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杜薇點頭:「易容術可有破綻?能維持多久?」

她需要足夠的時間逃離此處,溫子賢心思縝密,突然出現的攔路客必然會引起他的懷疑。

「娘娘放心,九尾狐是屬下手上最善易容之人,易容術破綻細微,最少能維持一天一夜,屬下會派人保護好娘娘,去和王爺團聚。」

「辛苦了,此次出動之人不能太多,否則,定會引起他人警惕,曲家的事情還不能放在明面,你繼續隱藏,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魏峰聞言,有些猶豫,只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3章逃,又入虎穴那胖子聞言,嗤笑一聲:「閻王怎麼了?你當人家皇親國戚有功夫管你這種人的閑事兒?告訴你,這片就老子說了算,你不從也得從,你們去,把你們未來嫂子給我抬回去。」

身後那幾人頓時興沖沖的過來,那夫人見狀,抱著孩子後退,口中一個勁兒的說著對不起,她懷裡的孩子更是滿眼淚水看著杜薇,似乎不相信唯一幫著她的人會落得如此下場。

杜薇垂眸,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此時,她真的挺感謝溫子賢對她的訓練的,在那兩個男子靠近她的時候,她迅速起身,直接一腳,將其中一個男子踹飛,而後在眾人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又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4章雄獅國公主,缺個丫頭有車不坐王八蛋,杜薇頓時千恩萬謝,迅速的爬上了第二輛馬車,將山竹放下來,這才癱軟的往後依靠,虛了一口氣,道:「劫後餘生。」

馬車在杜薇上去之後,便搖搖晃晃的動了起來,杜薇唇角一勾,看了看縮在角落裡低聲抽泣的山竹,心底柔軟了一下。

「莫哭,你娘,她在天上會看著你的。」

興許是杜薇從始至終都在護著她,不讓她受到傷害,此時,她對杜薇,到是比對他人有些善意,聽杜薇說話,戳中了她心底的想念,頓時淚如雨下。

可就算如此,她依舊記得自己此時是寄人籬下,怕自己的哭聲引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5章養個棋子,不做鬥雞不慌不忙的將山竹罩在自己的保護範圍之內,杜薇話音落下,那女子便感覺眼前黑影一閃,然後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

「嗷!我的臉,你敢打我,還愣著幹什麼?打啊。」

那女子挨了打,氣的面色通紅,自然,不排除杜薇那一巴掌用力過猛給扇的,此時變得十分的猙獰,王若發怒的豬頭,這畫面,杜薇自覺眼熟,半響才恍然大悟,她也如此扇過杜家那朵白蓮花。

咳咳,雖然心思飄得有點遠,可杜薇手下卻是不含糊,一隻手拉著山竹,剩下的兩腳一手快速的換著輪,半刻鐘不到,跟前能站起來的貌似就剩下她和山竹了。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6章在下姓溫,名景軒侍衛膛目結舌,無法接受杜薇的瞎掰,恰好此時一陣冷風吹過,引得侍衛一陣雞皮疙瘩,不由惶然的抬頭,看了看朗朗晴空,再看看笑的一臉陰森恐懼的杜薇,搖搖頭,將那股靈異感拋之腦後,對著杜薇試圖繼續勸。

「姑娘,你放……」

只是話沒說完,他就嚇得面色蒼白,整個人顫抖成了鬥雞眼。

「姑,姑娘,可否距離在下遠一點?在下……」覺得恐怖。

杜薇此時雙眼翻著白眼,正和這侍衛面對面對視,一雙手緊緊的抓著侍衛的肩膀,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眼睛下邊還好似不死的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7章肖想,上頭有人溫玉恆皺眉,便見溫岐繼續道:「恰逢雄獅國公主和使團已經到了驛站,我走不開,兩個孩子無人看顧我也不放心,你還是去照顧孩子,等安頓好了那個公主,我親自去尋。」

既然逃離了溫子賢的身邊,溫岐相信,憑著杜薇的小心眼,自然不會再落入溫子賢的手裡,此時,定然隱藏在某安全處,只等著他出現。

思及此,溫岐露出笑容,看的溫玉恆一陣驚悚,這貨到底是瘦了什麼刺激,老婆都丟了好幾個月了,居然還笑得出來?

杜薇被白嬤嬤帶回去之後,自然過了三堂會審,杜薇慣是會裝,小山竹也配合的天衣無縫,再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8章買一送一,我是你祖宗似乎是因為杜薇唬人的一吼,對面的人被嚇住了,脫口而出的髒話早說了一半之後,硬生生的將后一半咽了回去,杜薇這才仔細看去,發現原來是一個小少年,大約十二三歲,比自己小不了多少,長得白凈的,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主。

杜薇眯眼看了一會兒,又走看看右看看,這驛站中出現這麼個少年,會是誰家的?

「你,你是誰?敢辱罵我,知道我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

似乎是從杜薇的訓斥中回過神來,小小少年頓時又壯起膽子,叉著腰,躲著杜薇高聲呵斥,那小摸樣,看的杜薇眼皮一抽,不走心的應付道:「你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69章小崽子,老妖婆,祖宗?杜薇在驛站其實並不自由,因為自己身份暴露,當然,這是她自己暴露的,嗯,因為身份暴露,端平大怒,不但阻攔了杜薇的離去,還將她關押了起來。

自然,這不是關押囚犯的關押,她也沒有那麼大的權利,身邊嬤嬤為了不徹底得罪牧雲的貴族,只是將杜薇和質子溫景軒關在了一個院子,讓二十幾個雄獅的侍衛和四五個兇悍的婆子看著。

沒了以往的自由,溫景軒頗有些無奈,尤其是看著杜薇溜牲口似的溜他家崽子,就更無奈了。

「皇嬸兒,您大人有大量,別和孩子一般見識了。」

「嘖嘖,婦人之仁,小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0章卡哇伊少婦,情人眼裡出西施內心抹了把臉,杜薇扭頭,試圖尋找個平衡,便見溫流年頓在一邊,雙手捂著耳朵,一臉痛苦。

她忽然恍悟,怪不得這崽子看見親娘的時候是一臉恐慌,還說什麼風大讓回屋,原來是深受其害,避之不及。

溫流年正獨自承受著親娘的魔音灌耳,雖說這些話不是對他說的,可他若是悄咪咪離開,定然會被眼尖的娘親提回來,所以,自然也要承受這高分貝的折磨。

猛然感覺到杜薇的視線,霎那間他像是找著了組織一般,和杜薇交換了一個你知我知的眼神,然後再度恢復如初。

一個捂耳垂眸,一個木然裝聾。<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1章不收拾服帖了,跟他姓端平住所。

「實在是欺人太甚,居然敢騙本宮,本宮還當她是個好的,想要多加培養,沒想到卻是親自招來了餓狼。」

一拳擊在桌子上,端平氣的渾身發抖,身後秋嬤嬤低著頭,眸中全都是震驚,她怎麼能料到,自己居然是給人做了嫁衣,最後失策的是自家,這事絕不能讓公主知道。

「公主,那閻王王妃當日是被人追趕才出現在隊伍之前,想必不是故意為之,而是為了逃出生天,公主應該不比介懷。」

「放肆,這讓我如何不介懷?敢如此騙我,這世上還不曾有人能活著離開本宮身邊,秋嬤嬤,母后讓你跟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2章夫妻團聚,端平邀請「沒什麼,公主說笑了,這是我自己願意給人當凳子來著,和公主有什麼關係?尤其是我真的要感謝公主的救命之恩,若不是公主仗義相救,怕是當時我已經被那人販子給帶走了,又哪裡會有我和我家王爺的團聚?」

杜薇笑眯眯的說著,對著端平的臉全是真誠,看的端平內心怒火中燒,面上卻要維持著得體的笑容。

看著憋屈不能發作的端平,杜薇暗笑幾聲,繼續道:「對了,公主這麼晚了叫我是什麼事?我這剛睡著,正做夢呢,就聽秋嬤嬤過來請了,按是不是有什麼急事?」

對方一臉認真,讓端平看不出什麼虛偽,到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3章寡人有疾,今日休戰杜薇眨眨眼,好半響才反應過來,頓時面紅耳赤,對著溫岐的腰身就掐了一下,使得溫岐嘶了一下,不過仍是不曾將人放到地上,而是走到一邊的矮塌,順手扯過方才染血的褥子撲上去,才將杜薇放下,道:「別動,我去去就來。」

杜薇眨眨眼,溫岐人已經從窗戶消失,去得快回來的更快,不過一刻鐘,溫岐回來,手裡多了一床被褥,還有一些杜薇看著都傻眼的東西。

然後,杜薇發現一件事,貌似從穿越過來到現在,她還是第一次來大姨媽,那孩子是怎麼有的?

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原主的身體狀況和年齡,再加上一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4章診斷,能治「當真?」

「自然,不然,你眼前這人早就死了。」

眼前人溫岐:…..有我什麼事?

溫景軒:……他不敢和皇叔比啊。

不過這話也確實證明了邱明的能力,溫景軒頓時看向溫岐:「侄兒多謝皇叔,之後的事情,還請皇叔多加安排。」

「行了,能治好就成,也省著微微操心,她這幾日身子不爽利,不便行動,你就多擔待一些,再熬幾日,這幾日本王會日日來,自然日日提著這貨過來,治療的事情,也就從明日開始就成,不必延後。」

「王爺你這樣做不厚道,老夫年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5章想不想做皇后?不攬債「哈欠!」

溫子賢揉揉鼻子,看了看天,身後暗衛上前,關心詢問:「主上,是否著涼?要不尋個醫館看看?」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不必。」

不應該是感冒,這生龍活虎的,若真的去了醫館,指不定要被大夫以搗亂的罪名給趕出來,而且,他有預感,一定是有人在背後說他的壞話,只屬於是誰說的……

「唉!蕭九啊,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

身後暗衛蕭九頓了下,頷首道:「主上做的,自然有主上的道理,屬下無法做出評定。」

他是暗衛,天生便是要服從命令的,連命都不是自己的,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6章種瓜得瓜,自己種的自己吃溫子賢:……皇嬸兒你能換個形容詞嗎?這些都好噁心。

本就難受的溫子賢更難受了,面色赤紅不說,還有股想要吐的感覺。

杜薇就是在噁心他,想著那幾個月的餐風露宿,她就牙痒痒,特么她剛出月子,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好,整個人被弄得筋疲力盡不說,到如今竟是做下了點腿疼指骨疼的毛病。

若不是她攔著,指不定溫岐真的要卸了他的一條大腿。

「娘娘身子骨本就薄弱,如今又因為寒涼入體,身子更加羸弱,以後若想要子嗣怕是困難了,索性王爺和娘娘已經有所出,老夫這裡不再多說什麼,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7章愧疚嗎?那就好好的活著杜薇的面色還有些白,揉了揉已經好了許多的額頭,笑道:「怎麼?怕我搶了你作為病患的那些額外的美食嗎?你可不能這般小氣,不然,我頭疼起來,定然神志不清,拿你當那些吃食開啃了。」

「哎呦,那怎麼成?皇嬸兒你若啃了我,我那傻兒子肯定是要和你拚命的,你可不能這般害人,我兒子還小呢,可不能過早的打架鬥毆,這影響他高貴的皇室血統。」

柳鶯說著,刻意看了一眼溫子賢,溫子賢只覺得這女子的眼神過於凌厲,看他的時候眼底全都是厭惡。

他不由苦笑,貌似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被嫌棄,只是這女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8章賣兒子,娘親太鬧牧雲,又是牧雲,呵呵,沒想到區區一個質子,在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之後,又開始囂張起來,可這一切卻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對方理由又十分充足,她只能認栽。

默默又眼下一口氣,端平忽的一笑,面目溫和,內心猙獰:「如此說來,本宮今日定然是什麼人都見不著了,既如此,那本宮也不多留了,只是麻煩兩位告訴你們家王妃和質子,本宮已經休息完畢,打算明日動身,前往貴國軍營,兩國使臣和談完畢,便動身前往貴國皇都,以免耽擱了不時間,引起不必要的紛爭。」

「公主放心,屬下一定帶到。」

侍衛盡職盡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79章要種地,選江南溫岐笑笑,滿臉寵溺:「頭可還疼?」

杜薇搖頭,轉眼看向溫岐,這一個多月,她是病的渾渾噩噩,頭疼的時候,想死的心都有,時常想用頭去撞牆,都是溫岐在身側緊緊抱住,防止她受傷。

不疼的時候,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也是溫岐抱著她,輕輕為她揉捏酸疼的手腳,杜薇預發的清瘦,溫岐也沒好哪裡去,本來杜薇失蹤,他就茶飯不思了一段時間,如今杜薇如此模樣,更是讓他心尖疼。

每次吃飯都是強行逼迫自己吃下去的,吃了什麼估計自己都不知道,能長肉才怪。

杜薇頓時有些心疼,伸手在那張沒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80章伸頭縮頭,都是一刀「去閻王府,請閻王入宮面聖。」

溫景程終於下旨,自己站在御書房中,等著溫岐的到來,只是瞪了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還是不見溫岐影子不說。那個送消息的太監貌似都么有回來。

溫景程想了下,豁然起身,便朝著宮門口走,身邊太監見狀忙跟上,問道:「皇上,可是要出宮?」

溫景程頓了頓,半響,忽的搖頭失笑,轉身往回走,又坐在了龍椅上,看著宣紙上墨水已經乾涸的字畫,然後笑了。

「朕這樣已經失了作為君主的資格,他卻什麼都沒做,真不知道是朕真的是氣人有議案,還是他在醞釀著什麼暴

《鬼面閻羅,皇叔有個潑辣妃》第181章瘋狗,逮著就咬 「什麼連累不連累的,咱們都是一家人,說那些許豈不是過於生分?我只是覺得,無論你做什麼選擇,都要以安全為第一位,不想你自己,也要向著老婆孩子,你媳婦兒跟你這麼多年,可別臨到要享福了出什麼事情。

溫景程心裡到底怎麼想的,咱們現在誰也不知道,可就看他對我做的一切,你都不能大意了,謹小慎微才能付出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好處。」

溫景軒點頭,感激的看著杜薇道謝:「皇嬸兒說的是,是景軒愚鈍了,寄人籬下多年,忽而回家,徹底放鬆下來,只想著歸心似箭,竟是忘記了自古帝王結無情的道理。」

近乎於自嘲的話語,透著身為帝王家人的心酸,杜薇無法感同身受,卻因為溫歧,也知其中苦楚。

她嘆道:「你也別心酸了,這親人不是單單血緣就可以維持的,若他真的不當你是親人,只當做敵人,那這人,你就算是萬般挽回也是無濟於事。

想開點,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在雄獅那麼多年,兒子都那麼大了,沒有他們也照樣活著了,這以後沒有他們你也一樣活的更好。而且,現在你不還是有我和溫歧么!」

貴妃有心疾,得寵著! 杜薇皇嬸兒送溫暖,溫景軒十分感激,只是這份感激只能放在心裡,畢竟,流露太多,皇叔估計會扒他一層皮,善妒啊,也不知道皇叔這屬性是誰培養出來的。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溫景軒並沒有直接搬入閻王府,一來是怕溫景程知曉后做出什麼愚蠢的事來,二則是溫歧,他總覺得這個重新認回來的大侄子有點不順眼。

尤其是他那個缺心眼的媳婦兒,總是霸佔著他媳婦兒的時間,兩個人湊在一處就沒別人什麼事了,窩在房裡能幾個時辰,不叫吃飯都不帶出來的。

而且每一次聊天完了之後,杜薇都會非常疲憊,不是頭疼就是倒頭大睡。還有他們家那個臭小子,溫景軒也不知道抽什麼風了,居然讓自家混小子日日過來給杜薇請安,然後就在這邊混時間,每次他想要尋娘子溫床暖話都會被自家娘子以別讓孩子看見,不好的話打斷。

夫妻之間的溫暖時刻少了很多,溫歧的火燒的一日憋過一日,日漸壯大。

就這樣,溫歧窩著火,一窩就是十幾天,終於,沒眼力見的端平再一次湊了上來,原因是溫景程已經下旨,讓端平作為閻王側妃入主閻王府,和之前溫景軒給的消息毫不相差。

對此,杜薇只覺得對方是腦抽,要不就是腦袋進水了,雄獅國和閻王湊在一起,這溫景程是不是真的還想要自己的江山。

只是可惜,她內心深處的懷疑還沒有人給她去證實,端平已經殺過來了。

相比於之前那一次,端平來的比較隆重,不但是自己的人都帶來,宮裡配備的人也全都在身側伺候著,昭示著她這個閻王側妃的尊貴。

杜薇已經做好了閻王府被端平入侵的準備,想著該怎麼開始她不大擅長的宅斗,還尋思要不要去買幾本話本學習一下作為一個內宅主母該有的本事。

可奈何自家老公太給力,當她揣著一肚子的小九九去找老公商量的時候,人家只是說了一句無妨,便一個公主抱帶她回了房間。

而已經悄咪咪搬入了閻王府,正跟在溫歧身後議事的溫景軒徹底被忽略成了隱形人。還吃了一大把的狗糧,又默默的看著在他眼前關上的房門,閉閉眼,搖搖頭轉身朝外走去,充當府內管家去了。

只是他轉身還未走出去幾步,便見千機王爺爺正端著個酒葫蘆站在門口一臉的複雜。

他走過去深施一禮:「皇爺爺吉安,不知……」

話沒說完,便見溫玉恆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問道:「看你斯斯文文的,讀書一定很多,老子想問你一個問題。」

爺爺輩的提出了問題,做孫子的自然不敢拿喬,當下低頭謙遜道:「皇爺爺但說無妨,若景軒可解,定當不遺餘力。」

溫玉恆手托著下巴滿臉的不可思議:「你那個爹,到底是怎麼生出這麼多腦袋裡裝漿糊的兒子的?做決定之前都不用腦子的嗎?」

溫景軒:……

眼角微抽,努力保持自己斯文的模樣,溫景軒恭敬道:「這侄孫也實在不知,侄孫離家之時,皇上尚在年幼。」

堅決撇清關係,溫景軒覺得自己甚是悲苦,人家作為皇親國戚,那是萬般榮耀加身,自豪不已,到了他這裡,忽然變成了傻缺一般的存在,怎不叫他避之如蛇蠍。

管他皇帝,管她雄獅國公主,管她是嫁給誰,都和他沒有半毛錢關係,他就願意做閻王府的管家,就願意處理雞毛蒜皮的事,他媳婦說了,這時候的他最帥,皇親國戚,喂狗去吧!

之一攛掇自家娃娃去作電燈泡,都是他情不自禁,誰讓自從娘子的腿日漸好轉之後,心思都放在教育兒子身上,空給他的時間都少了?

既如此,便歷練一下好了,每天看一看哀怨皇叔的眼刀子,相信他會學到很多東西。

呵呵,他才不承認自己就想要虐一下兒子呢。

其實溫玉恆也知道溫景程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還是放不下所謂的呼耶族聖女這個傳說,見杜薇溫歧感情一如既往的好,搶不過來,又殺不掉,變只能揪著眼前的人,去噁心人家夫妻倆。

可這事稍微過過腦子就該明白,完全戰敗的結果,幹嘛還要去做?除了最後會噁心到自己,估計沒有什麼大的波浪了。

尤其是此時,這人陣勢不小的駕臨閻王府大門口了,可惜也只能在大門口充當門神了。

「唉,傻了吧唧的,到底是不是我們溫家的子孫?難道是我大侄子被戴了帽子?」

溫景軒:……

溫玉恆晃悠悠的走了,溫景軒滿頭黑線,敢怒不敢言。

爺爺罵父皇,你敢罵回去?只是這位爺爺您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就眼睛不瞎的一看溫景程那也值得不可能是別人的孩子啊!皇室啊!皇室,最重要的爺爺您也姓溫啊!

溫家這是招了老天爺的青睞還是妒忌,這想要皇位的都是傻蛋,天天竄的蹦躂的不消停,還什麼都沒蹦躂明白。而實力強橫的卻是對那皇位嫌棄的要死,彷彿踩著狗屎了一樣厭棄,說人家腦子有病?有病的人能統帥千軍萬馬?一人敵百萬軍?

可惜傻蛋弟弟不自知,蹦躂沒完,估計等這些個祖宗不耐煩了,直接一巴掌直接拍死,果然安安分分的抱住皇嬸兒的大粗腿就好。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被抱了大腿的杜薇此時正躺在溫岐的懷裡目瞪口呆。

「不給開門,能行么?萬一皇上怪罪下來怎麼整?這可是大罪啊!」

「本王的大門,本王說不開誰敢開?」

溫岐說的很是理所當然,杜薇眼角一抽,想到之前溫景程傳旨讓溫歧入宮,溫歧動都沒動,這抗旨不尊的罪名早就落下了,索性她也破罐子破摔道:「雖然你不怕溫景程,可他畢竟是皇上了,你三番兩次的下他的面子,你讓他還怎麼做這個皇帝?」

「本王給他面子,他就不會懷疑本王想要篡位了?」

溫歧冷哼一聲,繼續道:「若說面子,他還有嗎?他的江山誰給他守著的?本王若是不在,雄獅百萬鐵騎早就淌平牧雲的國土了,他還怎麼做這個皇帝?

如今他坐的舒坦了,膽子也大了,肩頭上的腦袋怕是也不想要了,既如此,我還在乎什麼?他想要找事,那就給他點事情做,我倒要看看,他還有什麼招數。」

一而再再而三,他溫歧若還能容忍,就不是閻王了。

這大佬姿態杜薇徹底給跪了,那模樣那語氣,湊在一起是真帥,杜薇頓時花痴的對著那臉蛋就親了一口,道:「說得對,想我初來乍到,除了看上你之外,什麼壞事都沒做過,他就害的我幾次險死還生,如今剛回來屁股還沒做熱乎,就又送來一塊石頭硌我,真要咽下這口氣,怕是我也堵得慌。」

提起杜薇的遭遇溫岐就怒火難消,他眯眯眼道:「娘子放心,你的仇為夫自然不會忘記,這個端平,將會是他最失敗的決定。」

說著,溫歧忽的傾身,一把將杜薇壓在身下,眼神放肆的在她身上遊走,語氣有些痞。

「本王的王妃也敢惦記,就算是他爹活過來,本王也不會放過,本王會讓他記住這個深刻的教訓,未來幾十年都忘不掉。」

杜薇:……

關鍵是你報復他,你撲我幹嘛?

相公眼裡全都是那啥啥,杜薇有點受不了,她也不是不經人事,可奈何此時身體狀況不太能跟上,溫歧此舉也就是毛毛雨,沾點便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