的向著這邊走過來。

路南和雲帆都愣住了。

雲帆向著傅雪看過去。

蘇北打算關門的手,也僵住了。

她冷著臉,看著眼前的情況。

都驚動醫院院長了,顧念城也好意思給自己說,他和路南就打了兩下而已。

如果真的是這樣,怎麼會被人看見,還叫來了醫院的院長。

傅雪走過來,指了指顧念城,又指了指路南。

她轉身看著女護士。

"你說的是這兩個人打架?"傅雪問道。

女護士連連點頭。

"是的,的確是他們在打架!"女護士說。

傅雪點點頭。

"那他的臉為什麼會被打?"傅雪好奇的說道,希望有人給她解惑。

雲帆愣了愣。

他立馬站出來解釋。

"傅院長,你千萬別多想,我是拉架的時候,被無意間傷到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的!"雲帆說的很是乾脆。

路南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雲帆無辜的看著路南一笑,那神情好像在說,總裁,我可是被你們傷及無辜啊!

蘇北涼涼的看著顧念城。

那質問的目光,毫無疑問是在說,你不是說你們才剛開始打嗎,連拉架的人都順手打了,你說謊的時候,到底臉紅不臉紅啊!

顧念城不自在的低下了頭。

天,他只不過是不想讓蘇北生氣,怎麼還將這個小院長給招出來了。

這個小女人,可真是非常難纏啊!

路南看見傅雪,他雖然為自己剛才打架的行為,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他還是開口問了傅雪。

"傅院長來了!"路南說。

傅雪笑眯眯的點頭。

"是啊,我來了,我怕自己不來,你們將我的醫院拆了!"傅雪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路南頓時噤聲。

傅雪笑著看著眼前的一切。

"好了,我也就是過來看看,既然是你們打架,那我也不好說什麼,這裡也沒有什麼,能讓你們損壞的,算你們有眼色!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我先走了!"傅雪說完,給身後的女護士使了個眼色,讓對方跟著她離開。

誰知道,她剛轉身,就看見蘇暖迎面跑來。

傅雪一笑,這不是果然有病的那位嗎!

蘇暖看見傅雪,像是見了鬼一樣,神色猛地一變。

傅雪笑了笑,看了她一眼,又側目,掃了一眼身後的幾個人。

這個女人,跟病房門口的女人,長得那麼像。

看來,這就是她口中的妹妹了!

蘇暖看見路南的那一刻,簡直像是看到了救星,眼睛里誰都沒有了。

她激動的跑上去,一把將路南的胳膊抱住。

"路南,你要為我做主啊,那個女人,竟然將我抓去,關進了精神病患者的病房,幸虧雲助理及時趕到,將我救出來,你一定不能饒了她,好不好?"蘇暖委屈的看著路南,激動的說道。

看她的樣子,如果路南不答應她,她下一秒就能在這裡撒嬌哭起來。

傅雪挑了挑眉。

路南什麼時候,招惹了這麼一位腦袋有問題的主兒。

蘇暖惡狠狠的看著傅雪。

雖然她知道傅雪是這家醫院的院長。

但是,她有路南在身邊,還能怕這個小小的院長! 再說,以路南在南希市的地位,想要一家醫院難以立足,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蘇暖得意的想著。

誰知道,路南看了她一眼,突然將自己的胳膊,從她的懷裡,抽了出去。

蘇暖的臉色,猛地一變。

難道他不願意幫助自己?

路南一時間,腦子裡閃過太多想法。

如果換做是一年前,蘇北遇到這樣的事情,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但是,現在他面前的這個蘇北,她說的話,究竟有幾分的可信度呢!

像傅雪這樣的人,她行事雖然古怪刁鑽。

但是,她也不會平白無故刁難人。

相反,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子,常常喜歡資助那些沒有錢上學的孩子,喜歡給貧苦人家,沒有錢看病的人,進行免費診治,就這樣還不算,她每次給災區,或者貧困地區捐款,數額都大的驚人。

傅雪在南希市的口碑,一向很好。

她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為難北北,除非是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想了想,看著傅雪。

"傅院長,請問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將蘇北關進精神病人的病房,難道她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路南皺眉問道。

傅雪嗤笑了一聲。

原來眼前這位,就是傳說中的蘇北啊!

可是,以前聽別人說起的時候,可從沒有說,這位蘇小姐,這麼蠻不講理啊!

"原來這就是蘇北啊!"傅雪故意裝出一副恍然的樣子。

"路總,我有眼不識泰山,沒認出來,還請路總不要見怪啊!"傅雪笑著說道。

蘇暖神色一松,她得意的看著傅雪。

看吧,一見路南,還不是嚇得跟老鼠一樣,那會的囂張呢,去哪裡了!

看著蘇暖得意的神情,傅雪像是在笑白痴一樣。

她突然話鋒一轉。

"路總,如果你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也可以勉為其難的幫你解釋一下,只不過,我的語言表達能力有限,好在我們醫院的就診大廳有監控攝像,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帶著你去看看!"傅雪一說這話,蘇暖的臉色,立馬變得難看起來。

她在就診大廳的形象,跟潑婦沒有什麼區別。

現在如果讓路南看見,自己那一副蠻不講理的樣子,他肯定會多想的。

蘇暖眼珠子一轉。

她立馬拉了路南一下。

"路南,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那會擔心你跟小暖,所以,問傅院長你們在哪裡的時候,語氣有點著急了,所以,才會讓傅院長這樣誤會!"蘇暖細聲細語的說道。

路南皺了皺眉。

其實,大概是怎麼一回事,看看這兩個人的表情變化,其實,他就知道了。

"是嗎!那你剛才,還讓我不要放過傅院長!"路南冷聲說道。

蘇暖一怔,她委屈的拉著路南的袖子。

"我剛才不是也在氣頭上嗎,畢竟,我也受了委屈,路南,你可不能這樣啊!"蘇暖嘟著嘴,很不開心的說道。

路南看了她一眼。

"你這一年來發生了什麼,我並不知道,可是,你的性格變化太大了,我希望你以後能收斂一點!"路南平靜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