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有段時間沒有見趙偉了,這次很明顯的就能看出這個男人的得意洋洋與傲慢。

「這一點上我可和您完全沒法比,您現在可是壓制住了顧可君,成為了當下最火最紅的女藝人呢!」

趙偉說這話的時候滿眼的諷刺意味,而且自從他進門以來就沒有拿正眼瞧顧可彧一眼。

顧可彧見他這樣,也沒有著急說明自己的目的。

趙偉今天這樣傲慢無禮的表現其實她也能理解,畢竟沒幾天就從一個落魄的小記者搖身一變,成為了最具盛名的第一狗仔,尾巴自然會有些翹。

但是居然把譜擺到了她這裡,這可讓她十分的不爽。

所以顧可彧的語氣也並不怎麼好。

「我現在要你盯緊趙小諾最近幾天的一舉一動。」

「趙小諾?」

趙偉聽罷似乎有些不解,而且對此他有些不滿。

「顧可彧,你現在居然要我去追一個三流小明星的新聞?你這可是瞧不起我啊!」

趙偉這話說的可以說是相當難聽了。 這一晚上李天都不知道怎麼過來的,實在是太煎熬了,就算自己面臨好幾個主神的夾攻,也沒有這麼窘迫過。

「你小子怎麼頂著兩個黑眼圈呀?昨天晚上也不能太勞累了,就算是這肉好吃吧,你也不能不顧自己的身體啊!」堂哥第二天早上在公司的沙發上看到了李天,這個傢伙頂著兩個黑眼圈,看來是一夜未眠。

「你給我滾一邊兒去,你還有個當哥的樣子嗎?要不是你胡鬧的話絕對不會有這樣的結果。」李天沒好氣的說道,昨天堂哥真的是推波助瀾了,送酒送的那個勤快呀。

「我那不是為了成全你們兩個嗎?你以為我自己過癮呀,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覺去,我在飯店給你們當服務員…」

「一早上就聽見你們兩個在屋子裡吵吵什麼服務員呀?要是讓外面的人知道了,還以為咱們公司出什麼事情呢!」李天剛想要說什麼呢,就看到父親跟姐姐進來了。

倆人隨便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這種事情可不能讓李元秋知道。

「從公司交完帳的那一天,我就沒看見過你到公司來一趟,今天怎麼跑過來了?」李元秋一邊走一邊說,這也讓李天感覺到十分內疚,重生之後,陪父親的時間的確有點少。

「我對酒店這個事情也不懂,不過我現在倒有個其他的事情想要跟父親商量一下,聽聽你的意見。」對於開超市這樣的事情,李天是根本就不怎麼了解。

雖然上輩子這個傢伙是主神,但是對於怎麼干買賣,還是問問自己的父親比較好,父親對於這一套都比較了解,只不過以做事有點古板,並不適合當一個生意人。

「今天是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還是不是我兒子呀?」李元秋故意的走到窗戶邊上說道,本來李元秋都準備回家休息了,想要把飯店交給兒子和女兒,誰知道女兒那邊還好,兒子直接就拒絕了,今天又來跟自己談生意,原本以為兒子不喜歡做買賣呢。

「你說啥呢爸,我這不是不明白這個事情想要問問你嗎?哪有這麼奚落你兒子的?」李天有些尷尬的說道,這也難怪李元秋這麼想了,自從李天重生以來,除了給公司搞定債務之外,基本上就沒有到公司來過了。

「行了行了,我這還有一大堆的事兒呢,你有什麼事情趕緊說。」李元初懶得搭理自己的兒子,他也知道李天是不是一個安分的性子,要讓李天天天在辦公室當中,還不如殺了他呢。

「爸你覺得開一個連鎖超市怎麼樣?」李天看到桌子上還有很多文件,也就不在這裡耽誤父親的時間了。

嗯?李元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李天這個傢伙怎麼又想著開超市了呢?要知道超市這個行業可是都已經飽和了,現在這個時候要是殺進去的話,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的。

這東西和飯店不一樣,雖然有些地方飯店不少,但如果你的飯店有特色的話,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崛起,超市這玩意兒基本上都一樣,就算是你這邊便宜點,那消弱的也是你的利潤,長時間靠價格戰一間超市根本不可能堅持下去,現在各大超市都有了自己的固定人群,這個時候新開超市,李元秋感覺成功率不大。

「你對這個行業是想要隨便玩玩,還是要深入的做下去呢?」李元秋看著兒子說道。

「這還有什麼說法嗎?」李天不解的問道。

「如果你要是隨便玩玩,那就去做吧,反正一間超市虧也虧不了幾個錢兒,以你的能力隨隨便便就能夠回本了,可如果要是深入的做下去,那就得好好研究一下了,你要知道超市是一個人力密集型企業,如果你做不下去了,隨便關門,那可是有幾百上千人都要丟飯碗的,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而且還關係到很多人的生活,到時候如果真的影響到了老百姓的生活,衙門那邊也不會坐視不理的。」對於這個行業李元秋雖然沒有做過,但是了解的也不少。

「我當然是要深入做下去了,現在我想要做一些影響力比較大的行業,入門方面最好簡單一點,我挑了半天就挑中了超市這個行業。」李天簡單的說道,自己的那些事情,沒辦法深入的給父親說,萬一說出來把父親給嚇著了就不好了。

「零售業絕對符合你的要求,但是對於一間超市如何經營下去,你心裡有沒有底呢?」既然兒子表現的那麼認真,李元秋也就不介意跟兒子好好的聊一聊。

「我想的是從小到大一點一點的踏踏實實往下做。」李天的這句話還讓李元秋點了點頭,只不過他不知道李天的眼界是多少,李元秋以為李天是要從一家便利店開始做,可李天的意思是要從一個縣城開始做,這爺倆的理解直接分在了兩條車道上。

「既然你決定了我就支持你,你看看公司里,不管是人還是錢,如果你覺得需要的話,可以直接從公司里調撥過去。」對於兒子和女兒做的事情,李元秋一般都是持支持態度的,況且這一次要是沒有兒子的話,恐怕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這間公司說白了是李天的。

「錢的方面我就不添麻煩了,我知道你最近也在擴張,不找我要錢就是好事兒了,不過人那方面我想要讓堂哥過去幫我。」李天掃了一眼在外面幹活的李明,這傢伙還不知道自己要把他給要走了呢。

「這個倒是沒問題,回頭我給你哥說一下就行,你哥這個人雖然能力有限,但是人很老實,這些年跟著我也吃了不少的苦頭,讓他跟著你也行,但是絕不能虧待了他,你那邊剛剛開始,的確是需要一個能夠信任的人。」對於李明這個人,父子倆都是十分滿意的,如果不是李天開口的話,李元秋那是絕對不會放人的,在自己這邊乾的好好的,憑啥給你? 反而小唐卻十分興奮,比劃著,嘴裡說著剛才顧可彧說的那些話,整個一個模仿秀。

「你剛才也太帥了吧,那話說的滴水不漏,太能震懾住人了,你是不是偷偷報了班啊!」

看著小唐手舞足蹈,顧可彧無奈死了,這人怎麼這麼樂觀還容易滿足。

「哪有你說的這麼玄乎,別誇了,不然我要飄了,你去收拾東西,跟我出去一趟,辦個事兒。」

小唐一聽要出門,更是興奮。

「要去哪啊,逛街嗎?啊!好激動!」

顧可彧扶額,這人怎麼這麼興奮啊。

「並不是,干正經事兒,你穿的低調利索點。」

兩人打扮一番,非常樸素低調的兩個人出發了。

顧可彧在趙薇的幫助下,已經掌握了趙小諾的具體位置,現在和小唐出發就是為了去找她。

既然你害我,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看著雙手緊扣著褲子的小唐,明顯她這是特別緊張。

顧可彧拍了拍肩膀以示安慰,讓她別太緊張。

「放心吧,很快的,你在門口等我,準備好車,我出來咱們就離開。」

囑咐完小唐,顧可彧扭身離開了,走進大堂,按下電梯按鍵。

日月酒店,六層。

數字跳躍著,顧可彧摸了摸身上帶的葯,深呼一口氣。

門打開了,到了。

整理好東西,顧可彧出門,先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樓道里沒什麼人。

酒店裝潢非常好,尤其是這一層的設計,柔美的燈光,舒適的酒紅色高雅地毯,不過現在顧可彧來不及欣賞了。

必須馬上行動。

但是具體位置不清楚,趙小諾究竟會在哪裡出現?

因為這一層都是私人包廂,雖然目前沒有服務人員出現,但是每個單獨包間是沒有衛生間的,那麼就會有人出來。

所以顧可彧只需要在衛生間蹲點,就一定會等到趙小諾出來,既然喝酒就肯定會上廁所的。

顧可彧直接來到衛生間,她就在保潔阿姨休息的小隔間,靜靜等候趙小諾的出現,再實施計劃。

過了大概四十分鐘,顧可彧終於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終於等到了。

趙小諾踩著高跟鞋,喝的已經有點上頭了,現在是來衛生間補妝,就當閉上眼睛補眼線的時候,顧可彧抓住機會。

現在正是喂她葯的好時機。

說時遲那時快,顧可彧從隔間出來,用手臂勒住趙小諾的脖子,另一隻手拿著葯。

因為已經喝過酒了,酒精麻痹了趙小諾的運動神經,她已經沒有什麼太多的力氣去反抗,還是趁她不注意。

趙小諾也是被突然竄出來的人嚇了一跳,以為遇到什麼綁匪。

定睛一看竟然是顧可彧。

「怎麼是你!」

顧可彧不和她廢話,捏著她的下巴就把準備好的葯灌進她嘴裡,抬起她下顎,藥水就順著喉嚨喝了進去。

「你幹什麼你,你給我喝了什麼!」

趙小諾繼續掙扎,想要掙脫禁錮。

喂完葯的顧可彧騰空一隻手,把趙小諾梳妝台上的包包拿了過來,全部都倒在了地上,雜七雜八的東西掉了一地。

赫然發現一瓶葯,就是自己喝的那種。

顧可彧親眼看著趙小諾喝了整整一瓶,也確認了就是趙小諾給自己下藥。

趙小諾終於明白顧可彧給自己喝的什麼了,使勁用手掏喉嚨想要催吐,這麼多葯吃進去自己會死人的。

「你這個瘋女人,竟然灌藥,這樣我會死的,還給我喝了一大瓶!」

邊說邊摳,急的都要哭了,衛生間里全是乾嘔的聲音。

顧可彧看著面前趴在洗手台的女人,鄙夷的目光看著她,嘴裡不屑的說道:「你也知道喝這麼多葯會死人,那為什麼給我下藥呢?自找苦吃。」

我成了富一代 看著面前苦苦掙扎的趙小諾,顧可彧撥通了前台電話。

「你好,麻煩通知一下李東海李總,六層女衛生間的趙小諾需要他幫忙謝謝。」

當然,趙偉也告訴自己今天李東海恰巧也在這裡應酬,當然要來一出好戲了。

趙小諾也終於明白今天顧可彧要讓事情在自己身上重演,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還要叫李東海來了。

她顧可以就是要讓趙小諾也嘗嘗絕望的滋味和感受,今天就讓你也試試這葯的厲害。

雖然趙小諾在這個圈子裡陪的人不少,但是也不是飢不擇食,想李東海這樣又老又丑手段還不少的男人,趙小諾也是繞著走。

但是藥效太快了,加上酒精的加速,趙小諾已經開始神智不清,眼前一片模糊,身體熱得不堪。

身體不受大腦的控制,非常渴求冰涼的感覺,就忍不住開始脫衣服。

就在這個時候,李東海也被前台找到,希望他上六層找一下趙小諾。

李東海很是生氣,怎麼現在趙小諾也能指揮自己了,就這樣被帶到了六樓。

一進衛生間,看向隔間,趙小諾一絲不掛的在地上扭著身體,企圖用地板的涼沁入身體,來尋求安慰。

剛才還罵罵咧咧的李總已經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沒想到竟是這樣的場面!

感覺到有人進來,趙小諾爬起來抱住李總的腿,使勁的貼。

最後索性抱著李總哀求。

「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我好難受,救救我!」

趙小諾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誰了,不管他有多麼油膩不堪,她已經忍受不了。

被藥品控制的趙小諾瞬間讓李東海覺得有趣,雖然他也玩的花樣不少,但是頭一次見在衛生間投懷送抱的,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娛樂手段,但也是不經意間的收穫。

李東海拉起地上趙小諾就往隔間走,還吩咐外面的服務生讓他們鎖好門,這個衛生間暫停使用。

明白人都知道要幹什麼。

角落裡,針孔攝像頭,清晰的拍攝了所有鏡頭。

李東海完全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手等著自己……

顧可彧辦好事後就趕緊離開,坐上車馬上離開了,一刻也沒有停留。

小唐看見安全歸來的顧可彧也是鬆了一口氣。

兩個人也是討論起了剛才發生的過程。 「咱們公司還有這個部門嗎?」這恐怕是今天李氏餐飲集團的員工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了,在李氏餐飲集團的辦公樓上,忽然間多出來了四五個辦公室,上面掛著的是零售部。

這幾個辦公室原本是準備招租的,現在竟然是組建了個零售部,這讓餐飲集團的員工都有些摸不到頭腦,我們這裡什麼時候開始干零售了是?

其實讓他們吃驚的還有另外一個消息,原本在集團內部前景大好的副總裁李明,竟然是兼任了零售部的經理,至於原來他負責管理的幾個核心飯店,全部都移交給其他人了。

「你們說李副總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呀?要不然的話怎麼會突然調到這個冷衙門裡來呀,整個部門上下也就十幾個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新手,一看就沒有什麼前途…」

「不可能吧,李副總那可是咱們李董的親侄子,上一次清洗的時候也沒有李副總什麼事情…」

「這年頭誰說得准呀,雖然是咱們李董的親侄子,但是咱們李董還有兒子呀,就算侄子再怎麼親也不可能越過兒子去呀…」

「你們不要說的那麼可怕好不好,我就在這個名單上,從明天開始我就要去零售部上班了,按照你們說的這個情況,我豈不是直接掉入冷宮了…」一個長相十分可愛的妹子可憐的說道。

大家用一副同情的眼光看著這個妹子。

公司當中可以說是流言飛起,現在都不知道李副總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了董事長,要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到這個部門去,但是當李天跟李副總一邊聊天一邊走進去的時候,大家又開始八卦其他的了,連董事長的兒子都加入了這個部門,莫非這是一個黃金部門嗎?

「咱們是不是搞錯了?剛才進去的明明就是董事長的兒子,如果是他們兄弟兩個組建這個部門的話,難不成咱們公司以後的走向要轉變嗎?餐飲業務不是核心業務了嗎?」

「搞不好還真是這樣呢,最近沒聽說餐飲上有什麼大動作了,咱們的併購已經結束了。」

「小道消息,咱們的財務上可是還有幾千萬的流動資金呢,沒準這些流動資金就會滾入零售部了。」一個財務科的小夥子小聲說道。

一天的時間裡,公司里說什麼的都有,李天也聽到了一些流言蜚語,這個時候他也懶得去管,嘴長在人家的身上,人家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

「你小子這純粹是報復,就是報復我,昨天我那可真的是幫你呀,怎麼可能就是害了你呢,你也不能把我弄到這個部門裡來吧,我好容易混到了副總的位子上,現在又要從頭做起了?」堂哥面對空蕩蕩的辦公室,那可真是欲哭無淚呀,原來李天的表叔在公司里掌權,他就是一個辦公室主任,一點權力都沒有,好不容易熬到了副總的位子上,這屁股還沒坐熱呢,就被發配到這裡來了。

「怎麼可能呢?你相信我,以後這個部門絕對是咱們公司最火的一個部門的,我這可是提前照顧你,以後那些傢伙不知道多羨慕你呢,這兩天也沒什麼事情,你就從公司各部門調人就是了,看看那些沒什麼有用的,或者說其他部門用不到的,你就把他調入零售部,暫時先把架子搭起來,如果需要從外面招人的話,就跟人事部那邊說一下。」李天要是不說這個話的話,李明可能還不灰心呢,聽聽這都是要的什麼人呀,都是要的別的部門不要的人,這個部門憑什麼受到重視?

再說昨天雖然跟遠華集團進行了第一輪的接觸,很明顯人家遠華集團看不上咱們呀,想要收購人家,你手裡得有錢才行呀,集團賬戶上只有3000多萬,那可是整個集團的流動資金呀,怎麼可能讓你全部拿走去收購遠華集團呢?

「兩位李總,董事長那邊出事情了,你們快過去看看吧…」李天正準備跟堂哥闡述一下自己的宏圖大業呢,誰知到門口就衝進來一個員工說道,兩個人聽說李元秋那邊有事兒了,趕忙沖了出去。

這個時候心裡可納悶了,怎麼會有人來找父親的麻煩呢?在整個肥桃縣,基本上道上的人都知道李天的名號了,來巴結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有人來找麻煩呢?要不然就是正規生意上的朋友,可正規生意上的朋友,不能讓員工那麼緊張呀。

「李元秋,你少給我啰嗦,雖然咱們以前並不熟,可是你也不能這麼毀我吧,咱們又沒有什麼競爭,你只要給我說這上面的是不是你兒子?」剛剛走到門口,李天就聽到了一個憤怒的聲音,現如今敢這麼跟自己老爹說話的人可不多呀。

這句話剛剛說完,李天就跟李明進來了,這一下子也不用對照片兒了,真人就在這裡站著呢。

李元秋一臉的懊悔,也不知道懊悔了什麼,原本還想打個馬虎眼呢,誰知道自己的兒子就這麼撞進來了。

李明一看這個人也明白了,為什麼人家敢理直氣壯的給李元秋說話了,因為人家就是來算賬的。

「你憑什麼給我爸爸這樣說話…」

「小兔崽子,你給我閉嘴…」這邊李天還想要質問人家呢,誰知道老爹直接給罵上了。

這時候李天才發現,堂哥一個勁的給自己打眼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眼前的這個人好像有些眼熟呀,但就是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

「哼,這下沒什麼好說的了吧,人證物證都在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換,跟你兒子身上的一模一樣,你看你給我個交代吧…」這傢伙竟然大咧咧的在沙發上坐下了,而且還扔了一堆的照片兒,在李元秋的辦公桌上,李天抬頭瞥了一眼,難怪這傢伙如此的有膽氣,照片就是昨天晚上的,上面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李天自己,另外一個就是周蕊…

這人特碼是周遠華… 「爸爸,你來吵什麼呢?就怕別人不知道是吧,這個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回家再跟你解釋。」正在屋子裡的人都尷尬的時候,周蕊從外面進來了。

今天的周蕊穿著紅色的風衣,露出了小半截小腿,再加上紅色的高跟鞋,顯然是經過了打扮的,跟昨天那種隨便可不一樣,帶給人的是另外一種感覺。

這個時候,李天發現了一絲不對勁,自己老爹看人家的眼神兒竟然是帶著欣賞的,而且看看周蕊就轉過頭來再看自己,這很明顯的是在相兒媳婦呀。

「女兒你別管這個事情,你放心就是了,我一定讓這父子兩個給我一個交代,咱們周家雖然不是什麼世家大族,但是在肥桃縣這塊地盤上,好歹咱們也是有名聲的,我說他們李家怎麼突然想要經營零售業了呢?這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沒想到這臭小子是在打你的主意。」還真別說,如果不知道李天內心想的什麼的話,周遠華這一些話還真能說得過去,這個時候連李元秋都覺得人家說的有道理,自己的兒子從來都沒有接觸過超市這個行業,怪不得今天早上要跟自己聊超市呢,兒子大了,這是要單飛呀。

「爸…」李天想要開口解釋一下。

「你給我閉嘴,趕緊給周總…啊不…你周叔倒茶…」一聽這個稱呼的轉變,李天就知道自己老爹的腦子想的是什麼事情了。

「我說李元秋,你少在這裡給我扯淡,咱們雖然不熟,但也算是見過面的,這個事情你別想這樣含糊過去。」周遠華也是個聰明人,聽到李元秋的這個說法,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那邊周蕊也看到了李天,只能是抱歉的笑了笑,這個時候兩個老爺子都不允許他們插嘴,只能是在旁邊站著了。

「周老哥說的對,這個事情的確是我兒子不對,要殺要剮人就在這裡,我悉聽尊便,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可是咱們也得好好的解決一下這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要是沒有一個妥善的辦法,對咱們兩家臉上都不好看…」李元秋親自把茶送到周遠華的手上,兩個人畢竟是肥桃縣的頭面人物,周遠華看到李家的態度也還可以就把茶接過來了。

那邊李元秋已經是樂開花了,只要是你接咱的茶,這事情就有的談,周家跟李家都是擁有幾億財富的人,雖然周家的財富稍微多一點,但是周家最近的情況李家也知道,雙方基本上是一個平等的,如果這個時候要是能成親家,這可真是個最好的結局了。

周蕊的名聲李元秋是知道的,在整個肥桃縣,那都是有名的大才女,就算是到了山泰市那邊追周蕊的人還有很多呢,咱們要是真能把這丫頭弄回來當兒媳婦,李家可真是沾了大便宜了,況且周蕊是周遠華的獨生女兒,以後周家的幾億家產也是咱的了,這買賣可以說是穩賺不賠呀。

「我就問你現在有一個什麼樣的辦法叫做妥善的辦法,這個照片可是已經在八卦小報上登出來了,我閨女現在如何出去見人,都是你兒子搞出來的,我說你們家好端端的要收購超市呢,而且還讓王書記作中人,我告訴你們父子倆,就算我周家現在式微,這樣的事情我們也絕不忍…」周遠華這個時候可以說是十分憤怒,早就認定了李天是個騙子。

李元秋對於這些事情都不明白,兒子僅僅是跟自己說了一下這個事情,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怎麼就跟遠華集團接觸了呢?在李元秋的心裡,他以為兒子開超市就是弄個小型便利店呢,誰知道上來就整的這麼大,竟然要收購遠華集團,而且還把縣委王書記給扯進來了。

「你給我滾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關係到王書記,李元秋也不能跟剛才一樣了,瞪著個眼睛問李天是怎麼回事?

李天也只能是把大體的事情說了一下,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當著那麼多人也不好說呀。

「昨天吃完飯…」

「你小子給我閉嘴,那些事情你還要給你老子說一遍嗎?還有什麼好說的…」這邊周遠華聽到李天要繼續說下去,那邊他閨女的臉紅的都不能看了,趕緊的打斷了這小子。

「你周叔說的對,你小子給我閉嘴,滾一邊兒去…」李元秋也是無奈的拍了一下李天的後腦勺,這小子還沒滿18周歲呢,竟然那麼不省心。

「其實事情不是…」李天還想要解釋一下,不過看到父親那個臉色,把剩下的話給咽下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