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你又動用了自己的法寶,想必現在身體里,一絲真元都不剩了吧?」史大佗賤賤的壞笑著道。

鹿一凡微微一愣,感受著自己丹田內還未消化完的太上二轉金丹澎湃的元力,不禁微笑道:「是是,你啥都知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剛剛故意去往與這些人相反的方向,其實就是故意讓他們來送死,以消耗我的實力對吧?」

史大佗賤賤的笑道:「你個小畜生還挺聰明哈!

是又怎樣?

為了復興我太極宗,這點小犧牲是必要的!

等我殺了,拿到你的法寶,我就是新任的太極宗宗主!」

言罷,史大佗手腕猛然一震,龐大精純的元力,從其手上推出。

「太極八卦蓮花掌!」

鹿一凡眉梢一挑。

「不愧是太極宗的太上長老,雖比不上劉諾,卻也與他差不到哪裡去了。」

鹿一凡身形暴退,躲過了史大佗的漫天掌影。

「怎麼?怕了嗎?」史大佗下巴揚起,縷著鬍鬚傲慢道:「老夫自小在太極谷中長大,已經看過三任宗主離世了。

在這滄桑的歲月中,老夫得到了太極宗大量的資源,還有歷任宗主的修真理論。

這太極谷就是我的家,在我家中,老夫可以碾壓任何人!」

「太極谷是你的家?」鹿一凡呵呵一笑。

「沒錯!實話告訴你吧,這太極谷中的陰陽元氣,可使老夫的太極宗功法威力增加五成!

你是絕對打不過我的!

速速跪下求饒,我給你一條全屍!」史大佗一咧嘴笑道。

頓了頓,史大佗又喝道:「如果你能把你剛剛用的法寶還有極寒風暴都獻給我,再讓你的小老婆們貢獻出元陰,老夫不但不會殺了你,還會封你為太極宗的副宗主,讓你替老夫打天下。」

「如果我不想交呢?」鹿一凡眼神戲謔道。

「不交?必定剁碎了你去喂王八!」

「我喂你一嘴狗屎!!!」

鹿一凡直接打斷了史大佗,冷笑道:「你說這太極谷是你的家是吧?

行,我今天就站這兒不動,不還手,不用真元,任你打!

能傷的了我一根汗毛,算我輸!」

「笑話!你一動不動老夫還傷不了你?」史大佗不屑的翻了個白眼,怒喝道:「都死到臨頭了,還敢裝逼!

老夫想要捏死重傷的你,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哦?是嗎?我就站在這裡呢,你來啊!」

鹿一凡一咧嘴,露出了一絲邪惡的微笑,神念溝通了六丁六甲護山大陣內的十二神將之靈。

緊接著,鹿一凡散去了自己周身的真元,真的如同沒有一絲防備的一樣,背負著雙手,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史大佗謹慎的望著鹿一凡,怎麼看,都看不出他現在滿身都是破綻。

下一刻,史大佗獰笑著舉起一把長劍,握在右手,瞬息之間,渾身的真元滾滾涌動!

「小雜種,今日我太極宗太上長老史大佗,就以新任太極宗宗主之名起誓!必定將你斬於此劍之下!」

言罷,肉眼可以看到的一冰一火,兩道精氣從太極谷的中心處源源不斷的匯聚往史大佗的氣海丹田內,之後,被吸收了的太陰太陽精氣源源不斷的從他的手掌中匯聚在了長劍之上。

一時之間,史大佗的周圍竟颳起一陣狂暴的冰火龍捲風!

風聲鶴唳,他方圓十米內的土石沙粒,草木花鳥,都被吹的捲入了龍捲之內,碾碎成了粉末。

肅殺的威壓瀰漫四周,令氣溫驟然下降了十幾度!

拋開智商不說,這史大佗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方高手!

單憑這起手的太極陰陽劍法,就已經足以讓絕大多數元嬰高手心驚膽寒!

「可以,你確實很強。」

鹿一凡站在原地,任憑狂暴的氣流刮在自己身上,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靈魂賭徒 「知道老夫這麼吊,你還不速速跪下求饒,省的浪費老夫力氣!」史大佗傲嬌道。

「可惜智商太低了,這樣吧,太極谷還缺一個看門狗,你考慮一下如何?」鹿一凡笑道。

「小畜生,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

史大佗眼中綻放出猶如實質的殺氣,失聲怒吼道:「給老子去死吧!

太極陰陽雙魚劍法!」

嘩!!!

史大佗猛踏地面,冰火真元風暴,狂亂席捲。

長劍急速突刺,在虛空中形成了數百道殘影!

同時史大佗劍尖刺出,那冰火真元風暴也朝著鹿一凡颳了過去!

不動手則已,這史大佗一動手便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招!

近了!

又近了!

馬上就要擊中鹿一凡了!

史大佗的眼眸中露出殘忍的光芒。

嘎嘎嘎,這個鹿一凡,居然真的不躲不閃!

真以為老夫的實力跟那些普通元嬰期修士一樣弱成渣渣?

就在數百道劍影和冰火真元龍捲即將擊中鹿一凡之時。

異象突生!

轟!

一尊全身金光的神將從天而降!

生生用身體擋住了史大佗的致命一擊!

「我滴媽呀,這是什麼玩意?好強的元力!」

史大佗瞬間心臟猛跳,身形向後暴退!

他完全沒想到,鹿一凡居然還有這麼一尊強大的護衛在身邊!

「定!」

那六丁六甲神將之靈對著史大佗暴喝一聲,喝出了一道金芒。

金芒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定」字,狠狠的轟在了史大佗的身上。

頓時,史大佗感覺自己頭暈目眩,渾身上下虛弱無力,四肢冰冷,虛汗狂冒,就彷彿大病了一場。

「這六丁六甲神將之靈果然非同一般,僅僅一聲暴喝,就能將這實力無限接近宗師的史大佗給弄成這副德行!」

鹿一凡驚喜無比,這神將的威力比他預想到的要好太多了!

(ps:有很多沒有一點粉絲值的人來我書評區罵我,還揚言要棄書……我拜託你,趕緊棄了吧!你用書券看我這本書,我一毛錢也得不到,等於你還是免費在看我辛苦碼出來的勞動成果。

誰稀罕你繼續看?

人家那些舵主,盟主一句話都沒說,就你這種拿書券看的來罵我。)

(本章完) 六丁六甲神將一出,嚇得史大佗登時大氣都不敢喘了。

那尊如同小山一般透明的金色大漢身上傳來的恐怖威壓,分明就是宗師才能釋放出來的!

「這怎麼可能?!他一個金丹期修士,怎麼可能有宗師護衛在身邊的?!」

史大佗臉都綠了,自己拼著損失精血,也玩命的抵抗著這金色神將發出來的一聲暴喝。

等到暴喝完后,史大佗感覺自己全身的真元都被抽空了!

再看看鹿一凡,史大佗直接一口老血吐了三升!

他不知道啥時候拿出了一張桌子,擺上了一桌美食,美滋滋的抽著煙,喝起了酒來!

自己真元抽幹了連他的一根毛都沒傷到,他倒好,還吃上,喝上了!

這一瞬間,史大佗的心理有千萬頭草里馬呼嘯而過,簡直嗶了狗一樣!

「無妨!這金色大漢應該不是實體,只是他用什麼法寶召喚出來的。

這麼強大的存在一定有時間限制。」

史大佗眼珠子一轉,開始對著鹿一凡怒罵了起來。

什麼「小雜種」、「小畜生」之類的話,反正什麼都罵了。

想以此來拖延時間。

鹿一凡也沒在乎,桃花一揮把自家的小老婆都叫了過來。

左擁右抱的,讓自己小老婆們伺候自己吃喝玩樂。

你以為哥的六丁六甲神將有時間限制?

想跟哥消耗時間?

那哥就陪你玩玩!

鹿一凡嘴角微翹,對著楊嬋的心口狠狠的吸了下去。

唐夢瑤指著一邊嘴皮子都快罵幹了,嗓子都快冒煙的史大佗好奇道:「那大爺是幹嘛的啊?

怎麼一直在那說些有的沒的?」

「這你都沒看明白嗎?」白鳳九不屑道,「《華夏沒嘻哈》看過沒?這大爺一定是在表演嘻哈說唱,內容就是diss一凡!」

唐夢瑤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道:「說的有道理,這diss的還挺押韻哎!」

噗~~~~~~

史大佗捂著胸口,一口老血又噴了出來。

感情自己罵了這麼久,卻被人家當成小丑在表演啊!

然而這還不算什麼。

鹿一凡吃飽喝足之後,居然又掏出一頂帳篷,在裡面跟自己的小老婆們做起了羞羞的事情。

這尼瑪叫的,讓史大佗想死的心都有了!

喂!

老子在這裡罵你呢!

你好意思不聽嗎?

你那個帳篷都特么震了半小時了,怎麼還不停啊喂!!!

五個小時后。

在風中凌亂的史大佗,看著那一點沒有要消失的六丁六甲神將之靈,臉上露出了絕望的表情。

而這時,鹿一凡心滿意足的從帳篷里走了出來,臉上還帶著一抹紅暈。

「怎麼樣,老頭子,看門狗做不做?」鹿一凡任由宮紫苑和白嵐的芊芊玉手在自己身上整理著衣衫,玩味的笑道。

「哼!你有法寶在身,老子不跟你玩了!

嘎嘎,小子,老夫打不過你,你以為老夫還跑不過你嗎?

有本事你來追我啊!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追的上我,算我輸!」

言罷,史大佗長劍一揮,留下一團龍捲風,自己則揮袖向著反方向跑去。

然而,他剛一回頭,臉色就直接從鬱悶變為了絕望!

卻見從十一個方向的天空中,降下了十一尊與剛剛那金甲神將長相一模一樣的巨人!

強大的威壓從十二個方向朝著史大佗釋放了過來,讓史大佗再次感覺到一陣虛脫無力,四肢酸軟,全身汗如雨下,身子一顫,差點就暈倒過去。

「哎,老頭子,話不要說太滿了,不然容易被打臉滴!」

與此同時,鹿一凡已經如同鬼魅一樣,一個閃現來到了史大佗的身邊。

他左手扼住了史大佗的喉嚨,掄圓了手臂,直接大耳瓜子照臉抽了起來。

只聽噼里啪啦的一頓跟放炮一樣的聲音,鹿一凡左右開弓,一口氣賞了史大佗上百個耳刮子。

此時此刻,被六丁六甲護山大陣的真靈給弄的毫無還手之力的史大佗,不過片刻就被抽的鼻青臉腫,連他親媽都不認識了。

如果他親媽還在世的話……

「一凡……貌似……抽耳光很爽的樣子……我也想試試!」唐夢瑤舉手道。

鹿一凡微微一笑,舉著史大佗遞給唐夢瑤道:「來,抽!大耳瓜子使勁抽!

這種人,就是不打不長記性!」

啪啪啪啪啪!

這唐夢瑤下起手來,更是沒輕沒重。

尤其是知道這個老不死的居然貪圖她們身上的元**華,那耳刮子甩的,比起宗師級八卦連環掌毫不遜色!

重生八零:麻辣小媳婦 之後,白嵐、楊嬋還有宮紫麗等小老婆們一個個的都歡樂的加入了甩耳光大軍當中。

「啊……嗷嗷…………」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夜空,史大佗被扇的臉整個腫了三倍!

比豬臉還大!

他已經被抽的徹底崩潰了,不斷求饒著哀嚎。

「我……我錯了……別打了……」史大佗口齒不清晰的說道。

「要不要考慮做我的看門狗啊?」鹿一凡眼神微眯道。

「我……不……你殺了我吧……」史大佗咬牙堅持道。

「哎喲嘿,沒看出來,還挺有血性啊!」

鹿一凡扒開史大佗的嘴巴,陰笑著丟進去了一顆丹藥。

「咳咳……你……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史大佗恐懼的扼住自己的喉嚨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