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聞言,席錦琛俊顏的寒氣隱退了一些,眼中漸漸溢出了淡淡的柔和,薄唇輕輕勾了淺淺的弧線,只要她應付得了,那他就放心了。

曹雲飛見狀,「走了,吃飯去。」

三人剛走幾步,便遇見了胡林宏夫婦。

曹雲飛下意識朝席錦琛看去,發現他面無表情,他又朝胡林宏望著,發現胡林宏略顯不自在,而任曉萍的話,倒還是一貫的大小姐做派。

「走吧!」

席錦琛昂首闊步,冷冽從胡林宏和任曉萍身邊過去。

柳小玉自從知道了關於席麗瓊的流言蜚語是任曉萍放出來的,她對任曉萍的厭惡感又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恨不得看了任曉萍都要直接回家洗眼睛去。

她挽著曹雲飛的手臂,「走!」

曹雲飛還想著點頭打招呼,但柳小玉沒讓他有這個機會,轉眼間就離胡林宏和任曉萍有一米的距離。

「小玉!」

「這種人有什麼好打招呼的。」柳小玉腳步沒停,拉著曹雲飛就跟著席錦琛走。

等他們走遠了。

任曉萍側轉過身,看了一眼他們背影,嗤之以鼻,「看見了嗎?這就是區別,你要是領導的身份,他們都巴結你都來不及,哪還會像這樣,見了面,連招呼都不打。」

「可關鍵你說的有用嗎?匿名舉報,席錦琛還是知道了,結果現在上面調查了,說他表現非常好,家裡發生了這樣的事,他都還是沉穩如山。」

「那都是上面的人,為了就是找一個台階下而已。」任曉萍不屑哼聲說:「說不定別人都在背地裡說他傻,自己堂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幫忙。」

胡林宏瞥了她一眼,沉默。

上面的人有沒有在背地裡說席錦琛傻不傻,他不知道,但是,誇獎席錦琛,那他倒是有機會親耳聽到。

離宿舍的一段路,他們兩個誰都沒說話。

馮大月一開門就看見他們,眼底飛快掠過對任曉萍的不滿,目光在落在胡林宏身上時,她滿臉的喜悅,「來,林宏,媽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青椒炒五花肉,趕緊的,洗洗手,咱們開飯了。」

她完全就把站在門口的任曉萍給忽視了,拉著胡林宏的手,就往裡走。

任曉萍氣憤憤瞪圓眼,氣痒痒,喃喃:「死老太婆!」

她才剛回來,根本就是存心的,是想又把她氣回娘家去。

哼,她才不會如死老太婆的意願呢!

憋著一股氣的任曉萍,就是非要跟馮大月作對。

也不等馮大月說什麼,她就坐下來吃飯。

「有些人就是這麼沒家教,連跟長輩打招呼都不會,都白養了這麼多年。」馮大月指桑罵槐的說道。

胡林宏知道他媽說的就是任曉萍,不過,他也確實是覺得任曉萍沒禮貌,明顯對比,他要是到老丈人家去,不僅是手提買的水果,見了老丈人和丈母娘,就要老老實實打招呼,反而任曉萍對他家人,都還沒有他對老丈人和丈母娘尊敬的十分之一之多,想來想去他就覺得任曉萍骨子裡就瞧不上他們家,所以才這麼對他家人。

如果真心實意想跟他過,自然也不會這麼對他媽。

所以,對於他媽說的話,他一聲都不出。

任曉萍氣得恨不得連牙齒都給咬斷了,她當即就把目光投向胡林宏,試圖讓胡林宏說說馮大月,然而,當她看到胡林宏恍若未聞一樣,她心裡拔涼拔涼的,跟遭人潑了一盆冷水一樣。

覺得自己就這麼跟胡林宏回特殊隊的行為,就猶如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樣,她心隨之生起了一股憤怒,羞辱……

好呀!竟然你不幫我,那就不要怪我了。

「在說誰呢?前面二十年都是我爸媽在養我,我才剛嫁進胡家沒多久,我大部分的時間在忙自己的事,還有就是在我家,待在胡家的時間,用手指都可以數得清楚,所以,不知道你說的,白養這麼多年,指的是誰呢?」

「伶牙俐齒,一點家教都沒有。」

「我沒有家教?」任曉萍冷笑,「到底誰才沒有家教呀!我們才剛結婚沒多久,就老是逼著我們生孩子,我說了不想這麼快生,還直接訓斥我,我告訴你,就連我爸媽都沒權利干涉我的事,你有什麼資格?」

她覺得像馮大月這樣的老人家,有的吃喝就吃喝唄,還偏偏老喜歡對兒子的橫插一手,這算什麼意思了,是她和胡林宏過日子,又不是跟馮大月過日子。

「什麼叫我沒資格?我是你婆婆,是林宏的媽,我就有資格管你們,而你嫁給我們林宏,責任就是給我們胡家生孫子,你不生,那就是你不孝。」馮大月在三十歲的時候,胡林宏的爸就去世,是她辛辛苦苦把兩個孩子拉扯大的,事事操心,很多的時候她已經強勢慣了,面對任曉萍說的這些話,立即她便訓斥。

才不管任曉萍娘家是什麼身份,身份再好,那進了胡家,那就要守胡家的規矩。

「我有說過不生了嗎?我是說晚幾年再生,這有什麼不對的?再說了,這是我和林宏的事,你插手管什麼?」

馮大月冷哼,輕蔑看著任曉萍,「你看看你自己行為,難道你一點都沒覺得你錯了嗎?你試問有幾個別人家的兒媳婦,這麼跟婆婆說話的?有結婚了不想生孩子的嗎?」

「別人,那都是別人家,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是我,別人怎麼想怎麼做,那都是他們的事,我怎麼想怎麼做是我自己的事,輪不到別人管。」

「你……是,你家任家是有錢,你就是仗著你任家比我們胡家有幾個錢,所以你才有恃無恐這麼對我這個當婆婆的,一點都不尊重我。」馮大月說著,眼睛開始發紅了,「我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了,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老胡呀!當初我還不如跟你一塊去了,嗚嗚……」 面對馮大月的哭天喊地,任曉萍只能幹瞪眼。

「媽!」胡林宏終於忍不住放下碗筷,接著他又不知道怎麼安慰馮大月,只能把火氣出在任曉萍身上,「你看看你,一回來,就把我媽弄個成這樣,這個家還讓不讓待了。」

在外面累了一天,回來還得要聽見她們兩個爭吵,不要說人受不了,就連神都會受不了。

「哦,這怪我了?」任曉萍對他瞪圓眼:「你就會幫著你媽,你有沒有考慮我是你老婆呀!這件事到底是誰先挑撥起來的?我也才一回來而已,你媽就一直說我的不是,又是各種看我不順眼,難道我不能反駁一兩句嗎? 我和妖怪的戀愛時光 胡林宏,我嫁給你,不是來當你們家的受氣包的。」更何況她的家條件比胡家好那麼多,她憑什麼要受馮大月的氣呀!

「還有,生孩子是我的事,又你媽生,你憑什麼管我呀!」

馮大月直捂住心臟,氣呼呼指著任曉萍,「你看看你說的是什麼大逆不道的話,我沒生過嗎?我有生了一個兒子和女兒,你啥都沒生,你還有理了。」

任曉萍索性把筷子往飯桌一甩,噼里啪啦幾聲,再次把馮大月氣得喘不過氣來,她見過沒家教的,但沒見過像任曉萍這樣蠻橫又如此沒家教的女孩子,偏偏該死的,還是她兒媳婦。

想想以後的日子,這還怎麼過呀!

馮大月拉著胡林宏哭泣,「兒子呀!媽本來就是好心好意想著你們過得好日子,早點生個孫子,好讓我帶帶,結果呢,她當著我的面都敢這麼對你我,那背後,她肯定經常給你氣受了,我的苦命兒子呀!你怎麼娶了這麼一個媳婦,真是家門不幸呀!」

「道歉!」 戰國大司馬 胡林宏態度冷硬與任曉萍說。

「我不道歉。」就算是要道歉,那也是馮大月先跟她道歉,想她一個千金大小姐,哪怕是她爸在外頭有別的女人,還跟別的女人生了孩子,但她始終在家裡都是有傭人侍候,誰都不敢給她氣受。

「你……」

「算了算了!」馮大月連忙拉住胡林宏,哭著說:「我原本是過來給你撐撐腰的,現在我回去了,我回永和鎮,反正那邊也有你妹妹和妹夫,不用愁沒人照顧我。」

胡林宏心情頗為沉重喊著。「媽……」他是胡家唯一的男丁,給父母養老送終那本來就應該是他做的事,也是他的責任,讓他妹妹和妹夫給他媽養老,背後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指指點點,還會說他不孝順。

「行了,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明天就走。」馮大月已經下定決心了。

「媽你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多留一段時間,我給你養老,那是天經地義的事。」胡林宏不斷挽留馮大月。

任曉萍看著他們倆母子『情深義重』的,好像她就是一個外人,心口覺得窒悶窒悶的。

這種地方真是沒法待了。

又想到她剛從外面回來,轉身她就躺到床上,被子蓋過頭,將馮大月母子從她的世界屏蔽。

「林宏呀!媽是覺得你委屈了,你從小到大,什麼都很優秀,偏偏就找了一個這樣的媳婦,唉,以後氣可沒少受。」說著馮大月又紅了眼,眼眶流轉著淚水,「媽是覺得好不容易養大的兒子,結果又要受別的女孩子對你指指點點,媽,這心……痛呀!」

胡林宏低眸,心情沉重而複雜。

馮大月嘆氣,乾脆當什麼都看不見,到樓下去,散散心……

胡林宏看著他媽蕭條疲倦的背影,內疚不斷涌了上來。

不假思索,轉身就去找任曉萍。

一看見到任曉萍蓋過頭被子,連鞋子都沒脫。

想著任曉萍平日里的種種大小姐做派的蠻橫跋扈脾氣,他一怒,上去就把被子大力掀起,隨手就丟到了地上。

任曉萍一看是他,原本就滿腔怒火,這下終於忍不住爆發,尖叫喊道「胡林宏你到底要幹嘛!」

「任、曉、萍!」胡林宏狂怒大吼,「我媽獨自一個人把我們兄妹拉扯到大,你就不能尊重她一下嗎?」

「哼,她都不尊重我,我憑什麼尊重她呀!」任曉萍側過臉。

「好,任曉萍你非要這樣下去,那我們就離婚。」

「你說什麼?」任曉萍轉回頭,難以置信瞪著他。

「我說,你如果要是再這麼下去,我就跟你離婚。」

任曉萍當即從上面跳下來,站直,目光與胡林宏目光對視,「胡林宏可別後悔,你要是跟我離婚,你什麼都沒有,包括你現在的位置,我一定找我爸弄到關係,把你弄得一無所有。」

調教老闆娘 「任曉萍你就會幹這個,你還會點其他的嗎?」胡林宏冷笑哼道:「難怪人家唐小芯都比好你,人家唐小芯可不會像你這樣。」

他知道任曉萍心裡最喜歡就是跟唐小芯攀比,所以他就故意這麼說。

同樣,任曉萍也知道胡林宏心裡最介意是什麼,她反唇相譏:「那你也沒有人家席錦琛能幹呀!有本事你也混個席錦琛現在的位置來坐坐呀!」

居然說她比不上唐小芯,哼,唐小芯哪一點比她好了,現在唐小芯都還在頭疼怎麼處理席麗瓊的事呢,她不過就是動動手指頭而已。

以後,她會跟所有人都證明,她比唐小芯都還要能幹,什麼都比唐小芯要好得多。

胡林宏遽然緊握住了拳頭,咬緊后齒,怒目瞪著任曉萍,頸上面頰都不斷冒起了青筋。

頃刻間,胡林宏沒忍住……

啪的一聲。

任曉萍跌坐在地上面,目光愣了愣,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巴掌回過神,漸漸的,她目光恢復了焦點,她不敢相信地伸手,手掌抑制不住了顫抖,摸了被胡林宏打的面頰。

發麻之後,漸漸浮現了疼痛,還伴隨著持續不斷的升溫。

「你居然打我!」

喃喃自語完后,任曉萍面容出現了恐怖的猙獰,雙目瞪著的樣子格外嚇人,眼球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般,接著,她就跟發瘋了似的,尖叫起來,「啊!胡林宏你這個魂淡,你居然打我,我跟你拼了……」

說著,她從地上跳了起來,朝胡林宏撲過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胡林宏即使是抓住了她的手,但是難以抵擋任曉萍的潑辣,長指甲胡亂撕抓,胡林宏臉上出現了幾條手指甲划傷的痕迹。

胡林宏失去了耐心,大力將任曉萍一推,「你瘋了!」

任曉萍踉蹌連續推了好幾步,後腳碰撞到床沿邊,瞬間,整個人往後仰倒,摔了在上面,然而,她鍥而不捨又朝胡林宏撲過去。

胡林宏又將她推到,連續三次之後,他指著任曉萍大罵,「我看瘋的人是你。」冷哼一聲,甩手就離開住處。

逞強的任曉萍聽到關門砰的一聲,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聲大哭……

……

當馮大月看見胡林宏臉上的傷痕,又跑回去跟任曉萍大吵一頓。

而第二天,胡林宏只能頂著那受傷的面容去訓練下面的兵。

特殊隊里都在流傳著任曉萍和胡林宏吵架打架的事,不到半天的時間,這件事也傳到了上面去。

上面的領導找胡林宏去談話,直接生氣拍桌子,訓了胡林宏一頓,就說他不應該因為夫妻之間吵架而丟了特殊隊的臉,好歹他還是個小排領導的身份。

這件事還成了特殊隊里的笑話,不少有人都私下說胡林宏就是個吃軟飯的,不然任曉萍哪會這麼囂張跟他三天兩頭吵架。

讓胡林宏覺得特別沒面子,回到住處,任曉萍又往娘家跑了。

馮大月也是氣的,又陣時不回永和鎮。

……

席家滷味店

唐小芯從柳小玉口中知道席錦琛沒事,還知道了胡林宏跟任曉萍吵架,還挨了上面的領導的訓話,她心情總算是開朗了許多,心情一好,她低頭苦思,打算推出新產品。

可她想了老半天,沒想起什麼新的口味奶茶,比較很多的輔助材料比較難找。

想來想,現成的,就是有湯圓比較好做。

可是呢,湯圓又不是什麼稀罕玩意,所以,吸引不了顧客的目光。

驟然間,唐小芯站了起來,跟她一塊坐著休息的柳小玉差一點就讓她給嚇出心臟病來了,撫了撫心口,「怎麼啦?」

「我已經想到了。」說著,唐小芯就跟一股煙一樣衝出了滷味店。

這讓柳小玉張著嘴聲音都還沒發出,最後只能悻悻合上嘴巴。

唐小芯找遍了城裡的麵粉店,終於讓她找到了紅薯粉和糯米粉。

回到店裡,她就興緻勃勃,說自己要去忙了。

柳小玉上前,「要我幫忙嗎?」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

唐小芯回到廚房,開始燒水,撮粉,紅薯粉放的較多,糯米粉十分之一的比率,雙手在大盤裡揉搓,很快,粉就成了麵糰了,然後用乾淨的布蓋起來,讓面進行發酵。

她將清蒸好的紫薯,用一條幹凈的木棍,在盆子里戳,再加一些糖,一下子就成了一團,她用掌心揉了揉成了圓圓的一團,放著,等一下用來做備用。

東西都準備好了,她開始剛擀皮,然後在攤在手心上,將紫薯放裡面,再進行搓圓,接著,陸陸續續的湯圓就出來了。

鍋里的水一開,她將湯圓下了。

煮了五六分鐘,湯圓一個一個浮上來。

唐小芯用兩個碗準備,分別舀了幾個,她端出外頭,給柳小玉和席麗瓊嘗一嘗味道。

柳小玉一看見透明色,而裡面卻是紫色的,立即驚嘆,「哇!好漂亮呀!」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東西。」席麗瓊也跟著驚嘆。

「這叫湯圓。」

「湯圓?」柳小玉和席麗瓊都非常驚呆看著她,彷彿似乎在問,她們兩個沒聽錯吧!居然做出這樣的湯圓。

「嫂子你到底是怎麼做的。」柳小玉崇拜的目光激動盯著唐小芯看:「你太厲害了!」

「其實也沒什麼,很簡單的,我擔心鍾金水他們會很快找到了破解的辦法,不過呢,現在也只能先陣時應付一下。」

柳小玉點了點頭,非常認可她說的,繼而,她接過了唐小芯手裡的碗,「我先試一試!」

席麗瓊也接了。

兩個人一吃,整個人表情就變了,眼睛不停的發亮。

柳小玉驚呼,「這湯圓好有嚼勁,比傳統的湯圓還要好吃,而且很不一樣,很新奇。」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吃多了,還不會覺得膩。」席麗瓊接著發表自己意見。

「嗯嗯,我也是有這種感覺。」

幾下,柳小玉和席麗瓊都把紫薯湯圓都吃完了,兩人目光第一時間望向唐小芯,兩個人同時說,「嫂子能不能再讓我吃幾個?」

下廚的人最高興莫不過是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得到大家的認可,她們的表情,無疑就是給唐小芯最好的鼓勵,她笑笑:「可以。」

柳小玉和席麗瓊立即衝到廚房去,撈湯圓吃去。

第二天,唐小芯店裡就開始推起了紫薯湯圓,漂亮的外觀立即吸引不少回頭客,尤其是小孩子看見了這麼漂亮的顏色,都直喊著要吃。

之前生意慘淡,現在人來人往,忙都不忙不過來。

……

鍾金水知道了這件事之後,焦急得跟一隻無頭蒼蠅一樣,不斷來回走著,還特地跑去把方清寧訓了一頓,問方清寧,「你怎麼沒學到唐小芯這一招?」

「我之前在席家滷味店的時候,小芯也從來都沒做過這什麼紫薯湯圓。」意思是這紫薯湯圓就是後面出來的,那就不能怪她沒學到。

「就算是你之前沒見過,那你也好歹自己去想辦法做出來呀!難道你要我們就這麼坐以待斃嗎?方清寧,你可要知道,店裡生意不好,對你我都沒好處。」

「我知道。」方清寧心事重重。

方清寧連續過了兩天後,還是沒出破解這紫薯湯圓的做法。

而席家滷味店的生意越來越好。

鍾金水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方清寧就只能挨罵的份兒。

心情低落的她,每一次回到家,李香蘭都看在眼裡,關於發生什麼事,她大概都知道一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