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秦爺爺太過著急了,以至於沒留心到腳下。

而秦朗明明看到了,卻微微勾了下嘴角,並沒有出手相助。

沐暖暖下意識的往前兩步,伸手扶住了秦爺爺。

等到她明白過來,惱羞成怒地瞪著秦朗。

秦朗忽然對南宮家的天花板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抬頭盯著天花板瞧。

秦爺爺心情大好,覺得沐暖暖是刀子嘴豆腐心,心裡還是有他這個爺爺的。

果然沒了那幾個拖後腿的碎兒子,事情順利多了。

這不,暖暖都主動扶他了嗎?

秦爺爺被沐暖暖扶著,高興得連走路都是輕飄飄的。

莫晉北和南宮念念收到消息,都出來招呼秦爺爺。

沐暖暖挺彆扭的,見有人招呼秦爺爺,就悄悄的走開了。

她站在外面,深深呼吸,不知道該怎麼和秦爺爺相處。

她心裡是非常感動的,她把訂婚改成結婚,把地點從T市改到紅日帝國的事情,壓根就沒有告訴秦家人。

但秦爺爺還是不遠千里的趕來了,老人家的身體本來就不好,也不怕這一路出了什麼事。

說不感動,那是不可能的。

何況這還是她的親爺爺,骨子裡血脈的羈絆是騙不了人。

她只是有點茫然,不知道該如何接受秦爺爺的一番赤忱之心。

身邊出現了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莫承佑站在她的身邊,聲音低沉地說:「暖暖,如果你心裡有什麼做不了決定的事情,不如聽聽我的看法?」

沐暖暖聲音悶悶的,「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是在想老爺子的事情?」這還需要猜嗎?

「那你說,我聽著。」

莫承佑聲音低沉地說:「接受爺爺,不要讓自己後悔。」

沐暖暖側過頭看他,目光帶著一瞬間的茫然,「可是我……」

「或許在你的心裡,有你一直堅持的東西。或許是堅持的時間久了,連你自己也不知道這些是否還值得繼續堅持下去。

在我看來,秦爺爺是位值得尊敬的老人,也是一個慈愛的長輩。至少在對待你的事情來上來,他從未虧待過你。

秦爺爺的身體一直不好,前不久還因為心臟病昏迷住院,如果不是抱著一定要說出你身世的念頭,或許他早就撐不下去了。」

沐暖暖看似牢不可破的心防瞬間被擊破。

她撲到他的懷裡,眼睛泛紅,聲音喃喃地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很任性?明明他們都對我很好,可是我卻從來沒有給過他們一個好臉色,就連結婚都沒有通知他們。那是因為……那是因為我……」

莫承佑疼惜地輕撫著她的髮絲,「不用說,我都明白。」

他早就看出來,沐暖暖對於秦家人的態度非常排斥。

她與秦家所有人之間,彷彿橫亘著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是的,是秦家所有人,每一個人。

莫承佑心裡隱隱猜測,或許沐暖暖有個秘密沒有告訴他。

既然她不願意說,他也就沒有非要去問。

相信總有一天,她會願意主動告訴他的。

「別難過了,我們明天就要舉行婚禮了,哭腫了眼睛穿婚紗就不漂亮了。」

沐暖暖這才想起,明天他們就要舉行婚禮了。

她不好意思的從他懷裡出來,「你怎麼來了?不是說結婚前一天不要見面的嘛?」

「我看到你在這裡難過,我能不過來?」

「我沒事了,我已經想通了,爺爺是個好爺爺,我早該放下過往了。」

說出這句話,沐暖暖的心裡覺得好受了不少。

連帶著心情都輕鬆了不少,臉上也有了笑意。

「我先回去了,你就假裝沒看到我。」沐暖暖說著,笑著推開他,扭頭跑了。

莫承佑的視線落在她的背影上,笑容漸漸消失,淡淡道:「出來吧。」

「這口狗糧啊,嘖嘖!」秦朗弔兒郎當的走出來。

莫承佑盯著他,一秒變嚴肅臉,「你沒事別去招惹姍姍,否則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上回你找我幫忙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秦朗嘟嘟囔囔:「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你這是用完就拋棄……哎,我還沒說完呢!」

莫承佑走出兩步,頓了頓,扭頭看他,「我認真的,姍姍還小,你不適合。」

秦朗氣笑了,「你又不是她家長,還能管到她談戀愛啊?」

莫承佑危險的眯了眯眼睛,「要我告訴顧朝夕?」

「你是小學雞啊!還跑去告家長?」秦朗扯了扯嘴角,雙手環月匈,自信滿滿地說:「如果人家小姑娘也喜歡我呢?自由戀愛你總管不著了吧?」

「呵!」莫承佑沒什麼情緒的冷嗤一聲,彷彿他說了個一點兒不好笑的冷笑話,說完轉身就走。

秦朗氣得在原地跳腳,「你呵什麼呵!我長得很帥的,事業也搞得不錯,沒有不良嗜好,怎麼就配不上你家小姨子了?」

回應他的,只有莫承佑冷漠的背影。



第二天是個好天氣,晴空白雲,南宮家熱鬧無比。

結婚儀式是在露天舉行,到處都掛上了鮮花絲帶。

長桌上鋪著潔白的桌布,擺滿了各種精緻美味的食物。

盛裝出席的客人們舉著酒杯,巧笑嫣然的寒暄交談。

沐暖暖站在父母前面,深深鞠躬,「爸、媽,女兒今天要出嫁了,謝謝你們這麼多年對我的照顧和付出,今後我和承佑會好好孝順你們的。」

「好好好!」沐正則和冉芳華的臉上掛滿了笑意,連聲說好。

秦爺爺站在旁邊,眼巴巴地看著。

沐暖暖走到秦爺爺的面前,柔聲喊了一聲:「爺爺。」

秦爺爺的嘴巴張大,高興得眉開眼笑,「哎!好孩子,出嫁后好好過日子。有爺爺給你撐腰,承佑那小子不敢欺負你的!」

他一定要好好的再活二十年,要給暖暖撐腰,還要看著暖暖的孩子出世。

沐暖暖心中一暖,輕輕點頭。

此刻,門口又有人敲門。

沐姍姍去開門,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是…… 門口站著的人是秦致。

他見到門被打開了,顯然十分的緊張,頗有些手足無措的開口:「是姍姍啊?你好啊……」

說著說著就卡了殼,秦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乾脆往沐姍姍手裡塞了一個厚厚的紅包。

沐姍姍是高考後拿到了手機,才知道了沐暖暖被秦驚鴻綁架的事情,她心裡對秦家人頗有意見。

但她是個講禮貌的好姑娘,雖然不情不願的,但還是讓開了道路。

秦致似乎鬆了一口氣,站在門口躊躇著不敢上前。

倒是沐正則見到他了,走了過來,「老秦。」

秦致看到他就覺得愧疚。

沐正則說:「幸好你沒遲到,一會兒暖暖挽著你的手出席。」

「我?」秦致獃滯了兩秒。

「你是暖暖的親生父親,按照規矩就是你要帶著暖暖出場的。」

秦致更加覺得愧疚了,他心裡有千言萬語想要說,卻又全都彷彿打結了,一團亂麻似的,亂糟糟的堵在喉嚨里。

「別擔心,暖暖同意了。」沐正則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回去。

秦致低垂眼眸,依舊俊美的臉上露出三分不可置信,還有七分欣喜若狂。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他朝著熱鬧的房間里走去。

此刻屋子裡圍著許多人,全都是女方家的親戚朋友。

秦朗大言不慚也留了下來,不停地說話逗著旁邊臉頰鼓鼓的沐姍姍。

冉芳華看著任由化妝師上妝的沐暖暖,時不時地偷偷抹下眼角,繼而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秦爺爺看到姍姍來遲的秦致,冷哼一聲。

而被眾人圍在中間的,就是沐暖暖了。

她今天是新娘,盛裝打扮了,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美麗得讓人移不開眼睛。

秦致動了動嘴巴,卻是先掉下一串眼淚來。

意識到自己的狼狽,他匆匆抬起手,擦掉了眼淚,露出了一個討好又卑微的笑容,「暖暖,爸爸來了。」

沐暖暖手指僵硬,被沐正則輕輕推了一下,才輕輕點了點頭。

秦致簡直高興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自從綁架事件之後,他和沐暖暖就沒有好好說過話。

他怕女兒怪他,害怕見到她厭惡的眼神。

還好他厚著臉皮來了,不能親眼眼見暖暖的婚禮,他一定會遺憾終生的。

有人笑著提醒道:「時間到了!」

秦致忐忑地走上前去,朝著沐暖暖伸出了手臂。

沐暖暖環顧四周,見到沐正則和冉芳華沖著她微笑點頭,沐姍姍期待地看著她,秦爺爺還狠狠地瞪了秦致一眼。

她不再猶豫,輕輕伸出手,挽住了秦致的手臂。

秦致激動得差點再次哭出來!

一顆心老父親的心軟得不像話。

他這輩子都沒有這麼緊張過,甚至走路都有點同手同腳了。

被秦爺爺給咳嗽了一聲提醒,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側頭沖著沐暖暖笑了下。

沐暖暖抿了抿唇,沒說什麼。

秦致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帶著沐暖暖朝著外面走去。

樓下黑壓壓的站滿了人,最前面的就是莫承佑。

沐暖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沖著她不斷使眼色的秦川、秦鈺、秦珂三人。

旁邊還站著秦任及太太、秦重及太太、還有秦遠。

他們還是全都來了。

莫承佑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他見到沐暖暖挽著秦致的手臂出來,眼中亮起了光芒。

他就知道,經過了昨晚的談話,沐暖暖想通了,不會再糾結於和秦家過去的怨恨。

秦致帶著沐暖暖,一步步走到了莫承佑的面前,語氣鄭重道:「承佑,我把暖暖交給你了。」

「我以後會好好對暖暖的。」莫承佑聲音溫和,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的他儀錶堂堂,彬彬有禮。

莫承佑眉目俊朗,氣質高雅。

儘管還年輕,但出生名門的他身上沒有毛頭小子的青澀,而是沉澱著上位者的成熟和穩重。

那雙酷似莫晉北的眼睛溫潤清亮,盛滿了笑意。

他的開心不需要溢於言表,也能從他上翹的嘴角中,找到出自肺腑的幸福和喜悅。

儘管兩人在試禮服的時候,已經見過了彼此身上這一身的打扮。

但是此時此刻看到,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只覺得對方帶來新一輪的顏值爆表衝擊,讓雙方的眼睛都為之一亮的驚艷。

莫承佑接過沐暖暖的手,將她纖細白皙的小手,搭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沐暖暖這身婚紗出自名家設計,一字肩的流暢線條襯得她的脖頸曲線優美動人,美得讓人產生一種夢境中的虛幻感。

兩人挽著手走出去,來到了外面早就布置好的草地上。

一陣微風吹過,莫承佑問:「冷不冷?」

「不冷。」沐暖暖現在滿腦子都是他的美貌,還有對婚禮的緊張,哪裡有空去感覺冷?

莫承佑瞟了一眼她的一字肩,頗有些擔心地搓了搓她的手,「要不要搭個披肩?」

沐暖暖:這是什麼死亡直男審美?

她急忙說:「不冷不冷,我就這樣挺好的。」

莫承佑捏了捏她的手,「你的手明明就很涼。」

「我這是緊張的。」

婚禮的過程十分順利,雙方父母親友的臉上都堆滿了笑容。

秦爺爺高興地眯起眼睛,莫晉北還算是收斂沉穩,但他嘴角也一直高高的揚起,顯然心中十分的滿意。

在眾人的見證下,莫承佑和沐暖暖許下了一生的誓言,交換了戒指,簽下了婚書,正式成為了合法夫妻。

在宣誓之後,沐暖暖去換下了婚紗,重新換上了一套禮服,緊接著就又回到了婚禮現場。

原本她還緊張不安的心,很快就迷失了在了和各種各樣人物的認識寒暄問候中。

以莫家、南宮家、秦家的地位,可想而知這場婚禮的隆重盛大。

前來參加婚禮的客人,都是商場上的各方大佬。

「祝你們新婚快樂,百年好合!」

莫承佑在旁邊介紹道:「這是戰家的戰御宸和他的妻子封嬈,他們和我父母的關係很好,兩家常有往來。」

戰御宸和封嬈結婚多年,封嬈和南宮念念更是閨中好友,一見面就笑著聊個不停。 「莫總,恭喜啊!」

「這是北冥夜和他的妻子顧九九。」

沐暖暖笑著打招呼,「謝謝你們。」

「承佑。」又有人過來。

莫承佑介紹道:「這是顧朝夕,秦朗是他的表弟。這是蘇晚,是顧朝夕的妻子。」

沐暖暖今天已經見了太多的人了,但還是不得不承認,這一對的氣質和別人不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