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現在,夏冉冉腦海里能想到的除了慕初笛就是霍錚。

慕初笛的電話已經是空號,她沒有選擇了。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只剩下霍錚了。

「好,我會去。」

「不過,我要跟我的經紀人交代一下,我想,你們也不想她去找我吧。」

夏冉冉有沒有精神病,那可是要由醫院證明的,就算一家醫院證明有,另一家也不一定有同樣的結論。

他穆臣不可能攬下容城所有的醫院,特別是霍氏旗下的醫院。

所以,如果夏冉冉被找到,那麼他們就不能如願地把她關在精神病院。

夏冉冉,有著慕初笛做後盾,又跟霍錚關係不錯,她失聯了,她的經紀人肯定會找人,如果驚動了霍錚,那就不好了。

夏橙星可是打算這次,直接在精神病院把以前沒能完成的事給完成了。

「好。」

夏橙星沒有拒絕。

直接給夏冉冉手機。

「姐姐輸入了電話號碼先不要急著發信息,我先給你查一查,不然等下發錯號碼就不好了。」

威脅的意味很濃。

夏橙星就是告訴夏冉冉,不要想著耍什麼花樣,號碼她可是盯著的,只要不對,就別想發信息了。

夏冉冉輸入了號碼后,夏橙星讓人調查了一番,確定實名登記人就是她的經紀人。

「好了,姐姐可以發了。」

夏橙星一直在盯著,夏冉冉發什麼內容,全都在她的眼內。

沒有求救,看著就是普通的交代。

而且態度還聽不負責任的,換了任何一個經紀人看到這樣的信息,都會暴怒。

都想著徹底放棄這個演員的。

夏橙星還真沒想到,夏冉冉竟然這麼聽話。

那麼既然這樣,那就乖乖去死吧。

別再礙著她的眼了。

收回手機,夏橙星被穆臣拉回懷裡。

「這回滿意了?」

夏橙星乖巧地點點頭。

「那就去吃飯吧,你胃不好,還不按時吃飯,又想遭罪了?」

看著雖是責備的話,可話里的寵溺還是很清晰的。

夏冉冉早就習慣穆臣對夏橙星的寵溺,現在這樣的甜蜜傷害對她而言,已經毫無作用。

她只擔心,夏橙星會不會發現,她其實還發了一個隱藏信息。 走廊里

夏橙星被穆臣擁著離開,她微微抬眸,看到男人冷峻的側臉,邪氣的眼神里,似乎帶著一絲喜悅。

穆臣心情不錯!

為什麼?

夏橙星腦海里頓時浮現出夏冉冉的那張臉。

不,不可能。

夏橙星拒絕相信,只是,有件事她想不通。

穆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為了對付夏冉冉,夏橙星特意找來個偏僻的舞室,卻被穆臣找上門了。

說什麼特意為了帶她吃飯,夏橙星是不會相信的。

把夏冉冉關進穆臣旗下的精神病院,那真的是件好事嗎?

頓時,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種預感,使她迫不及待地想把夏冉冉徹底除掉。

「把你的手機給我。」

夏橙星怔住,「什,什麼?」

她還沒反應過來,替她拎著包包的傭人便快速上前,把手機遞過去。

傭人反應極其快,好像她聽從的人並不是夏橙星,而是穆臣。

穆臣接過手機,按亮看了一眼,菲薄的唇瓣微微上揚,勾出個淡淡的笑容,只是,這笑容給人的感覺是那樣的冷漠可怕和驚悚。

「寶貝,你是時候換手機了。」

手機被沒收。

夏橙星頓時想起剛才夏冉冉發出的簡訊,難道,簡訊有問題?

還是說,穆臣想要留念?

不管是那哪個,對夏橙星來說,都是致命的。

她愛著眼前這個男人,可不允許他中途變心。

誰,都不能搶走她的人。

若是想搶,那就變成屍體吧。

穆臣收掉手機,直接對他的人下了個命令。

夏冉冉,想逃?

以為這次能夠逃得掉嗎?

就這麼相信那個男人?把唯一的救生的機會給了他?

如果,他拋棄了你呢?

那是不是更好玩一些。

我說過的,你要贖罪一輩子的。

男人深邃的眼睛泛著一絲血絲,有種血腥詭異的美。

……

寬大的花園裡

「璇璇你看,那邊的鞦韆是你以前最喜歡玩的,這些花是你最喜歡的,還有這……」

林美華像個雀躍的小孩子,不停地拉著慕初笛各種給她介紹。

好像恨不得把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都給她送過來。

望著林美華那雙充滿期盼的寵溺眼神,慕初笛有片刻的失神。

這樣如同大海般幽深的寵溺,曾經,她也遇見過。

記憶如同潮水,再次想她涌了過來。

「霍先生,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因為你是霍太太。」

男人在工作,她卻不依不撓,搶走他的策劃書,嬌俏地各種撒嬌。

「那以後你都會對我這麼好嗎?」

男人扶了扶眼鏡,把策劃書搶回去。

「只要你還是霍太太,會。」

「那我一定牢牢地坐緊霍太太這個位置,不要被別人搶了。如果有一天被搶走,你一定要幫我搶回來。」

「好。」

男人當時寵溺的尾音,慕初笛至今還記得。

可是,她霍太太的位置最後還是坐不住了。

搶走它的人,竟然還是他。

當初一切的承諾,都如同過眼雲煙,霍太太這個位置,再也不會有人幫她搶回來。

再也不會了。

「璇璇,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林美華見慕初笛臉色不太好,擔心她的身體健康。

林美華這一聲,把慕初笛從記憶里拉扯回來。

「沒,沒事的。」

「太太,表小姐他們來了。」

慕初笛的話與沖著過來的傭人同時落下,她的目光順著傭人看去。

表小姐?

慕初笛還沒聽林美華提及過這裡的任何人呢。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裡的人好像有什麼事情隱瞞著她一樣。

果然,聽到表小姐這三個字,林美華臉色頓時大變。

「少爺呢?少爺在不在?」

傭人臉上也滿是焦急,「少爺出去了,夫人您讓少爺去買吃的,您不記得了?」

林美華恨不得把一切好的都送到慕初笛跟前,所以特意列了個表,讓陸延跟著去買。

沒想到自己這次作繭自縛了。

「通知少爺快點回來。」

「璇璇,跟媽咪先回房間。」

林美華拉著慕初笛的手,焦急萬分地想要回去。

只是,人還沒走幾步,便迎面碰上她不想見的人。

「表嫂,你這是急著去哪裡呢?」

「客廳可不是這個方向吧。」

說話的人,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她看上去年紀不大,二十齣頭的樣子。

眉眼都是溫柔似水的。

看上去就是個溫柔佳人。

可是,這人給她的感覺並不好。

林美華有點急,手心都泛著汗水,「我,我只是走錯了方向。」

「佳然,你過來不早點說,我讓陸延來陪你。」

陸佳然,只有陸延能夠降得住。

果然,聽到陸延的名字,她臉上的淡然出現了一絲絲的龜裂。

很自然的,目光在四周掃視一番,確定沒有陸延的身影。

微微鬆了口氣。

賤人!

她明明早就調查過,陸延出門了,所以她才敢上門的。

竟然還敢忽悠她。

「陸哥他不是出門給您買蛋糕了嗎,我這次來可是特意來看姐姐的。」

陸佳然的目光頓時落在慕初笛的身上,那目光,很複雜,夾著一絲探究,又帶著一絲的興奮。

「你……」

林美華瞬間把慕初笛護在身後,擋住陸佳然的視線。

「陸延很快就會回來的。」

「半個小時后吧。」

陸佳然的話,使林美華快要崩潰了。

她什麼都知道。

她肯定在他們這邊按了眼線。

竟然連她讓陸延去哪裡買蛋糕,買什麼蛋糕全都知道。

好可怕!

林美華心裡無比的懊悔,明知道璇璇回來,那些牛鬼蛇神一定會想辦法過來的。

她不應該讓陸延離開的。

「媽咪,來,先坐著。」

「佳然妹妹想見我,現在你可以慢慢看了。」

她們所停下來的地方,只有一張長椅子。

長椅子被慕初笛和林美華坐了,陸佳然就只能站著。

「你。」

竟然要她站著來看她?

真是膽子大。

陸佳然何時受過這種氣呢?

「我怎麼了?佳然妹妹不是很想見我的嗎?如果看夠了,就可以回去了啊。」

慕初笛感受到林美華身子的顫抖,她緊緊地抱著她,想要給林美華傳遞點力量和溫度。

林美華緊緊地揪著慕初笛的衣角,唯恐她被帶走似的。 「聽說姐姐懷孕了,我今天特意來給姐姐送點補胎的東西。」

陸佳然的目光落在慕初笛的肚子里,眼底泛著一絲瘋狂。

好像她肚子里的寶寶是什麼稀奇的玩意,讓她移不開眼睛。

這種感覺,讓慕初笛覺得好不舒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