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一旦開葷,那是多可怕啊!

難怪辰哥今天看起來容光煥發,就跟吸了妖精血似的。

陸月白沖著孟星辰擠眉弄眼的,禽獸啊禽獸,小嫂子還這麼小,你都下得去手!

糟老男人,壞得很!

艾濃濃以前的日子苦,可沒機會出去玩。

這次能去滑雪,自然很是興奮,但是架不住這幾天都沒睡好,昨天雖然睡了,但是在車上搖搖晃晃的,不一會兒又睡意昏沉了。

聽到女孩傳來均勻的呼吸聲,孟星辰偏頭看她。

還真是個孩子,居然這麼快就睡著了。

他目光平視前方,心底卻無法平靜。

手指往艾濃濃那邊移動了半寸,輕輕將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

溫熱柔-軟,手感很好。

他們坐的是七座的商務車,孟星辰和艾濃濃坐在第二排,陸月白坐在副駕駛。

他正戴著耳機,無意間扭頭,餘光瞄到孟星辰偷偷摸摸的摸人家小手,忍不住咋舌。

這老男人簡直可怕啊,連坐個車都要動手動腳的?

禽獸啊禽獸!

或許是手被人給拽著不舒服,艾濃濃動了動。

孟星辰伸出手,將她整個腦袋靠近自己的懷裡。

艾濃濃的頭抵在他的肩膀,繼而往他的胸口滑去,最後在他胸口找了個舒服發位置,繼續睡。

全程都沒有醒過來。

孟星辰微微垂眸就能看她淺粉色的唇瓣,泛著誘人的光澤。

他的喉結滾了滾,低頭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口。

前面的陸月白從後視鏡里看得目瞪口呆!

孟星辰一記冷眼掃過去,陸月白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

他不過是看辰哥偷親小嫂子,辰哥這眼神怕不是要殺人滅口哦!

一個多小時后,三人抵達了滑雪場。

接下來還有一段路,需要坐纜車上去。

艾濃濃路上睡了一覺,現在整個人精神得不得了,小腦袋趴在纜車的玻璃上,俯瞰下去。

下面是一片潔白的冰雪世界,彷彿置身於童話世界。

讓人心曠神怡,身心舒暢。

下了纜車,他們先去租借裝備的地方。

因為這一趟是臨時來的,所以陸月白沒有帶自己的裝備過來。

這貨挑挑揀揀的,很是嫌棄。

「小嫂子,我跟你說,我自己買的可都是專業的。」

艾濃濃第一次滑雪,什麼都不懂,聽著陸月白在那裡吹噓,很是捧場的不住點頭。

陸月白得瑟的不行,換好裝備之後,非要拉著艾濃濃讓她幫忙拍照,說要發微博。

這貨就是個人來瘋,不停的擺出各種姿勢。

最後靜態的照片已經滿足不了這貨的虛榮心了,非要給艾濃濃表演一下帥氣的滑雪動作。

結果悲劇了……

這貨沒做熱身運動,興奮過頭了,一不小心把腰給扭了。 「嗷嗚,怎麼會這樣,好不容易來一趟,我還沒有滑雪呢!」

還好租借裝備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休息區域。

裡面暖氣開得很足,陸月白披著羽絨服,手裡抱著保溫杯,哼哼唧唧的。

艾濃濃也是無語了,這貨也太能得瑟了,拍個照也能把腰給扭了。

得,現在沒法滑雪了,只能在這裡呆著了。

「濃濃我們去滑雪吧。」孟星辰說。

艾濃濃有點放心不下陸月白,「可是,陸哥哥一個人在這裡真的沒關係嗎?」

孟星辰眯眼看向陸月白,「有關係嗎?」

陸月白撇了撇嘴,遭老男人壞得很,就知道威脅他!

這貨雖然心裡氣得牙痒痒,臉上卻笑嘻嘻,「沒關係,我就在這裡玩手機,你們去滑雪吧,好不容易來一趟,一定要好好玩一場。」

孟星辰拉著艾濃濃走了,一邊走一邊說:「月白最近迷上了直播,他最喜歡看年輕漂亮的主播,他自己一個人也能玩很久不會無聊……」

陸月白簡直氣炸了!

他自己跟自己玩?

單身狗已經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嗎?

好氣哦!

孟星辰和艾濃濃準備出去,租借店的老闆好心提醒了一句,「你們要注意點,最近天氣回暖了,很多雪點有些鬆軟了。」

孟星辰點點頭,帶著艾濃濃出發了。

他先是帶著艾濃濃在附近的雪道學習基本姿勢。

有孟星辰親自教導,艾濃濃畢竟被強迫上了那麼久的拳擊課,一直有在運動,所以身體能很快適應。

這邊的雪道長度有限,艾濃濃學了一會兒就覺得不滿足了。

指著不遠處的雪道,說想去那邊長一點兒的雪道玩。

孟星辰經常滑雪,很有經驗,又很縱容艾濃濃,就答應了。

兩人坐著纜車,去了更高更長的雪道。

坐在纜車上面,看到下面的雪沒有被人染指過,很是乾淨漂亮。

艾濃濃躍躍欲試,很是興奮。

看到她興奮得小臉都紅撲撲的,孟星辰忍不住失笑,伸手幫她把護目鏡戴好,提醒她,「在雪地里一定要戴好護目鏡,否則長時間看著雪,容易得雪盲症。」

兩人下了纜車,看著這麼長的雪道,艾濃濃興奮極了。

孟星辰說:「你先在這裡等我,我先去踩點試試雪道的情況。」

說完,他俯**,用力一撐雪杖,整個人如同一支離弦的箭一般飛了出去。

蜿蜒而下,在經過彎道的時候,靈巧經過,那瀟洒的姿勢簡直讓艾濃濃看得眼紅。

孟星辰很快就回來,跟她說:「你是新手,不要著急,跟著我慢慢來。」

艾濃濃興奮地點頭,這跟之前練習的時候不一樣了。

她剛開始的時候,不敢滑太快。

繞是如此,還是沒掌握好平衡,摔了幾次。

孟星辰看到她摔得四仰八叉的,就跟一個小烏龜似的,忍不住低低的笑出聲。

艾濃濃惱羞成怒,不服輸的自己爬起來,繼續滑。

漸漸的,她掌握好了滑雪的技巧,玩得不亦樂乎。

孟星辰沒怎麼滑,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她。

眼神深沉,說不出的情意綿綿。

艾濃濃瘋玩了許久,終於滑到體力不支。

最後爽爽的滑了一次之後,她扭頭看向孟星辰,想跟他說自己玩累了。

就在這時候,她卻看到孟星辰身後不遠處的雪山,忽然有一塊掉了下來。

艾濃濃的瞳孔驟然放大,她立刻朝著孟星辰大喊:「先生!先生!」

此刻原本晴朗的天氣驟變,起風了,風聲呼嘯,兩人的距離太遠,壓根就聽不到聲音。

艾濃濃的聲音變得尖銳,「先生!先生!你後面……快跑啊!」

孟星辰蹙眉,心裡忽然泛起了一種對危險的預知。

他還來不及回頭,身後的雪崩已經帶著千鈞之勢呼嘯而來。

速度之快,有氣吞山河之勢。

在大自然的面前,人類實在是太過渺小,如同螻蟻。

孟星辰反應也快,馬上就用力一撐雪仗,俯身往前衝過去。

然後,就算他的速度再快,又怎麼可能比雪崩的速度更快呢?

艾濃濃連滾帶爬,喊得嗓子都嘶啞了,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孟星辰的身影被雪塊所吞沒。

她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大腦一片空白。

轉眼之間,天地之間就只剩下了一片白雪茫茫。

安靜美好,彷彿剛才的山崩地裂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都市絕代主宰 人呢?

人呢!

先生去哪裡了?

被埋到雪裡了嗎?

怎麼會?

怎麼辦!

艾濃濃現在整個人都是懵的,她跌跌撞撞的朝著那邊跑過去。

因為腳上還踩著滑雪板,跑了兩步就跌倒了,整個人一頭栽進了雪地里。

她掙扎著爬起來,把滑雪板給踢掉了。

為了看得更清楚,她把護目鏡也取下來甩開了。

「先生,你在哪裡?你不要嚇我啊!」艾濃濃急得眼淚一個勁兒的往下掉。

「孟星辰!你出來啊!」她就跟瘋了似的,用手開始扒拉積雪。

她不停地哭泣著,聲音都哭啞了。

「孟星辰!你給我出來!」

不管她怎麼喊怎麼喊,回應她的只有風聲。

就算是知道雪崩之後不能夠大喊,以免引起第二次雪崩,可她沒沒辦法啊,她不知道該怎麼找到孟星辰。

天大地大,天地都是一片皚皚白雪,可是她的先生到底去哪裡了?

艾濃濃跪在地上,雙手不停的顫抖著扒雪,一邊扒一邊哭。

就算怎麼哭,哭到聲嘶力竭,她手上的動作還是不停。

「孟星辰,你這個騙子,你說好了來接我的!」

「你還說要保護我,你倒是給我出來啊!」

「你不怕老爺子收拾我嗎?你就不擔心嗎?

「你這個大騙子!!大騙子!!!」

她哭到歇斯底里,整個人的情緒都幾乎崩潰了,就在這時候,她的耳邊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膽子不小,還敢罵我?」

艾濃濃愣愣地轉頭,就看到孟星辰緩緩朝著她走過來。

他背著光,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只看到他身上穿著的剛剛那件黃色的衝鋒衣。

艾濃濃整個人一軟,跌坐在了地上,哭得泣不成聲。 「你沒死……你沒死……嗚嗚……」

艾濃濃喜極而泣,整個人幾乎都是崩潰的狀態。

這一刻,她什麼都顧不上了,只知道大哭,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緒都在這一刻徹底的發泄出來。

孟星辰皺眉,朝著她走過去。

剛剛才雪崩過,這一帶的積雪都變得非常鬆軟,他在走路的時候必須非常小心,不能走快了。

可是看到艾濃濃哭得那麼傷心,他又恨不得馬上趕到她的身邊去,眉頭躍蹙越緊了。

直到艱難的走過去,將她抱在懷裡。

「別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嗎?」

艾濃濃哭得聲嘶力竭,「你去哪裡了,我喊了你半天,你為什麼不答應?」

孟星辰心臟鈍鈍的痛,將她按在懷裡,「對不起,剛剛雪崩過,我不敢大聲回應你,怕引起二次雪崩。」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艾濃濃趴在孟星辰的懷裡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孟星辰拍著她的背,把她抱起來。

雪地反光,她的眼睛感覺很是難受,眼淚不受控制的一個勁兒的往下掉。

孟星辰又是無奈又是好笑,「你別再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你再哭,我以後都不敢帶你出來滑雪了。」

艾濃濃吸著鼻子,抽抽搭搭地說:「我不是想哭,就是眼淚怎麼都止不住。」

孟星辰把她放下來,牽著她的手往回走。

剛剛的雪崩已經引起了滑雪場的注意,陸月白也得到了消息,急得不行。

奈何纜車已經停止運行了,他沒辦法進去地勢較高的雪道,只能在纜車旁邊等著,急得乾瞪眼。

直到看到了孟星辰和艾濃濃回來了,他才結結實實的鬆口氣,趕緊迎了上去,「聽說上面雪崩了,你們沒事吧?」

「沒事。」孟星辰搖搖頭。

陸月白又看向了艾濃濃,「小嫂子你還好吧?有沒有被嚇著?」

看到她那雙哭得紅彤彤的眼睛,陸月白的心裡咯噔一下,「小嫂子,你剛才把護目鏡給取了?」

看到陸月白的臉色凝重,孟星辰也開始擔心,「怎麼了?」

陸月白想了想,說:「沒什麼,我們回去酒店再說。」

孟星辰點點頭,三人坐車回了酒店。

回去的路上氣氛比較沉默,孟星辰讓艾濃濃靠在他的肩膀上休息,他一直握著她的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