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松下三郎嘴角抽了抽,嘴硬道:“還能有什麼目的……池田大師是看着這裏人跡罕至,不容易被發現才租下來的……”

“放你孃的屁!人跡罕至?那些被你們弄死的村民都是鬼?”諶小冰憤怒的罵道。

張誠拍了拍手,看着松下三郎說道:“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反正你現在也沒利用價值了。”

松下三郎面色一變,“你什麼意思?”

張誠冷笑一聲,“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剛纔已經用什麼手段通知了那個池田了吧?如果不是這樣,我才懶得聽你說了這麼久的廢話,算一算時間,這些人應該也快到了吧。”

松下三郎一驚,滿臉詫異的說道:“你知道我在拖延時間?那你剛纔爲什麼不殺了我!”

“爲什麼要殺了你?他們自己來更好,省的我費力氣去找了!”

“你……”松本三郎被識破,也不再裝模作樣,滿臉猙獰的大笑起來,“哈哈哈……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這次爲了對付你我們做足了準備,你這是自己送死!”

“送死?說的沒錯,不過送死的人可不是我……可惜,你看不到了!”張誠一句話說完,突然伸手抓向松下三郎的天靈蓋。

松下三郎早有準備,張誠剛一動他就牙齒一咬,隨着一聲脆響,腦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諶小冰一愣,連忙上前檢查了一番,驚訝的叫道:“服毒自盡了?連魂魄都沒了,跟上次那個忍者一樣!”

張誠收回手,皺了皺眉說道:“他連大陰陽師的名字都說出來了,卻也不願意透露他們來這兒的目的,看來事情不簡單啊!”

“管他的!就算他不說我們也會調查清楚!”夏嵐冷着臉說道:“現在還是想想這麼對付那些日本人吧!”

“沒什麼好想的……”張誠眼中冷光連閃,看向夏嵐道:“夏警官,一會兒我要是出手重了,你不會抓我坐牢吧?”

夏嵐掏出手槍,一本正經的說道:“坐什麼牢!他們殺了那麼多村民,都是嫌疑犯,現在還武裝拒捕,我們只是正當防衛而已,你儘管動手!”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張誠拍了拍諶小冰的肩膀,“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一堆!”

“好!”諶小冰在這種時候也不慫,將九葉蓮臺拿在手中,咬牙說道:“佛有怒火,化身明王,老子今天也要大開殺戒了!”

等了幾十秒,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十幾個人影接連跑進了溶洞,劍拔弩張的看着張誠三人。

爲首的一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裝,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看上去四十來歲,一舉一動充滿了上位者的威嚴。

不過這副派頭落在張誠的眼中,只有兩個字……裝逼。

“瞧你這模樣,應該就是什麼池田大師了吧!”張誠吊兒郎當的問道。

池田大師看了看地上的兩具屍體,微微笑了笑,“張先生果然是好本事啊,一來就殺了我兩個手下,佩服佩服!”

張誠笑了笑,“我也很佩服你,既然知道我來了,你不趕緊逃命,居然還帶着手下主動來送死,這份視死如歸的勇氣也很厲害啊!”

池田大師嘴角一挑,搖頭不語。

之前他不直接對付張誠是怕影響太大,被華夏政府盯上。

但是現在身處這麼一個地方,只要做得乾淨一點,絕對是神不知鬼不覺。

於是他也不再廢話,直接手一揮兒,一把帶着幽光的匕首瞬間飛出,直取張誠面門。

“雕蟲小技!”張誠冷笑一聲,伸手屈指一彈,準確的彈在刀身上,匕首瞬間被彈出一個詭異的幅度,但是卻沒有折斷,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朝池田大師飛了回去。

池田大師閃身避過,“叮!”的一聲,匕首沒入身後的巖壁中,只留下一個黑洞,連刀柄都看不見了。

池田大師笑了笑,“這可是日本鑄刀大師鑄造的名刃,名喚“刺菊”,本想送給張先生當個見面禮的,沒想到張先生卻看不上眼,既然這樣,那我再送你一份厚禮。”

說完,池田大師後退兩步,雙腿分開,擺出一個馬步姿勢,兩隻手一上一下,以一種怪異開始轉圈,同時口中唸唸有詞。

“嗚嗚嗚……”

一陣猶如厲鬼哭號的聲音緩緩響起,石壁上的土石也開始“噗簌噗簌……”的往下掉。

很快,一股股黑氣從四面八方的石壁中噴出,如同霧氣一般擴散開來,在溶洞中凝聚,擋住了電筒和礦燈的光線。 327章 樓蘭古城?????三輛彪悍的三菱越野車奔馳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上面,宛如沙海里面的三隻小甲蟲,顯得那麼的渺小。我們的聯合探險隊終於出發了,我們的隊伍這一次壯大了許多,本來依照我們的設想,我們隊伍裏面只要五六個人個人就合適了。但是照兩個老爺子的想法,他們恨不得將手底下的人都帶過來。結果在我們的強烈反對之下,兩個人最後達成了一致,各自帶上兩個手下。而且着兩個人都異常堅決的要求一起來,怎麼勸也勸不住,最後只得依他們的,誰叫人家是老闆呢,這三輛越野車還是人家買的呢。黃爺都來了,黃鸝自然也是嚷着要來的。我自然是極力反對的,但是黃鸝說她可是用着攀巖本領的,連大壯也是比不上她的。猴子他們自然是歡迎的,就這樣着丫頭也參加了進來,算下來,我們的隊伍裏面就有了十個人,加上我們的裝備,滿滿的壯了三輛車。?

隨着車輛的顛簸,我們都是昏昏欲睡的。早先進入沙漠時的那種新鮮感早就沒有了,一眼望去,外面除了黃沙,還是黃沙,單調極了。看着前面的兩輛車馬力強勁的穿行在沙丘之間,我不禁感慨萬千。前不久我們三個的盜墓生涯就是從沙漠裏開始的。那個時候我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手裏拿着猴子那點可憐的錢買來的簡陋的設備,坐着驢車就義無反顧的往沙漠裏衝。現在可是鳥槍換大炮了,光威力強大的散彈槍就配備了好幾把,各種各樣的裝備就有十幾包。三爺他們兩個爲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下足了血本的。好在錢對他們來說都是小事一件,什麼東西都是撿最貴的拿。?

走在最前面的是三爺他們三個人,他帶的兩個人一個是阿豹,另一個我們都沒有見過,三十出頭的樣子,一身鼓鼓的腱子肉,一看就是一個練家子。這個人沉默寡言的,不愛說話。聽阿豹講這個人叫土狼,三十六路橫練功夫可是厲害無比,是個真正的高手,看樣子大壯都未必是他的對手。三爺就拿着厚厚的一疊圖紙在前面領路。?

第二輛車上的是黃爺他們。也不知道着黃爺是怎麼了,本來身體就不好,還執意要跟着我們一起行動,真不知道那個地龍谷裏面有什麼東西這樣的吸引他,讓他甘願冒這樣大的風險。一個不留神,他的這把老骨頭就要丟在這大西北了。和他一起的兩個人我們都沒有見過。一個人叫剛子,他簡直就是一個莽漢,一看就是那個土狼一個類型的,是個打架的好材料。而另一個人卻出乎了我們所有人的意料,這個叫楊傑的人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長的文文弱弱,白白淨淨的,一副文質彬彬的。不過據說身體條件還是不錯的。聽說這個人是個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學的就是西域方面的古語言,才畢業不久。這個專業不吃香,找工作都不好找。也不知道黃爺是怎麼想的,居然會找這個來參加我們的行動。要說讓他來解讀那些文字,一個二十幾歲的人能有多大的本事,還不如找一個有實際經驗的人來呢。真的搞不懂黃爺是怎麼想的。?

黃鸝則是不願意跟她的老子坐一個車,跑來和我膩在了一起。黃爺就只嘆息女大不中留呀。我們車裏面的都是年輕人,一路上插科打諢的倒也不覺得寂寞。?

傍晚時分,我們的車隊終於到達了樓蘭古城。這個時候外面的地貌已經變成了沙漠和戈壁混雜的地貌。窗外不時有枯死的胡楊樹,據說這種樹一千年不死,死後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爛,的確是堅強無比。再遠處就是一段乾枯的河道。據史料記載,就在大概一百年前,這裏還是一條流着清澈的河水的小河,當年的那些外國探險隊還曾經在這裏洗過澡。但是滄海桑田,現在哪裏還有一絲的流水。早已經是被沙漠化了。這些年中國人越來愈有錢了,但是我們生活的環境卻越來越糟糕了,真不知道我們這種以後環境換經濟的做法是否正確。?

我們的車最後在一片古城的遺址中停了下來。這個曾經顯赫一時的絲綢之路上的重鎮在神祕的消失了以後。終於被一個西方的探險隊在沙漠裏面發現了,當時它已經被流沙掩埋了,現在它又重新露出了它的真容。只不過現在的樓蘭古城早已經被塞外的風沙侵蝕的厲害,早已經沒有了它昔日的雄偉。但是在平坦的戈壁灘上面矗立着殘破的城牆,依然還能讓人感受到它昔日的風采。?

我們就在古城的遺址裏面搭起了帳篷,這些遺址雖然已經風化而變得殘破不堪了,但是我們還是能利用它們來遮擋風沙的。塞外的風沙可不是開玩笑的,它可以一夜之間就能將我們的帳篷埋在沙丘下面。那些城牆的斷面還能看到一些蘆葦一樣的植物的枝幹鑲嵌在城牆裏面,它們能起到現在建築物裏面的鋼筋的作用。從這裏我們也能看出來千年以前,這裏還是一個水草豐美的水鄉。?

我們搭好了帳篷,然後燃起了一大堆篝火。我們從城外撿來了大量的胡楊木的乾枯樹幹,這樣我們才能在黑夜中爲我們保持足夠的熱量。沙漠裏面的夜晚冷的嚇人,簡直好像要把人凍成冰塊一樣。?

三爺簡單吃了一點晚飯,然後就依偎在火堆旁邊,望着四周的古城發呆。天已經開始慢慢的黑了下來,四周一片的寂靜,那些城牆和城內的屋舍遺址也慢慢的引入了黑暗。三爺掏出一瓶威士忌酒瓶,仰着脖子灌了一口,然後說道:“現在我們就睡在當年我們的祖先生活過得地方。有的時候想起來就好像在做夢一樣,你看這片星空。我們的祖先當年就是和我們一樣仰望着它們的。”?

聽着三爺充滿了感情的話,我覺得我吸到肺裏面的不是空氣了,那是歷史。? “怨氣?”諶小冰飛快的在腋下搓了搓,然後把一粒黑丸子遞到夏嵐跟前,“怨氣對普通人傷害很大,趕緊含在嘴裏!”

夏嵐一直注意池田那邊,沒留意到諶小冰的動作,此時一見怨氣蔓延,也不多想,接過黑丸子就放進了嘴裏。

“嗯?你這法藥是用什麼做的?怎麼有點臭……”

“良藥苦口利於病,別在意細節……”諶小冰剛說了一聲,突然一聲聲低吼響起,溶洞周圍的石壁上出現了許多裂縫,無數黑色的頭髮從裂縫裏鑽出,沿着石壁朝下爬行,拖出一具已經看不出人樣的肥胖屍體。

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十幾只禁婆從裂縫裏爬出,從四面八方朝着張誠圍來。

張誠面沉如水,十幾只禁婆,那就意味着十幾條人命。

剛纔在地下看不清楚,此時一看,張誠三人都忍不住心裏一陣惡寒。

那些屍體全身鼓脹,就像是黃浦江裏泡了幾周的死豬一樣,幾乎已經變成了球形。

更恐怖的是,那些頭髮全部都是從屍體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裏伸出來的,整張臉都被撐得變形,看上去驚悚到了極點。

禁婆出來之後,也沒有急着動手,而是飛快的匯合到一起,一部分頭髮將屍體捆在一起,形成一個黑色的巨蛹,另外一部分糾纏成八根大腿粗細的黑色鞭子,撐在地上,將巨蛹頂上了半空。

張誠看得目瞪口呆,十幾具屍體捆在一起,形成的巨蛹足有三四米直徑,八根黑色鞭子像蟲足一樣,立起來有七八米高,整個看上去就像一隻渾身長毛的巨大的蜘蛛!

眼前這一幕,就連見慣了各種殭屍惡鬼、口味深重的張誠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諶小冰跟夏嵐更是雙腿發軟。

禁婆組合成的怪物並沒有着急攻擊張誠,而是站在池田大師身前,似乎聽從他的使喚,無數觸鬚一樣的頭髮四處揮舞。

池田大師笑着看向張誠,“多麼美麗的生物,誰能想到居然是用支那人的屍體煉製出來的,這份禮物……不知道張先生還滿意嗎?”

張誠冷眼看着池田大師,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很滿意,爲了回報你,你會死得很慘。”

池田大師哈哈大笑起來,“張先生真是會開玩笑,我知道你是殭屍之身,所以這次特地帶了很多剋制殭屍的法器。而且你們不過才三人,其中一個還是普通人,我們現在可是有十幾個陰陽師,你認爲你有取勝的希望嗎?”

池田大師剛剛說完,一個陰陽師突然從通道里跑了出來,附在他耳邊說了兩句。

池田大師一愣,轉頭看去,驚訝的發現二十多個黑衣人從通道里魚貫而出,跟張誠一前一後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池田大師仔細一看,發現這些人每一個都有法力波動,而且身上都背刀挎劍,居然全部都是法師,而且修爲還不低,全部都是真人之上。

池田大師吃了一驚,對張誠說道:“這些都是你的人?”

張誠道:“我站着半天沒動,你以爲是在跟你玩呢?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跑!”

池田大師眉頭緊皺,冷笑一聲說道:“之前我還奇怪呢,你一個邪物怎麼會建立道觀,原來是投靠了華夏法術界啊!能派這麼多真人法師來幫你,想必你是認哪個大山門爲主了吧!邪物就是邪物,永遠只有被人操控的份!”

法師向來是高高在上的,現在卻來幫張誠的忙,池田大師本能地以爲張誠投靠裏法術界。

但是話音剛落,侯淨山就怒喝一聲,“小鬼子!你敢對我們主人無禮!”

“什麼!主人?”池田大師回頭看去,發現那幫法師都沒有反對,一時間大腦都有點死機。

法師認邪物爲主?

這特麼開什麼玩笑?

華夏法術界怎麼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池田大師不敢相信,但眼前的事實,又讓他不得不相信。

張誠抱着膀子,不鹹不淡的說道:“現在放下武器投降,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投降?就算你有幫手,那又怎麼樣!”池田大師目光一冷,雙手飛快結印,那怪物發出一聲嘶吼,飛快地撲了上來。

張誠跟諶小冰也各自祭出法器,正面迎了上去。

“動手!砍死這幫畜生!”侯淨山大吼一聲,拔出青鋒劍衝了上去。

那些法師也紛紛祭出自己的古器,兜頭朝陰陽師打去。

溶洞中瞬間光芒萬丈,幾十件古器同時放出古樸滄桑的氣息,氣勢驚人到了極點。

更加恐怖的是,那些法師祭出古器還不算完,居然雙手連動,機關槍一樣打出無數張符咒,每一張都是藍符,如同暴雨一樣急速飛來。

那幫陰陽師一看這陣勢,差點沒嚇得趴在地上,他們雖然是日本人,但是對華夏法師還是非常瞭解的。

在他們的映像裏,華夏的一些小山門最多也就擁有五六段光的法器,而且一般都是作爲鎮派之寶,寶貝得不得了。

符紙的煉製方法和原料也被大山門壟斷,門下弟子必須用功德才能換到符紙,平時都是掰着指頭在用。

但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張誠的神君觀好像剛建立沒幾個月吧?怎麼門下弟子用的全是高段法器,最次都是五段光的,就算是頂尖的大山門也沒這麼誇張吧!

而且符咒術是你們這麼用的嗎?一把一把的撒是幾個意思?

雖然心中驚駭,但是這些陰陽師也顧不上多想,立刻擺開架勢,各自作法。

一股股法力迅速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個血色旋渦,一隻只惡鬼從旋渦中心爬了出來,每一個都是身材高大,面相猙獰,正是陰陽師最得意的本事——召喚式神!

“吼!”第一隻惡鬼剛爬出來,立刻耀武揚威的仰頭怒吼一聲,但是隨即就被無數古器砸得稀巴爛。

後面的式神同時一愣,都還沒反應過來,無數藍符就飛進了旋渦,同時爆開。

“轟轟轟!!!”

漩渦中頓時變成了修羅地獄,電光火光刀劍齊飛,無數式神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瞬間就被絞成了碎片。 328章買買提的駝隊?????沙漠的夜晚很冷,氣溫下降的很快,我們躲在帳篷裏的睡袋裏面也覺得不是很暖和。好在我們還有一堆篝火,那些枯死的胡楊樹可是幫了我們的大忙。經過一整天的顛簸,我們都睡的很熟,直到天亮的時候,一陣雜亂的駝鈴聲才我們驚醒了。我好奇的從睡袋裏面爬了出來,腦袋伸出了帳篷一看,遠處慢悠悠的走過來了一個駝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早就是汽車的天下了,怎麼還會有駝隊的出現。?

隊伍裏面的人都鑽出了帳篷,然後就看見那個駝隊慢慢悠悠的朝我們走了過來。走近了一看,上面有兩個人,一個人和我們一個打扮,另一個人是個五十多歲的半大老頭,穿着維吾爾族的服裝,正騎着駝隊最前面的那匹駱駝背上,一副悠閒的樣子。那個漢族的漢子見到了我們,很快就從駝背上面跳了下來,徑直走向了黃爺。?

他低聲對黃爺說道:“老闆,都辦妥了。這個人叫買買提,對這一帶沙漠很熟悉。早些年曾經是在邊境線上用駱駝幹過走私之類的活,這一帶沒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只是這個人是個老油子,您可得提防着點。”?

黃爺點了點頭說道:“老四,辛苦了。你去把車上的東西都卸下來,然後通知後面的人,把車開到我給你們說的位置上去。?

那個叫老四的人就答應一聲就去忙活去了。猴子好奇的說道:“黃爺,你這是演的那一出呀。你把車都開走了,你叫我們用11號公車呀。難不成你要我們做彭加木第二?”?

黃鸝驚奇的說道:“猴子,看不出來,你還知道有彭加木這個人呀?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呀。”?

猴子自豪的說道:“那當然,咱們雖說文化不高,但是平時還是很喜歡上網的。什麼樣的國家大事我都清楚。也就是在咱們中國,要是在外國的話,說不定我就去競選一個縣長來噹噹了。”?

我說道:“黃爺,你該不會是讓我們騎這些駱駝吧。幹嘛放着好好的越野車不坐,要坐這些駱駝呀。我可事先申明呀,我可是沒有騎過這玩意兒的。其實我還好啦,主要是我擔心猴子,他說不定能讓駱駝發狂然後狂奔到北京的大街上去。到時候要是跑丟了。這駱駝的損失我們可不賠呀。”?

黃爺老氣橫秋的說道:“你們這些後生小子就是少見識。實話告訴你們,我原來就曾經來找過那個道場,只是沒有具體的方位,所以只能在沙漠裏面亂轉悠,看能不能瞎貓碰上死耗子。雖然沒有找到道場,但是卻學了不少的東西。你別看這一路上那些越野車還跑得帶勁,那是因爲我們還只是在沙漠的邊緣。等會要是跑到沙漠的腹地裏面,你就等着趴窩吧。到時候這些裝備難道要人來扛?你可別小看了這些看起來慢慢吞吞的駱駝。駱駝素有沙漠之舟的美名,不僅是一種具備運載能力的動物,它們有很多從遠古祖先那裏遺留下來的技能,可以躲避沙漠風暴,流沙等自然界的威脅,也可以不吃不喝的在烈日下負重前行,寬厚肥大的腳掌,着力面積很大,不會輕易的陷入沙中,年老而又經驗豐富的駱駝,會在茫茫荒沙中領着主人找到水源,在晚上,警覺的駱駝還能起到哨兵的作用,在狼羣等野獸趁黑偷襲的時候提示主人。雖說現在的狼羣少了許多,但是這些年開始重視保護野生動物了,這些東西也開始慢慢的多了起來。”?

黃爺說完就向那個叫買買提的人迎了過去,那個人也從駝背跨了下來。買買提操着半生不熟的漢語說道:“你就是這裏的老闆?你說吧,怎麼個走法。不是吹的,這Ian大沙漠還沒有我不敢去的。看你們這架勢是來考察的,還是來旅遊的呀?”?

黃爺說道:“你問那麼多幹什麼,你只要把我們帶進去,再把我們帶出來就行了。你看,這個地方你能不能帶我們去?”說着,黃爺就招呼這三爺,拿出了拿幾張白紙。上面就是根據三絕墓裏面的壁畫臨摹出來的地圖。那個地圖我也見過,由於受到技術的限制,古人的地圖並不是很精細,只有一個大概的方位。?

那個買買提拿過了地圖,看了一看,然後說道:“怎麼,你們想到魔鬼城去。那地方可是兇險的很,去不得。”?

猴子撇着嘴說道:“剛剛還在吹牛說你什麼地方都能去,現在就慫了。你這牛皮破裂的時間也太短了點。”?

買賣提的老臉一紅,然後直着脖子說道:“安拉作證,我買買提可是沒有說假話的。那個地方確實兇險的很,經常刮沙暴不說,那兒的流沙也特別的多。解放前就有好多的駱駝客被埋在了那裏面。我這裏可有二十隻駱駝,沙暴一起來,要是跑了幾隻我的損失就大了。我不能爲了你們的那點錢就冒這麼大的風險。”?

黃爺說道:“好了好了,別說了。我看這樣吧我給你每天一千的報酬你帶我們去。而且你的這些駱駝我都租下來,一天兩千的租金。而且要是駱駝跑了的話,我照價賠償,我們出來以後在給你三千,你看怎麼樣?”?

黃爺提出的價格可是一個高價了,買買提的小眼睛一亮,山羊鬍子就開始一抖一抖的,他狡黠的說道:“五千怎麼樣?”估計他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接着說道:“你要知道,我這可是用命來換的。”?

黃爺是個什麼樣的人呀,明知道對方是在敲竹槓,但是也無所謂了,點點頭就答應了。買買提又說道:“老規矩,還是先給五千塊的定金吧。”?

黃爺理也沒有理他,往後面揮了揮手。那個叫林傑的白面書生就趕緊從包裏面掏了一疊錢出來數給了買買提。看樣子這個林傑現在是黃爺的祕書了。只是我感到很奇怪,以前我怎麼從來沒有看到他這個祕書,估計是剛來的。但是黃爺爲什麼會把這樣一個重要的職位交給一個剛畢業的人呢?? 329章 祈禱

買買提正在聚精會神的數着他的五千塊錢,猴子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老哥,你還真會做生意呀,就這麼幾句話,黃口白牙的就多掙了這麼多。

買買提一副比竇娥還要冤枉的表情說道:“真主可以作證,我買買提的心可是比天山上的白雪還要純潔呀。這一趟活可是很辛苦的,而且我知道這裏的每一處水源和古堡的遺址,沒有我,你們是不可能到達魔鬼城的。我保證你們的錢覺得花的值的。”說完了以後就有點心虛的跑到他的駝隊裏面去了,幫着土狼他們往駱駝背上裝行李。

我們都帶了十幾天的口糧,和足夠的飲用水。我們都知道在沙漠裏面的時候,誰往往比糧食還要珍貴,所以我們寧可少帶一點裝備。也要保持飲用水的充足。從三爺提供的那張地圖來看,我們到達那個魔鬼城的時間大概要三天,一來一回,富裕的算八天應該足夠了。

猴子看着土狼他們幾個正在在買買提的指揮下來往上面裝行李,自己又無事可幹,無聊之下就跑去都駱駝玩。我們都是南方人,從來都沒有見過駱駝,對這種動物很是好奇。上次我們到那個鬼風口去得時候,一來那地方還沒有到沙漠的深處,二來我們也沒有那麼多得錢去僱駱駝,結果我們坐的是驢車,想起來就有點丟人。

猴子彎下腰好奇的看着蹲在地上的溫順的駱駝,問道:“買買提,你的駱駝這麼大的個兒,它不會咬人吧?”

買買提扭過身子,笑着說道:“駱駝是吃素的,它怎麼會咬人呢?”

猴子就放心大膽的彎下了腰,不時的在駱駝的臉上摸來摸去的,結果估計猴子的好幾天沒洗澡,身上臭的很,那個駱駝張口就吐了猴子一臉的口水。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笑的直不起腰來。只有猴子一邊擦着臉上的口水,一邊惡狠狠的說道:“買買提,你看看你的駱駝,估計他們和你都是一個德行的,都喜歡亂吐口水。小心吧我把它宰了燉肉吃。”

收拾妥當以後,我們就騎上了駱駝沿着孔雀河的乾枯的水道一直往西的沙漠深處走去。我們幾個都是第一次騎駱駝,開始的時候還很擔心掉下里。但是沒多久我們就都安下心來。身子夾在兩個駝峯之間,穩當得很。比起騎馬來舒服了。我們幾個年輕人很快就試着揮着鞭子往前快感,一時之間熱鬧極了。只有買買提心疼的叫道:“喂,你們幾個不要那麼用力呀,我的是駱駝,可不是馬。”

沒走多久,我們幾個就沒有了興致,慢慢的就回到了隊伍裏面。這是駝隊才恢復了它原有的隊形,由買買提在前面領路,我們在後面跟着。然後我們就昏昏欲睡的在駱駝的顛簸中慢慢的往前走。不久,我就發現這個買買提是個慢性子。一路上優哉遊哉的慢慢的前行。好像在遊山玩水一樣。而且每隔兩個小時,他就會跳下駱駝,跑到附近的一個小山丘上面。將身上的一塊小毛毯平鋪在地上,然後就恭恭敬敬的朝着一個方向,嘴裏唸唸有詞的念着我們聽不懂的語言。

我們都知道這個伊斯蘭人的習慣,每天都有好幾次好做祈禱,感謝他們的真主。也許伊斯蘭人時世界上最虔誠的民族了,可以和他們媲美的估計也只有信仰佛教的印度人了。反觀我們漢族人,似乎已經沒有了宗教信仰,即使有也沒有他們那麼虔誠了,我們漢族人現在估計只有一個信仰了,那就是錢。開始的時候我們對買買提這樣的舉動還很好奇,但是慢慢的我們就有點不耐煩了。兩個小時就挺來下,這要走到什麼時候呀。但是想到這是人家的宗教信仰,我們也不好說什麼。

猴子說道:“屌,這個老小子,他的心思我還不明白。看我的。”

猴子將駱駝感到了前面,對着買買提說道:“買買提老哥,我看你的祈禱是不是也太頻繁了一點,找你這麼做得話,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感到那個什麼魔鬼城呀。”

買買提這是停下了駱駝,從上面跳了下來。他理直氣壯的說道:“這怎麼行呀,我不虔誠的禱告的話,真主會怪罪的。真主要是發怒了,我們就會遭殃的。到時候要是來個沙暴什麼的,那可就危險了。所以我這麼做也是爲了我們大家。你說是不是?”然後就將他的毛毯又鋪開了。原來他的禱告時間又到了。他恭恭敬敬的又趴了下去。猴子跟着跳了下去,然後說道:“買買提老哥,剛纔那個黃老闆沒有說清楚。其實算錢的方法不對,我們已經改了。我們算了一下,我們這一來一去估計就是六天。加上在那個地方提留的一天就是七天。也就是說我們只付你七天的錢。但是爲了鼓勵你,只要你提前一個小時到達,我們就加兩百,要是提前兩個小時就是四百。耽誤了的話,這筆獎勵就沒有了,只有你的七天的工錢了。”

買買提對猴子的話充耳不聞,繼續慢條斯理的做着他的祈禱。猴子的計劃失敗了,只能無可奈何的衝着我們聳了聳肩。那個買買提好不容易做完了祈禱,然後一手抓着毛毯飛快的就往頭駝那裏跑。一個飛躍就上了駱駝,然後一聲長長地吆喝,駝隊就在他的智慧下飛奔起來。

猴子被他的舉動驚的目瞪口呆的,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駝隊就已經開行往前跑了。他可沒有本事讓駱駝聽他的話蹲下來讓他爬上去,急的在後面直追,嘴裏不住的罵着買買提這個老小子。

從此以後,買買提坐禱告的時間就變成了一天三次了。而且每次禱告的時間也比原來短了許多。我們都暗地裏衝着猴子誇大拇指。猴子得意洋洋的說道:“我是農村人,對於大鍋飯的這種做法的壞處,我媽可是從小就講過的。所以纔要施行土地承包呀,這樣幹活纔有力氣的。” “這……這怎麼可能,藍色符紙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威力!”池田大師面色慘白,滿臉都是不敢相信。

雖然張誠這些弟子展現出的實力讓他驚訝,但是在他看來,自己手下合力召喚出式神大軍,怎麼着也能抵擋上一陣。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的是,別說抵擋了,現在式神根本爬都爬不出來,只要一露頭就會被轟成渣。

這些所謂的式神其實就是日本地獄裏的惡鬼,此時一見不對,哪裏還敢往外爬,紛紛回頭逃跑,如同喪家之犬一般。

“想跑!”侯淨山眉頭一挑,同時打出五張藍符,飛入旋渦之中。

“五行合一,滅魔除靈!”

五張藍符發出五種顏色的光芒,瞬間聚合在一起,然後轟然炸開,無數式神連帶着血色旋渦都被炸成了碎片,化爲無形。

離得近的幾個陰陽師躲避不及,被爆炸的餘"bobo"及,根本沒有半點抵抗之力,瞬間化爲飛灰。

侯淨山似乎也沒想到威力會這麼大,被氣浪掀了好幾個大跟斗,差點沒一頭磕在石壁上,愣了半天才一臉駭然的說道:“師兄煉出的符紙果然厲害啊!五行合一的威力都趕得上天師中品全力一擊了!”

血色旋渦被擊潰,那些陰陽師也遭到了反噬,同時噴出一口血,還沒等喘上一口氣,又是一波符紙襲來。

媽的!這些人哪來這麼多符紙,而且威力還這麼大!

陰陽師顧不上傷勢,連忙使出保命手段,拼命抵抗,但依舊被壓得不停後退,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反觀神君觀這邊,簡直不要太輕鬆……

因爲古器還沒蘊養完全,神君觀弟子乾脆也不用了,在侯淨山的指揮下,分成三波不停打符。

頭一波人的符咒打完了,就跑到後面掏出硃砂筆現場畫,另一波人接上,給人感覺符紙就像用不完似的。

一幫陰陽師被暴雨般的符咒壓得擡不起頭,全身的法力飛快消耗,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有兩個因爲法力不濟,被漫天符咒打成飛灰。

就在陰陽師快要絕望的時候,神君觀弟子的攻勢突然一滯,慢慢停歇了下來。

終於用完了嗎?

陰陽師們同時心中一喜,下意識的擡頭一看,瞬間如墜冰窖。

神君觀弟子身上的符紙的確是用完了,但是很快又從背上取下一個登山包,掏出大把大把的符紙堆在地上,一筆一劃的畫了起來。

陰陽師差點沒嚇暈過去,一時間都是面如死灰。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