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那我倒要感受一下什麼是真正的融身化神之術,我倒要看看你們口中的神和人到底有什麼差別!”

陳默淡淡開口,隨後手一動,五行之力爆發。

“五帝稱尊!”

轟隆!

五杆長槍在半空中快速旋轉,濃郁的五行之力在陣法中爆發,隨着旋轉,五行之力混雜在一起,整個半空中的空間都在震顫。

“這種力量?怎麼可能?這是融身化神者的戰法,他怎麼會有?”

黑無常體魄較弱,這一刻渾身都極爲難受,甚至衣物在這一刻都破破爛爛,口鼻之間不斷出血。

“這種傳承……殺,快,全都給我出全力,殺了他,不然我們都得死!!!”

巨靈神也忍不住了,他雖然看似好一些,但是他的肌肉皮膚在開裂,絲絲血跡在流淌。

“怎麼可能!”

在巨靈神和黑無常咆哮的時候,陳默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五帝稱尊是大五行五帝獨尊槍陣的正五行旋轉之力,這種力量縱然是高陳默一個境界,只要不是碾壓陳默,陳默都能以對方的體魄不夠強大的弱點強行將對方絞殺。

可眼前的這兩人呢?

兩人的境界和陳默相同,屬性甚至還沒陳默高,可五行正轉之下,他們兩人包括兩人身後的四人竟然只是肌體開裂?

這得是多麼強大的體魄!

“殺殺殺!”

槍陣中,黑無常帶着兩名地府鬼差,巨靈神帶着兩名天庭天兵,雙方都在瘋狂的攻擊着陳默的槍陣。

槍陣在顫抖,近乎被破開。

“拼了!”

陳默見此,也不在猶豫,咬牙間雙手一握,咬牙道:“五帝滅世!”

一瞬間,槍陣逆轉,五行之力開始狂暴,開始暴亂,暴躁的五行之力爆發出恐怖的威力,殺傷力何止提升了十倍。

“啊!!!”

“不!!!”

黑無常和巨靈神瘋狂咆哮,但是兩人的肌肉皮膚在一瞬間被撕裂,被磨碎,在五行逆轉之中化爲灰灰。

“恢復!!!”

“生機逆轉!”

在陳默幾乎鬆口氣的同時,戰陣中,四名天兵鬼差化爲灰燼,但是巨靈神和黑無常兩人卻是再次咆哮一聲,周身發生變化。

恐怖的生機自兩人身體內爆發,光芒耀眼,兩人被攪碎的肌肉骨骼在肉眼可見的恢復。

這怎麼可能?

陳默震驚,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幕。

五行逆轉到底有多強陳默是一清二楚的,前世時數十隻祖境怪物,隨便幾隻加起來就能碾壓陳默的那種,但是依然被陳默以槍陣算計,隨後片刻間絞殺化爲灰灰。

連怪物都無法承受的傷害,這兩人不但頂住了,還能恢復?

這就是他們口中的融身化神之術?

陳默忍不住嚥了口吐沫,這一刻,陳默眼神極度火熱。

“五行逆轉之力的恐怖想必你們很清楚,現在你們是恢復了,但是一旦我再次開始逆轉,你們依然還是隻能等死,交出融身化神之術,我可放你們離開!”

“當真?”

“此話當真?”

槍陣之中,臉色早已煞白的巨靈神和黑無常聞言盡皆精神一震,眼神充滿希望的看向陳默。

“當真!”

陳默點頭。

“我交!”

“我也交!”

兩人快速開口,隨後兩人同時向着陳默每人丟出一枚玉簡,陳默擡手接過,開始閱覽其中的信息。

閱覽過後,陳默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你們耍我?”

巨靈神所交的玉簡中是一部名爲天庭融身化神術的功法,而黑無常所交的玉簡則是一部名爲地府融身化神術的功法,兩者除了名字不同之外,內容竟然是一模一樣。

“不,絕對沒有!”

巨靈神臉色一變,旁邊的黑無常也是如此,黑無常快速說道:“大道至簡,無論是天庭還是地府,亦或者是西天,甚至是更久遠的存在,但凡融身化神之術都是同樣的內容,這是上篇,下篇纔是關鍵,上篇之術融身之術,下篇纔是化神之法,神說的是屬性,我地府一脈的屬性是偏向於陰,而天庭一脈則偏向比較雜亂,西天又有不同,他們偏向於陽,總而言之,我們絕沒有欺騙你,你只要撤了這槍陣,我們即刻將下篇交給你。”

“不錯,我們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下面就看你的了!”巨靈神也跟着說道。

“好,我便給你們誠意!”

陳默眼神變幻片刻,隨後點頭,冷聲說道:“希望你們沒有騙我,要不然,哼,你們以爲自己跑的了?” 說話間陳默揮手撤掉了槍陣,黑無常和巨靈神手下的四個天兵鬼差已經死亡,縱然是沒了槍陣陳默也不會在擔心打不過他二人。

天兵鬼差的實力肯定是比不上他們這兩個神將鬼將的,但在現階段,除非是在天庭和地府的異次元空間中,不然這二人縱然實力強也比鬼差天兵強不到哪裏去。

這就是遊戲規則的限制。

黑無常和巨靈神眼看着陳默撤去槍陣,兩人鬆了口氣的同時不禁忌憚的看着陳默,他們在來之前是萬萬沒有想到陳默竟然會有這種實力的。

尚未融身化神就擁有這等戰力,兩人心中畏懼的同時也不禁感到震驚。

‘這等戰力,一旦融身化神之後,實力數十倍增長,到時候恐怕縱然是主上都未必能在同境界戰勝他,也罷,既然如此,那還是不要輕易得罪太深爲好,任務失敗回去頂多受到點責罰,若是得罪的深了,一旦這小子崛起,未來他若願入地府,若要殺我,縱主上也難保我,我終究是難逃一死!’

黑無常想到這裏,一揮手,一枚玉簡丟給陳默,隨後抱拳說道:“陳兄弟,今日對不起了,這祕法權當是賠罪,老黑我有眼不識泰山,從今以後,我老黑絕不會再與陳兄弟爲敵。”

說罷之後,黑無常轉身離開,身影一縱,消失在夜色中。

巨靈神臉色變幻,他卻是沒有想到黑無常竟然這麼幹脆的真的將下篇給予了陳默,到了這種時刻,巨靈神也心中清楚,縱然自己不給,陳默有地府一脈的祕法也足以融身化神,現在如果再去反悔,那不但阻攔不了陳默,甚至自身都有可能死在這裏。

他不是這個遊戲時代的人,天庭所在異次元生死輪迴自成循環,他可以無限復活,但是在這裏卻不行,他是祖境強者,受到遊戲規則壓制只能發揮出化境實力,但他死亡後的懲罰可是祖境的懲罰,裝備消失不說,甚至等級都會掉落到祖境1級,一旦死亡那是血虧。

‘不行,若是死在外面,那我在天庭中將一無所有,融身化神之術但凡天庭正神,人皆有之,也罷,給他便是!’

想到這裏,巨靈神一咬牙,揮手間將玉簡扔給陳默,一聲冷哼,也不說話,轉身離開。

“天庭地府?這個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

陳默見兩人離開,也不在浪費真元,身影一閃從半空中落在了地上。

拿出兩枚玉簡開始閱讀其中的內容,果不其然,如黑無常所說一般,這兩部功法和上篇不同,上篇是一模一樣的裝備融身之術,下篇則成了化神之法,天庭的化神之法比較兼容,可容納一切屬性,在功法中有介紹,一般來說利用天庭的化神之法化神時都是以選擇自身屬性爲主,因爲自身的屬性是最符合自身的,無論是威力還是抗性,融身化神之後都會更強一些。

而地府一脈的化神之術則比較極端,雖然也是天地五行任選,可他們選擇的卻是陰五行。

天地有陰陽,五行自然也有,陽五行和陰五行在天庭化神之術中是任由挑選的,陰陽配對組合會產生出種種不同的效果,例如陰火和陽火,搭配真元之火,那就是簡配般的三昧真火。

而陰陰配對,則更加陰損毒辣,例如火之一系,陽火更顯威力磅礴,陰火則難以根除,陽五行走的是正統大氣磅礴之道,一旦成型浩浩蕩蕩,如大日橫空,蓋壓天地。

陰五行則是走的陰損毒辣之道,不但攻擊毒辣,屬性陰損,甚至是種種副作用都足以讓人頭痛到絕望。

陰陽相生相剋,沒有誰強誰弱,看的就是對元素力量的掌握和利用。

“嗯?”

忽然,看完了天庭地府兩脈的化神之法後,陳默不禁眉頭緊皺了起來。

不知爲何,這兩部功法總給陳默一種熟悉的感覺。

沉吟思索了片刻,陳默忍不住心頭一跳。

這是……

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

熟悉的感覺讓陳默忍不住再一次閱覽腦海中前世奇遇獲得的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

可以說陳默前世除了裝備和勢力之外,心法和功法方面的成就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來自於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

底牌槍陣是以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推演出來的,甚至是小獨尊槍訣也是以槍陣簡化來的,除此之外,陳默最爲擅長的五行五系槍法也全都來源於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

一部戰法,讓陳默受益良多,也讓陳默前世可以在得到了聖主職務後以極快的速度崛起。

陳默前世研究了數百年,一直未曾研究出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究竟是什麼等級的武技亦或者心法,因爲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既不是武技也不是心法,完全是脫離出心法武技之外的東西,是戰鬥之法,是元素操控之法,是增益之法,也是控制之法。

因陳默不擅長空手戰鬥,而且末世之中也沒人空手戰鬥,畢竟裝備的存在從一開始就讓玩家們領會了武器的好處,因此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陳默從未使用過,縱然是測試其威力時也因爲五行不通而無法發揮出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的百分之一的威力。

無論怎樣使用,總給陳默一種極其彆扭,憋屈,聚而不發的感覺。

“萬萬沒想到啊!”

再次拿起玉簡,陳默和腦海中的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一次次的對比,最終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竟然是化神之術?

怪不得無論怎樣使用都極其彆扭憋屈,這根本不是正常玩家可以使用的戰鬥之術,這是給融身化神後的人使用的戰鬥之術。

而且,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陳默在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中看到了一種無論是天庭還是地府的化神之法都沒有的東西。

五魔強身,點化五行,融於一身,五行化五帝,掌控五帝,五行獨尊……!

這是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中的一種介紹,陳默前世時思索了數百年都沒有想清楚這到底代表了什麼意思。

畢竟,五魔是什麼?怎麼點化五行?五行融身又是什麼?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等等等。

一句句的如同天書一般。

可而今得到了融身化神之術,陳默幡然醒悟。

原來如此!

所謂五魔說的是五行之魔,是魔石,點化五行便是強化附魔,五行融身便是五行強化附魔後的裝備融於自身。

這大五行五帝獨尊戰法,從一開始就點名了這是一部化神之法是一部化神後的戰鬥之法,只是陳默前世從未接觸神話時代的人,所以壓根不知道融身化神之術罷了。 “陳默,你怎麼樣?”

這時,聞劍罡和雨師兩人匆匆趕來,兩人不似之前那般便裝出行,這一次,聞劍罡身穿黃金戰鎧,手持一把金黃色的厚重長劍,雨師也是如此,雖然身上穿的衣服和過去沒什麼區別,但是全都綻放出淡淡的紅光,很顯然,兩人是以最強狀態全速趕來幫忙的。

陳默轉頭看了一眼兩人,不禁心中一暖,笑道:“沒事,區區幾個毛神,打退了就是。”

“毛神?”

聞劍罡和雨師互相對視一眼,都不禁苦笑了起來。

“如果我沒有看錯,他二人應該一個是天庭巨靈神,一個是地府黑無常,這等人物,在你眼中只是毛神?想當初仙神出世時,我們那個時代不知道多少強者死於這二人之手,陳默,你現在已經當之無愧是這個時代的最強者了。”

“沒錯!”聞劍罡也點頭,贊同道:“能殺退他二人聯手,併除去四個天兵鬼差,你的戰鬥力,縱然是同境界放在我那個時代,也是數一數二,位列前茅的了。”

“不說這些了!”

陳默聞言輕笑,隨後將手中的玉簡遞給二人,問道:“融身化神之術,你們可瞭解其中底細?”

“融身化神?”

未曾想,聞劍罡和雨師二人竟然是同時臉色大變。

“你得到了融身化神之術?”雨師皺眉問道。

“難道這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陳默有些詫異。

“當然不對勁!”

聞劍罡臉色已經陰沉難看下來,雨師在旁邊解釋道:“當初仙神降世,蠱惑我們那個時代的人用的便是這融身化神之術,陳小子,你可別被他們坑了,融身化神之術雖然看似強大,但是其中缺陷也不少。”

“怎麼說?”陳默精神一振,問道。

“我來說吧!”

這時,聞劍罡臉色陰沉的說道:“所謂融身化神之術,傳說傳承自洪荒六聖,但是事實上根據玄女所得到的消息,那融身化神之術其實就是一個騙局,根本不是傳承自洪荒六聖,縱然是洪荒六聖也是傳承自他處,融身化神之術究竟是什麼,沒人知道。但是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騙局。

你們這一時代在遊戲開啓之前是科技時代,想必你也應該知道,人的身體和石頭,木頭,金屬,從本源原子分子方面來講是沒有區別的,任何物質的組成都是原子分子組成不同而形成的,融身化神便是將裝備融入身軀,從而改變生靈的本源,讓生靈自身繼承裝備的屬性和特性,一句話來講,裝備融身之後,你從基因方面來說就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團擁有着靈魂意識的物質體,同時因爲你融合的是遊戲的裝備,從而也會擁有裝備的特性,你的骨血就是裝備,從此提升裝備就是提升你自身骨血,但也因爲你融了裝備,自身裝備位其實是滿了的,無法再使用其他裝備,自此之後,你便只能空手戰鬥,亦或是將自身的一部分煉製成所謂的靈寶,也就是靈魂血肉之寶,就如那巨靈神的板斧和黑無常的木杖。

融合了裝備後,你將獲得近乎不死不滅的軀體,屬性融合歸一,甚至屬性面板都會發生改變,和旁人不同,這是優點。

這些優點看着很吸引人,但是缺點更明顯,你肉身是天下無匹了,可因爲肉身太強,自此之後除了自身選擇的屬性外,對於其他自然元素的領悟和掌控將變的極爲困難,典型的專修一系,這還是其一。

其二,因爲裝備融入自身,從此之後你將無法更換裝備,沒有人能時時刻刻都在巔峯,或許你在目前階段是巔峯,使用的是最完美的裝備,但是以後呢?啓靈,定魂,等等等,你又能得到最好的麼?得不到只能更換裝備,但你融合之後就無法更換了,想更換唯有死一次,但死一次代表什麼?代表你一切從頭開始。

其三,融身化神之術需要的資源太多太多,縱然是一整個時代都未必能夠支撐你抵達巔峯,想成型太難,幾乎沒有前路可走。

你是這個時代的最強者,你如果選擇了這條路,那就等於堵死了很多人的路,除此之外,也因爲你是最強者,或許那些缺點你都可以忽略,可有兩點你無法忽略。”

“什麼?”陳默問道。

“第一,融身化神之術究竟傳承自何處沒人知道,但融身化神之術講求一個融字,這個融只是說的好聽,事實上是吞,吞噬他人,完善自己,如同蝗蟲一般,吞噬無盡資源,也正因此,這未知的傳承盡頭是好是壞沒人知道,縱然是玄女也是推測這是一個騙局,在你進化的最終點,很有可能你所努力的一切只是給他人做食物。”

聞劍罡認真的看着陳默,看到陳默臉色不變,他繼續開口道:“第二,你可知爲什麼遊戲時代經歷了那麼多次至今卻沒什麼東西留下?就是因爲融身化神之術,過去的那些時代結束後,所有的資源都被那些修行融身化神之術的仙神吞噬了,他們是時代的終結者,每一個時代結束,他們都會跳出來收拾殘局,吞噬整個世界遊戲期間所有掉落資源,從六聖到神佛,無一例外,在他們眼中,無論是我們那個時代還是你們這個時代,都是他們圈養的豬仔,一旦遊戲失敗,他們便會跳出來清掃所有資源,殺戮天下,奪取壽元。

而你,若是選擇了修行這融身化神之術,一旦你們這個時代失敗了,那你就是你們這個時代的終結者,真正末日的源頭,在極端絕望時,你又有機會放棄他人強大自己,你控制不住自己的,你懂我的意思麼?”

懂麼?

當然懂!

經歷了一次遊戲失敗,沒人比陳默更懂得那種絕望。

因爲絕望,所有當時無數玩家放棄了手中的一切,都開始飲酒狂歡,都開始享受最後的時光,但那是因爲絕望。

人性是最經不住考驗的,若是有希望,縱然是放棄他人,吞噬一切,只爲了那一絲下一時代能繼續輝煌的機會,誰又能忍得住不瘋狂? “所以,告訴我你的選擇!”

聞劍罡前所未有的認真,他緊緊的盯着陳默,等待陳默給他一個回答。

“陳小子,你可別糊塗!”

雨師站在旁邊,忍不住開口,勸說道:“經此一戰,你和神話時代也算是有了第一次接觸,回去之後帝便可以代表炎黃一脈和你全面合作,裝備,資源,心法,甚至是我炎黃一脈遍佈整個世界的情報,全都可以與你共享,到時候你擁有身爲本時代玩家的優勢,想要什麼得不到?而且融身化神之術雖然強大,可也並不是沒有能與之抗衡的祕術,例如你之前用的那槍陣,例如玄女的星辰之道,根骨走到極端是沒有融身化神之術強大,但氣海可以,氣海走到極端,並不會比融身化神之術弱,你看玄女就知道!”

“不用勸了!”

忽然,聞劍罡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他意已決,多說無用!”

“你……!”雨師看着陳默,半晌後嘆息一聲,搖頭道:“罷了,只希望你能堅持住本心,不要走向歪路,融身化神之術雖說是仙神之根基,但是實則是魔道之門,打開之後,一切……唉!”

兩人走了,在感覺到陳默的決心後便離開了,身爲同等強者,他們自然能感受到陳默的決心,他們也知道,能走到今天,陳默的決心絕不是他們能動搖的。

縱然無盡資源財富放在眼前,縱然美人環伺,齊天優勢,但又如何?強者之心,不容動搖。

每一個強者都有自己的主見,若沒有,那就是優柔寡斷,那也成不了強者。

“抱歉!”

看着兩人遠去的身影,此時已經是凌晨,天色漸漸發白,天色快要亮起。

陳默開口,輕聲說了一句,隨後意志堅決的轉身向着基地內走去。

玄女是強,但終究不過是喪家之犬。

融身化神之術到底如何,從洪荒六聖和仙神能瀟灑的存活至今就能看出來。

或許隱患很多,或許有很多缺陷,但是它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末世容不得等待,或許等待能給陳默更多選擇,更多機會,但是既然融身化神之術已經可以確認是目前已知縱然是仙神都覺得是最強之道,那何必等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