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就是這個迷你花園,還有就是酒店的樓上樓下,各個樓層的步行樓梯,還有走廊和過道等等的公共區域,成為了他散步鍛煉的新地方。

哪怕就是感覺很窩囊很局促,也是很怪異的。

但是,只要不用在意四周那些員工還有客人詫異的目光,就是會連一點實質性問題都不會有的。

都是在這裡住了這麼長的時間。

如果在迫不得已,也沒有更好的選擇的時候,還是不能夠把這樣一些稍微僻靜一點的地方利用一下的話,那麼他也就真算是在這裡白呆了這麼久。

只不過,要在這迷你花園裡兜圈子遛彎的話,只需要短短的一會兒,就能夠讓人暈頭轉向了。

畢竟這花園,真心就是太迷你了。

而且那桌椅凳子什麼的,還要佔去一大部分空間。

走出去十步,再走回來十步,就是他勉強可以利用到的極限。

所以,現在他就打算要上去樓上,那些空地方走走。

等到這飯後的慵懶時光徹底消磨過去以後。

再稍微坐著休息一會兒,讓自己的身體充分地喘完氣,就可以出發了。

其實這個時候,算是迷你花園最為安靜,也最少人塞在裡面的時刻。

像是知道了他的窘迫情形,特地為他一個人量身定做的寧靜氛圍。

暫時屬於他一個人獨有的領地。

但正當他陶醉於其間時,卻有一個不速之客,闖了進來。

非常不幸的是,那人也是他在這酒店裡面,同樣不想遭遇到的人物之一。

不想和對方打照面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那人以前也曾經和其他另外一些他所厭煩的的人,打得火熱,走得很近。

還有一個更加直接的原因。

莫付君心:人生何處是江湖 就是他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甚至還受到了對方粗暴無理的干涉。

就在他和Bonnie她們聊天的時候。

那人就是那個老年版本的胖子。

他一直以為這位老胖子已經五十歲左右的年齡了。

臉上的皺紋比起Cylyn,只會多不會少。

也是同樣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全身都曬得黑漆漆的。

明明也是和原來樓下那個年輕版的胖子小哥一樣的,白天睡覺,夜晚才出去活動。

其實不用說到他和老胖子之前的那些過節。

就是很簡單的從面相上來判斷,憑著老胖子那怎麼看都會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無論如何也不會被看做是一個好人。

也是怎麼都不能夠流露出來一點善良友好的氣質。

可能唯一值得人稱道的地方,就是那雖然臃腫,但還算得上高大而且一點佝僂都沒有顯現出來的身材。

然後配上那通體曬得黝黑的皮膚,就像一堆閃閃發亮的鐵疙瘩。

也許是會有人覺得這都算是一種性感的膚色。

但那種陽光曬出來的膚色,可能只是更加適合白種人來的。

白色曬過之後,就是微微帶點黑色的金黃色。

亞洲的黃種人曬過所形成的,多半都是一片漆黑。

配上本來就有的黑頭髮黑眼睛,就沒有多少美感了。

所以,這樣就算是她們本地人,多數也是保持著傳統的以皮膚白皙為美的審美觀。

更是會把那樣的膚色,當做是養尊處優和具有一定的社會地位的標誌。

不用每天忍受太陽暴晒的苦處,在烈日之下勞碌奔波,也是一種具體的優渥待遇了。

「喂,Frank,我想和你聊一下天,可以嗎?」

老胖子一開口就是這樣大大咧咧地吼了一嗓子。

這樣的要求還真是奇怪。

也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都已經是鬧過那樣的不愉快。

還把他說得是那樣的缺乏道德之輩。

平時更是很久都沒有打過招呼的了。

現在怎麼會突然想到,要和自己聊天呢?

這也太不正常了。

下意識的,他就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在這家酒店裡面,不用說什麼反常的情況了。

就是在一般的正常情況下,他都是沒有什麼好運的。

而反常的情況,對他來說,就更是要意味著遭遇新的麻煩。

出於這樣的顧慮,再加上他覺得自己和對方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好聊的。

也是很光棍地一點不想和老胖子說上隻言片語。

於是他就只那麼默不作聲地掃視了對方一眼。

表示打過了招呼。

然後就還是準備加快自己離開的步伐。

「怎麼,Frank你這是不怎麼想和我聊天嗎?」

「我保證只是很簡單地聊上幾句,沒有其他的意圖。也還不會佔用你很多的時間。」

「難道你這是在害怕著什麼嗎?連如此簡單的交流都不想要?」

真是在說笑話。

自己還能夠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遵紀守法的好人一個。

也都沒有做過任何作姦犯科的惡行。

就連有些打著法律擦邊球的,和Cylyn的那筆交易,也快要完成了。

在那之後,就是沒有半點的心虛之處了。

他還會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而且,他也並沒有在心裏面,對老胖子這種人有什麼恐懼的心理。

儘管老胖子是如此一副窮凶極惡動不動就要吃人的模樣。

但實際上,他真心是沒有什麼害怕的情緒。

因為他是很篤定地知道,既然自己沒有和對方有過什麼激烈的衝突,也沒有任何的把柄被人家捏在手裡。

所以,諒對方也不敢真把自己怎麼著的。

至少是不會做出暴力的攻擊行為吧?

畢竟,一邊二十四小時不停巡邏著的保安,都是配備著手槍的。

面對那樣的情況,怎麼都不會視而不見一點不加阻止和干涉的吧?

他真心是很嫌棄這老胖子的野蠻和粗暴。

很早之前,心裏面就是先入為主地下過了結論。

回到九零低調做人 然後看起來就是一副沒有什麼文化和素質的模樣。

同這樣的人,即便是很認真地交談,又能夠說得清楚什麼問題呢?

恐怕是說到什麼,對方都是不會真正明白的。

「Frank,看來你這是連一句話都不打算和我說了吧?」

「之前,你和前台的女孩子聊天的時候,可是說過,要是我願意的話,也可以和我聊天做朋友的哦。」

暈,自己有說過那樣的話嗎?

現在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搞不好就是對方故意在訛詐自己呢。

再說了,就是他真說過了那些字眼。

也只是此一時彼一時罷了。

那時候就是作為一種場面話。

作為一個論據,支撐一下自己需要證明的單純只是和女孩子聊天的意圖。

在那之後,就會是因為時過境遷而徹底失效了。

對於老胖子本人的厭惡,也是自然而然地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

而且,對方這還不就是在廢話接二連三地明知故問嗎?

如果自己確實是有著聊上幾句那方面的興趣的話,早就已經是接過話頭聊起來了。

他還是面無表情地默不作聲。

婚戰:復仇女神 只是再度稍微放慢了一點節奏。

再看向老胖子,想看看對方到底想要,又還能夠說出些什麼來。

「好吧,我先就這樣問你吧。」

「Frank,你現在和Cylyn,到底是進行到哪一步的了?」

聽到這樣的提問,他突然覺得有些暈頭轉向。

差一點就找不著北。

這還真是一個讓人覺得非常莫名其妙的問題,也是要令人出乎意料到摸不著一點頭腦的程度。

然後他也很快就回過神來。

穩了穩自己的情緒。

這才是感覺到了一絲憤怒。

這老胖子說的都是些什麼鬼話呀?

什麼叫和Cylyn進行到哪一步了?

說得好像是他和Cylyn真的有進行過什麼一樣。

明明他就是和Cylyn清白得不能夠再清白一點的了。

就是打死他,都不願意被別人誤會成為那種存在著半點曖昧之處的狀態。

如果是換一個人,比如是Bonnie什麼的,他都還可以接受。

但和Cylyn,怎麼都是一萬個不可能的事啊。

憤怒的同時,他也很是感到一些悲哀。

難道自己在他們的心目中就已經真是墮落和低賤到了這樣的地步,非要和Cylyn這樣的人交往才顯得正常一點的嗎?

悲哀過後,他心裏面的怒火就是撲騰起來更高大的火苗。

那既是對於眼前這個老胖子,更是對於Elsa而生出來的。

心想,要不是一開始Elsa的胡說八道,爾後又在自己背後添油加醋地散布著這樣的謠言,搞得整個酒店的人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樣子,他現在還會是遭遇現在的局面嗎?

他也能夠感覺到,現在自己的臉色肯定是相當不好的。

估計是完整的鐵青一塊,沒有一點縫隙。

對於老胖子這個不速之客的真實意圖,他也有些察覺到了。

看樣子,不是前來羞辱自己,就是來用Elsa的事情打擊自己的了。

那樣的話,可能繼續保持著一句話都不說,再加快速度離開,就是最好不過的選擇了。

但是老胖子並沒有就此收手的打算。

「搞不懂為什麼。但是看來Frank你是真心不願意回答我的任何一個問題的了啊。」

「那麼,我就再換一個方式來提問吧。」

「除了Cylyn,現在你的身邊,還有其他女孩子嗎?」

他覺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噴出火來了。

從肺裡面膨脹起來的氣體,已經是到了亟需排泄的極限程度了。

還有比老胖子更加無恥的人嗎?

心裏面馬上就是響起來了一個聲音。

有。

當然是有的啊。

就是那個Cylyn,也是幾乎完全相同的厚顏無恥的風格嘛。

現在也都還可以把Elsa算在其中的了。

她也是那樣的惡意滿滿地顛倒黑白,搬弄是非呢。

還好他的腦海裡面,還保留著些許和片刻的冷靜。

這樣看來,在老胖子這樣一些人的心目當中,他還真就是一個無惡不作心性卑劣無比之徒了。

隨時隨地都是一副聲名狼藉的浪蕩男子形象。

但為了避免開口反擊導致的更加深重的羞辱,他就只是儘力忍耐著。

下意識地用牙齒緊緊咬住下嘴唇。

不讓心裏面這些怒氣馬上就發泄出來。

那樣的忍耐,真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

以至於,他都覺得自己的手指都有些因為過度用力而發痛。

「看來,今天我提的任何一個問題,你都是不願意回應的了。」

「我只是很好奇,為什麼你連最簡單的承認,或者否認,都不敢做出來啊?」

老胖子這幾句話說得有些陰惻惻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