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孟奶奶聽見動靜,喊老三問:「讓你去打個醬油怎麼這麼久?」

「原先我們常去的那家店沒有賣,我們只能走到隔壁去了。」孟晨熙說。 和三姑姑出外溜達一圈是很高興,可是回來一看家裡大變化,磊磊這個小爺很是慌張,繼續小嘴巴喊著:「爸爸,媽媽!」

寧雲夕走出來,雙手抱起兒子。

磊磊的小眼珠眨弄著:媽媽,出什麼事了?這些人是誰?

「磊磊!」彭校長站起身拍拍手。

磊磊望過去,看到了熟悉的校長老伯伯,小嘴巴喊:「校長。」

「這娃普通話真好。總叫我懷疑他媽媽不是教數學而是教語文的。」彭校長很感慨地說道。

余光中邊笑邊答:「是。」同時悄然用手指擦掉剛才眼角落下的淚痕。

「這個飯要怎麼吃?」孟奶奶走過來問大孫子。

別說飯桌能不能擺下,光凳子都不夠地方放。估計菜只能每人一小口。

聽說老師校長都沒有吃飯,學生們自動讓出來,說:「我們先去外面,等校長你們吃完飯我們再回來。」

「行。」彭校長替不好開口的主人家做了決定,對學生們說,「你們回來的時候,一塊照相。我借了相機過來的。」

「校長——」

「給我留個念想嘛。」彭校長說。

所有學生樂呵呵的,聽著彭校長那似乎像是撒嬌的口吻,更是樂不思蜀。

留下孟家一家人,和兩位校長以及劉妮妮。飯桌擺好了,寧雲夕進廚房幫孟奶奶把菜炒出來。大燉菜上了飯桌。彭校長一看都知道:「孟奶奶疼你啊,妮妮。」

妮妮點著頭:「奶奶很好!」

孟奶奶趕緊走出來說:「誇我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浪費糧食。」

大伙兒笑笑笑:「是,奶奶。」

幾個小夥伴已經把妮妮圍在中間詢問著:「到了國家隊怎樣?帥氣不?」

「沒覺得。」劉妮妮說,「每天練習的題目都很難。尤其是幾何題目,一看都知道是寧老師出的。」

寧雲夕端著菜盤子出來聽見自己家同學的話,赧道:「不,是整個命題組老師出的。」

「妮妮姐會出國嗎?」孟晨橙拉著姐姐的手問。

「出國不知道。」劉妮妮好像對出國不出國沒什麼興趣。

「我和你說,我交了個外國筆友。她說,可以請我去她的家鄉看看。她的家鄉在國外。」孟晨橙的小嘴巴貼在妮妮姐耳朵邊說。

「是嗎?孟晨橙,你好厲害。」妮妮對小丫頭誇道。

余光中在寧雲夕身邊小聲說著:「其實這次帶她來,最重要的不是奧數國家集訓。科大的少年班招生老師和我打了招呼。我前天帶了她去科大看了一下。」

「科大少年班,很好。不過,他們的選拔是要經過高考統一考試的。」寧雲夕說,對這樣的消息一方面為學生高興,一方面因為了解所以知道要進去很有難度。

「所以,我想,讓寧老師你再給她看看,看她適合不適合去參加今年的高考。」

「你幫她報名了吧?」

「報是報了,但如果不合適,我不想打擊學生的自信心,不準備讓她參加。」

所以怎麼說來著,人家以為這個余光中老師很嚴肅,其實,心比頭髮絲還細,對學生太溫柔了。 不然彭校長怎麼推薦這個人做自己的繼承人。

本來就是自己的學生。寧雲夕沒廢話,立馬答應下來。

吃過飯,寧雲夕帶妮妮到旁邊,沒有問妮妮數學,而是問妮妮不太擅長的語文和英語。同時問了下物理和化學生物她都學得怎樣了。

妮妮拿著寧雲夕給的首都四中給高考生做的那些各科考卷,很沉默地看著。

寧雲夕遞給她筆,只給她每份試卷勾了幾道題讓她做,看她能不能做得出來。

其他人在外面有些緊張地張望著裡面的情況。

寧雲夕乾脆關上房門,敲定好時間,讓學生在老三和小五的房間里慢慢做題。

余光中雙手抱胸,皺著眉頭,有一些擔憂。

彭校長看得開,招手讓他坐下:這種事急也沒用。

孟爺爺孟奶奶好奇地互問著:「她不是和我們家小四同齡嗎?都可以參加高考了?小四不是要參加的是中考的嗎?」

不說孟晨峻,其他同齡的孩子李秋天朱玲玲,一樣只能拿手搔腦袋:所謂的差距,正是這樣出來的。還好寧老師和他們說了,即使他們腦子不足夠做研究型天才也可以在社會上大有作為。但讀書是要的,是基礎。

孟晨峻想起了自己親爸李德進的成就,對自己的未來很有信心。

朱玲玲轉頭看一下他,覺得他有些變化,說不清道不明的那種變化。

電話鈴響的時候,所有人彷彿被嚇一跳。孟奶奶道:「肯定是我們家寧老師的。」

寧雲夕尷尬地走過去拿起電話筒。

對面杜老師說了最新的消息:「一模成績出來了。我現在趕著回學校打聽我們兩個班同學的成績怎樣。」

「辛苦你了,杜老師。」

「不辛苦。具體怎樣情況,我到學校再打給你。」

「一模嗎?」余光中轉過頭問。

「是。」寧雲夕告訴兩位校長,「這次考試比較重要,將決定保送生。」

彭校長看向余光中。余光中道:「我們一模在下個月。遲一些。聽說名額都是按地區分配的。應該是和寧雲夕老師學校的學生不形成競爭關係。」

「首都的競爭應該很大。」彭校長道。

「我也這麼想。」余光中同意老校長的說法。所以說寧雲夕去了哪裡教學,只要是老師這個壓力一直是有的,不意味到了首都不用努力了。

妮妮把題目做好拿了出來。寧雲夕看了幾眼,對余光中校長說:「應該沒有問題。她自己私底下很努力。妮妮,你應該把英語詞典都背了,是吧?」

「是,寧老師你離開前送我的詞典,我拿來背了。這樣也可以感覺老師在。」劉妮妮後面小聲羞答答地說著。

彭校長和余光中一樣笑著,一樣感覺這孩子是沒有問題了。

同樣在等一模成績出來的,有蕭盈盈餘艾喜潘琪她們。

蕭盈盈想著那天在余艾喜她們面前誇下的海口,怎麼都得拿出證據證明她的話是對的,這樣余艾喜她們會給她出高價。

寧雲夕究竟教成怎樣了? 杜老師在學校里,一邊忙著整理到手的學生們的成績單。一邊,有的家長已經急著打電話過來詢問消息了。她不得不一邊放下手裡的活兒去接聽家長們的電話。

「是,你孩子可能排名上有些遜色,但是,有進步——」杜老師一遍又一遍的,不耐其煩地安慰家長們,「只是一模考試,不是高考,未來繼續有機會的。」

有的家長並不買賬,硬是追著杜老師問:「要怎麼辦?這樣能上保送生嗎?」

杜老師當然不可能做出承諾,只能說:「保送生是要學校領導決定的,報到高校去,高校是不是錄取才是最關鍵的結果。」

「說來說去,首先不應該是你們學校推薦我的孩子嗎?」

杜老師:……

「所以,你們老師到底怎麼決定的?你說我們孩子成績不差。為什麼不推薦?」

「但是可能比起其他同學來講——」

「杜老師,你幫我們指條路走吧。我們找過寧老師了。她不聽我們的。」

杜老師想:別說寧老師,沒有老師會做這種事的。

電話打不進來,有家長直接跑到學校來了。只見文文媽媽蹬蹬蹬跑到了杜老師辦公室里問:「杜老師,我們家傅玉是不是有機會?」

「傅玉這次考的不錯。」杜老師轉頭回答文文媽媽的話。

「能上保送生名額嗎?」文文媽媽問。

關於傅玉這個問題,杜老師是比較有把握的,因為學校領導內部商量過了,所以敢回答文文媽媽話說:「是的,應該能上保送生名單。至於北醫大錄取不錄取,要看北醫大決定。」

文文媽媽欣喜若狂,轉身沖了出去大喊:「我女兒要當大夫了!」

杜老師吃驚地看著文文媽媽像是范進中舉發了癲的模樣兒。回頭,再給寧雲夕撥了電話。

寧雲夕聽著杜老師說了重點幾個孩子的成績,邊聽邊點頭。

由於緊張自己的成績,孟晨熙站在旁邊聽著。

「你們家老三,這次考的很好,可惜北廣不招手保送生。」杜老師惋惜地說。

「沒事,她喜歡鍛煉她自己。」寧雲夕對老三笑笑。

孟晨熙笑開了容顏:「是。」

「這次有些出乎意外的是,曹希敏同學的成績下滑的很厲害。」杜老師說,「其他人基本都在進步,就他退步了,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我恐怕得找他和他家長談談了。寧老師,你了解他們家情況嗎?」

「我認識他爸爸媽媽。」寧雲夕說,「會不會是剛好考試那幾天他身體不太舒服。」

「不清楚。」

兩個老師都儘可能往好的方面去想。

孟晨熙擰緊了眉頭,心頭幾乎在嘆氣著:看吧,她早就說他不要一意孤行不要耽誤自己的學習。還說要和她一樣考上大學,現在這樣能行嗎?

明天回到學校得說說他。

「對了,寧老師。這次,一模考試數學你教的學生裡頭,我聽邱副校長說,有人排到全市前三了,雖然不是魏則新同學。邱副校長說你真厲害,怎麼能一個又一個挖掘出數學新星。」 寧雲夕又教出成績了。

蕭盈盈坐在椅子里一動不能動。

「蕭盈盈。」潘琪過來找的時候,敲她屋子門口,敲了半天沒有回應遲疑著,「莫非不在家在學校?」

蕭盈盈住的老師的宿舍樓,隔壁有其他老師回應潘琪:「蕭老師應該在的。」

潘琪說:「可我們打你們單元樓下面的電話,叫半天說沒人答應。」

「估計睡著了。」

潘琪和站在後面的余艾喜兩個人面對面地看了看。余艾喜說:「我猜是她不想出來。」

「不可能。消息都不知道真假,她的消息應該比較準確。」潘琪說。

「你們在說什麼?想和蕭老師打聽什麼消息?」隔壁老師好奇地問她們兩個。

「我們老同學寧雲夕在首都四中教書,聽說又教出了數學成績前三的,不知道真假。」

「是真的。」

潘琪和余艾喜夠詫異的:怎麼這些人都知道?

「因為寧雲夕老師很出名啊。聽說她以前是教的小學,教出了個珠算天才。所以我們小學老師都知道她。她來首都的時候,我們還打賭會有幾家學校搶她,果然是被首都四中搶了。」

寧雲夕出名到這個地步嗎?教的中學,竟然小學老師都關注。豈不是全員關注的人?潘琪和余艾喜登時感覺渾身一個機靈。之前蕭盈盈怎麼說的,蕭盈盈不是說不看好寧雲夕來首都教學嗎?難道只是蕭盈盈自己一個人這麼想這麼說的?

屋門,忽然猛地被拽開。

出現在門口的蕭盈盈冷冰冰地對她們兩個說:「進來吧。」

由於想挖角,潘琪不敢生氣。余艾喜卻有些皺眉頭了。

兩人尾隨蕭盈盈走進屋內。蕭盈盈關上屋門,轉頭沖著她們兩個:「一大早發什麼癲?」

「不是,我們聽說寧雲夕的消息,覺得和你說的情況有些出入所以來問問,怕被人騙了。」潘琪解釋道。

「她不是不答應你們了嗎?你們繼續打聽她幹什麼?再說,她教出個前三有什麼稀奇的?那是嚴重倒退,退步了!你們忘記了,之前她教的學生是全國數學第一呢!」蕭盈盈一個字一個字發狠地說著。

潘琪和余艾喜明明感覺到她的心情不好,感覺得出她是被寧雲夕的消息刺激到了。

余艾喜嘆口氣:「人家剛來首都教學不到一年,據說教材都不一樣,要全部重新備課。而且她忙著其它事兒。」

「不是說天才老師嗎?她應該能克服所有困難的,天才啊!」蕭盈盈尖銳的聲音幾乎直上雲霄地喊著。

「她的學生好像在模擬考試都不出第一的。」余艾喜又道。

蕭盈盈瞪著她:「她的學生模擬考試拿不到第一,她的學生高考能第一?」

「真能。很邪乎對吧?」潘琪都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三個人忽然都不說話了。如果說寧雲夕的學生像神秘的武林高手不到關鍵時刻不露手,寧雲夕這個師傅更像極了武林高手身後那個絕世神人了。

「走吧走吧。」余艾喜沖潘琪招招手。 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這人的水平和寧雲夕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她余艾喜本來就知道。

潘琪卻不贊成。再怎樣,現在的情況是能拉一個是一個。她們需要大量老師。所以潘琪向蕭盈盈走過去,挽住蕭盈盈的胳膊手:「蕭盈盈,我們當然信任的人是你,你說的對。」

蕭盈盈給余艾喜拋去一個眼神:你想怎麼選擇?

余艾喜想想,暫且留了下來。

在首都四中里,曹希敏一到學校被先喊到了老師辦公室。杜老師和他面對面單獨地對談著:「你這次一模考試的成績有點下滑,你自己怎麼看?」

曹希敏接著看見了杜老師給他的幾個科目成績單。

杜老師是個比較人性化的班主任,擔心學生們受到打擊,一般而言每個學生成績都是偷偷發下去的,不喜歡當眾宣布。除非是特別優異成績的學生會在班上說一下讓所有人高興高興。

之前曹希敏來學校時已經聽說一些風聲了,比如魏則新沒有進到前三,代替他進到數學前三的是另一個同學。關於自己的消息的話——

拿起自己那幾科成績和總分的分數單,曹希敏確實是有點懵了。

杜老師觀察他的表情,是不想再讓他難受的,按著他肩頭讓他坐下,說:「我在想要不找你爸爸媽媽過來?」

「不用,老師!」曹希敏立馬反駁道。

「你自己告訴他們嗎?」杜老師問。

曹希敏只是一想,應道:「我會回去告訴家長的。」

「我覺得你該和你爸爸媽媽說說,仔細回想是怎麼回事。可以的話,到學校這邊和我們老師都一塊談談商量商量。否則以你這個退步的成績,是很難達到你想上的大學。再退下去,恐怕連考上大學都難。」杜老師苦口婆心地說著,「你本來在你們班上,數學數一數二,總分可以到前五。現在,你在你們自己班上都滑出了前十。」

「老師,我可以知道我們班上這次總分第一是誰嗎?」曹希敏問。

「是孟晨熙同學。」

曹希敏臉上掠過一抹詫異:「是她嗎?」

從沒有覺得她能拿到第一。雖然當時考育華的時候她拿到了第一排到她面前去,可是後來進了學校以後他很快發現她的基礎是比他差的。更何況在理科這個領域,她作為女孩子又不是那種少數的天才,肯定拼不過男孩子。這點,連她自己都清楚。

她怎麼拿到的第一?

感覺這個消息,比他自己成績退步了更讓他有一種深深的危機感。

「曹希敏同學?」杜老師叫了叫他。

曹希敏回過神來,嘴角擠了一下:「她真厲害——」

「孟晨熙同學近來很努力。我也沒有想到她會拿到班上第一。」杜老師回想著之前孟晨熙因為體檢的事情遭受過了可怕的挫折,本來應該情緒上不能很快調整過來會對學習和考試有一定的影響。可明顯,這种放在普通人上的常理在孟晨熙身上完全行不通。

曹希敏好像明白了什麼,道:「越挫越勇。他們家的人都是這樣的。」 想當時小四受傷孟家全員救援,沒有一個遲疑沒有一個放棄信心。連兩歲多的磊磊都知道努力會有結果,這時候更必須要努力。

「寧老師的家人這樣,寧老師自己都是這樣的人。」杜老師聽到他這話一樣有所感悟道。

曹希敏突然低下頭,有些不知所措。因為之前,不止是孟晨熙,孟家人包括孟家的大哥二哥,對於他都表明了一種堅決的態度。

不能因為自己自私自利的行為影響到學習。他不當一回事兒,最終導致到了這樣的結果。

「回家和你爸爸媽媽說話。要是不好說,我可以打電話給你爸爸媽媽談一談。」杜老師很溫和地對學生說,「不怕,知道問題在哪裡,解決掉難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是。老師。」從這聲大聲的反應,可以見曹希敏對自己還是挺有信心的。

杜老師微笑地點了點頭。

回到課室,曹希敏不像以往一樣而是微低著頭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沒有馬上和其他同學打招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