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晚上端木秀回來的時候紅光滿面,額頭出汗,看樣子走得很急。

「你回來了?趕緊把汗擦擦,喝點熱茶準備吃晚飯。」綠蘿邊拿毛巾給他邊笑著說。

端木秀點頭稱是,這回來的路本來要走一個半時辰的,結果他連走帶跑的,硬是一個時辰就回來了,難免有些累。

晚上說的也格外的香,再也不像昨天那樣失眠了。

日子開始規律起來,端木秀每天風雨無阻的去上學,綠蘿在就干點力所能及的家務,然在給做點綉活,日子倒也安逸。

「娘,我想明天會娘家一趟。」吃完中飯,在場子曬太陽的時候,綠蘿跟端母說。

「怎麼了,娘家是不是有事?要不要娘陪你回去啊?」端母知道綠蘿絕對不會沒事回娘家的。

綠蘿將洗乾淨散落在後背的長發攏了攏:「娘,沒事,就是我大哥說了個親事,我娘想讓我回去幫著看看。」

端母見是喜事,心裡開心了不少,這是喜事呀。

「也是,你大哥今年也快二十了吧,該成親了。」端母也將自己還潮濕的頭髮順了順,期盼著太陽快點晒乾。

晚上,跟端木秀一說,他就準備明天請假陪綠蘿回去。

「不行,你這才剛去幾天就告假?再說了,我就是回去看看,等我大哥成親的日子到了,你想不告假都不行,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你過去也沒用,聽話,明天好好上課。」

端木秀委屈的點點頭,這幾天都沒怎麼陪娘子,他也很想念娘子啊!

但是看樣子,娘子並沒有很想念他就是了。

「娘,我回來了!」綠蘿一進門就看到坐在場子摘菜的楊母。

楊母開心的將手在褲子上擦了擦就站了起來:「綠蘿回來了,快坐。」

綠蘿將手裡拿的一些點心糖果和兩斤肉放下,笑眯眯的說:「娘,你跟我還客氣什麼?我前天收到你託人帶的消息,昨天就跟婆家說了。」

楊母笑著做到板凳繼續摘菜:「娘知道,你應該今天回來,娘正準備做你愛吃的粉蒸肉呢。」

「就知道娘對我最好啦!」

「哎呦,這是誰家的媳婦啊,這麼大了還撒嬌呢?」一個熟悉的男聲傳來。 「二哥,你就知道欺負我,大哥,你還笑,你要幫我啊!」綠蘿看著走進來的大哥二哥,有些氣急敗壞的說。

「小丫頭,你要記住,自己已經嫁人了,怎麼還跟小姑娘似的?」楊林穿著一身白衣,說起話來流里流氣的,就像調戲姑娘的登徒子。

楊木看著兩兄妹跟以前一樣鬥嘴,笑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綠蘿繞著楊林轉了好幾圈:「哎呀呀,二哥這身衣服不錯啊!」

楊林顯擺的轉了幾圈:「怎麼樣?我師娘送的。」

綠羅點點頭,難怪她覺得眼熟,完全就是京都的款式,料子細膩,做工更是精細,看起來做的很用心。

「綠蘿,你看看你二哥,這都不知道顯擺了多少次了。」

楊母看著孩子們在一起嬉戲,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娥。

「姐姐,是你回來了嗎?」楊森還沒進門呢,聲音就傳了進來。

跑的滿頭大汗,跌跌撞撞衝到綠蘿跟前,一臉的喜悅,他感覺自己好久沒見姐姐了,雖然明明過年才回來過。

「小心點,看看你,跑的滿頭大汗的。」綠蘿看著活潑不少的小弟,開心的很,自從那次害病,小弟的精力就大不如前了。

不過現在看著,已經大好了。

楊森心裡那個悔恨啊,自己上午在家看書,好不容易出去一會,就聽人說自己姐姐回娘家了,他馬不停蹄的就往回趕。

「你急什麼,綠蘿肯定是在要在吃中飯的,還怕她走了不成。」楊母笑罵道:「都別站著了,綠蘿過來幫我做飯,你們去幫你爹把田裡的活趕緊幹完了回家吃飯。」

楊母一聲令下,楊木和楊林就拖著楊森趕緊去田裡翻地,畢竟早點幹完活可以早點回家。

楊森雖然很想留在家裡,但是他現在已經是男子漢了,幹活這種事自然是不能偷懶的。

「對了,姑爺怎麼沒回來啊?」楊母好奇的問。

綠蘿將最近發生事情撿重點說了說,當然七皇子的事情肯定是瞞下來了。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非說不可的事情,自己沒必要說來讓楊母擔驚受怕的。

「什麼?姑爺好了?」端母鍋里的菜都不炒了,拿著鍋鏟跑到灶邊,顯然被綠蘿輕描淡寫的表述給驚呆了。

「娘,趕緊的,鍋里的肉都要糊了,」綠蘿趕緊提醒楊母:「你女婿好了是事實,過幾天你親眼看看就知道了,但是現在,先把鍋里的肉盛起來啊!」

楊母又趕緊走到鍋前,將稍微有點糊的五花肉炒土豆翻了翻,就盛了起來。

綠蘿繼續將後面的又說了說,楊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玄幻了,女婿不止好了還重新拜了師父?那自己女婿不就是官老爺了以後?

再想想兩個人成親的緣由,甚至現在都還沒圓房,那綠蘿以後怎麼辦?

「娘,你想什麼呢?又糊了?算了算了,您還是坐著吧,我來炒菜吧,不然啊今天沒個不糊的菜了。」綠蘿將楊母手裡的鍋鏟拿過來,自己開始翻炒起來。

「兒啊,你說女婿要是當官了,會不會不要你了?你們又還沒個孩子的,你這以後可怎麼辦啊?」楊母一臉崩潰的問。

綠蘿快手快腳的將幾個菜炒好:「娘,你瞎想些什麼呢?」

楊母一臉你還小你不懂的樣子:「你懂什麼,唱戲的都是這麼唱的,女婿當了官遇到管家大小姐,就把村裡的結髮妻子給拋棄了。」

綠蘿翻了個不雅的白眼:「您啊,還是少聽戲文的好,對了,別光說我啊,大哥的婚事到底怎麼回事?」

提起這個,楊母又來了精神:「是村裡的你翠嬸介紹的,是他們劉家村的,家裡有哥哥有弟弟,聽說那姑娘夾在中間不容易,家裡又重男輕女,日子過得不輕鬆,但是姑娘長得高挑,面相也和善,除了黑點沒別的毛病了,我看過了還不錯,你大哥也同意了。」

綠蘿聽得很認真,聽起來還不錯啊自己的未來大嫂。

「娘,找人打聽過了嗎?是不是事實啊?」媒人說的再好聽,還是要自己打聽清楚才好。

「打聽了,劉家村有個你娘沒出閣的時候好友,我親自去她家打聽的,情況比媒婆說的要慘,家裡父母偏心,嫂子刻薄,她日子過得很苦,人勤快能幹,但是看起來黑黃的還很瘦,樣貌比不上好人家養的。」

綠羅點點頭,可以想象。

「您問過大哥了嗎?總不至於就這一個介紹的吧?」

「問過了,有三四家介紹的,你大哥說就定劉家的姑娘好了,勤快持家,還可憐,我看啊,你大哥八成是心疼那姑娘的遭遇。」

綠蘿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自己大哥自己清楚,老實本分,絕對是嫁人的好選擇。劉家姑娘之前也確實造業,能拉一把肯定好,但是婚姻是大事,不能單憑同情可憐吧。

端母也是嘆了一口氣,其實她更重於另外一家的姑娘。

畢竟看起來就長得水靈好生養,但是自己兒子的決定,她還是需要重視的。

綠蘿點點頭,還準備說點什麼,外面就吵嚷著,看樣子是楊家男子都回來了。

綠蘿端著菜出去,就看到楊父扛著鋤頭進來,看到綠蘿一張老臉也樂開了花。

楊父常年在田地里幹活,所以面相比較顯老,曬得很黑,而且人又瘦,老了皮就容易皺。

「爹爹,趕緊洗手吃飯。」

「好勒,乖女兒回來了肯定有好吃的。」

一家人坐在飯桌上,看著顏色分明的幾盤菜,面面相覷。

這幾盤糊的是怎麼回事?

「姐姐,這糊的是不是你炒的?娘炒菜從來沒糊過。」

綠蘿拍了下他的腦袋:「廢話這麼多,趕緊吃吧,糊的吃了對眼睛好,聽話多吃點。」

楊森有些不信:「真的嗎?糊的不成吃才對啊。」

綠蘿笑著夾了一筷子在自己碗里:「不相信算了,姐姐會騙你嗎?」

見家裡沒人反對,楊森還真的相信了,吃飯期間起碼夾了四五筷子,後來實在受不了這個味,掙扎一番還是放棄了。

目睹了整個過程的綠蘿,覺得自己的惡趣味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家裡有個這麼好騙的孩子,還真是幸福啊! 雖然綠蘿接到消息,回家商量哥哥的親事,但是既然已經決定了,綠蘿覺得自己也沒有什麼反對的道理。

而且劉家的姑娘她聽了覺得印象還不錯,楊母說了七天之後就是定親的日子,到時候女方會來楊家,要綠蘿帶著端木秀也回家來玩。

綠蘿自然是沒有不答應的道理,走之前看著可憐巴巴的楊森,實在是於心不忍,收拾了幾套衣服,將小弟帶回了婆家。

楊森在家裡活潑,但是出去倒是斯文的緊,端母就很喜歡他,說是跟端木秀小時候一模一樣。

端木秀回來的時候,也發現綠蘿多了個小尾巴。

「姐夫!」

「小森過來了,姐夫看看,最近學的怎麼樣?」端木秀喝了杯熱茶,笑著說。

綠蘿看著一臉苦瓜樣的楊森:「好啦好啦,你剛回來就考他,小心以後不跟你這個姐夫親近。」

端木秀笑笑:「好啦,你姐姐求情,暫時放過你,走走,吃飯去,吃完飯再好好考你。」

楊森挎著臉去吃飯,端母還以為自己做的不好吃孩子不愛吃,知道實情后也是哭笑不得。

長娥剛好將孩子哄睡了過來吃飯,聽到這話,似笑非笑的說:「哎呦,小叔對楊森可真好啊,我們小豆子在學堂快兩年來,也沒見小叔要幫他複習複習啊!」

氣氛一瞬間彷彿冷卻一樣,最後還是綠蘿笑著說:「大嫂,你們家小豆子聰明的很,哪裡還需要相公的輔導啊!反倒是我弟弟,貪玩的緊,家裡也沒人管得住,也就相公能收拾他。」

長娥也覺得自己說的話讓端母不太開心,咧嘴強笑了笑:「哪有,綠蘿過獎了,小豆子還小,以後還有很多跟著小叔學的。」

端母這才有了個笑臉,招呼大家開始入座吃飯。

楊森已經六七歲了,不僅不傻,相反還很聰明,他聽著不像是好話,就默默坐在綠蘿和端木秀中間吃飯,模樣乖巧的很。

端母吃了幾口,看了看,越看越想笑:「你看看,多像一家三口啊,綠蘿啊,你們也合計合計,什麼時候也生一個啊,娘還等著抱孫子呢。」

綠蘿一下子被嗆住了,喝了端木秀遞過來的水才好。

「看看看看,成親都大半年了,還這麼臉嫩呢?」端母調侃了幾句,見綠蘿實在是害羞的緊,也就不再為難她了。

長娥心裡的火蹭蹭的冒,自己生的三個不是孫子嗎?有什麼好稀奇的?又不是沒有孫子抱。

而且她也不眼拙,這兩人現在還是孩子呢,再想生個孩子,做夢呢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長娥哼了一聲很大,大到大家都聽見了。

端木智實在是忍不住了,弟媳婦娘家人從來都沒來過,第一次來竟然被自己的媳婦哼來哼去,別人回去會怎麼說?還以為他們端木家對綠蘿不好呢?這不是影響弟弟和弟媳婦的感情嗎?

「愛吃就吃,不吃就回房去,哪那麼多話?」端木智看了一眼長娥,眼神不似平時那麼溫暖,反而透著冷意。

長娥看了看端木智,又看了看冷漠的公婆,最後求救般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小豆子,可惜小豆子自顧自吃著飯,完全沒有給自己母親出頭的打算。

再待下去也是沒臉,長娥站起來就跑回房去了。

氣氛越發尷尬了,楊森有些不知所措,在家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那什麼,大家繼續吃啊,她就是生完孩子還沒調整好,大家別在意,繼續吃吃吃。」端木智笑著說。

晚飯綠蘿吃的有些消化不良,嫂子平時陰陽怪氣的她可以不在意,但是娘家人來了還這樣,就是打臉了。

難道是自己的一再忍讓,讓她覺得自己是好欺負的?

端母也生氣,自己這個兒媳婦越發胡來了,本來想著她是大兒媳婦,總要留些臉面,現在看來,是她自己給自己沒臉。

說起來,這個兒媳婦他是不願意的,但是架不住自己兒子喜歡,做母親的,哪會為難自己的兒子?

嫁過來調教了這麼久,每次剛能見人,但凡回趟娘家,回來就打回原形了。

所以,對比綠蘿的娘家人,長娥的娘家人真的是沒眼看。

偏偏她自己還沒自覺,以後自己娘家對她好著呢。端母也懶得點醒她,以後吃虧了就會學乖了。

反正這個家掌握在她手裡,媳婦想翻天是不可能的。

晚上,端木秀被趕去了客房休息,綠蘿陪著楊森。

對於晚上的事,端木秀心裡也不舒服,他知道自己的嫂子不咋地,但是沒想到這麼難堪,這麼齷齪。

「姐姐,他們是不是不喜歡我啊?」楊森有些萎靡不振,開開心心的來,現在倒是有些想家了,同時又心疼自己的姐姐,看樣子自己的姐姐日子不好過。

「胡說,誰會不喜歡你啊!別多想,姐姐過得很好,你姐夫對姐姐很好,還有公公婆婆,都對自己很好。」

「真的?」

「當然了,快來,很久沒跟姐姐一起睡了吧?」綠蘿拍拍身邊的位置。

楊森畢竟是個孩子,一聽這個也放開之前糾結的東西了,老老實實躺在床上,聞著姐姐熟悉的氣味,很快就睡著了。

可惜啊,這邊剛安靜,那邊又吵起來了,不用懷疑,肯定是大哥大嫂又鬧起來了。

綠蘿嘆了一口氣,做起來給楊森掖好被子,就聽到房門敲擊的聲音,打開門,果然是端木秀。

「娘子,你沒事吧?」一臉擔憂的問。

綠蘿諷刺一笑:「我能有什麼事?你沒聽到外面吵得那麼大聲?」說實話,她挺心疼大哥的。

大哥是個老實人,負責勤奮,是多少人可望不可求的,偏偏這個大嫂卻不知道珍惜。

女人看重娘家她能理解,她自己也看重自己娘家。

但是嫁出去的女人,要學會經營自己的小家庭吧,如果還是只顧著娘家,那何必成家呢?況且,還是一個那樣的娘家。

這天底下,大概也就長娥一個人不知道自己娘家是個什麼貨色吧。

端木秀看著滿臉不高興的綠蘿,心裡也有些愧疚:「要不,明天咱們帶著小弟去縣城玩一天吧?」

綠蘿一聽眼睛都亮了,是個好主意啊! 「真的?」楊森眼睛都亮了,他好久沒去過縣城了。

「趕緊吃飯,吃完咱們就去,跟你姐夫一起。」綠蘿笑著說。

「好。」楊森一臉認真,吃的快還沒漏飯在地上。

長娥昨晚鬧了大半夜,早上起來發現人都不在家了。

到處找了一圈,連個影子都沒看到,自己去灶房將溫在鍋里的飯菜吃完之後,就繼續回房間去貓著了。

老三小名叫小桌子,看起來白白胖胖的,目前很得大人們的喜愛。

長娥見小桌子睡得香,自己又沒事幹,家裡又一個人沒有,索性裹著被子繼續睡。

端母回來的時候,發現家裡靜悄悄的。綠蘿和阿秀帶著楊森和小凳子去縣城了,她和端父以及大兒子辛辛苦苦下地回來,發現家裡冷清的很,連個熱水都沒得喝。

這不對比還真是不知道啊,以前但凡綠蘿在家,回家的時候熱水熱飯做的好好地,他們坐下來透口氣喝點熱水就可以吃法了。

這長娥作為大兒媳婦,出月子也有一個月了,平時孩子吃吃睡睡的又好歹,怎麼現在懶成這樣?

端木智臉上顯然有些掛不住,自己的媳婦太出格了。

「娘,您先歇會,我去叫長娥起來做飯。」端木智乾渴的厲害,只得舀了一瓢冷水來喝。

端母倒是沒說什麼,等端木智走了之後,就去灶房生火了。

結果等她菜都要炒完了,長娥才拉長著一張臉進來,看到端母已經快把飯做好了,才強打起笑臉:「娘,放著,我來。」

端母一個側身躲過她伸出來的手,自顧自的端著炒好的菜去飯廳了。

端木智見自己媳婦才進去,自己娘就端著菜出來了,很顯然不是自己媳婦做的,臉越發黑的厲害了。

之前自己進去喊她,她硬是磨磨蹭蹭的給孩子換尿布又餵奶的,自己是催也不是,不催也不是,心中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是好。

家裡這邊氣氛一點都不和諧,綠蘿那邊倒是開心的很。

小凳子和楊森出門之後,倒是意外的合得來。

將端木秀送到老師那裡之後,她就帶著兩個小傢伙出去閑逛了。

兩個小的很少來縣城,所以現在正興奮地不行,綠蘿手頭也松,看上什麼就買什麼,可把兩個小傢伙開心壞了。

「姐姐姐姐,咱們去哪吃飯啊?我都餓了。」楊森逛了兩個時辰,累壞了,現在就想找地方吃飯喝水。

小凳子也摸了摸餓癟了的肚子:「嬸嬸,咱們去哪吃啊?」

綠蘿大手一揮,朝著酒樓進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