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姜心離還是從凌剎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上看出了不爽。

姜心離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到,帶著李元徑直走過去。此時江辰也看到了姜心離,對著笑了笑,「姐姐。」

姜心離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彎下腰摸了摸江辰的腦袋,然後指著李元道:「小辰,以後你就跟著這個叔叔。」

「不要!」江辰毫不猶豫的拒絕。姜心離一愣,沒想到江辰會直接拒絕。

江辰小心翼翼地看著姜心離的臉色,沒看見她有發火的跡象,這才小聲解釋道:「姐姐,我想跟在你身邊。你之前也說了,讓我跟著你的。」

姜心離好笑,「小辰,聽話,和李元叔叔一起。」雖然他們都身在戰場。可她身邊的危險,遠超在李元身邊的危險。江辰還小。她不想讓他這麼小就經歷這些,也不想讓這個乖巧的小孩身處險境。

江辰不說話,只是搖頭。那拒絕的意非常明顯。

李元「嘿」了一聲,「臭小子!你就這麼看不上你李元叔叔我?」

江辰還是搖頭。

見江辰這個樣子,姜心離有些無奈。

「小辰,你不想跟著李元叔叔學本事嗎?」姜心離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小辰,你只有學好了本事。姐姐才能讓你跟在姐姐身邊。不然你沒辦法幫到姐姐。」

江辰抿了抿唇,道:「姐姐。我要跟著凌剎哥哥學本事!」

姜心離愣了一下,瞟了凌剎一眼,道:「這個姐姐不能答應你。你若是要跟著凌剎,得凌剎同意。」

聞言,江辰抱著江星「噌噌噌」幾步跑到凌剎身邊,還伸出一隻手扯了扯凌剎的衣服,在凌剎看向他的時候,開口問道:「凌剎哥哥,你可不可以教我功夫?」

凌剎低垂著眉眼看向不足自己腿高的小豆丁,半晌,凌剎淡淡道:「你能吃苦?」

「能!」江辰答得堅定。

凌剎唇角勾了勾,似乎是笑了,「你以後就跟著我吧。」聽凌剎這麼說,姜心離臉上浮現出一絲訝異,沒想到凌剎真的會答應。

既然凌剎已經答應了,姜心離也不再多說。也算是同意了。

之後,姜心離帶著江辰回了狂烈軍駐守的地方。

自從凌剎同意教導江辰之後。在駐守地,每日都能看見江辰在太陽地上蹲馬步,那姿勢標準得令狂烈軍都有些汗顏。更令狂烈軍汗顏的,是這個小孩的努力程度。

每天天不亮就起床開啟練習。每日太陽徹底落山,才會去休息。

姜心離看得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她有心想讓江辰不要這麼拚命,可看到江辰堅定的眼神,姜心離勸說的話就說不出口了。只好每日給江辰準備好足夠有營養的食物。

這麼過了幾日,李元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姜心離蹙眉,「趙義做了什麼?梁天魏哪兒的理由殺他?」

趙義是狂烈軍里的一個小將領。在李元聽姜心離的命令帶著狂烈軍在山谷埋伏的時候,趙義一直留在大秦大軍駐紮的地方。

只是他們不過離開幾日,就出了事。

姜心離也與趙義相處過,知曉趙義的為人。她是不相信梁天魏有理由對趙義下手的。

李元一臉憤怒,「軍隊里梁天魏的人對將軍您出言不遜,甚至出言辱罵姜大將軍。被趙義聽見了。趙義曾經受過姜大將軍的恩惠。他聽不下去,就與梁天魏的人動了手。

梁天魏正愁沒辦法削弱將軍您的勢力呢!這不!抓著機會就要折損將軍您的人!按照軍法,與趙義動手那人也是該受到處置的。可是梁天魏卻把所有的過錯推到了趙義的身上,下了處置趙義的命令!」

姜心離的臉色沉了下去。

「趙義怎麼說的?」 趙義這件事情本就受到軍中大多人的關注,如今牽扯到統帥與大將軍之女的身上,更是惹得眾人關注。大多人都猜測趙義是活不了了。沒承想,梁天魏只是與姜心離談了一番,就了沒後來。趙義什麼事情都沒人。

眾人都紛紛猜測梁天魏和姜心離談了些什麼。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但怎麼猜測,也沒能猜出個什麼來。倒是李元知道些什麼。轉而也就告訴了趙義。

知道姜心離為自己的犧牲,趙義心裡一陣愧疚,直接就跑到姜心離的營帳前跪著,說是請罪。

姜心離無奈,「你這是做什麼?跪在這裡像什麼話?有什麼事情進去說。」

趙義遲疑地看著姜心離,李元就站在趙義身邊,聞言,立刻拉著趙義就跟著姜心離進了營帳。

方一進去,李元就道:「將軍,您還是拿回統帥之位吧!」

趙義也道:「將軍,若是梁天魏再繼續做這個統帥,狂烈軍,就沒有活路了。」

姜心離皺起眉,「你這是何意?」

趙義咬著牙,顯見是氣得極狠,「梁天魏一直在打壓我們狂烈軍。曾經我們狂烈軍威風凜凜,不知惹了多少人眼紅。如今更是趁著這機會,對狂烈軍落井下石。如今是個人都能在外面狂烈軍上踩上一腳!」

姜心離心裡一陣泛酸,可是此時她也不能為狂烈軍出頭,徹底和梁天魏撕破臉皮。

姜心離強忍著心酸,因為壓抑著情緒,嗓音低啞,「我知道了。可是現在還沒到時機。你們再忍耐一段時間……」

「將軍!」趙義忍不住打斷姜心離的話,滿臉悲憤,「難道您真的忍心看著兄弟們這般被人下賤?!」

聽到趙義的話,姜心離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李元瞪了趙義一眼,「你怎麼這麼說話?將軍也不想這樣,將軍有將軍的打算。將軍是姜大將軍的女兒,也是非常在乎狂烈軍!」

「對不起。」姜心離啞聲道:「請你們再忍耐一段時間。很快,很快你們又會是那個威風凜凜,征戰沙場的無畏狂烈軍。」

趙義咬著牙,道:「將軍您救我!我趙義感激!但是這事,關乎了整個狂烈軍。恕我不認同!」話落,轉身出了營帳。

「將軍……」李元開口想說些什麼。姜心離打斷,「已經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說。」

聽出姜心離話里明顯的送客含義,李元只得離開。

等到營帳里再無其他人,姜心離才緩緩坐下,閉上眼睛。面上露出一絲疲憊。

這一夜姜心離睡得很不安穩,夢裡姜向風對她露出失望的神色。秦漠然蒼白著臉和她說再見……姜心離猛地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來。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背上全是冷汗。

心跳得很快。好像自己要失去什麼了一樣。

「凌剎!凌剎!」那嗓音沙啞得都不像她的聲音。

凌剎不知從哪兒出來的,雙手抱臂,皺著眉看她。

姜心離一點沒理會凌剎的心情的意思,看見他立刻問道:「秦漠然呢?秦漠然現在怎麼樣?」

聽到姜心離的問話,凌剎挑了挑眉,道:「他讓我不要告訴你。」

姜心離神色一僵,開口就要威脅凌剎,威脅的話還沒出口,就聽見凌剎悠悠道:「但這是你自己問的。不算我主動告訴你的。」

姜心離:……

即使是現在這樣心神不寧的情況,姜心離還是覺得有些無語。

凌剎就當沒看見姜心離的表情,道:「他打算以毒攻毒,所以去蒼茫雪山了。但是這個法子很危險。不成功,即刻暴斃。成功,也不多是再多活幾年。」

「他……真的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么?」姜心離低喃。

凌剎點頭。

姜心離苦笑。

這一夜,姜心離再也沒能入眠。腦海里翻來覆去的,都是曾經與秦漠然的相處。

天色漸漸亮起來,姜心離想著反正睡不著,就起身出了營帳尋了個隱蔽的地方看日出。金色的陽光灑在身上,帶來一絲暖意。

姜心離情不自禁地看向西南方。

那裡,是大秦的邊界,也是蒼茫雪山在的地方。也許秦漠然此時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姜心離自己都沒發現,在這個念頭浮現腦海之後,她的唇角高高揚起。

但很快,她勾起的唇角又耷拉了下來。

即使前世她並不關注秦漠然,她也知道,在她死的時候,秦漠然都還活著。還在京都里好好的當著閑散王爺。

而且,在她的記憶里,秦漠然是沒有去過蒼茫雪山的。也就是說,她重生之後,秦漠然的歷史被改變了。

而秦漠然是她重生之後,和接觸最多的一個,也是牽扯最深的一個。

想到這裡,姜心離不知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太陽越升越高,陽光也開始刺眼起來。姜心離垂眸避開刺眼的陽光,又在原地站了許久,最後看了一眼蒼茫雪山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回了營帳。

剛回去就看到李元急忙跑了過來。

李元看見她,眼睛一亮,「將軍!」

李元離得近了,姜心離就發現李元滿頭大汗,可見是急匆匆地跑過來的。看樣子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給李元倒了一碗水,姜心離問道:「怎麼了?」

李元臉上滿是擔憂與怒氣,「將軍,慕容復佔領了碑亭鎮!碑亭鎮的官員在一夜之間被全部殺光了。慕容復提出要見您。

他說,您若是不去,那他就隔一個時辰,殺掉一家百姓!那個畜生!」李元忍不住罵道。

姜心離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民是國家之本,她怎麼也沒想到慕容復這麼心狠手辣,竟然對百姓出手。也不啊惹來百姓們的恐懼,引發動亂。

「碑亭鎮那裡。我不是讓你派人埋伏了嗎?怎麼還會出這種事情?!」姜心離想起自己先前下的命令,心中浮現出一個不好的想法——那些埋伏的狂烈軍……也沒了嗎?

李元更憤怒了,「都是那個梁天魏!昨天下午,梁天魏把埋伏的人都換成了他自己的人!而且,就留了十幾個人在那裡。如今那十幾個人也都喪命了。」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姜心離低罵一聲。怎麼也沒料到梁天魏能那麼蠢!

「將軍,現在怎麼辦?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李元焦急道。他是貧苦出身,能體會到尋常百姓的艱苦。如今更是為那些百姓揪著一顆心。 前世姜心離與慕容復接觸過,知道慕容復是個什麼樣的人。她能肯定,慕容復如此說,就會如此做。想到此處,姜心離不由有些心焦。她沉著一張臉,翻身上馬,往碑亭鎮去。凌剎暗中跟上。李元沒有直接跟上,而是回去做其他的準備。然而,沒一會兒,李元就追上了姜心離。

看到李元跟來,姜心離微微蹙眉,「你跟過來做什麼?」

李元怒道:「梁天魏派了狂烈軍去重奪據點!如今狂烈軍已經與這邊失聯了!」

「蠢貨!」姜心離大罵。手下的鞭子重重落在馬兒的身上,馬兒賓士的速度又快了許多。姜心離怎麼也沒想到梁天魏竟然這麼愚蠢!那慕容復既然敢搶,那定然是做了完全的準備。

此時派遣狂烈軍前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嗎?!

一刻鐘后,姜心離和李元在離碑亭鎮尚有些距離的地方下了馬。如今碑亭鎮在慕容復手裡,他們的人被清查,所以此時姜心離對碑亭鎮內的情況並不了解。看到時間還夠,姜心離打算潛進去看看情況。

碑亭鎮城門口是有人守著的,這些人對出看守得非常嚴格,但是對於進入碑亭鎮的人根本就不怎麼在意。所以姜心離二人很輕易的就潛入了碑亭鎮。

進入碑亭鎮之後,姜心離發現與之前相比,這裡更加冷清了起來。此時在街上的行人沒有幾個,臉上的表情也是驚恐絕望交雜。

姜心離攔住一人問道:「老伯。我們是過路的。不知道碑亭鎮發生了什麼,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也許是活了這麼大歲數了,看透了生死,老人到沒有那些年輕人害怕,還能條理清晰的給姜心離解答,「昨日那大漠的大將軍慕容復忽然帶兵衝進了碑亭鎮,殺了城裡的所有官員。還對一些無辜的人動手……」

聽了老人的話。姜心離的臉色愈發不好看。

「老伯,我們來之前,好像聽到了一些動靜。您知道怎麼個事兒么?」姜心離在城外並沒有看到哪裡有大量士兵。而且這一路來,她看到了狂烈軍行進的痕迹,卻沒見著人。一定是出了什麼事兒。

老人想了想,不確定道:「天快亮的時候,好像是聽見哪裡在打仗。但是外面都不敢出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再加上那聲響沒多久就沒了。就沒人探查。」

聽到這裡,姜心離的心情愈發沉重——狂烈軍一定是已經與慕容復的交手了。而且,還敗了。就他們所知,這次慕容復帶了幾千人。但是就那幾千人也能對付狂烈軍那一千人了,

狂烈軍要麼是被殺了要麼是被俘了。慕容復還要引姜心離來,不會那麼輕易就殺了狂烈軍。所以狂烈軍應該是已經被俘了。

李元性子急,立刻就問道:「老伯,那慕容復現在在哪兒?」

老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問慕容復的在哪兒做什麼,但還是回答,「就在城裡的那棟花樓里。」

姜心離心裡一咯噔,不妙的感覺在心裡滋生。

二人告別老伯,往紅杏樓去。

不一會兒,二人就看到了紅杏樓。

姜心離對李元道:「你就留在這兒等我。若我出了什麼事,你趕緊離開。」

「將軍!」李元急了,「你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去冒險?!」

姜心離道:「慕容復的目標是我。我定然是要去的。如今這裡危險,我不能連累你們,害你們喪命。」

「你別跟著!」說完,姜心離從暫時藏身的地方走出去。暴露在紅杏樓那些士兵面前。

李元想要跟上的,但是他忽然想到若是姜心離被困在裡面了,外面還是要有個接應的人比較好。抬起的腳就又放下了。目帶擔憂地看著姜心離走到紅杏樓門口。

那些士兵有些是先前逃命回去的,見到姜心離立刻就認了出來。見她要進去,也沒有攔。姜心離進去之後,就在大堂見到了慕容復。

與之前的熱鬧相比,如今紅杏樓只能用空寂來形容。那些鶯鶯燕燕的女子如今一個都不見了。

慕容復看到姜心離,微微一笑,「好久不見。美人兒可想本將軍?」

姜心離皺著眉。

慕容復也不在意姜心離的無言,笑得開懷,「美人兒可是在想這樓里的人?本將軍好心告訴你。這樓里的人都死了。」慕容復漫不經心的端起酒杯喝酒,「本將軍把那個幫助你的女人拿去喂狗了。」

姜心離想起那個叫做蓮清的女子。那個明明不知道她是誰,卻幫她的女子。袖中的手攥緊,指甲幾乎刺穿皮肉。姜心離面上卻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慕容復的話對她沒有絲毫影響。

隱匿在暗處的凌剎,卻是注意到姜心離的衣袖有些皺。

慕容復笑得很愉悅,似乎是肯定姜心離此時心情非常不好,又道:「雖然美人兒有一顆蛇蠍心腸。但是美人兒的臉好看,本將軍也不介意娶這樣一個女子做妾的。但是,」

慕容復頗有深意地看了姜心離一眼,「本將軍可是記得美人兒曾經是大秦的三王妃的。怎麼如今大秦的帝王,也要娶美人兒為皇后呢?本將軍可不記得,那大秦新帝,是曾經的三王爺。」

姜心離面上還是沒表情,即使袖子里的手都捏起青筋了。她也仍是面色淡然,冷靜道:「你說這麼多。也不過是想談條件。你的條件不過分,我尚且可以答應。可若是過了。我也是能代表大秦,隨時都能與你開戰的。」

慕容復冷笑,「是嗎?美人兒莫不是忘了。我大漠,素來崇尚武力。便是幾歲小兒也是能拿著刀劍守衛家國的!」

「呵」姜心離只冷笑,卻並不做任何回應。

除開其他地方的防衛,大秦的所有兵力也都在這兒。大漠卻還是差點兒。此時開戰,對大漠是不利的。

慕容復當了這麼多年的大將軍,怎會不明白這個?既然明白,他哪敢現在就開戰?若是真敢,早在大軍來的時候,開始大戰了。 姜心離泠然一笑,「慕容復,你以為自己很了不得?」慕容復忽然覺得有些不妙。

果然,姜心離下一句就是,「當初我若是想殺你。你早就死了千萬回了。」

慕容復的眼神立刻就陰沉了。看向姜心離的眼神,似乎要將人給撕碎了。

姜心離卻是絲毫沒放心上,甚至還笑了起來,「慕容復。你不覺得,你欠了我一個人情嗎?」

慕容復沒說話。臉色卻是更難看了。

姜心離笑著又添了一句,「莫非在慕容將軍的眼裡,自己的命就這麼不重要呢。」

「哼」慕容復哼笑一聲,陰鷙的神色褪去,好似又恢復成先前氣定神閑,先機在握的樣子,只是他手上出現一絲裂紋的杯子顯示出他的心情沒那麼平靜。

慕容復道:「美人兒你要如何?」

「放了我的人。」

張大炮的悠哉日常 「不可能。」

慕容復冷笑,姜心離卻是能從慕容復的臉上看出怒意,「你想得是不是太好了?美人兒,本將軍給你兩個選擇。一,拿自己的命換俘虜的命。二,做本將軍的妾。」

「慕容將軍,我不認為你是愚蠢的。但是我沒想到,你會提出這麼愚蠢的要求。」姜心離嘲諷道:「即使我自絕於此,你也不會放過那些士兵。而做你的妾,不過是給你一個折磨我的理由。」

被姜心離就這麼拆穿,慕容復並不意外。自從先前在姜心離手上吃了虧,他特意派人去查了所有能夠調查到的關於的姜心離的信息。

慕容復從懷裡取出一隻瓷瓶,道:「既然美人兒如此不願意,本將軍也不好強迫。不如你服下這枚藥丸。本將軍就暫且不對他們動手。」

姜心離微微挑眉,「這事關乎我的性命。我考慮考慮,不過分吧?」雖是疑問句,口氣卻是相當肯定了。

慕容復也知不能把人給逼急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姜心離的話。見狀,姜心離就要離開。

慕容復忽然出聲,「美人兒可是要快些考慮了。每過一天,美人兒若是沒有給本將軍回復。就會為美人兒浪費的時間賠命。」

姜心離腳下一頓,慕容復這是在逼她在今晚就給答覆。姜心離很快又恢復正常,快步出了紅杏樓。

姜心離出來之後,李元也跟上。擔心慕容復派人跟蹤,二人特意繞路,確定確實只有自己二人之後,才找了個地方停下。

李元從姜心離和凌剎出來的時候就憋著了,此時立刻問道,「將軍,怎麼樣?」

此時已經過了午時了。姜心離看了一眼天色,道:「慕容復給了我一個選擇。我還有兩個時辰的時間考慮。超過這個時間,就會死一百個人。」

李元怒聲道:「畜生!」

姜心離這次也不知該怎麼安慰李元,索性不語。李元罵了一會兒,對姜心離道:「將軍。我回去找救兵吧!」

姜心離想了想,道:「也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