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冷俊坐在章國強對面,面無表情的回答:我怕考不上,丟人!

章國強耐心的連哄帶激:

「沒考就知道考不上?你的學習成績是不怎麼好,可你也有優勢,你英語好呀,

你應該毫不猶豫的利用優勢,大膽的去報名,最起碼能證明你有這個膽量,不去報名,不參加考試,你就是膽小鬼,」

「那,萬一靠不上呢?」冷俊還是有些膽怯。

章國強笑著說:

「完全有這個可能,我敢說,今年曾經考試的人,沒人敢說准能金榜題名,抱著去見識見識場面的人,肯定不在少數,

你也可以抱著開開眼界的心態,去碰一下運氣呢,考上了,算你運氣好,考不上,也無所謂,咱們有了經驗,再好好複習一年,來年繼續,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大學。」

章國強的鐵齒銅牙如此一說,雖把冷俊說得有些動搖了,可是他還是下不了決心,低著頭不說話。

冷俊的心理活動,哪逃得過章國強的眼睛,他心想:

倒沒看出來,這小子表面呆呼呼的,卻有自己的獨特的思維,心裡還能琢磨事兒。

他如今也是大人了,恐怕不曉以厲害,根本不能打動他,我今天非把他的後路堵死才行!

章國強接著問:「小俊,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考大學,讓你去干苦活,你行嗎?

讓你去站櫃檯做服務他人的工作,整天低三下四,你願意嗎?

再讓你回工廠,那整天轟隆轟隆的機器聲,震都能把你震傻了,如果不去,你還能做什麼,總不能讓爸爸媽媽養你一輩子吧?」

章國強的這番話,還真把冷俊說動心了。

是呀,自己能幹什麼呢?

如果不考大學,恐怕只能回工廠吃苦,可永遠去做工人,他豈能甘心。

不行,還是聽媽媽的話,聽章叔叔的,自己應該去試一下。

冷俊終於被媽媽陪著,一起去報了名,並沒日沒夜的,投入了緊張的複習中。

高考成績很快公布,真的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冷俊竟還一下子就金榜題名了,被石頭城外語學院錄取了。

看著冷俊那紅彤彤的錄取通知書,夏沁樂得抱著兒子,流出了很多快樂自豪的眼淚。

拿著錄取通知書,冷俊蹦蹦跳跳的去了章國強家報喜,從此冷俊便對章國強特別的好,好得遠遠超過了親爸爸,張嘴閉嘴的章叔叔,喊得比蜜蜂屎都甜。

兒子一考成名,冷鵬程自然也是滿心的歡喜。

不過事後章國強對曾對冷鵬程說過這番話:

冷俊優柔寡斷,沒有鋼強的殺伐力,終會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他日後在社會上混碗吃,絕對沒有問題,要想出人頭地,恐怕有些難。

其實兒子的這一點,冷鵬程早看出來了,可他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也不指望他大富大貴了,能平平安安,能自食其力就可以了。

不過冷鵬程和章國強都看走了眼,日後的冷俊突飛猛進,成了惡器,成了威震石頭城的冷衙內,卻是所有人萬萬沒想到的結果。

大學畢業后的冷俊,先在一家大單位幹了一段時間后,他感覺賺錢太少,又在章國強的幫助下,連換了幾家單位后,還是絕對不滿意。

直到後來,章國強讓他當了一家國企房地產公司的總經理,冷俊才算安穩了一些日子。

沒費吹灰之力就幹上總經理的冷俊,逐漸羽翼豐滿,他走到哪裡,都會打著冷鵬程的名號。

不過當初才出道的冷俊,還沒學會招搖撞騙,只是虛榮心作用下的海吹鬍擂。

一見他是冷鵬程的兒子,於是找他幫忙辦事的人便越來越多了。

不過這種情況,他根本不需要去找親爸爸,章國強叔叔一個電話,一張紙條,就完全可以把冷俊的臉上,貼得金光閃閃了。

後來的冷俊,又陸續接識了不少同樣是高衙子弟,大家慢慢的開始組團辦事,自然,這些人當中,就算冷俊能量最大,他也自然成了這些人帶頭大哥。

很快,冷俊的勢力就覆蓋了整個石頭城,在這塊地盤上,有別人辦不了的事,只要能托關係找到冷俊,無不輕輕鬆鬆的手到擒來。

冷俊替人辦事的要求,一開始倒也不高,只要有金錢和美女就可以。

正如那個時候流傳的一段民謠所說:

送來銀子推著辦,送上美女馬上辦,有銀有美全能辦,否則你就靠邊站。

到後期,冷俊因有爸爸做靠山,有章國強做堅強的後盾

和處處出謀劃策,他竟堂而皇之的用老子天下第一的口號招搖過市。

這時,他手裡已經擁有了巨額資產,光大酒店就有好幾家,還有子公司若干家,房地產公司三家……

這個的石頭城,一提起冷衙內,那絕對是婦孺皆知,家喻戶曉。

那個時候,就連國外友人,想來拜訪此地的封疆大吏,都必須要先經過冷俊的點頭,冷鵬程才肯接見,不過這種拜訪,你不拿出六七位數的進貢,那就一切免談。 就在此時,一次偶然的機會,冷俊認識一位讓他不能再忘懷的女孩。

那次章國強要去外地,洽談一筆見不光的私人業務,本著讓冷俊進一步強大,讓他多見一點大世面的心態,章國強就把這個已經情同兄弟的大侄子抓走了。

這是個國內超一流發達的沿海大都市,章國強帶著被隱瞞了真身份的冷俊到達后,自然要受到最隆重的接待。

石頭城財廳一把手,來談點業務,基本是在談笑風生中順利完成。

在接待方舉行的慶功宴上,冷俊突然發現了他的新目標,程伊。

被驚艷了冷俊,眼睛轉不動了,差點就流口水,他玩這麼大,玩那麼多花蝴蝶,還真沒見過如此長相氣質俱佳的女孩呢。

21歲的程伊,高挑的個兒,渾身上下線條流暢,面如聚脂,長發漆黑似水,兩道彎月柳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

最要命的是,這個程伊的一舉一動,都透出她曾經受過高等教育的氣質,一顰一笑掌握得得體適度,大方高雅。

尤其是程伊甜甜的喊冷俊為冷記者時,冷俊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

她說我是記者,那我肯定就是真記者,如此端莊秀麗的姑娘,是不會騙人的。

程伊用優秀服務員的標準動作,來給他倒酒時,冷俊含蓄的輕輕碰了一下她的手后,竟紅著臉害羞得收了回回去。

他覺得,在這個美得不可方物的美人面前,還得先沉住氣,手是離開了,可冷俊那彷彿要吃人的眼睛,卻一秒鐘都不想離開程伊的俏臉了。

聰明伶俐的程伊,並沒有把這個最大情況彙報給領導,回到公司后,她忙去請假,說親戚來了,希望能休息兩天。

公司老總,見程伊的臉色果真有些不好,便給了她兩天親戚假。

當天晚上,冷俊趕走了單間里的兩個姑娘,把負責接待的負責人叫來問:

剛才宴會時,那個唯一的姑娘是誰?

負責人實話實說:她叫程伊,是總經理秘書。

於是冷俊立即給總經理打電話,說有事想找程伊單獨洽談,讓立即安排程伊來見他。

人家那富可敵國的總經理,倒現在都不知道冷俊的真實身份,哪裡會買他的賬。

電話里,人家總經理禮節性頭說程伊身體不好,早回去休息了,並強調:您有事,可以直接找我,或者是跟負責接待你們的人說。

冷俊氣得摔了電話罵道:

哼!我的需要,找你們頂毛用呀!

程伊姑娘通過公司的接待標準和察言觀色,已經判斷出,這二位來賓來頭不小,但是初次見面,她還真沒看上冷俊。

程伊沒看上冷俊,可冷俊已經痴痴獃呆的犯了相思病,還厚顏無恥的公然提了出來。

靈慧的程伊,搶先一步桃之夭夭,免去了當時的一場災難。

公司老總從冷俊的電話里,洞察到了他的企圖后心想:

要是那個姓章的老東西,提這種要求,我也許會考慮考慮,可你個小東西,充其量是個跟班,犯不著老子孝敬你吧。

於是,那晚程伊被公司老總放了一馬,暫時躲過一劫。

程伊成了水中月,晚餐又喝了不少霸王鞭酒,冷俊沒辦法了,只能又把那兩個花蝴蝶叫了回來…

回到石頭城的冷俊,很快就忘記這一次出去的其他收穫。

但是,他卻開始朝思暮想著一個人,那個仙女一樣的程伊,已經讓他吃不好,睡不香了。

於是冷俊的犟脾氣又上來了:

老子就不相信了,偌大的石頭城,文化,經濟,交通的核心城市,難道就找不到一個可以和程伊長得一樣漂亮迷人的姑娘來嗎?

於是冷俊一道令下后,他手下那些好兄弟和狗腿子們,便像蒼蠅般的開始滿城尋美。

忙碌了近兩三個月後,這幫狗東西,甚至連初中和小學都沒放過,蝴蝶倒是找來一大堆,可就沒一個讓冷俊有感覺的。

幾天後,章國強又來冷俊的帝國大廈休閑,二人在專屬的小餐廳喝著鹿血和老鱉酒。

聊著聊著,冷俊又想起了程伊,情不自禁的唉聲嘆氣。

章國強一笑:「你想找的人,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

「您真的神了,能知道我的心思!」冷俊一驚,忙舉杯敬前輩。

「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打算拉什麼粑粑,實話實說,像那樣的女人,才是可遇不可求呢,」章國強一卦打准了這個花花公子,自然是得意。

致命婚姻:遭遇冷血大亨! 冷俊也一笑,厚顏無恥的反問:「章叔叔您不會也相中程伊了吧?」

「好花人人愛,我也是肉身紅血,不比別人少什麼,也不比別人多什麼,程伊的長相,雖不是我見過最美的,但她的氣質太好,你和我藏的那些佳麗,恐怕統統加起來,都頂不人家,」章國強也說出了心裡話。

飯後,章國強自去快活,冷俊卻在心裡暗暗發狠:

哼!老子如果不找到和程伊一樣的姑娘,發誓永遠不碰女人!

也該著,過後不久,在參加一個哥們的今天派對時,還真讓冷俊如願以償了。

那天晚上,本無意來,而被硬拽來的冷俊,一連拒絕幾個姑娘的邀舞,只顧自己在低頭喝酒。

正當他覺得索然無味,準備走的時候,舞場的音樂又響了,冷俊抬頭一看,一位身材修長,面容姣好的女孩走過來邀請他下舞池。

冷俊突然眼前一亮:

靠,這不是程伊嘛!

再一細看,不是程伊,這個姑娘比程伊略高一些,留著披肩發,冷俊揉了揉眼睛再看:

沒錯,她和程伊長得太像了,不但外表太像,連眼神都非常的像,舉手投足間無不透出一股大家閨秀的風範。

心扉頓時大開,冷俊的腦海里一片敞亮,他非常紳士的卻身,風度翩翩的帶她入了舞池。

「敢問小姐芳名?」腳下點著歡快的舞步,冷俊文質彬彬的問。

「煬馨,」姑娘朝冷俊嫣然一笑。

「煬馨,多好聽的名字呀,您在哪裡供職呢?」

「我大學才畢業,正準備考研你,」煬馨也有理理有節的回答。

「煬小姐才華出眾,一定能考上,」冷俊立即學會了拍馬屁。

「我就是拍考不上,」煬馨羞答答的笑。

「別怕,並不是非要考研才有出路,你要是考不上,就到我那裡去吧,我的帝國大廈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去您哪裡,我能幹什麼呢,我又不是酒店專業,」煬馨笑著又問。

「那你學的什麼專業?」

「我學的是平面設計。」

「有用,太有用了,去我那裡,你可以負責營銷創意,負責廣告宣傳,」冷俊急忙給煬馨對號入座。

「好,冷總,那咱們就一言為定了!」

「一言為定…」

冷俊的話,才說一半,舞場的音樂停了,二人只能先禮貌的分手。

冷俊看著煬馨的背影,咽著口水直到她回了自己的位置后他才離開了舞池,也回去坐下了。

休息了一會兒后,舞曲再起時,冷俊突然如彈簧一樣蹦向了煬馨。

魂圖陌路 等冷俊把他那胖乎乎的手,伸向煬馨時,早看見冷俊迫不及待的煬馨,又是朝他甜甜的一笑。

就這一笑,差點把個冷衙內醉倒在地板上。

「煬小姐,你就別再考研了吧,乾脆直接去我那裡上班,」冷俊擁著煬馨,一邊舞著一邊說。

「我還是想試一下,要是真考不上再去,好嗎?」煬馨好像是認真的考慮了一下,才回答。

「你就權當已經名落孫山了,只要你去,我給你一個部門經理,怎麼樣?」此時的冷俊,快急死了,忙許出了誘人的條件。

「可是我沒做過領導呀,恐怕當不了經理,」煬馨好像有些動心了。

「沒事,一切都我安排,雖然我那裡人際關係比較複雜,但是你只需要對我一個人負責,保證委屈不了你。」

煬馨一聽,紅嘟嘟的櫻桃小嘴裡,露出一排玉齒,快樂的笑道:「冷總,我可不可以先去您哪裡看看呢?」

「當然可以,那就定在明天吧,你住哪裡,我親自去接你,」冷俊樂得嘴都快歪了。

「不用,那咱們就相約明天,我自己去吧,」煬馨伸出一隻小拇指,和冷俊拉了拉勾后,給他吃了一個定心丸。

第二天下午,煬馨果真去了冷俊的帝國大廈。

大廳總服務台小姐告訴她,說冷總開會去了不在家。

煬馨自然不信,趕緊說自己應約而來,負責接待的小姐翻記事電腦,卻沒有找到這份記錄,仍然不肯給煬馨通報。

吃了個閉門羹,煬馨的臉都漲紅了,心裡暗罵:什麼東西?言而無信!

正在煬馨欲轉身離去時,大堂的電話鈴響了,冷俊來了指示,說如果有一位叫煬馨的姑娘來了,要立即通知他。

剛才那小姐忙彙報:人家已經來了。

煬馨這才消了氣,又等了幾分鐘后,冷俊從電梯里出現了,他喜氣洋洋的上前握著煬馨的手,連忙道歉,然後便帶煬馨去了他的辦公室。

「煬小姐,你不會因為我的怠慢而生氣吧?」冷俊笑著問。

「您日理萬機,這點小事,我就是生氣,還能怎樣?」煬馨寬容大度著一笑。

「好,我喜歡大度的女孩,」冷俊左右上下的再看煬馨,像在欣賞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還不停的的頭,然後冒了一句煬馨沒聽懂的話:

「好,真的太好的,簡直就是有過之無不及!」

煬馨被他看得臉都紅了,雙手高舉梳理了一下飄逸的披肩發,姿勢優美動人,立即又讓冷俊有些不知所以了。

「冷總,您帶我去辦公室看看吧,」見冷俊的眼睛里,自見面起就全部是故事,煬馨立即有些小緊張,忙打岔提正事。

「不急煬小姐,先談談你的工作條件吧?」見提到了正題,冷俊直接開門見山。

「無所謂,只要專業能對口就可以。」

「我其實看中的不是你的專業不專業,這樣吧,你就做我的助理吧,實際就是我的代言人,各個部門經理,以後都在你的管轄之內,我不在時,你就代替我行使權力,可以嗎?」為了得到煬馨,這回冷俊也算是下血本了。

煬馨的心裡又是一動,黑呀呀的披肩發,如水中漣漪一閃一閃著,爽快的答應了。

「那你跟家裡人說一下,今天就正式上班吧,」冷俊恨不得立即成好事。

「不用,我回去再說吧,」煬馨恢復了常態。

「行,我給你安排一間最好的宿舍吧,你既然是我的助理,以後家裡沒事,就住這裡,不要回去了。」

煬馨看著冷俊豪華的辦公室,立即聯想到自己的宿舍和辦公室,會有多闊氣,再沒拒絕,仍然是快樂著點頭。

一切順利,煬馨說需要回去拿一些日常用品來,冷俊迫不及待的二話不說,立即安排秘書,讓她派人派車跟煬馨回去了… 目送煬馨那婀娜的背影出去后,冷俊卻皺起了眉頭,開始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

金絲鳥是入籠了,下一步該怎麼辦呢?

來硬的,第一沒勁,第二把人家嚇跑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