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樂雨菲一陣心虛,考完她就知道自己考得不好,所以撒了謊,謊稱自己不舒服,還特意請了個朋友幫她作證。

「爸,媽,對不起!」樂雨菲繼續嗚嗚的哭。

這畢竟是自己疼愛的女兒,樂益民一聽她是因為身體不適才影響高考的,心裡雖遺憾,但臉色卻好了些,「行了,不要哭了,考都考完了,再哭還有什麼用?你只是沒發揮好,實力還是有的,用不著復讀浪費一年時間。我找找關係——實在不行,就出國讀。」

樂雨菲鬆了一口氣,同時心中一動,出國好呀!樂果橙考了狀元又怎麼樣?國內的大學哪裡比得上國外的?

程雅也鬆了一口氣,「對,對,國內的大學也就那麼回事,還是國外的大學能學到東西。而且國外和國內的教育方式不一樣,他們更注重個人能力,對雨菲很有利。」

樂益民點了下頭,看向女兒,「你媽的話你聽到了嗎?打明兒起哪也不要去,好好在家做準備。對了,你英語怎麼樣?算了,學校教的英語也多偏重筆試,還是給你報個專業的英語班吧。」

緊接著話鋒一轉,「對了,你姐姐考了多少分?」

樂雨菲身子一僵,眼神有些慌亂,「我,我不知道。」身側的拳頭已經緊緊握起。

樂益民也只是隨口問一句,恰好又有人給他打電話,他很快就匆匆出門了。

他一離開,程雅臉上的笑容就淡了,看著樂雨菲,「現在你爸不在,你和我說實話,樂果橙考了多少分?」

在媽媽目光的審視下,樂雨菲更加慌亂了,囁嚅了一會才垂頭喪氣的說:「具體考了多少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今年的理科狀元。」

程雅費了好大勁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她深吸一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雨菲,媽媽很失望,你讓媽媽很失望。」

江雪的女兒是高考狀元,她程雅的女兒卻只考了四百多分,何其難堪?

「就算你正常發揮也考不了狀元,樂果橙那個死丫頭還是把你壓得死死的。」程雅的聲音很冷,「雨菲,你太傷媽媽的心了。」她都能想象江雪是什麼樣得意的表情。

「媽媽——」樂雨菲表情更加慌張了,要是沒有媽媽為她說話以後可怎麼辦?

「媽媽,您別這樣,我改,我以後一定好好學習,不再給您丟臉。」樂雨菲可憐兮兮的哀求著。 程雅不為所動,審視了半天才嘆了口氣,「好了,好了,以後都好好學吧。」頓了一下,「雨菲,你也不要怪媽媽對你嚴格,媽媽也是為了你好。媽媽就你一個女兒,自然希望你出人頭地,風風光光的。」

「媽!」樂雨菲滿眼感動,撲進媽媽懷裡,「媽媽,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也不讓您失望了,我要您以我為榮,我的未來一定會比樂果橙強千倍萬倍,我一定會把她踩下去,給您長臉。」她鄭重承諾。

程雅的臉上這才有了笑意,攬著樂雨菲柔聲說:「雨菲呀,媽媽並不是怪你沒考過樂果橙,你要知道,衡量一個女人是否幸福成功,並不是她考了多少分,也不是她有多聰明,而是她的家庭她的婚姻她的老公。不然怎麼會有『做得好不如嫁得好』這樣的說法呢?樂果橙就是塊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這樣的脾氣哪個男人受得了?尤其是出身好的男人,哪個沒有自己的脾氣?樂果橙再漂亮又怎麼樣,性格不討喜也是沒用。」

樂雨菲認真聽著,不住點頭,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比樂果橙嫁得好,一定要把樂果橙踩在腳底下。

樂益民很快就知道了大女兒的高考分數。

他正在公司加班,有朋友打開電話,「益民呀,恭喜你!」

「恭喜我?沒搞錯?」樂益民被說的一愣,他最近也沒啥喜事呀!相反,煩心事倒是一大頓,首當其衝的就是二女兒高考考砸了。

「樂果橙是你大女兒吧?她今年高考吧?」朋友問。

樂益民更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是呀,怎麼了?我家兩個女兒今年都高考,不過雨菲考試期間生病,考砸了,我這會正愁著呢。」

「不會吧?你不會是還不知道吧?你大女兒,樂果橙考了749的高分,是帝都今年的理科狀元。現在帝都台正放她的專訪呢,還有你家老爺子和老太太也跟著上電視了。」朋友心情可複雜了,忍不住說:「益民呀,咱也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了,我多說兩句你也別生氣。我知道你疼你家小女兒,可也關心關心大女兒呀,不都是你的孩子嗎?咱們做父母的,即使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但也不能太過分吧?你說你連你女兒考了狀元都不知道,唉,讓我說你點什麼好呢?」

樂益民的這位朋友叫陳科,掛上電話一個勁的搖頭,「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他的老婆也姓陳,叫陳芬。撇了撇嘴,「作的唄!」

「別瞎說。」陳科看了老婆一眼。

陳芬不以為然,「我說錯了嗎?人江雪多好的一個人,他說離婚就離婚。」

陳科皺眉,「離婚是江雪先提出來的。」

「還不是因為他有外遇?是個女人都不能忍,擱我我也離婚。」陳芬可瞧不上樂益民了,「你這個朋友可真有能耐,以往我真以為樂雨菲那丫頭是江雪生的,沒想到居然是個私生女,還弄給江雪養著,不然怎麼說他有能耐呢?我要是江雪,別說離婚了,砍死他的心都有了。」她氣哼哼的。

陳科也是無語了,「別人家的事你至於氣成這樣嗎?」

陳芬卻振振有詞,「渣男賤男人人得而誅之!樂益民就不是個好東西,你也離他遠點,小心哪天他坑了你。」

見老公沒當一回事,忍不住拍了他一下,「我說真的,樂益民連自個親女兒都狠得下心,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坑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就你那個腦子可不是人家的對手,當心被賣了還替人家數錢。」

「行了,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吧。」陳科嘴上這樣說,其實心裡是有些贊同老婆的話的。

當初朋友離婚他就勸過,奈何人家不聽。不僅離了,沒幾個月就又娶了,後頭娶的這個叫程雅的女人,哪裡比得上江雪?

還有他家那個叫樂果橙的大女兒,要是自己有個這麼漂亮懂事的小閨女,做夢都得笑醒。他倒好,扔在一旁不管不問。

唉,這人怎麼越來越陌生了呢?

樂益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掛上電話的,整個人恍惚極了。果橙考了749高分?!果橙是高考狀元?!怎麼沒人和他說一聲?

隨即苦笑,爸媽恨不得沒他這個兒子,前妻恨他恨得要死,大女兒眼裡根本就沒他這個爸,指望誰來告訴他?

樂益民也無心辦公,打開電腦調到帝都台,畫面一下子跳了出來:大女兒,爸媽,前妻,還有好幾個小區里的鄰居。

他的大女兒自信飛揚美麗,落落大方,侃侃而談。他那一向懦弱膽小的前妻像是換了一副模樣,知性而又優雅。就連他那農民的爸媽,面對鏡頭,也能滔滔不絕說出一大段一大段的話。他們滿臉笑容誇著自己的孫女,驕傲而又自豪。

他本也該上電視的呀,可是——所有人提都沒提他一句。

樂益民的心中更加苦澀了,他煩躁的點起一支煙,忍不住想:難道真的做錯了嗎?

不,他沒錯,錯的是爸媽,是前妻,是大女兒。

在這樣的一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晚上,樂果橙被帝都百姓,乃至全國百姓所知。大家心裡就一個想法:這小姑娘真不愧是狀元,瞧人家的話說得多好呀!還是個孝順的,連小時候爺奶為她做的事情都還記著,這樣好的孩子怎麼就不是自家的呢?

有那心細的就犯疑慮了,狀元的爺奶,媽媽,老師,同學,鄰居,怎麼不見爸爸呀?十有八九是單親家庭的孩子。隨即就慨嘆:瞧人家小姑娘養得多好,眉宇間一點畏縮都沒有,誰說單親家庭的孩子就心理有毛病了?人家小姑娘不健康陽光的很?還考了狀元。

可見是家裡的大人引導的好,沒聽人家爺奶說嗎?養孩子成績都是其次的,關鍵要教會孩子做人的道理。多樸實的話呀!多通透明理的老人家呀!雖然是鄉下人,但比許多自詡高人一等的城裡人明白多了。

於是,樂爺爺和樂奶奶也跟著火了一把,認識的不認識的,都跑來請教怎麼教育孩子。 姜老爺子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電視里侃侃而談的小姑娘,眼底滿是讚賞。別的不說,光是這份大方沉穩,就遠勝一般同齡人,真不愧是他看中的孫媳婦。

「好好,這姑娘和元寶般配吧?」姜老爺子問身旁的孫女。

姜別的親姐姐姜晴好聞言一怔,「她就是元寶的女朋友?還是個高中生?」她是知道自己弟弟交了個小女朋友的,但沒想到這麼小。

「十八了,不算小了。」姜老爺子為孫子說話,年紀什麼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孫子喜歡。再次看了看花朵般嬌艷的小姑娘,姜老爺子心情更好了。

然後他轉頭看了眼容貌姣好的孫女,說:「好好,元寶都有女朋友了,你也該考慮考慮你的終身大事了。」

他這個孫女什麼都好,長得好,性子好,還聰明有能力,就是在感情上頭不大順利,都快三十的大姑娘了,還單著。

別人的孫女二十齣頭就嫁了,他家這一個卻一心撲在工作上,都快把他愁死了。

現在大孫子有著落了,可他大孫女還懸著呢。

姜晴好端著杯子的手一頓,乖順的說:「嗯,我知道了爺爺。」

姜老爺子又看了眼孫女,心裡直嘆氣,「好好呀,你應爺爺家的大孫子和你年紀相仿,要不爺爺安排你們見個面?」

面對爺爺關心的眼神,姜晴好最終輕輕的點了下頭,「好!」

姜老爺子見孫女答應下來了,心裡一松,高興起來,「好,好,我這去給你應爺爺打電話。」連電視上樂果橙的專訪也顧不上看了。

姜晴好看著爺爺急慌的背影,眼神暗了暗,心裡有些內疚。算了,見見就見見吧。

相較於姜老爺子,夏莞爾恨不得把電視給砸了,該死的樂果橙怎麼就成了高考狀元,老天也太沒眼了,像她那樣的鄉下的丫頭就該一輩子畏畏縮縮窩在鄉下。

之前的道歉已經讓她在帝都抬不起頭了,本來大家並不知道樂果橙是誰,現在這死丫頭出這麼大風頭,不少人已經把兩者聯繫一起了,甚至連她的朋友都問她得罪的樂果橙和高考狀元是不是同一個人。

氣死了,氣死了,真是氣死了。

夏莞爾把自己的辦公室都砸了,仍是不解氣。可恨姜別要求她一連道一個星期的歉,要不然她早就出國躲丑去了。

樂果橙卻春風得意,不僅出盡了風頭,順帶著還發了一筆小財。除了學校獎勵的十萬塊錢,教育局和市裡的獎勵也都下來了,教育局是十二萬,市裡比較財大氣粗,是二十萬。

此外電視台也給了五萬塊,讓樂果橙驚喜的是,帝都大學直接獎勵她一百萬。為什麼這麼大手筆呢?自然是樂果橙考的太好了唄。

作為帝都乃至全國最好的大學,帝都大學一向不缺優秀的學生,也不缺高考狀元。每年學校都有好幾個來自全國各地的省市狀元,但帝都本地的狀元卻沒有一個。他們為了爭取樂果橙,也算是夠拼的了。

本來帝都大學沒準備給樂果橙那麼多獎金的,是得知隔壁與它齊名的另一所大學也在打樂果橙的主意,甚至國外的大學也對她拋出來橄欖枝,帝都大學迅速作出應對,承諾:只要樂果橙願意來他們學校,不僅費用全免,還額外獎勵一百萬。

樂果橙本來就準備報帝都大學,這下更不猶豫了,當機立斷填了高考志願。

別人卻替她遺憾,帝都大學好是好,但還是比不上國外的名校,M國名校的漢森教授無意中看到樂果橙的專訪,對她非常感興趣,願意推薦她就讀他任職的這所學校,說是推薦,其實只要填個入學申請就能去上了。

樂果橙卻拒絕了。

大家遺憾的同時,想起專訪上樂果橙鄉下的爺爺奶奶,柔弱的媽媽,還有幼小的弟弟,這樣的家庭哪裡出得起國?全都釋然了。

呵呵,不得不說這是個美麗的錯誤。

唯獨帝都大學心花怒放,有這麼一個活招牌,還愁沒有高考狀元報考嗎?高考狀元,多少都不嫌多的,頂好全國所有的省市狀元都齊聚帝都大學才好呢。

「果橙,又去你媽花店幫忙?這孩子就是懂事。」

「果橙丫頭,這是大媽才榨的芒果汁,你嘗嘗。」

「橙丫頭啊,上回多虧了你,要不然你大爺非得被那倆小痞子訛上不可。」

「果橙,你別忙走,你雯雯姐昨天來看我,帶了不少特產,你拿點給你爺奶嘗嘗鮮。」

一進小區,樂果橙的臉都快笑僵了,兩隻手拿滿了東西,大傢伙兒太熱情了。好不容易一路劈波斬浪回到家裡。

過來開門的沈羽禾都目瞪口呆了,等樂果橙把一百萬那張卡交給奶奶時,沈羽禾都獃滯了。

樂果橙勾著她的肩,一副姐倆好的樣子,「是不是很震撼?是不是很懷疑人生?是不是很佩服姐?」

沈羽禾只剩下點頭了,星星眼,「姐,求抱大腿。」

樂果橙得意一笑,「小禾呀,姐教你一句話: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嗯,嗯,嗯,我姐有道理,我姐說的對。」沈羽禾點頭。書中自有顏如玉,她姐可不就是讀書讀多了才這麼好看的嗎?書中自有黃金屋,呵呵,她姐考一個狀元得了一百多萬的獎金呢,可不就是黃金屋嗎?

「姐,我決定了,從明天起,我要奮發努力,學習,學習,再學習。我也要考第一,考狀元,黃金屋,顏如玉。」沈羽禾一臉鄭重的揮舞著拳頭,她不奢想一百萬,就是五十萬也行呀,夠她爸掙幾年的。

樂果橙十分欣慰,「小禾,人生總得有些追求,你這樣想就對了,姐支持你。只是別從明天起了,從現在就學起來吧,乖,去吧,只爭朝夕。」

「嗯!」沈羽禾一臉信服的點頭,進自己屋努力奮發了。

樂爺爺和樂奶奶見狀,絲毫不覺得有何不妥,反而覺得他們大孫女做的對。看吧,乖橙帶了個好頭,乖橙就是棒,這孩子心眼就是這麼善良。 看著那位悄然離開的女孩的背影,許安和韓子敬面面相覷。

之前樂果橙高考狀元的專訪,著實出了陣風頭。許安和韓子敬雖然是娛樂圈的人,但也有家人孩子,許安的閨女都十三了,知道老爸正為新劇選角,就順口吐槽了句,「爸,你眼光不行,看你挑的都是什麼歪瓜裂棗?就這清湯寡水的就敢稱艷壓?艷壓誰呀?這是得罪了攝影師吧?要麼呢就是滿腦稻草的妖艷賤貨,腦仁這麼點大,還那麼作妖。我給你推薦一個吧,就今年的高考狀元,那小姐姐的顏值炸裂蒼穹。」

怕她爸不信,還特別找來專訪視頻給她爸看,「喏,這就是學霸小姐姐,是不是盛世美顏?」

只看了一眼,許安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她,她——」這不是那位投資的樂總小姑娘嗎?

「她叫樂果橙,一中的學生,高考考了749分——」他閨女還以為他感興趣,好心的科普著。

許安就覺得有一千匹草泥馬從他心頭呼嘯而過,知道那位樂總年輕,沒想到她居然還是個學生,還不是大學生,而是高中生,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把這消息和老夥計一分享,老夥計的反應像他之前一樣,壓根就不信。

兩個人找來今年帝都高考狀元的種種資料,看完,兩人苦笑。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這些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大學都還沒上就已經是大公司的老總了,後生可畏啊!

兩個人正感嘆著,就接到了人家的電話,小樂總對娛樂圈比較好奇,想看看演員是怎麼試鏡的。

能不答應嗎?必須答應呀!

人家是投資方,別說只是要圍觀演員試鏡,就是往劇組塞個人進來他們也得接著。撇去投資方的身份,和你女兒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眼巴巴的看著你,你好意思不答應嗎?

等再次見了面,看著又乖巧又有禮貌臉上還略帶著靦腆的女孩子,他倆怎麼也不能把眼前這人和「樂總」兩個字聯繫在一起,這哪是什麼總?分明就是自家侄女。

許安和韓子敬本以為樂果橙是想自己演女主角,或是想塞個把人進來。若是後者,投資方要一兩個角色,只要不是男一女一,只要演技還過得去,這倒是能答應的。畢竟人家投資了那麼多錢的。

若是前者,許安和韓子敬咬咬牙,女一是不能給的,倒是可以給加個人設為盛世美顏的女二的角色,畢竟樂總漂亮,靠著顏值應該能撐起角色的。而且人家還是高考狀元,說明智商是在線的,應該能演好的吧?

有的沒的兩個人想了一大堆,甚至連委婉拒絕的話該怎麼說都想好了。

可是人家女孩子啥要求也沒提,和他們一起看完了重要角色的試鏡就走了,走的時候還表示,對於演員的選取她非常滿意,他們才是行家,工作上的事都聽他們的。

許安和韓子敬對視一眼,臉上都有些羞愧,是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難怪人家這麼小就是公司老闆了。

其實也不怪他們多想,實在是現在的投資方不好打交道,往劇組裡頭塞人是尋常的,還要求這要求那,附加條件那麼多。搞得他們特別窩火,卻又不得不妥協答應,誰讓人家是投資方呢?出錢的是大爺!

要是所有的投資方都像樂總小姑娘這樣就好了!

哦對了,小姑娘走的時候又大手筆的劃了一千萬到劇組的賬戶上,說:「許哥,韓哥,咱不差錢哈,沒錢了我來想轍,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拍出高質量的電視劇。」

掏錢這麼爽快還不瞎逼逼,這更加堅定了許安韓子敬之前的想法,必須好好拍,必須精雕細琢,必須大賣大火。只有賺了錢才能繼續和樂總合作呀!

樂果橙為什麼跑去圍觀演員試鏡呢?她怕《成仙》原來的男女主被蝴蝶的翅膀給扇掉了,不是原來的那些演員了,《成仙》還能大火嗎?

看到許安和韓子敬定下的重要角色的演員還是上輩子那些,樂果橙這才放心了。

樂果橙和同學約好了一起去醫院看孫淼淼,孫淼淼這貨也是樂極生悲。高考她發揮的不錯,考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分數,正好壓著一本的線。

若要上一本,只能讀個很冷門的專業。但若是上二本,則能報個很好的學校,還能挑個很好的專業。

孫淼淼高興壞了,這一高興不要緊,下樓梯的時候連著三級跳,踩滑了,把腿摔了。腳腕腫得老高,骨頭都有裂紋了。

幾個人私底下吐槽,都怪孫大淼太貪吃,體重那麼重,換個身輕如燕的,怎麼也不至於把骨頭摔裂紋?

見同學們來看她,孫淼淼可高興了,單腳跳著就迎過來了。不僅把她媽嚇壞了,也把樂果橙他們嚇壞了。

「淼淼,孫大淼,你趕緊給我站住,你的腿不想要了是吧?」孫媽媽的聲音都變了。

樂果橙和袁藝趕緊一邊一個扶住她,「都成單腳雞了還作妖,瞧你把阿姨嚇的。」袁藝說了她一句,然後轉向孫媽媽,很有禮貌的說:「阿姨好,我們都是淼淼的同學,來看看淼淼。」

孫媽媽見女兒被扶住了,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熱情的笑容,「真是謝謝你們了,你是袁藝吧?我家淼淼經常提起你們,說你們幫了她不少。尤其是樂果橙同學,天天給她講題,阿姨謝謝你們了,謝謝你了。」最後一句是對著樂果橙說的。

樂果橙大方的說:「阿姨您太客氣了,都是淼淼自己努力,她其實很聰明的。」這倒是實話,孫淼淼是挺聰明的,就是愛得過且過,聰明全用在吃上了。

孫媽媽果然很高興,看了一臉傻笑的女兒一眼,說:「我還不了解她?聰明是有,性子卻太跳脫,做事還慢慢騰騰,跟蝸牛似的,在學習上也不用心,要不是有你壓著她複習,她哪考這麼好?果橙呀,多虧了你。」她十分慶幸女兒交了這樣的好朋友。

孫淼淼也嚷嚷著,「對,對,樂果橙,我媽是該感謝你,要不是你給我輔導講題,我估計都得去上大專,哪像現在這樣能走一個非常好的二本,這幾天我媽單位的同事可羨慕她了,她可得意壞了。」 孫媽媽幫著洗好水果就出去了,她一走,大家更加放得開了。

陳新瑩,「大淼淼你可真行,直接就把自己給整成殘疾人士了,我說你再高興也不能拿自己的腿撒氣呀。」

樂果橙,「那樓梯你都走了十來年了,來,跟姐說說,你是怎麼摔下來的?讓姐也佩服你一下。」

袁藝,「你這運氣也太閉了點吧?」

曾柔,「傷筋動骨一百天,也就是三個月,等大學開學了你都還好不利索。」

周麗麗,「就是,就是,淼淼你可要好好養著。快去床上坐著,你站這我心裡壓力可大了。」

你一句我一句的或吐槽或關心起來。

「那正好,逃過軍訓了。」孫淼淼喜滋滋的,壓根就沒把摔傷腿當一回事,「就裂了一點點,是醫生大驚小怪,給我弄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腿廢了呢。」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呢?聽說軍訓可辛苦了,那麼大的太陽要在外頭曬,還要學正步走齊步走什麼的,天哪,我不會被晒成非洲黑炭頭吧?」陳新瑩哀嚎。

周麗麗也憂心忡忡,「哪個牌子的防晒霜比較好用?」

曾柔則若有所思,「要不我也找醫院開個生病證明?」

幾個人頓時眼睛一亮,「醫院能給開嗎?」

曾柔遲疑了一下,「一般說來應該不給開吧?不過我爸投資了一家醫院,他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應該是能給開個證明的。」

「那必須能!」幾人切了一聲,「柔柔,這事你看著辦哈,關於我們是否脫層皮的大問題就交給你了。」

曾柔很爽快,「行,回頭你們想好了要生什麼病聯繫我。」

話音一落,幾個人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

相較於女生的害怕逃避,一起來的胡亮幾個男生就是另一番心情了。

「不就是個軍訓嗎?還能比數學題更難?瞧把你們嚇的?」胡亮取笑。

「晒黑怎麼了?黑點才更顯男人氣概。」

「你們還弄虛作假,回頭查出來就不好了。」

「就是,多好的人生體驗,你們居然還想著要逃過去。」

幾個女生相互看了一眼,然後袁藝站出來了,「誰要弄虛作假了?我們也就說說好不?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別看已經畢業了,但袁藝高中三年都是班長,積威甚重。男生你碰碰我,我搗搗你,不吱聲了。

很快病房裡又傳出嘰嘰喳喳說話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