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慕洛琛的手,從她的臉頰滑落到她的后脖頸上,「那就好,他敢欺負你,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

葉簡汐聞言,嘴角微微的彎起,柔柔的看了他一會兒,低聲問:「你今天怎麼睡了這麼久,是身體不舒服嗎?」

從他們回來,他都睡了兩個小時了。

往常他白天睡的沒那麼久的,都是半個小時左右的午睡。

慕洛琛的手頓了一下,過了兩秒說,「今天做了檢查,比較累,不過沒什麼,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就好。」葉簡汐稍稍的放心。

「你去醫院那邊,情況怎樣?」慕洛琛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胛問。

葉簡汐眼神暗淡了下來,「如意的情況……」

話剛說了一半,門口響起敲門聲,她對慕洛琛說,「我先去開門,等下跟你說。」

葉簡汐起身,走到門口。

打開門,文清抱著一件厚外套站在門口,但門口不止她一個人,還有周文達。

周文達看了眼葉簡汐,恭敬地打招呼,「少奶奶。」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有事?」

周文達抿唇,保持沉默。

「都進來吧。」葉簡汐從文清手裡接過外套,然後請兩個人走進了房間。

周文達進了房間,走到慕洛琛跟前,想要說話,可看著葉簡汐和文清都在房間里欲言又止。

他是不想讓她們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報告的事情。

可葉簡汐不想離開,坐在了慕洛琛身邊說,「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不用管我和文清。」

慕洛琛看了兩人一眼,靜默了片刻說,「說吧。」

周文達這才沉住氣,開口說:「少爺,媒體那邊剛傳來消息,說沈少衣衫不整的被人抓包在了醫院,跟他在一起的,是……」

周文達話說了一半,遲疑著要不要說下去。

慕洛琛聽到前面的話,臉色已經沉了下來,心頭隱隱的有種不祥的預感。

邪王的至尊毒后 慕洛琛冷聲說,「繼續。」

「跟沈少在一起的是裴小姐,裴映雪,現在全市過半的媒體,都在報道這件事情。」

周文達說完,房間里一片寂靜。

葉簡汐不敢置信的看著周文達,映雪和沈清華?怎麼可能?

映雪才十七歲,還沒有成年!

這事情宣傳出來,沈清華再沒有個正當的理由,媒體會怎麼說他?

還有映雪……

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都和她有牽連,她是真的變了,和裴家同流合污,還是裴老爺子連她也利用?

但無論前者還是後者,都足以讓人的心寒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除了這些,還有最大的難題是,映雪一旦和沈清華牽連上關係,那麼裴家和沈家就成為了一家,屆時,原本站在慕洛琛這邊的沈家,將會倒戈向裴家。

裴家將會扭轉所處的劣勢局面,甚至,再次有實力打壓慕家。

葉簡汐半晌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側首看向周文達,聲音清冷的下命令,「立刻派人去沈家,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可以的話,讓清華親自過來一趟。」

「是,我這就去辦。」

周文達頷首,退出了房間。

「是裴家又在搞鬼嗎?他們想再一次對付慕家?」

葉簡汐回過神來,滿懷擔憂的問。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點了點頭,「裴錦德賊心不死,這次只怕又要掀起一陣風波了。」 第457章圈套

葉簡汐聞言,眉宇間充滿了愁容,她不想再斗下去了,每次爭鬥,都會損傷很多人。

但她不願意,別人未必肯放過她。

裴老爺子再次掀起風波,會是一場腥風血雨,不知道這次又有多少人要離開。

「簡汐,這一次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別再離開了。」慕洛琛將她所有的神色盡收眼底,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說。

感覺到他手掌傳來的力道,葉簡汐抬起右手,扣在他的手上,「我答應過你,陪在你身邊一輩子的。」

這一次,無論發生任何事情,她都會做到不離不棄,患難與共。

離開一次,已經足夠了。

這次哪怕死,她也要留在他身邊。

茶色的眸子里,閃爍著點點的堅毅,慕洛琛忍不住,俯首輕輕的吻了吻她的眼帘。

葉簡汐感覺到眼皮上的溫熱,愣了兩秒,而後有些害羞。

因為文清還在房間里。

葉簡汐手輕輕的推了下他的肩膀,低聲說,「別這樣。」

慕洛琛察覺到她的害羞,直起身體,沒再為難她。

文清看著兩個人的小動作,面無表情的轉移視線,看向窗外。

葉簡汐安靜了一會兒,把心頭害羞的感覺驅散走,抬眸看著慕洛琛,說:「洛琛,如果……我是說,如果清華真的和映雪結婚的話,你準備怎麼辦?」

一個是自己的好兄弟,一個是在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妹妹。

真的要對付他們,慕洛琛會有多為難。

「沒準備怎麼辦,簡汐,現在還不到擔心的時候。」慕洛琛淡淡地說道,語氣里沒有絲毫的擔心。

葉簡汐看著他平靜的臉色,也不知道問什麼才好,垂著眼帘盯著自己的手指,沉默無聲。

「簡汐,不用擔心,什麼事情,都有我頂著。」

慕洛琛淡然的聲音從頭頂飄下來。

葉簡汐點了點頭,「我信你。」

她信他。

所以,這次會平安無事吧……

葉簡汐安靜的等著周文達傳達消息。

半個小時后。

周文達終於折回了病房,把自己打聽到的消息先告訴了慕洛琛,然後說:「少爺,沈少現在被關著,他身邊的人說,沈少自己傳出來消息,今晚會趁機溜出來,跟你說清楚這件事的。」

「嗯,我知道了。」慕洛琛微微的點頭。

周文達站在一旁,等著慕洛琛的吩咐。

可等了好一會兒,慕洛琛都沒有其他的吩咐,而是讓他下去。

周文達猶豫了下,問:「先生,不用做其他事情嗎?」

裴家動作頻頻,難道不需要做些事情,來對付裴家嗎?

慕洛琛抬眸,平靜的看著他說,「現在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吩咐下面的人,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和裴家的人有任何衝突。」

「……是。」

葉簡汐想知道沈清華和映雪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病房裡陪著慕洛琛等著。

但一直到晚上九點鐘,沈清華也沒來。

葉簡汐身體差,醫生不允許她再等下去,就強迫她去休息。

慕洛琛看她神色不好,也催促她回去休息。

磨了一會兒,葉簡汐只好回病房,臨走前跟慕洛琛說,「那等下沈清華來了,告訴了你真相,記得明天告訴我。」

「好。」

慕洛琛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葉簡汐哈欠連天的往病房外面走。

而在她離開后,慕洛琛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電話撥通后,對那邊說:「去沈家,幫清華出來。」

電話那邊應了一聲,慕洛琛便掛斷了電話。

清華說他會趁機溜出來,可裴家既然敢做這種事,哪裡可能讓他溜出來?只怕現在沈家上下,沒一個人能幫助清華逃脫出來的。

他讓十三過去,幫助清華脫困,就是想快點了解事情。

裴家這次若是真的準備聯合沈家,來對付慕家,那麼他倒是想看看。

最後清華會站在哪一邊……

凌晨一點多,窗外開始飄起紛紛揚揚的雪花。

整棟醫院的人都安靜了下來,走廊上卻響起了腳步聲,周文達帶著沈清華,快步走到病房的門口。

抬手準備敲門,門卻從房間裡面打開。

慕洛琛身姿筆挺的站在門內,冷聲對門外的沈清華說,「進來。」

沈清華連忙走了進去。

房間里開著暖氣,熱風湧出來,融化了他身上落下的雪花,沈清華把濕漉漉的外套脫下來,抬手抹了把臉說,滿是頹廢的說,「阿琛,這事是裴家那老頭子設計陷害我的,我就是再禽獸,也沒想過去染指映雪那丫頭,你要相信我啊!」

慕洛琛抬眸,冷冷的看著他,「沒事,你跑醫院做什麼?」

「靠,提起這事我就滿肚子的火氣,我那天去酒吧,碰到一個身材很正的妞,結果接過她遞來的酒,喝了一杯就暈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我就在映雪的病房裡了!」

「那群無良的媒體,衝進來,就對著我們兩個拍!這明顯是個套……」

沈清華正說的激動,碰到慕洛琛的眼神,兜頭一盆冷水潑了下來。

沈清華壓下去心頭的怒火,抬手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可憐兮兮的說,「洛琛,你要救救我,我不能跟映雪結婚,一直以來我都把她當我妹妹,我要是真的跟她結婚了,那不成亂倫了嗎?」

「你們又沒血緣關係。」慕洛琛不緊不慢的說。

言外之意,算不得亂倫!

「你這是準備見死不救嗎?」沈清華愣了片刻后,抬起手,食指哆嗦的指著慕洛琛,「好你個慕洛琛,虧得我還為了你,跟我們家老爺子鬧翻了!你真以為這事是偶然的嗎?這事情是裴家那老頭子,為了對付你們慕家才做的!」

「之前他曾經到我們沈家提過親,被我一口回絕的!」

「現在他設計我,就是為了促成我跟裴映雪,到時候我跟映雪結婚了,你也跑不了了!」

沈清華簡直要跳腳了,原以為慕洛琛早就看透了裴家的意圖,所以會解救他於水深火熱。

可他沒想到,慕洛琛竟然不打算救他,還冷眼旁觀!

他要是跟裴映雪結婚了,他們家老爺子絕對會和裴老狐狸勾搭成奸,對付慕家。

慕洛琛看著他激動的面容,冷靜的說,「我沒見死不救,裴家要做的事情,就由著他們做,而你只要娶了映雪就對了。」 第458章將計就計

「你是不是腦子糊塗了,沒聽懂我的話?裴家老頭子,撮合我和裴英雪,是為了借我們家的勢力……」

沈清華瞪著溜圓的眼睛,氣沖沖的說。

「你覺得,我真的糊塗了?」慕洛琛反問。

沈清華對上他清亮冷靜的眸子,心頭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想了一會兒,遲疑的開口說,「難道你讓我這麼做,是想對付裴家?」

慕洛琛沒說話,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沈清華看他這樣,心頭變得沉靜,有些不確定的再次問,「將計就計?」

「嗯。」

慕洛琛淡淡地說道。

沈清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沉默的走到床邊坐下,「你準備讓我做內應,扳倒裴家?」

裴老爺子想讓他和映雪在一起,無非是想用聯姻,把沈家和裴家緊緊地捆在一起,然後對付慕家。

若是這樣,裴家有所動作,就必須要沈家的助力,即裴家的所作所為,沈家都會知道。

他做內應,把裴家所有的事情,都提前告訴了慕洛琛……

那麼要對付裴家,會容易很多,甚至是輕而易舉。

但要做到這個,他首要是和裴映雪結婚,然後取得裴老爺子的信任,同時明面上要假裝和慕洛琛斷絕關係。

還有……

他要和家裡的人虛以委蛇,不能讓他們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打算。

沈清華眉頭緊蹙,「阿琛,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不擅長演戲。在裴錦德跟前,我怕是還沒怎樣呢,就被他戳穿了。」

讓容子澈做到這些還差不多,讓他做這些,就是把他剝了皮,他也無法瞞過所有人。

三個人里,他是最不喜歡玩弄權術的人。

他怕自己搞砸了一切。

「清華,你覺得走到這一步,自己還有反悔的餘地嗎?」慕洛琛平靜的說。

沈清華沒回答,因為他們都知道,沒可能了。

半個城市的人,都知道他和裴映雪不清不楚的,沈清華要麼正大光明的承認自己跟裴映雪的關係,要麼被裴家打壓下去。

這也是他為什麼跑過來求慕洛琛的原因。

慕洛琛等了他一會兒,又繼續說道,「既然沒有反悔的餘地,不如順水推舟,你和映雪結婚,你說自己不會演戲,不會演戲才是最好的,裴錦德活了那麼多年,任何人在他跟前都會被看穿。」

「你這樣的,反倒不容易被他看穿。還有,我想這事映雪應該不是自願的,等你和她親近后,盡量說服她,讓她幫著你一起。」

「讓她對付裴錦德?」沈清華疑惑的問。

「是,映雪把裴錦德當成最親近的人,之前裴錦德無論做什麼,她都會原諒他,可這次葬送的是她一輩子的幸福,你覺得她還會跟裴錦德一條心嗎?」

「萬一她不想呢?甚至把我的事情,告發給裴錦德。」

「那到時候,就看裴錦德是相信她還是相信你了。」慕洛琛掃了他一眼說道。

「你這意思是讓我自求多福?」沈清華氣的差點上前,揪住慕洛琛的領子揍他,現在明顯是慕洛琛有事求他呀,他這個卧底做好了,才能幫著慕家反敗為勝,可現在慕洛琛這態度算什麼?

怎麼感覺,是他需要慕洛琛救一樣?

沈清華在房間里來回的踱了幾圈說,「你讓我再想想,我現在腦子亂的很。」

慕洛琛淡淡地說,「你可以回去慢慢想,不過我估摸著裴錦德不會給你留太多時間,他會趁著新聞報道,再次逼你答應和映雪的事情。」

這是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

沈清華額頭上青筋直跳,可還是無奈的說,「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說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