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天佑臉頰微微的泛紅,彆扭的對她說:「媽,我長大了,你別再隨便親我了。」

「臭小子,才多大呀,就說自己長大了。等你高過我,再說自己長大了吧。」葉簡汐揉了揉兒子的頭髮,忽然發現天佑似乎長高了一些。她跟洛琛的個頭都不低,所以可以預見,孩子將來的身高,肯定不矮。可是天佑才11歲,好像都到她胸口了,這長得未免太快了。

葉簡汐又打量了下妞妞和天寶,妞妞比天佑大了四歲,兩個孩子差不多高。而天寶矮了天佑半個個頭,只憑外表,看起來他比天佑小了兩歲,不知不覺中小時候他跟天佑雙胞胎的感覺都沒了。因為現在的天佑更像洛琛,多了幾分的冷峻,而天寶則偏暖一些,笑起來露出兩顆小老虎牙,眉眼裡也透露出幾分蕭雁南的模樣。

最後,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天佑和妞妞……

葉簡汐心裡生出了一絲的微妙,唔,一個是兒子,一個是寶貝的未來兒媳婦,男俊女俏還挺登對的,倘若將來兩個孩子相親相愛,順利的結婚生子,那真真是再好不過。

慕天佑被老媽盯得有些心頭髮毛,「媽,你在傻笑什麼?」

葉簡汐:「……」

抬手給他後背一巴掌,道:「用傻笑來形容你媽?你個臭小子,無法無天了是吧?」

「本來就傻嘛。」慕天佑嘀咕。

葉簡汐火爆脾氣壓制不住,抬起胳膊,要好好地『教訓』一番這個臭小子,慕洛琛走上前圓場道,「好了,你們母子別鬥了。咱們趕緊去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葉簡汐心疼老公,坐了幾個小時飛機,才到達帝都這邊,於是,把怒氣壓了下去,帶著他們去餐廳吃飯。

……

餐廳里,容家一家三口正在用餐,溫如意把牛排切好了,遞到月兒跟前,問:「還沒找到堯堯的家裡人嗎?」

「沒有,每個電視台都打出了尋人啟事,倒是有不少人上門認領,但堯堯都不承認。」容子澈不緊不慢道。

溫如意嘆了聲氣。

不久前,子澈被攪合進了一起特大的孩子拐賣案里,成功的解救出了幾十名被拐賣、殘害用來乞討騙人的可憐孩子。其中大部分都找回了原來的家人,沒找到的也都送去了福利院,只有其中一個男孩,身體狀況太差了,擔心福利院那邊孩子太多,無法照顧妥帖,只能由她來照顧。原本這孩子長得挺可愛,而那些人販子也沒來得及殘害,應該挺好找回原來的家長。

可這都找了幾個月了,也沒找到他家人,孩子卻越發的粘人,大有把她當成媽媽的意思。

溫如意覺得,再這麼耗下去,只怕她捨不得把孩子送走了,「再找找吧,畢竟一個孩子關乎到一個家庭,實在不行,咱們再收養了他。」

「嗯,好。」 兩人正在談話間,慕洛琛和葉簡汐帶著幾個孩子走了進來。

絕世醫妃:王爺別太壞 溫如意立刻熱情招呼他們,過來吃飯。

沒多會兒,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趕了過來,宮家的客廳里變得格外的熱鬧。

……

吃過早餐,葉簡汐和慕洛琛去幫裴娜的忙了。妞妞、天佑和天寶,則被勒令回房間做作業。蓁蓁和菁菁手拉著手,照常去找楚雲清玩。

三個小傢伙玩了一會兒鞦韆和捉迷藏,覺得有點膩了,便想換其他的遊戲。

蓁蓁提出要做彈弓,打樹上的小鳥。平日里,天佑和天寶都是帶著她玩彈弓和槍支,那些和女孩子沾邊的遊戲,她反倒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幾天,陪著菁菁過家家,她都要無聊死了。

「彈弓有什麼好玩的?而且小鳥那麼可愛,為什麼要傷害它?」菁菁同樣不想玩蓁蓁提出的遊戲。

兩個小丫頭起了爭執。

楚雲清夾在中央,左右為難。思考了片刻,他說:「不如我們去書房找找,有沒有畫本子。咱們一起演畫本子,怎麼樣?」

這個提議,同時滿足了蓁蓁和菁菁。

她們異口同聲的說,「好!」

楚雲清鬆了口氣,帶著她們去楚老爺子的房間里,找那些簡單的畫本。

翻了一會兒,楚雲清找到了一個有關神話的畫本子,劇情挺簡單的,是女娃和伏羲聯手收服了為非作歹、禍害人家的莽獸。

三個人鑽研了一會兒畫本子,像模像樣的演了起來。

楚雲白偷偷摸摸的溜到院子里,看到他們在做遊戲,嚷嚷著說:「我也要一起參加!」

「我不想跟你玩!」

蓁蓁討厭楚雲白,因為這個壞小子經常扯她的頭髮,掀她的裙子。

媽媽說,男孩子不能欺負女孩子,否則就是壞蛋。

「你憑什麼不跟我玩!這裡是我家,你不陪著我玩,我就跟我媽媽說,你們欺負我!我要我媽媽教訓你們!」

楚雲白格外的囂張。

蓁蓁平日里,都是被人捧著,誰敢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掐著腰對楚雲白,說:「那你去告訴你媽媽呀!身為男子漢,只會跟你媽媽告狀,你真是沒出息!」

楚雲白惱了,「你……你……」

「你什麼你?小結巴!」

蓁蓁吐舌頭,不再理會楚雲白,走到菁菁和雲清跟前,拉住他們的手,說:「我們去別的地方玩,不理會這個壞蛋。」

楚雲清也討厭楚雲白,因為平日里他仗著杜雲珍的寵愛,沒少欺負他。可是,就這麼走了,他害怕雲白跟杜雲珍告狀,到時候自己少不了又要受罰。

被蓁蓁拉著往前走,楚雲清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楚雲白。

而恰恰他回頭的這一瞬,惱羞成怒的楚雲白,從地上撿起了一顆拳頭大的石頭,用力地砸向了蓁蓁的後腦勺。

眼看著石頭,要擊中蓁蓁。

楚雲清想也不想,衝到了蓁蓁跟前,替她擋住了。

咚!

石頭重重的砸在了楚雲清的腦門上,鮮血順著額頭流下。

蓁蓁察覺到異樣,回過頭看到這一幕,心裡頓時慌了,「雲清哥哥,你怎麼流血了?」

「我沒事。」

楚雲清剛說完這句話,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蓁蓁掃了一眼,看到那個石頭,又看到楚雲白一臉得意的模樣,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怒氣蹭蹭的往上竄,「小混蛋!你敢打雲清哥哥,我今天要好好地修理修理你!」

蓁蓁像只發怒的小老虎,朝著楚雲白撲了過去。

楚雲白嚇了一跳,轉過身就跑。

可惜沒跑兩步,便被蓁蓁壓在了地上。

楚雲白比蓁蓁小了兩歲,個頭比她矮了半頭,打起架來,自然不如蓁蓁。

感覺到拳頭落在自己的臉上、胳膊上,胸膛口,楚雲白疼的哭了起來。

蓁蓁卻沒有停手。

不遠處的傭人,聽到了聲音,跑過來,看到蓁蓁在打楚雲白,趕緊上前攔著。

楚雲白順勢逃脫,看到蓁蓁朝自己齜牙咧嘴,氣不打一處來,走到蓁蓁跟前,打了她一拳頭,「你個臭丫頭,敢欺負本小少爺,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

「呸!有種讓你的傭人放開我!我要打得你屁滾尿流!」蓁蓁啐了他一口。

楚雲白才沒那麼傻,明知道打不過,還不著幫手幫忙。

「凶丫頭,我要好好的教訓你,讓你知道,誰是這個家的正主。」

楚雲白揚手又要打蓁蓁。

而就在落下去的那一刻,耳畔忽然炸響一道怒吼,「住手!」

楚雲白慢了半拍,扭過頭看向不遠處,只見菁菁帶著兩個比他高很多的男孩子,跑了過來。

眨眼的功夫,他們三個已經跑到了跟前。

天佑和天寶看到蓁蓁白皙的小臉上,印著明顯的巴掌印,氣的不行。平日里,他們都是把兩個妹妹當寶貝,哪裡肯動她們半分?

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扇菁菁的臉。

對視了一眼,天佑和天寶立刻行動,一個人把傭人拉開,一個人去揍楚雲白。

慕洛琛很是注重兩個孩子全面發展,很早就讓周文達教導他們,基礎的格鬥。別說對付傭人和半大的小子了,就是對付一個成年人,也沒有什麼問題。

這完全跟蓁蓁那點小打小鬧,不是一個量級的。

楚雲白被天佑追著,滿院子的慘叫。

傭人想去幫楚雲白,可被天寶和蓁蓁纏著,自顧不暇。

……

杜雲珍得到消息趕來的時候,自家寶貝兒子,被打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原本肥乎乎的小臉,腫的像臉盆一樣。

杜雲珍惱怒到了極點,這慕家的人平日里不把楚家當回事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敢上門打人了!

他們慕家當真以為,楚家是好欺負的嗎?

杜雲珍帶著人,氣勢洶洶的殺到了宮家,對管家說:「把慕家的人給我叫出來!他們今天若是不給一個說法,這事沒完!」

管家見來者不善,趕忙讓人去通知慕洛琛和葉簡汐。

葉簡汐聽說杜雲珍來了,起初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畢竟這段時間,他們相處的還算和睦。可當看到楚雲白那張五顏六色的臉,心裡頓時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菁菁那個混丫頭,該不是把人家兒子給打了吧?葉簡汐不是平白冤枉菁菁,實在是這丫頭平日里跟混野了,和男孩子打架都成了稀鬆平常。

葉簡汐瞪了一眼菁菁。

菁菁眼睛滴流轉了轉,不明所以,今天她又沒闖禍,是蓁蓁把楚雲白給打了,老媽幹嘛用這副表情看著她?

而就在菁菁困惑的時候,杜雲珍咄咄逼人的說:「慕太太,你看看你家孩子乾的好事!把我們家雲白打成了這樣!你說,你是怎麼教導孩子的?」

「楚太太,你別著急,我這就教訓她。」葉簡汐走到菁菁跟前,抓住了她的胳膊,「你說,我怎麼教你的?不是說了,不許跟別的孩子打架嗎?為什麼不聽話?」

「媽,不是我打的!」菁菁委屈的說。最近,她都聽媽媽的話,老老實實的呆著了。連蓁蓁讓她去用彈弓打小鳥,她都沒同意。剛才蓁蓁打楚雲白,她本來想幫忙的,可害怕她們打不過楚家的人,到最後蓁蓁受傷,媽媽又責怪她,所以趕緊去叫了哥哥過去。

菁菁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夠好了,為什麼媽媽還要責備她?

「不是你打的雲白,是誰打的雲白?別告訴我是蓁蓁打的!」葉簡汐隨口一說。

菁菁點頭,「是蓁蓁打的,楚雲白砸暈了雲清哥哥,蓁蓁氣不過,跟楚雲清打了起來。我去叫哥哥幫的忙,蓁蓁才沒有吃虧。」

葉簡汐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向旁邊的天佑、天寶和蓁蓁。這才注意到,三個小傢伙都髒兮兮的,唯有菁菁的衣服乾乾淨淨。

看來,她真的冤枉了菁菁。

葉簡汐放開了菁菁,朝著另外三個小傢伙走過去,「你們說,是不是你們打得雲白?」

蓁蓁立刻瑟縮了脖子,往後面躲,「媽媽,是他拿石頭先砸人的!我們不跟他玩,他就拿石頭砸我!是雲清哥哥替我擋住的!不然,現在暈倒的就是我了!」

天佑和天寶護著蓁蓁,你一言我一語。

「媽,你別怪蓁蓁,是我打得他!」天佑說。

「媽咪,蓁蓁沒做錯事,你別罵她了。」天寶說。

葉簡汐氣的揚起了手,在他們三個人的屁股上,挨個打了幾巴掌,「我什麼時候教育過你們,對付別人要用暴力手段?難道你們不會回來,跟我說嗎?你們三個不省心的,都給我回去罰站!待會兒,我再處置你們!」

「媽!」

「媽咪!」

「媽媽!」

三個小傢伙異口同聲的喊,葉簡汐沒心軟,揮手示意傭人,把他們帶下去。

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帶走,杜雲珍黑了臉,質問:「慕太太,難不成事情就這麼處理了?你看看我兒子這臉,被打成了什麼模樣?」

葉簡汐冷聲問,「楚太太,難道你沒聽到我女兒說的嗎?是你兒子先用石頭,砸我女兒,我女兒這才打了你兒子。」

「你……你……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我兒子想用石頭砸你女兒?」杜雲珍氣急敗壞。

「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孩子打了你兒子?」葉簡汐反問。

「我家裡的傭人能證明!」

「呵……你家的傭人,自然偏幫你兒子。這到法庭上,都做不得准。」

葉簡汐的話嗆的杜雲珍回答不上來,可這口惡氣憋得她又惱又怒,恨不得把慕家的幾個小王八蛋,都抓過來,狠狠地揍一頓,給自己的孩子出氣。

葉簡汐盯著她片刻,說:「楚太太,如果你沒有其他證明的話,請離開吧。」

話說完,葉簡汐牽著菁菁的手,往後院走。

杜雲珍憤憤不平的站在原地,看著葉簡汐走開,低頭問兒子:「你真的用石頭,去砸蓁蓁了?」

楚雲白嚇得大氣不敢喘一聲,腫的像臉盆的臉,依稀露出了害怕和心虛。

這不用回答,杜雲珍也得到答案了。

「走!回家去!」

杜雲珍拉扯著兒子,灰溜溜的離開了宮家。

……

葉簡汐帶著菁菁走到了長廊里,停下了腳步,問菁菁:「菁菁,你說是怎麼一回事。」

菁菁一五一十的,準確的把事情複述了一遍。

葉簡汐不可思議的問:「你怎麼沒去幫蓁蓁,而是去叫了人?」這也太不符合菁菁的作風了,這丫頭就是個勇猛的小豹子,隨時隨地能壓著人家男孩子干一架。

菁菁說,「當時楚雲白有個傭人守著呀,我跟蓁蓁一起打楚雲白和她,肯定打不過,最後吃虧的還是我們。不如多叫人,幫我們一起打他們,這樣才不會吃虧。」

葉簡汐沒想到,女兒在打架之前,還能分析利弊。不過,仔細的想想,以前菁菁每次打架,好像都沒吃虧過,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找人幫忙一起打,這點聰明勁,倒是挺像洛琛的。至於蓁蓁,平日里看起來乖乖的,不敢去冒險,沒想到發起火來,會那麼有爆發力。

果然雙胞胎的性格有一定相似,至少在打架的事情上,兩個女兒都挺勇猛。

葉簡汐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嘆息。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葉簡汐說。

菁菁搖頭,「不行,媽媽,我擔心雲清哥哥,我想去看看他。」

「你現在不能去,楚太太很生氣,她不會讓你去他們家。」

「那我偷偷的溜過去,媽媽,我真的好擔心他。」菁菁拉著葉簡汐的手,苦苦的哀求。

葉簡汐很想順了女兒的意思,但眼下的確不是好時候,「你再等等,等你楚爺爺回來了,我帶你去看雲清。」

「那好吧。」

菁菁悶悶不樂。

葉簡汐吩咐傭人送菁菁回去,然後去教訓三個孩子。

……

菁菁被送回了卧室,傭人退到房間外面,看守著房門。菁菁坐在床上,皺著細眉,唉聲嘆息了一會兒,忽然從床上跳下來,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電話。

按照電話簿上記錄的楚老爺子的手機號碼,一個一個數字鍵按下。

幾秒后——

「喂,哪位?」

蒼老的聲音透過電話傳進來,菁菁立刻說,「喂,楚爺爺,我是菁菁。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

「小菁菁,什麼事呀?」楚老爺子和藹的問。

「雲清哥哥被雲白哥哥砸暈了,現在快要死了,爺爺,你救救雲清哥哥吧。」 楚老爺子一聽這個,不由得著急了,「怎麼回事?小菁菁,你先別著急,慢慢的跟我說。」

菁菁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講給了楚老爺子聽。

楚老爺子壓抑著怒氣說,「好,我知道了,這就回家。」

「謝謝你,楚爺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