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的確,發生在蘇可歆身上的事太多太複雜,也太神奇,一般人真的接受不了。

「是啊,也就一個多月的事情吧。」

「哎哎。」小米神神秘秘地說,「我老公是婦產科中醫,要不要讓他幫你把把脈?」

「那再好不過了!」蘇可歆驚喜地答道。

等了半天,小米老公就回來了,是一個戴著眼鏡,衣著樸素的老實人。看得出來他很愛小米,蘇可歆也就放心了。

小米跟老公說了一下蘇可歆的情況,小米老公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你最近感受怎麼樣?」把脈之前,小米老公先問了起來。

「還好吧。」蘇可歆仔細想了想,「就是孕吐特別厲害。」

「孕吐特別厲害?」小米老公驚訝地看著蘇可歆,「你這才一個月,怎麼反應會這麼大,這不可能的啊。我幫你看看,是不是腸胃出了問題,要是有問題就麻煩了。」

說著,他把手放上去診脈,一診脈,小米老公臉色都變了。 「怎麼了!」小米看到老公臉色都變了,趕緊緊張地開口問。

蘇可歆一顆心也揪了起來,整個人擔心不已。

「你……」小米老公抬頭看了一眼蘇可歆,欲言又止,「從你的脈象上來看……你看起來根本沒有懷孕。」

「怎麼可能!」小米和蘇可歆驚詫不已。

「我一直有在顧家醫院檢查的啊……」

蘇可歆喃喃自語。

可是看起來,小米老公也不可能騙自己,所以……

蘇可歆猛地反應過來。

是醫院出了問題!

發生了這種事,蘇可歆也沒心情留下來吃飯了,匆匆告別小米和小米老公,在小區門口打了輛車,趕到隔壁市區的醫院進行檢查。

檢查下來,果然……

蘇可歆走出醫院,整個人失魂落魄的拿著醫院的報告單,想著醫生的話。

其實蘇可歆根本就沒有懷孕,只是不小心吃了一種藥物,導致例假延遲,還傷了胃才會吐。

所以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製造的假象,好讓人以為蘇可歆懷孕了。然後又有人買通了顧家醫院的人,給了她假的懷孕檢查報告。

想到顧爺爺的關心,顧遲的欣喜,大家的開心,蘇可歆突然覺得特別心痛,特別對不起他們。

蘇可歆坐在公交車站的凳子上,一遍一遍,把通訊錄從頭翻到尾,從尾翻到頭,思索許久,終於撥了顧遲的電話。

顧遲正在辦公室里辦公,電話鈴聲突然想起,看到是蘇可歆的電話,顧遲毫不猶豫接了起來。

「喂?」

「顧遲……」

蘇可歆帶著哭腔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顧遲瞬間就慌了心神。

「怎麼了?」他迅速的問。

「對不起,對不起……」蘇可歆哭著哽咽道,「我沒有懷上你的孩子,我讓大家都失望了。」

顧遲一愣。

沒有孩子?

他心裡也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他也顧及不得這份失落了。

因為蘇可歆的哭腔,聽得他心痛。

「你在哪兒?」他迅速開口,「我來找你。」

報了醫院的名字之後,蘇可歆掛了電話。

天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然後雨越下越大,就像蘇可歆止不住的眼淚和低落的心情一樣。

蘇可歆沒有帶傘,回不去,也不想動。她就那麼坐在公交車站的椅子上,心如死灰,雨水被吹到了身上,都渾然不覺。

想起這段時間大家喜悅的心情,蘇可歆只覺得打臉般諷刺,越想越自責。

突然,蘇可歆被騰空抱起,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驅散了幾分寒冷。

蘇可歆轉頭一看,對上顧遲憤怒又心疼的眸子。

蘇可歆以為顧遲在氣自己沒有懷上孩子,縮在他懷裡,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顧遲只覺得自己的心更疼了!

「傻瓜,不是你的錯,你沒必要自責。」他將她緊緊抱在自己腿上。

「可是大家都這麼高興,我一定讓大家很失望……」蘇可歆說著說著聲音也來越虛弱。

顧遲感覺不對,手一探蘇可歆的額頭,才發現她燙得驚人。

顧遲立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讓楊佐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家裡,叫來家庭醫生。

家庭醫生開了些退燒藥和感冒藥,喂蘇可歆吃下,哄她睡著。

蘇可歆睡著以後,顧遲叫來楊佐,臉色陰沉,「你去給我查清楚,蘇可歆懷孕到底是怎麼回事!」

……

等到第二天傍晚,蘇可歆才悠悠睡醒。

顧遲扶她起來,喂她吃藥。

蘇可歆低垂著頭,又自責起來。

「對不起,顧遲,我沒有懷孕,我讓大家都失望了。」

顧遲做到床邊,連被子一起抱住蘇可歆,低聲道:「傻丫頭,這不是你的錯,你沒必要自責。懷孕本來就是緣分。」

蘇可歆心裡還是有點難過,但是顧遲說的也不無道理,便點了點頭。

「你放心吧,我會查清楚這件事的。」顧遲看著蘇可歆保證道。

「可是爺爺他們……」蘇可歆控制不住內心的愧疚和自責,想著那花甲之年的老人本該安享天倫之樂,如今卻要承受希望之後的失望。

「我說過了,這不是你的錯。」顧遲蹙眉,捏住蘇可歆的下巴,逼著她看向自己,「爺爺是明事理的人。等查出個所以然來,爺爺一定會明辨是非,不會責怪你的。」

顧遲將蘇可歆眼角的淚珠,一顆顆親吻,舔進嘴裡,最後一把吻住蘇可歆,像是要把所有的安全感都給予她。

蘇可歆感受到了顧遲的安撫,漸漸情緒平息下來,呼吸放緩,慢慢又再一次睡了過去。

顧遲放下蘇可歆,把她放進被窩,為她蓋好被子,滑著輪椅來到客廳。

楊佐已經調查好回來了。

「顧少。」

「事情查得怎麼樣了?」顧遲冷聲問。

「已經有結果了。我問過顧宅和顧家醫院的人,說是林筱如和顧肖做的,他們故意換了老爺子給夫人的補品,做出夫人少懷孕的假象,但其實那些葯都有慢性的毒性,如果長期食用,會讓夫人不能再生孩子。他們還買通了醫院,造假少夫人的懷孕證明。」

楊佐一字一句彙報結果,剛知道事情真相的他聽到這裡也是氣得牙痒痒,暗恨林筱如和顧肖沒人性。

「很好。」顧遲憤怒到至極,反而冷靜得出奇,食指有規律的敲擊著扶手,「楊佐。」

「在。」

「把林筱如給我抓到庫房,我要好好教教她,什麼叫付出代價。」

看著顧遲冰冷的臉色,楊佐立刻明白過來——

顧少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不會再念及林筱如的恩情了。

這一邊,林筱如沒有任何準備,就被突然出現的人抓住,帶走,扔在了地下室。

她內心略有些恐懼,仔細回想,也不知道如今哪個人敢這麼明目張胆地抓她,直到……

楊佐推著顧遲坐著輪椅從入口出現,一步一步,由遠到近,從暗到明,像惡魔一樣悄無聲息地降臨林筱如身邊。

林筱如莫名其妙開始慌了,可是她知道她不能慌,她還沒有弄清楚原委,不能弱勢。

「顧遲!你抓我來幹嘛!」她掙扎著,「你就這麼對自己的救命恩人么?」

顧遲卻是懶得理會他,輪椅停在她面前,開門見山問,「蘇可歆的懷孕,是你做的吧。」 林筱如心裡一慌,但很快調整了一下姿態,道:「是我做的又如何,不就是偽裝了一下她懷孕,順便打算讓她懷不了孕而已嘛。但是顧遲你也不能拿我如何,因為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林筱如傲慢地看著顧遲,她就喜歡別人看不慣她卻又無可奈何、拿她沒辦法的樣子。

這是一種快感,虐待的快感,報復的快感。

顧遲冷笑,「你不要以為你救了我,就可以為所欲為,我說過,我報答你,是建立在你不動蘇可歆的基礎上。」

顧遲說這話的時候特別認真,對著林筱如的眼神如利劍一般穿透到她的心底,讓她想躲也無處可躲。

林筱如突然慌了,怕了,她的眼睛盯著顧遲看著,問道:「顧遲你想要怎麼樣?」

「楊佐。」顧遲叫來楊佐,「你先把林筱如關起來。」

立馬上來四個彪形大漢把林筱如壓在原地。

顧遲轉過頭,對著林筱如笑著說道:「林筱如,你的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會報恩。但是,你動了蘇可歆,我也會報復,為她討回來。你就暫且現在這裡呆著吧,就當是養胎了。我先處理更重要的人,等我回來,我們再慢慢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

「顧遲!顧遲你不能這樣!」林筱如心慌意亂,「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你這樣是會遭天譴的你知不知道!」

林筱如口不擇言,只想叫回顧遲。

「顧遲你回來!顧遲你不能動我!」林筱如掙扎著想拉回顧遲,卻被彪形大漢壓在原地,「你這麼對我,阿寒和顧肖是不會放過你的!」

顧遲卻是根本不回答她一個字,直到離開。

林筱如看著他遠去,內心跌入冰窖,是從未有過的恐慌。

落在了顧遲的手裡,誰能救得了自己。

況且,他不動自己,是因為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他知道……

林筱如不敢再想下去,蜷縮著膝蓋抱成一團,瑟瑟發抖,喃喃自語道:「阿寒……」

另一邊,顧肖辦公室。

突然,羅特助連門都忘了敲,匆忙跑了過來。

「顧總,出事情了!」

「什麼事?」顧肖蹙眉。

「我們底下好幾個顧家子公司全部遭遇股價大跌!甚至跌停板!還有好幾個顧家股票,在跌落之後,直接被惡意收購,而那收購方就是遲曜集團。」

顧肖的臉色頓時變了!

顧遲……顧遲這是要反了嗎?

他立刻派人下去反抗打壓,可是彙報上來的結果讓顧肖崩潰。

完全徒勞。

「怎麼會這樣。」

顧肖跌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屏幕一片又一片綠色的暈染,眼前彷彿只剩下綠色。

辦公桌上突然響起了電話鈴聲,在桌上一震一震,清脆悅耳的鈴聲顧肖現在聽起來滿滿都是煩躁和諷刺。

顧肖拿起手機,看到屏幕上「顧遲」兩個大字讓本就氣憤不已的他心中燃起一團怒火,差點想把手機砸了,從高樓的窗戶扔下去。

顧肖點開接聽鍵,顧遲沉穩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哥哥,我的這個禮物,你還滿意么?」

「顧遲!」顧肖怒火攻心,氣急敗壞地對著電話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到底想幹什麼!」

「沒什麼別的。」相比起顧肖的氣急敗壞,顧遲略顯的慵懶,「哥哥之前送的弟弟我一些禮物,作為弟弟,怎麼著也該有些回禮吧。」

顧肖心裡震驚,難道顧遲知道蘇可歆的事?

但顧肖還是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顧遲,你這麼做,是真的要跟我為敵?」

他心裡還是有自信,顧遲是忌憚自己的,不然不會那麼多年,都沒有來爭搶顧家的股份。

可很顯然,他想錯了。

顧遲在電話里冷笑,「你別以為我不動手是忌憚你,只是不屑於對你動手,你如果再動蘇可歆,我讓你一無所有。」

「嘟嘟」聲從那頭傳來,顧遲已經掛斷了電話,只剩下顧肖一個人對著手機愣愣的發獃。

顧肖憤怒的直接摔了手機。

從小到大,顧遲一直比自己優秀,老爺子還一直特別喜歡顧遲。

無論他做了什麼,得到的只是一句敷衍,而顧遲就不一樣了。

最好的永遠先給顧遲,美名其曰,老大要讓著弟弟。

但實際上,不管好的壞的,從來都只有顧遲的份,沒有顧肖的份,就連在旁邊看著,也要被說成是小雞肚腸。

所以他才氣不過,策劃了當年那一場車禍,那一場綁架,讓顧遲成了廢人!

他以為他這樣就可以將這個該死的弟弟徹底打壓了,可沒有想到,他回來之後,依然成為別人眼中璀璨的存在。

而他,又再一次被無視回塵埃,變得一文不值。

他不得不承認,顧遲的確比他優秀,可是他不甘心,所有人都偏愛顧遲,不在乎自己。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能讓顧遲繼續踩在自己頭上!

……

另一邊,蘇可歆經過休息醒來,一醒來就收到顧以寒的電話。

她還奇怪顧以寒幹嘛給自己打電話,不想一接通,就聽見顧以寒焦急的聲音。

「可歆,顧遲是不是故意要收購我爸的公司。到底發生了什麼?顧遲是不是瘋了,大家好歹是親人,他怎麼能做得這麼絕?」

蘇可歆詫異地聽著,不敢置信。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顧以寒,匆忙安撫了一句便掛斷電話。

蘇可歆打開手機搜索了一下微博,看到微博上,顧肖旗下公司全部不行了。彷彿一夕之間,背後有無形的手,把顧肖公司的喉嚨都牢牢掌控在手心。

這時,顧遲剛好回來。

顧遲拿著葯進房間,給蘇可歆喂葯,蘇可歆拿起手機問:「這是你做的么?」

顧遲也沒有否認的意思,「是。」

平靜與坦然,絲毫不畏懼任何。

「為什麼?」蘇可歆不解。

「因為是顧肖和林筱如聯手陷害你,讓你假懷孕。」

蘇可歆呆住了。

竟然又是林筱如!

怪不得她之前提到自己懷孕,總是若有所指的樣子。

「林筱如呢?」蘇可歆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