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李之恆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身邊的御千顏滿不在乎的說到「沒事,這算什麼這都不是事哈哈哈哈……我能克服的,我一定盡量不因為治個腳踝在給自己搭耳鼻喉科去哈哈哈哈……」他說著從醫師制服的上衣的口袋裡掏出一塊棉花,然後將其分成兩份塞進了耳朵,又吩咐助手取來一些跌打損傷的藥酒繼續揉捏著祁慕言受傷的腳踝。

就這樣祁慕言扭傷的腳踝得到了救治,這其中真的多虧了御千顏及時將她送來醫院,雖然治療的過程鬼哭狼嚎的有些尷尬但是也算是圓滿結束了。

————回憶———結束————

然而現在,一提及到醫治的過程,祁慕言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著給她診療李之恆醫生笑了笑「我年紀小,骨頭嫩,實在是不吃勁讓您見笑了!耳,耳朵沒事吧!」

李之恆推了下眼鏡框一本正經的開著玩笑「沒事,就剛開始有些耳鳴現在好多了~你現在喊一個鐘頭我都能免疫不成問題!」

「嘿嘿嘿~」祁慕言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了,那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今天謝謝你了之恆改天請你吃飯~」御千顏說著禮貌的淺鞠一躬再次表示著感謝。

李之恆揮了揮手「沒事沒事,啊對了子凡早就回來了吧,我就不給他打電話特意告訴了,明天你們就一起去參加我妹妹的結婚典禮吧!地址我給你發過去……」他說著掏出手機看看妹妹給自己發地定位然後轉發給了御千顏「你也知道我父母不同意之雅和那臭小子在一起,所以這兩個人偷偷舉行的領了證你說快不快!之雅她一定希望你們能到場……」

「你說什麼?子凡回來了?我為什麼不知道?他不是說這個月不回來了嗎?」聽了李之恆的話御千顏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昨天早上自己的男朋友蘇子凡明明還簡訊說這個月不會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站在一旁是祁慕言下意識的咬著嘴唇,彷彿嗅到了一股瓜的氣味忍不住的想聽後續了。

「……你不知道嗎,他一個星期前就回來了昨天我還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子吃飯……那不是你嗎?」李之恆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連忙改口「可,可能是我昨天看錯了本就離得很遠看錯也正常的哈哈哈……」

御千顏面無表情的什麼也沒說,只是掏出手機撥打了那個她最熟悉而且置頂的電話。

嘟嘟……嘟嘟嘟……

一聲,兩聲,三聲……

掛斷

嘟嘟……嘟嘟嘟……

一聲,兩聲,三聲……

掛斷

嘟嘟……嘟嘟嘟……

一聲,兩聲,三聲……

御千顏反覆打了好幾遍對方都沒接,這時站在一旁的李之恆有些安耐不住性子了「別打了千顏沒準是工作太忙,你也知道子凡的身份特殊,在蘇家甚至蘇氏集團都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坐穩他現在的位置,沒時間接電話很正常的身為女朋友你多體諒體諒……」

「喂~你好~那位啊~」

就這李之恆勸說的期間蘇子凡的電話被接聽了,那是一個女人用著還沒睡醒的聲音問到。

御千顏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心口突然一緊「……蘇子凡呢!」她沉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用著毫無波瀾的語氣掩飾著那份即將噴發出來的情緒。

這個聲音她很熟悉,也知道是誰的,但她還是想要保持自己的理智才好,萬一只是個誤會,是自己小心眼想多了呢……

就在她還在習慣自我安慰的時候,電話那頭的女生又用著那故作驚訝的語氣說到。

「呀,原來是千顏姐姐啊對不起啊剛睡醒沒聽清楚是你的聲音~你是找子凡哥哥嗎?昨天我們……應酬的實在是太晚了剛剛才睡醒,子凡哥哥的話他去洗澡了~你有什麼事等他出來我替你轉達~」 聽了女生的話御千顏二話沒說就掛斷了電話,自己的眼淚也很沒出息的順流而下。

在她看來電話那頭的女生就像是在刻意在跟她炫耀一般,炫耀他們是如何如何在一起應酬醉宿,甚至說一些更多誤會的話讓人忍不住的遐想……

「呵哈,我怎麼了這是……」她說著牽強的笑了笑緊緊的揪住自己衣領,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喘不上來氣,心也跟著慌悶的厲害,眼淚更是忍不住的流淌。

這難道就是心疼的感覺嗎?

「千顏姐你這是怎麼了?你別哭啊!」祁慕言見狀有些手足無措的慌亂了步調,情急之下用自己的袖口去給她擦著臉上的眼淚。

站在一旁的李之恆也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連忙詢問著「千顏,那女是沈嘉清吧,她跟你說什麼了你反應怎麼這麼大……其中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啊!」

認識蘇子凡的人都知道他身邊總有一個女孩跟在身後,那個人叫沈嘉清,怎麼說呢兩個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彼此之間還差不了幾歲。然而這個女生一直都是被蘇子凡當做妹妹放在身邊的,畢業以後更是托關係安排到了公司,做起了自己的貼身秘書。

戀愛的這一期間,御千顏,蘇子凡,沈嘉清,這三個人之間就因為這件事發生過了很多的誤會……

「呵,又是誤會嗎?」御千顏擦乾了眼淚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朝他委婉的笑了笑。

那個笑容就像是預示燦爛陽光后的****一般,更多的言外之意像是再說你又準備替他解釋什麼一樣。

「……不,不是!」李之恆否認著連忙嚴謹的閉上自己的嘴巴不想去摻和此事。

如果再貿然替蘇子凡解釋什麼極有可能會引火上身,一般遇到情感問題的小女人,大部分都會從小鳥依人的可愛公主變成大鵬展翅的毀滅大魔王。

他這也不是奧特曼肯定打不了大怪獸撤離戰場就對了!

御千顏一記冰冷凌冽的眼神打在了李之恆的身上一臉冷漠的讓人發抖「呵,慕言我們走!」她說罷便拉著身邊的祁慕言奪門而出。

「……」此時待在原地的李之恆打了個冷戰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這御千顏確定跟蘇子凡是一對嗎?這生氣的氣場怎麼感覺跟那位大魔王倒像是一個品行……說他倆不是兩口子我都不相信!」

———分——割——線———

醫院停車場

御千顏拉著祁慕言一路來到了醫院的地下停車場,走到了一輛凱迪仕轎車的跟前停了下來。

「千顏姐……」祁慕言也有些難過的看著拉了她一路卻又默不作聲哭了一道的御千顏。

她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讓人心疼,眼睛紅紅的臉上全是眼淚沖刷過的淚痕。

說實話那忍住不哭的那個滋味不好受,可是越哭心也就越難受就像是被什麼東西被掏碎了一樣的疼會讓人更難過……

「慕,慕言我,我好難過我應該怎麼辦……」御千顏又哭又笑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發生這種事了,那個沈嘉清總是像那樣子故意說些讓人誤會的話,就沖這次蘇子凡騙自己下個月回來一樣,很難想象這次那兩個人之間真的沒有發生些什麼!

祁慕言沒關那麼多一把抱住了她緊緊擁在懷裡細心安慰著「那個千顏姐,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但是你哭成這樣我也好難過!有什麼事說出來我陪你一起面對!」

「嗚嗚,慕言我好沒用自己男朋友在和別的女人……」御千顏越說越委屈,越覺得自己很一無是處。

「渣男嗎?千顏姐你別哭,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反而讓有些人更開心,走!我陪你去教訓那兩個渣男婊女!讓他們感受一下什麼叫文武雙全」祁慕言說著擦了擦她臉頰上的眼淚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信誓旦旦的說到「姐妹給你出氣找回咱的正主地位,找回咱的場子!你難受那就讓他們更難受誰也別想好!!」

「慕言,謝謝你!」御千顏笑了笑也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你說得對我不哭了,走!姐帶你打怪去!」

現在御千顏算是想好了不管這次是不是誤會,與其在這麼忍讓倒不如讓蘇子凡自己做個選擇,到底是要她這個相戀三年的大學女友還是要那個從小青梅竹馬的好妹妹!

「好嘞,看我給你來個打啵Q(雙殺)」祁慕言說著跟著御千顏腳前腳后的上了車。

「坐好!」還沒等她系好自己的安全帶,御千顏啟動了車子一個轉向加漂移就開了出去。

現在車少她們一路上是風馳電掣車速飈到了一百多邁,左右漂移加過彎。很難想象一個女孩子竟然有這樣了得的車技,而且最主要的還是開那麼快。

有那麼一瞬間祁慕言彷彿看到路的盡頭就是奈何橋,橋頭正有位端碗的老太太像自己招手。

「千顏姐!你慢點啊!就算是去捉姦也不能不要命唔嘔……」祁慕言捂說著用手捂住嘴,胃裡更是翻江倒海噁心的厲害,這簡直比坐遊樂場的極限大擺錘還要刺激。

———分——割——線———

另一邊西亭豪苑

幽靜的昏暗的卧室,凌亂的大床上一個身穿長裙長相微甜的女孩子悠蕩著自己的纖長的雙腿,美滋滋的躺在上面擺弄著手上的手機,那副狀態像是剛發生了什麼讓她心情愉悅的好事一樣。

然而這件讓人開心的事,就是從接聽了蘇子凡女友御千顏的電話~開始。

當接起那個電話的時候,她都能想象的到御千顏聽到是自己的聲音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是疑心疑鬼的懷疑?原諒后的失望?無窮的嫉妒?又或者到最後的心痛?如果在繼續添油加醋的情況下對方一定會發瘋的吧,御千顏還能保持那份獨有的冷靜嗎?一想到這裡自己的嘴角就忍不住的想要上揚。

她之所以會這麼做到底是出於什麼心態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一想到自己從小一一起長大對自己百般呵護的男人突然對只認識幾年的女人那麼好心裡就有些不舒服。

這就是來自心底的嫉妒嗎? 就在這時,一個只圍了一條浴巾身上還殘留著些許水珠的男人光著腳從浴室里走了出來,他用毛巾擦著自己有些散亂的頭髮,挺拔結實的身材在昏暗的環境下顯得更加的性感誘人。

「沈嘉清嗎?你怎麼在這?」看見床上的突然多出了個女人,他停下擦頭髮的手有些莫名其妙的問。

「子凡哥哥~」床上的沈嘉清見男人走出來眼前突然一亮,一躍而起沒幾步就竄了過去撲到了他的身上嗲里嗲氣的撒著嬌「昨天應酬的那麼晚你又替我擋了酒,人家特意讓媽媽做的醒酒湯給你解酒~一晚沒見我好想你呀~」

蘇子凡小心翼翼的推開身上的女孩溫柔的言語著「乖,我身上濕別弄你一身,醒酒湯什麼的讓下人來送就可以了幹嘛自己跑一趟呢?」

他言語剛落哪成想沈嘉清突然捧起自己的臉頰小雞嘬米的親了一下然後朝著他甜甜一笑「子凡哥哥人家當然是想你呀!」

「好了好了別鬧了,你千顏姐要是看見了又該誤會了!我知道你愛玩,但你已經是大姑娘了,哥哥也是個成年的男人,男女授受不親不可以像以前小的時候那麼鬧了!乖~」蘇子凡說著推開了身邊的女孩摸了摸她的頭苦口婆心的勸說到。

就因為這個粘人的小丫頭自己可是和女朋友沒少鬧誤會,一直想著嘉清她還小不懂事以為大一大就會好些,可是現在她卻愈演愈烈任性撒嬌的厲害動不動親一下抱一下要不是因為某些原因真的得離她遠一點才好。

「子凡哥哥變了有了千顏姐姐整個人都變了」沈嘉清轉身一屁股坐到了蘇子凡的床上,撅起小嘴沒好氣的發著牢騷。

就是因為那個女人子凡哥哥都跟自己不親了,明明之前的那些女朋友都沒有對她這麼上心!

蘇子凡笑了笑走到了她的跟前溫柔細膩的說到「嘉清和千顏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對你們的愛都是一樣好的怎麼會變呢~你是我最疼愛的妹妹,她是我最在乎的女朋友也是我未來的妻子,你們對我都很重要的~」

「哼!」沈嘉清轉過頭不想再去理這個壞哥哥,之前的那些女人有的甚至都沒被他承認過,為什麼御千顏這個女人就會被稱之為未來的妻子?真是可惡!搶了哥哥的愛!

看著眼前氣的跟個小包子一樣的女孩子,蘇子凡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假意妥協著「行行行,我最在乎的是沈嘉清行了吧小祖宗!」他說著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果然還只是個單純可愛的小孩子,就是愛爭寵撒嬌耍小脾氣。

一聽到了自己滿意的話沈嘉清笑意忍不住的流露了出來「哼這還差不多!」她說著一下子就被蘇子凡堅韌有型的腹肌所吸引,就這樣在好奇的促使下不自覺的伸手點了點只圍了一條浴巾男人的壯觀之地。

「怎,怎麼了嗎?」蘇子凡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請受撫摸自己的女孩子。

因為從小一起長大的原因自然也就沒有那麼避諱,男女之間的事更是從來沒有想得太多,在她面前只圍了條一浴巾自然也並沒有那麼的不好意思,可是現在被她這樣摸著敏感的地方說不上怎麼的總有些怪怪的感覺……

然而沈嘉清呢,其實並不是沒有見過男人的腹肌,自己親哥哥也有但他文文弱弱的,身材什麼的並沒有蘇子凡的那麼結實有型,所以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探索一下新的世界。

他的那裡剛開始摸上去觸感是軟軟的稍稍用力的按下去又有些硬,順著小腹慢慢來回的上下移動,周圍條紋清晰的肌肉一顫一顫的有趣極了。

「別摸了!」蘇子凡覺得情況有些不好,慌亂的轉過身子平復著自己忐忑的心情。

他差點忘了沈嘉清已經不是那個總是跟在屁股後面跑的小女孩了,她現在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了,因為長時間禁慾就是被那麼摸了幾下自己剛才竟然差點控制不住……不行冷靜!冷靜!

就在蘇子凡自我沉靜時,沈嘉清一下子就從他的身後站了起來。

「呼~子凡哥哥怎麼了?」她說著在蘇子凡耳邊低沉喘息著,然後又一點一點試探抱住了他的腰,雙手稍稍用力的緊了緊不時之中整個身子都撲了上去。

背對著身子的蘇子凡突然被什麼柔軟頂著自然是有些緊張,他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緩解這種微妙的氣氛「嘉,嘉清你別鬧了快鬆開!」

「嗯?子凡哥哥~」面對男人的勸說沈嘉清並沒有理會,只是極其嫵媚的笑了笑與剛才清純可人的樣子簡直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呼呼……」蘇子凡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緒「嘉,嘉清,聽話快鬆手,你在亂動我浴巾該掉了,別鬧了。」

沈嘉清見蘇子凡的表情有些有趣忍不住的在他耳邊喃呢細語「子凡哥哥,你怎麼了~抖什麼啊~說話也結巴了是害羞了嗎」她說著手滑倒了他的肩膀順勢撫摸上了他的喉結輕輕的咬了一下他的耳唇「子凡哥哥你這個樣子~真可愛~千顏姐姐也像我這樣子親近過你嗎~是因為我不像姐姐那麼漂亮有氣質所以子凡哥哥才總當人家是小孩子嘛~」

此時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曖昧,就像是男女之間的歡愉調情一般一點一點的誘惑著。

身為蘇子凡的青梅竹馬,沈嘉清比任何人都要親近於他,有些私密的事情更是喜歡跟自己商量,兩個人可以說是無話不談。就比如知道他從未碰過御千顏的這件事沈嘉清也是知曉的,雖然他們是男女朋友但並沒有過多的親密舉動最多也只是親吻而已。

起因只是因為御千顏生性比較保守,再者她最近幾年不知道為什麼身體一直不好總在吃藥調息,這一期間醫生醫囑著不適宜一些過激的運動行為。

沈嘉清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出於好奇總是喜歡在他們中間可大可小介入,她就想看看這個曾經誰也不愛的男人,究竟可以為了御千顏這個女人忍耐到什麼地步。

明明自己才是那個站在他身後最親近最愛他的人,為什麼總被他當做小孩子一樣對待!這種感覺真是讓人不爽!所以這就是女人之間的嫉妒心吧! 正因為沈嘉清提及到了御千顏的緣故,蘇子凡一下子就保持了冷靜的理智,絕對不能做什麼出格的事情要不然千顏不好交代,事業初期沈家更會是個麻煩。

他沉了口氣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從哪學來的這種勾引手段,竟然還敢拿千顏來擅自做比較!今天這就是自己,要換做別人吃虧的是誰可想而知!

不行,得給她點教訓長長記性才行,小姑娘一害怕肯定就會落荒而逃自己也好脫身。

蘇子凡心想著轉過身一把就將身後的沈嘉清推到了床上,雙手將其扣住,毫無預兆的俯身壓了下去然後又低沉的在她耳邊質問著「小丫頭你知道你現在做什麼嗎?隨隨便便挑釁一個精力旺盛的男人可是很危險的!」

沈嘉清遲疑了一下「……我,我怎麼了?子凡哥哥~」她說著一副天真無邪的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俊朗容顏。

說不上怎麼,又不是第一次看過這張面孔,可他突然離自己這麼近心裡竟然莫名的有些激動緊張的厲害。這麼近距離一看蘇子凡確實長得很帥氣,五官稜角分明,眼眸深邃見底勾人心弦,堅挺的鼻樑銜接著淺薄的唇角,身材還那麼有型,像他這樣穩重且不失風雅的男人應該是不少女生嚮往的結婚對象吧~

然而此時蘇子凡見沈嘉清並沒有害怕的意思,眉眼一挑嘴角微揚似笑非笑的接近了女孩的唇輕聲威脅道「你在這樣明知故問~別怪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小傢伙現在拒絕我還算不晚……唔!?」他還沒有說完沈嘉清突然摟上了自己的脖子深深吻了上他的薄唇。

「嘉清你幹什麼……唔!」蘇子凡沒想到對方會如此主動下意識的掙扎著,但還是安耐不住沈嘉清的甜蜜攻勢,一個接著一個的深吻以及那欲求不滿的索取。

對於一個一直清欲寡歡的正常男人來說,她的這一舉動完全就是在赤裸裸的勾引誘惑。

蘇子凡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放棄了那微弱抵抗,逐漸沉淪開始順從著身體本能的反應慾望,回應著對方一個接著一個的親吻。

最終原則上的理智敗給了身體上的現實。

那一刻,終究是慾望的本能勝利了……蘇子凡徹底淪陷了。

——分———割———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御千顏將車開到進西亭豪苑,這裡是一片富人區裡面都是些小型別墅,由於距離市區較近所以這裡一般住的都是些有錢人家的學生,富二代,商二代等等……

大約又向南開了幾分鐘她將車停到了其中的一個小別墅的前門,這裡便是她男朋友蘇子凡的家。

「嘔,嘔……」這時的祁慕言見車停了下來,匆匆忙忙的推開車門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噁心加反胃,兩眼遊離雙腿也都抖的厲害,有一種嚴重的暈車反應,就像是快要不行了一樣。

「慕言你沒事吧」御千顏見狀也有些著急,一氣呵成的推開車門跑過去查看著她的情況。

「嘔,沒事沒事!」祁慕言擦了下嘴角,努力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硬著頭皮的回應著。

御千顏看著眼前的別墅拍了拍她的肩膀「那我們走吧!」

「得嘞!」祁慕言提起嘴角壞壞的一笑「千顏姐~我下手可是沒輕沒重,這萬一……」

御千顏冷笑著「打不死就行,不用給我面子出了事算我的!」

聽了她的話,祁慕言更有底了,反正今天委屈有夠多了,現在正好有渣男婊女可以泄憤,怎麼可能放過這次機會!一個字干就完了!

到了門口,御千顏按響了門鈴無人響應又打了半天的電話也是沒有人接,情急之下她拿出了備用鑰匙打開了別墅的大門。

她之所以會有這裡的鑰匙,那是因為這間小別墅其實是蘇子凡準備結婚而買的婚房,交房的第一時間蘇子凡就把鑰匙給了自己。再者因為家庭原因蘇子凡在買下這座房子之後一直都是住在這裡的。

既然李之恆說他早就回來了,電話里的沈嘉清又是和他在一起的,按照蘇子凡潔癖的情況兩個人如果要是真有事情不去開房,那也只會是在這裡私會了!

雖然這一切也只是簡單的推測,但是她也希望只是一個推測一個誤會而已。

『咔嚓』一聲,門一下子就被打開了。

此時的御千顏懷揣著無比忐忑的心情拉開房門,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這座屬於她和蘇子凡的新房。

還記得第一來的時候還只是一個毛坯房,現在已經有很大的改變。

屋子裡的裝潢布局,包括傢具擺設,都是按照自己喜歡的風格進行改造的。

這裡看上去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很溫馨,是一個很適合一家三口定居的地方。

「哇!這裡好少女……」祁慕言有些驚訝,這渣男的家怎麼裝修布置的那麼騷氣,一時之間也找不出什麼形容詞了。

就在這時最裡面的卧室里傳來了奇怪的喘息聲,御千顏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她也是個成人怎麼可能連這種曖昧的聲音也聽不出來呢!

「千顏姐,這是貓叫?」但對於祁慕言這種未經人事的小女孩就不一樣了,她根本就沒多想張口就問了出來。

「是啊,這不是貓叫春呢么」御千顏冷笑著雙手下意識緊緊的攥起拳頭,果然啊,那個她最愛的男人終究還是讓自己失望了……

御千顏的情緒波動極大,祁慕言自然也是看在眼裡,既然已經答應了陪她一起捉姦那就進行到底才行來吧展示看看這個小妖精的廬山真面目!

祁慕言邊往裡走邊抻了個懶腰,就像是在活動筋骨一般,走卧室到門口『咣當』一腳毫不留情的將門踹開了。

屋裡的光線雖然有些昏暗,但還是能依稀可見床上衣衫不整的女人身下騎了一個僅圍了一條浴巾的年輕男人。

他們的姿勢極其曖昧不堪,氛圍更不用說有多膽大妄為了。

「啊啊!」

祁慕言的突然介入顯然是嚇了他們一跳,床上的沈嘉清在門被踹開的那一瞬間一下子就蹦了起來,連喊帶叫的躲到了蘇子凡的身後。

蘇子凡自然也是有些慌亂,但更多的反應還是不悅的皺起眉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突然闖進來的陌生人。 「你,你是誰?」沈嘉清慌張的整理好自己的著裝,透過屋子裡微弱的光線,辨識著突然闖入者的身份。

就在這時這間卧室的燈光一下子就被人打開了,雖然有些刺眼但屋子裡照的通亮起來,無一處不暴露在的燈光之下。

沈嘉清一眼就認出了其中一個人的身份,但是並沒有表現得太過驚訝反倒是有些竊喜的幸災樂禍著。

此時的御千顏收回了懸在燈光開關上的手,面無表情的看著床上的凌亂不堪衣不遮體的一對男女。那一刻她默不作聲著,來之前自己竟然還傻乎乎的讓人家做出選擇,可現在呢自己的心在進門的那一瞬間便墜落到了萬丈深淵的谷底還有什麼可掙扎的了……

然而這時呆坐在床上的蘇子凡見門口站著的是自己的女朋友一下子就慌亂了手腳,像是連滾帶爬一般沒幾步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千,千顏你怎麼來了!你聽我解釋……」

他話還沒說完御千顏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了過去,蘇子凡整個人都愣住了。

「千顏姐姐你幹嘛打子凡!你有本事沖我!」一旁床上的沈嘉清見蘇子凡被打氣不過起身就要衝過去理論,但沒想到被人一下子就推回了。

「不打他那打你!」祁慕言說著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了過去顯然是沒有手下留情。

沈嘉清捂著自己紅腫的臉氣呼呼的謾罵著「神經病啊,你誰啊!憑什麼打我!子凡你看她欺負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