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絮兒一顆心墜進了冰川里,獃獃看著她,不敢相信她的絕情,「小姐,你,你答應了要替奴婢求情的啊……」

蔡夫人罵她,「死蹄子,惹下這麼大的事,還有臉求小姐替你求情,依我看,趁早打發了吧。」

絮兒獃滯了一會兒,說,「水是我潑的,但是小姐讓我這麼做的。」

聽她這麼說,在場的人紛紛面露驚訝,只有賈瀾清一臉平靜,似乎早就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你胡說,」蔡小姐拿扇子掩著嘴,滿面怒容,「我沒讓你潑水。」

「小姐是沒明說,可小姐給奴婢眼色暗示了。」

蔡小姐急急的辯解,「是,是你會錯意了,反正我沒叫你潑水。」

這話一說出來,眾人嘩然,賈小朵前腳走,蔡小姐暗示絮兒後腳跟上去,那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就算不潑水,也會找其他法子捉弄賈小朵。

杜錦彥冷冷掃她一眼,對蔡大人說,「今日府上小姐鬧出這樣的事,我看那門婚事就此罷了吧。」

蔡大人白都臉了,「可,那是皇上指的婚……」

蔡小姐臉上掛不住,衝口而出,「你不是也討厭她嗎,我是為了……」

「我討厭她是我的事,但我不準任何人欺負她。」說完杜錦彥拉著賈小朵就走,賈小朵走了兩頭,回頭沖蔡小姐做了個鬼臉。

賈瀾清眼底猶有笑意,踱著步子跟上去,被蔡大人拖住,「賈大人,您看這事鬧的,改日我一定登門賠罪,還望賈大人在皇上面前替小女說說情,皇上金口玉言賜的婚,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賈瀾清笑容很淡,「蔡大人大概不知道吧,皇上比國舅爺更疼小朵,這事……」他搖搖頭,提腳走了。

蔡大人和夫人面面相覷了一會,突然一巴掌打在蔡小姐的臉上,「孽障,把蔡家的臉都丟盡了!」

蔡小姐哇的一聲,哭著捂臉跑了。她是為了討好杜錦彥才想羞辱賈小朵的,誰料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關於杜錦彥和賈小朵就不會寫結果了,請大家自行腦補,也不一定要全部湊對,至少杜錦彥的婚事吹了,小朵兒有人玩了,倆人再好好鬥幾年嘴,珍惜長大前的這點時光吧。

繼續新書推薦:

快一點的時侯,客人們告辭了,蔣昱琛站在台階下,目送他們離去,凌馨悄悄往上走了兩個台階,突然撲到蔣昱琛的背上,一把箍住他的脖子。

蔣昱琛穩穩的接住她,側過臉問,「又醉了?」

凌馨嘻嘻笑,「蔣先生,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他靜了一瞬,轉身背著她上台階,「比喜歡你爸爸還喜歡?」

「想得美,爸爸在我心裡永遠是排第一位的。」凌馨扭頭望了眼遠處的天空,笑容很燦爛,「你排第二。」

蔣昱琛笑笑,問,「將來要是交了男朋友呢?」

「他排第三。」

來呀,二十月票加更呀,馨馨加油加油 葉一朵出去后,發現其他人都醒來了。

他們已經用車裡的水洗了臉,這會看起來,神清氣爽。

不像是葉一朵,因為昨晚醒來了一次,出去晃蕩了一圈,她這會看上去,倒像是睡眠不足。

薄錦年問了一句:"朵朵,你昨晚沒睡好啊?"

葉一朵想到昨晚跟路彥琛在帳篷周圍散步的事情,她立馬搖了搖頭:"沒有,我睡得挺好的,就是剛起來,向來都是這樣!"

薄錦年也沒有再多問,葉一朵立馬去洗漱。

簡單的洗了臉之後,看見已經有光,從東方地平線,慢慢的透了一絲絲亮光。

葉一朵立馬找了一個絕佳的拍攝位置。

她想拍攝一個完美的日出。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太陽升起的地方,整個人都快身心合一了。

就在太陽猛地噴薄出光亮的時候,葉一朵激動不已。

她剛要按快門鍵,就聽到旁邊的人說:"你很喜歡日出?"

葉一朵的手,猛地抖了一下,連續按了好幾下,連調焦距都沒有。

她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自己旁邊的路彥琛,聲音有些艱難:"小白哥哥,你什麼時候起來的?"

她記得,自己起來的時候,路彥琛好像並不在帳篷周圍啊。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將她的腦袋,對著東方刺目的光芒:"先看日出!"

葉一朵傻傻的看著日出,連剛才的問題,都忘記繼續問了。

只是,這下看日出的心情,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

這是她最希冀的一幕,她所喜歡的,崇拜的這個人,能安靜的陪著自己,看日出。

還有,昨晚看星星月亮,已經算是滿足了她一個大大的願望。

不知道為什麼,葉一朵的心裡美滋滋的。

太陽完全升起來了。

葉一朵感覺,自己的心裡,就像是此刻的大地一般,充滿了陽光。

她轉身看著身邊的人,聲音帶著一點壓抑的小興奮:"小白哥哥,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路彥琛挑眉,看了她一眼:"過來很早了,你沒有注意到而已!"

葉一朵有點囧:"我拍攝的時候,有點太專註了!"

路彥琛點了點頭。

葉一朵還是忍不住繼續問:"小白哥哥,你是不是昨晚沒睡好啊!"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你從哪裡看出來的?"

葉一朵抿了抿嘴唇:"我猜的!"

路彥琛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在陽光下,格外的迷人。

他說:"我比你們起來的都早,我還出去轉了一圈,林間的空氣,早上還不錯!"

葉一朵吃驚的張大了嘴巴:"我還以為……以為你起來的最晚!"

葉一朵有點囧,她剛開始不知道,就很好奇,路彥琛到底是什麼時候醒來的。

畢竟,她的目光一直分神,盯著路彥琛那邊的動靜,卻壓根沒有看到他起來。

沒想到,他竟然是起來最早的那一個。

路彥琛微笑著看向葉一朵:"早早起來,出去轉一圈,精神狀態其實還不錯!"

葉一朵眼珠子轉了轉:"你不困嗎?小白哥哥!"

她可是記得,路彥琛昨晚的睡眠時間,並沒有多少啊!

路彥琛的目光,看向下面正在收拾東西的幾個人,平淡的開口道:"還行,我工作的時候,經常熬夜,你是不是困了!"

葉一朵想到自己起來的那麼遲,有些不好意思:"恩,估計是不適應,困得睜不開眼睛,還是小夢把我搖晃醒的!"

路彥琛微微勾唇:"這丫頭向來粗魯!"

葉一朵倒是沒有介意路彥琛的話,她目光直直的看著路彥琛:"小白哥哥,你以後盡量白天做完工作,晚上別熬夜,對身體不好!"

路彥琛聽到葉一朵的話,頓時目光怔忪。

他知道,葉一朵這是在關心自己。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他的心裡,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被妻子管束著,很好的感覺。

他默默地看著葉一朵,點了點頭。

許久,他才說出一個:"好!"

葉一朵和路彥琛兩個人回到帳篷旁邊。

路彥昭幾個人,已經熱好了八寶粥,他們兩個人喝了一點。

眾人吃了麵包,把不用的東西,扔到車子後備箱。

然後,幾個大男生,背著幾個大包,他們就出發了。

路上,葉一朵才知道,這次野營的路線,是路彥琛規劃的。

他們現在從山頂,沿著林間的小道走,中途回進林子,找一些能吃的東西,還會打點野味。

中午,他們直接找個空地,臨時生火,隨便弄點吃的。

晚上,他們的目的地,是在南希山和旁邊一座無名山中間的小溪旁邊。

到時候,他們就有水有吃的,他們打算在小溪旁邊的空地上搭建帳篷,晚上在那裡過夜。

葉一朵想著,就覺得很是刺激。

一開始進入林子,因為帶著葉一朵和雲夢恬,路彥琛一直都在走小路。

最終,他發現,走小路基本很難遇到野味。

他便在前面領路,開始走進林子里。

路彥琛走在最前面,葉一朵緊跟在他後面。

雲夢恬跟著葉一朵,後面就是薄錦年和杜立斌。

雲彬柯和路彥昭殿後。

葉一朵和雲夢恬,還有薄錦年,三個人算是自保能力最弱的。

其他幾個人,儘可能的把他們護在中間。

一路上,葉一朵根據路彥琛的指示,摘了好多自己不認識的野果子。

雲夢恬和葉一朵負責摘野果子,後面的薄錦年複雜拿。

路彥琛幾人,負責弄野味。

葉一朵今天才發現,路彥琛的身手,遠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

他的背上明明背著一個大包,走在這樣的山林中,卻如履平地一般。

葉一朵緊跟著他的步伐,一路上看見他弄了兔子,還有蛇。

杜立斌似乎對空中的東西,情有獨鍾。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葉一朵見他今天弄了好些個飛禽。

葉一朵在看到,路彥琛抓第四條蛇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問:"小白哥哥,我們今天要吃蛇肉嗎?"

路彥琛轉身,笑著看了她一眼:"怎麼?你怕嗎?"

葉一朵笑著搖頭:"要是你放昨晚的作料燒烤,我說不定還會對蛇肉情有獨鍾!"

路彥琛笑了笑。

他發現,葉一朵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女孩子。

她這一份特別,不是因為他喜歡她,是因為她身上真的有這麼一種氣質。

她明明看著是一朵美麗的花朵,帶著玫瑰的芳香,卻也帶著滿身的刺。

她看起來外表柔弱,卻隱藏不住眉宇間的英姿颯爽。

女孩子怕的,她不害怕,女孩子喜歡的,她也喜歡。

她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女孩子呢?

路彥琛也說不透,可是,他卻很著迷。

他越了解她,就越覺得,他無法鬆開手。

這樣的感覺,是他這二十七年,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

路彥琛在前面領路,心裡還想著自己對葉一朵的感覺。

他卻不知道,身後的小丫頭,看著他的背影,已經著魔了。

她從來都不知道,路彥琛手起刀落,就能把一隻兔子一擊而中。

這樣的男人,骨子裡帶著一種利落,鐵血的味道,卻讓葉一朵喜歡的要命。

她一直都知道,路彥琛很厲害。

現在才知道,他不僅事業有成,在商場上厲害,他就連武力值,都是自己所不能企及的。

小時候,她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變得和路彥琛一起優秀。

現在,她覺得,自己永遠都會看著他的背影。

其實,這種感覺也蠻好的,最起碼,她覺得自己的心裡,很踏實。

葉一朵盯著路彥琛的後背傻笑。

這一上午的趕路。

葉一朵和雲夢恬,她們兩個女孩子,都特別給力,沒有喊一聲累。

尤其是葉一朵,她興奮的模樣,看著再負重五公里都沒問題。

路彥琛一開始還擔心她們身體吃不消,現在是完全放心了。

午飯的時候,他們沒有繼續吃燒烤,而是煮了速食麵。

還煮了兔肉。

葉一朵很是新奇的看著,路彥琛他們拿出四個小鍋,就跟飯盒一樣大,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就在火上燒。

葉一朵和雲夢恬吃了一會野果子,就聞到了香噴噴的味道。

可能是條件有限,葉一朵嘗到這樣簡陋的麵條,不僅沒有嫌棄。

她和雲夢恬兩個人,吃的很是歡快。

中午吃完飯,他們就繼續趕路了。

下午葉一朵的心情,比上午還好。

他們一行人,邊走邊聊天。

葉一朵和雲夢恬,還時不時的唱幾句歌聲。

晚上他們是在河邊停下來的。

幾個大男生生火搭建帳篷。

葉一朵和雲夢恬就跑去河邊灌水。

葉一朵看著清澈的河流,伸手捧了一把水,直接灑在了雲夢恬的臉上。

雲夢恬也不灌水了,直接笑著追上來。

兩個人一邊跑,一邊鬧。

路彥琛生了火,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兩個小丫頭歡快的鬧著。

晚上處理野味的時候,就方便多了。

因為在河邊,不用用清水沖洗,直接在河邊洗一洗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