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言握緊了拳頭。

顧離像是感受不到他的憤怒一般,或者說他感覺到了,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你什麼意思!」楚言最終還是沒有在自己辦公室衝動到和顧離打架。

顧離嘲諷的笑了一下:「怎麼,時間過的久就忘了?李欣妹是怎麼知道我的住處的?」

顧離看著楚言一字一句的說:「如果不是你出賣了我,那個侏儒不會趁我最虛弱的時候把我帶走,那樣我也不會消失那麼長時間!」

我和安安還是有可能的!

這句話顧離沒說。

他不是一個會遷怒的人,所以他來找楚言只是報他出賣他的仇。

楚言一怔,隨即問:「你懷疑是我出賣你?」

楚言也回過味來,他當時忙著和楚衛國還有那個女人周旋,根本沒顧上顧離,也不知道顧離是被李欣妹帶走的。

關於李欣妹,楚言還是後來見到了那位組織來的護法陸尋才知道的,說起來,那人比李欣妹更討人厭。

可是顧離找上門他還是要給他個交待,今日的他早就不怕顧離了,可是他不想浪費時間讓顧離誤會,從而多一個敵人。

「不是我!」楚言說。

顧離看著他,顯然沒那麼容易相信。

楚言笑了:「如果是我,我會在你最虛弱的時候要你的命,而不是出賣你,等你回過神來找我麻煩!」

顧離眼睛一沉,他也想過這個,所以才會這麼跑來找楚言,而不是背後弄死她。

「是誰?」顧離不傻,不是楚言就是他身邊的人。

楚言想到是誰了。

「我會給你一個交待!」



李娜咳嗽的愈發厲害,人也消瘦的很,可是醫院卻查不到什麼。

她覺得應該和楚言有關係,每次和楚言在一起后,她就覺得特別不舒服,她現在都躲著楚言,害怕看到他。

可不是她怕楚言就不會出現在她面前。

楚言總是按時按點,不管她到哪都能找到她。

她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到了,她起來給楚言做飯,楚言已經打過招呼,他今天會回來。

李娜的飯菜還沒做好,楚言就回來了,同時回來的,還有…

李娜驚呼一聲,手裡的菜掉在了地上。

「楚言,你的女人似乎看到你很害怕呢!」顧離說著風涼話,他當然知道李娜是怕他,可他沒見過李娜,現在他有實體,天也沒有完全黑,楚言還在,李娜怕他怕成這樣,說沒有鬼,顧離這隻鬼都不信。

楚言看到李娜的反應也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晚飯吃什麼?」顧離問。

「排…排骨…」李娜終於回過神來。

「這樣啊!」顧離笑了一下,倒是沒說什麼,徑直坐在了沙發上。

然後環顧四周,似乎對楚言和李娜的「愛巢」非常滿意。

楚言看了李娜一眼,說了句:「你去忙吧!」然後坐在了顧離旁邊。

兩個男人就這麼看著李娜,李娜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顧離來了,是不是就知道她做了什麼了?

只是…

李娜只是在李欣妹找到她的時候,偷偷去看了楚言的行車記錄,然後推斷出顧離所在的位置。

當時李欣妹給了她一筆錢,李娜為此還開心了好久。

可是她沒想到顧離還能回來。

李娜顫抖著進了廚房。

顧離看著她忙碌的身影問:「如果我弄死她,你會不會心疼?」

楚言對他的問話沒有感到吃驚,畢竟在想到李娜背叛他的時候,他就沒什麼耐心了。

這個女人不僅和李欣妹暗中聯繫,和楚衛國那邊也是不消停。

楚言忍她很久了,如果她不是李玉的妹妹,早就死了!

「不會!」楚言淡淡的說。

顧離看了他一眼:「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呢,還真是無情喲!」

「少裝模作樣!」楚言說著看了看顧離:「你有什麼話就明說,一個李娜還不值得你來興師動眾!」

顧離笑了笑:「聽說你最近做了開發商,要開發城區那塊地!」

楚言回頭看了他一眼,沉了沉眼睛:「你最好別插手,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起的!」

顧離聞言樂了:「你還當我是曾經的那顆軟柿子呢?」



小鍾唾沫橫飛的跟我講述了事情的經過,我才知道,他們這幾個月沒有走遠,就在平江郊外百里地外的一個村子里,那村子據小鍾說,有人養屍,那個養屍人挺神秘的,應該是趕屍匠一門的傳人,但是沒什麼見過他,他平常住在山上,那山因為被人傳著鬧鬼所以很少有人上去,這就方便了他養屍。

事情之所以敗露是因為村裡有幾個膽子大的吃飽了撐的,過年回家不在家好好待著,上山去玩了,然後就遇到了那個養屍的住的院子,好奇爬牆進去,還偷摸進了人家的屋子,結果就發現了那屋子裡一個被鐵鏈栓著的女人… 他們以為這女人是被拐賣來的或者綁架的,就溜進了房子里,打開籠子,最先上去打算解開鎖鏈的青年才靠近,就被那女人突然跳起來咬了一口。

那女人跟瘋了一樣,任憑其他人怎麼打都不鬆口,最後被生生掉了一塊肉。

幾個青年特別害怕,扶著那個被咬傷的跑了。

被咬傷的青年回到家,先是高燒不退,後來盡然跟瘋了一樣大喊大叫,最後開始發瘋的咬人,他媽媽離得近被他咬了一口,次日也發了高燒,最後的情況和那個青年一樣,見人就咬,完全瘋了一樣。

後來這一家人都成了那個樣子,跟末日片里的殭屍一樣,見人就咬,被咬的人會變得瘋瘋癲癲…

小鍾說著面露俱色:「姐,你知道嗎,我們去的時候大半個村子的人都成了那個樣子,帶去的醫生術士全都沒有辦法,這種屍毒連糯米都不管用,最後沒辦法…」

小鍾頓了下:「還是不說了!」

我不解:「到底怎麼解決了?」

這不是吊我胃口么!

小鍾嘆了口氣:「政府派人封鎖了消息,一把火把那個村子燒了個乾乾淨淨!」

小鍾心有餘悸:「我以後再也吃不下烤肉了!」

我聽的頭皮發麻,雖然手段殘忍,但是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只是我沒想到到底是什麼養屍人能養出這麼厲害的殭屍?

「那個養屍人抓到了嗎?」我問。

小鍾搖頭:「我們這幾個月都忙著善後了,其他部門倒是去抓了,可惜人早就跑了,知道他消息的村民們大都死了。」

小鍾嘆了口氣:「我現在整宿都睡不著,一閉上眼睛就看到那個村子被焚燒的慘狀!」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看開點吧,如果不那麼做還會有更多人遇害!」

「那些被咬的人我沒有話說,可是還有沒被咬的…」

「我不那麼認為,如果派人去救,很可能派去的人也回不來!」我說。

當個英雄混飯吃 小鍾看了我一眼:「姐,我怎麼發現我從新認識你了!」

「或許我本性如此!」我雖然這麼說,但是我心裡卻明白,我根本就不是個良善之人,有時候我也挺狠的,我只是在我的規則範圍內善良,一旦超出規則,比如遇到商璟煜,我就沒有原則。

現在,當小鍾在為那些死去的村民們難過時,我心裡卻在想養屍的事情,那麼多殭屍,那麼多眉心血,夠商璟煜用多久了?

我嘆了口氣,繼而發現自己的想法很危險,就沒有再繼續想下去。

「對了,這邊要拆遷了,你還是儘快找個之住處,還有我要結婚了!」我轉移話題的說。

小鍾一愣:「你和誰結婚?」

我很想抽他,但是忍住了:「除了商璟煜還有別人?「

小鍾張了張嘴,沒說話,端起碗喝了幾口麻辣燙的湯底,用手擦了下嘴:「你決定了?」

我點頭。

「那就好!」

他說。

我想了下:「我見到袁翊了!」

小鍾一愣:「在哪?」

看得出他真的挺在乎袁翊的。

我很慚愧,我,袁翊,包括商璟煜,我們都有私心,在大是大非面前也只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小鐘不同,他雖然面上弔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他才是內心最善良的那一個人。

就拿之前的楊小小來說,她做了錯事,害小鍾丟了傳家寶,可是在她出事後,小鍾也去過醫院,也多交了2萬的住院費,這件事我是偶爾看到小鍾破了皮的錢包里掉出一張交款單時發現的。

「在東瀛…」

我把東瀛的事說了一遍,小鍾一愣一愣的。

「所以,現在袁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公子哥了?」小鍾問。

我點頭。

小鍾一陣感慨,恨不得他現在有個有錢有勢的老子竄出來。

我有點好笑:「你省省心吧,袁翊現在的日子也沒有那麼好過,我聽商璟煜說那邊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姐夫,恨不得把袁翊除之而後快!」

「我當然知道,不過袁翊那個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小鍾說完問我:「他和商璟煜有聯繫?」

我點頭:「他們一直有來往!」

小鍾看了我一眼沒接話,他喝了口水,低下頭,想起之前袁翊說要弄死商璟煜的話,小鐘不覺得袁翊是在開玩笑,他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件事說出來,想了想,最後還是說:「讓商璟煜小心一點吧!」

我不明白他沒頭沒腦說這個做什麼,但是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袁翊給你帶了禮物來,好大一箱子!」

小鍾眼睛一亮:「什麼禮物?」

「我還沒看,在西山別墅,我們一起去看看!」



小鍾是個行動派,我們很快到了西山,申城這邊春來早,西山的草木染了一層新綠,讓人看著格外的有活力。

小鍾迫不及待,聽說袁翊送了我一塊手錶,他的眼睛往我手腕看了看,然後驚呼:「袁翊真是有錢了,這表挺值錢的!」

我白了他一眼:「這是商璟煜送的,袁翊那塊…他不讓帶!」

小鍾哈哈笑了:「商璟煜還是老樣子!」

我們說話間就進了門,小梅熱情的打了個招呼。

小鍾看了看她,跟著我進了底樓的一個房間。

「這女的誰呀?」小鍾問。

「新來的保姆,朱嬸回老家了!」我問完忍不住多了句嘴:「怎麼了?」

小鍾邊拆箱子邊說:「這人是假熱情,心裡不一定多討厭你呢!」

我一怔!

「這話怎麼說?」

小鍾把箱子上的膠帶紙撕開,說道:「反正就不是一般人相處那樣,讓人覺得不舒服!」

我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袁翊帶來的箱子有兩個,等我們打開,我就徹底傻了眼睛。

「這…都是些什麼?」

小鍾匆忙把箱子關上,尷尬一下,臉上還有一抹可疑的紅暈:「沒…沒什麼!」

然後迅速扯了旁邊的膠帶把箱子沾好,動作一氣呵成。

我「…」

我回想了下,第一個箱子是一些雜誌,還有碟片還有些奇怪的衣服,像是女人的,第二個只是瞟了一眼,像是個模特還是什麼…

我一時有點茫然,小鍾已經搬起箱子開始往外走:「那個姐,幫我搬一下!」

我知道第二個不重就跟小鍾搬出來。

「那個…你回去把,我自己搭車走!」

「你心虛了?」我看著小鍾。

「沒…沒有!」小鍾越解釋越緊張。

我眯了眯眼睛看了看他手裡的箱子,忽然就明白了什麼! 小鐘被我看的發毛,只好乾笑了一聲說了句天氣不錯。

我也沒有拆穿他,很快打到了車,小鍾坐在車上,這才鬆了口氣。

他想到很久之前和袁翊兩個人在家探討關於兩性的話題時,他發出的感慨,說什麼國內的資源不豐富什麼的,還自認為很了解的給袁翊科普了許多,當時袁翊沒什麼特別表示。

「還記得哥,真是好兄弟!」

小鍾感慨了一番,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給袁翊打了個電話。



我回到房子,總歸有點不自在,我知道小鍾這貨不正經,可是袁翊…

算了,商璟煜表面還是個君子呢!

商璟煜回來的時候被我幽怨的眼神看的有點發毛。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盛世囚愛:遵命,老公大人! 商璟煜問。

我眯了眯眼睛,不過沒說什麼,就把小鍾回來的事情說了一遍,臨了我特地說了殭屍村的事情。

「我聽小鍾說還有漏網之魚!」我試探得說。

商璟煜哦了一聲,並沒有表現出多濃的興緻,我知道他沒表現不代表不感興趣,商璟煜這人就是這麼悶騷。

而且,我最近發現商璟煜的精神狀態明顯不是很好,可見落殤妖樹開始吸食他了,所以殭屍的眉心血很重要。

可是殭屍這種東西不是想要就能有的,尤其在養屍人幾乎滅絕的現在,嚴家的嚴夫人倒是會,但是養屍需要時間,商璟煜等不及,我也等不及,我們也並不想招惹嚴家。

「商璟煜!」

「嗯!」

商璟煜換了件寬鬆的家居服。

「我想…」我猶豫了下:「我想去小鍾說的那個地方看看!「

「好啊!」商璟煜說。

我沒想到他答應的這麼痛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