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顧念城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沒忍住,開口問。

"暖暖,你怎麼了?怎麼笑的這麼開心,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開心事,說出來,我們一起分享一下啊!"顧念城說。

蘇北想到方才路南的樣子,再想到,自己說要幫他保密的。

她馬上搖了搖頭。

"沒什麼事,就是突然想笑一笑而已!"蘇北笑眯眯的看了顧念城一眼,繼續自顧自的傻笑。

顧念城看著她的神情,有點無奈的搖搖頭。

他想開口喊蘇北,可是,張了張嘴。

最後,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蘇北傻笑了一會,伸手逗了逗旁邊的顧紫蘇,顧紫蘇對著她,笑得很是開心。

顧念城有點吃味。

雖然顧紫蘇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可是,自從她出生到現在,自己什麼事情,都是盡量親力親為,做好了一個父親的角色。

可是,這個小丫頭,竟然一次都沒有對著自己笑過。

只有蘇北在的時候,她才會樂呵呵的。

顧念城有時候,忍不住問自己。

難道小孩子,都有一雙明察秋毫的眼睛嗎?

是不是,她早已看透了一切。

顧念城想著想著,就想歪了。

他趕緊搖搖頭,低頭看著顧紫蘇,她和蘇北,依舊玩的很開心。

蘇北逗了一會顧紫蘇。

小傢伙病剛好,身體還很虛弱,估計也是累了,一會功夫,她就沉沉的睡過去了。、

蘇北笑著看了一眼女兒,將頭轉過來。

她剛轉過頭,就對上了路南犀利的目光。

蘇北嚇得瞬間心跳慢了幾拍。

這個男人,怎麼神出鬼沒的,她剛剛明明沒有聽見什麼聲音,他怎麼就出現在座位上了。

難不成他是鬼啊!

蘇北有點無語。

只不過,想到能在飛機上品紅酒,最後還灑在褲子上的奇葩。

蘇北突然覺得,他能做出什麼事情,好像都不奇怪了。

她笑眯眯的看了路南一眼,露出一個俏皮得意的表情,便轉身看著顧念城。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他不斷的安慰自己。

他是男人,不能跟女人計較,更不屑搭理這樣的女人。

可是,想到蘇北剛才在衛生間的種種行為,他還是氣的夠嗆!

蘇北癟癟嘴,絲毫不搭理某些黑著臉的人。

蘇寒有點吃驚,爹地去了一趟衛生間,怎麼廢了這麼長的時間。

而且,他的臉色,著實好難看啊!

"爹地,你怎麼了?沒生病吧?"蘇寒關心的問道。 看著自家兒子關心的神色,路南搖了搖頭。

"沒事,爹地沒什麼!"路南開口說道。

誰知道,他剛說完沒事,蘇北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周圍的人,都看過來。

蘇北尷尬的輕咳了一聲。

"實在不好意思啊,剛才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蘇北牽強的說道。

她委實不太明白,路南這個人,究竟是有多愛面子啊,這麼死鴨子嘴硬。

看蘇北的人,聽到她這麼牽強的理由,都無語的車了才能嘴。

只不過,他們還是轉過身,不去搭理蘇北的怪異的舉止。

路南狠狠的瞪了蘇北一眼。

蘇北朝著他做了一個鬼臉,她的表情剛做出來,就看見蘇暖死死的盯著自己。

蘇北臉上的表情,有點僵硬。

她無辜的聳聳肩。

怪她嘍!

她也很無辜,好不好!

路南看著蘇北的行為,簡直想打人。

他努力的剋制著自己心裡暴走的情緒。

這個女人,他遲早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蘇暖看著蘇北的表情,她差點都以為,蘇北沒有失憶了。

可是,蘇北卻沒有承認,也沒有站出來指證她的身份,蘇暖就覺得,自己多想了。

畢竟,蘇北就算是裝的再像,她的兩個兒子,現在跟自己這麼親昵,她要是有以前的記憶,肯定會受不了的。

不說別的,她如果有記憶,她肯定不允許自己靠她兒子這麼近。

她太了解自己了。

凡是她的東西,她要麼佔有,要麼毀滅。

這兩個孩子的身上,流淌著蘇北的血液,她肯定是想要處之而後快了。

如果蘇北知道所有的事情,還能這麼鎮定自若。

那她肯定要佩服她的演技了。

想到這裡,蘇暖嗤笑了一聲,說到底,現在還是她佔上風!

蘇北,你就認命吧,你鬥不過我的!

蘇暖的心裡,異常得意。

就在這時,路南剛剛覺得,自己從剛才的不自在中走了出來。

突然,蘇凜稚嫩的聲音,脆生生的響起。

"爹地,你的白襯衣怎麼了?怎麼有紅色的印記呢?是我的眼神不好嗎?"蘇凜好奇寶寶問道。

路南簡直要撞牆了。

兒子,不是你眼神不好,是你的視力逆天了!

蘇北看著路南不自然的神色,她努力壓抑著自己的笑聲。

可是,她的面部的神情都扭曲了。

上天啊,她實在是忍不住了!

這個小孩子,簡直太可愛了,她好喜歡啊!

看著蘇北為難的憋著笑意,路南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蘇暖,你有病吧,你這麼笑,小心肌肉抽搐!"路南生氣的說道。

蘇北憋住笑意。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到某些好笑的事情,我只要一想到那個場面……"蘇北說著,一下子就被路南打斷了。

"蘇暖,你究竟在胡說八道什麼,你最好給我閉嘴!"路南給了蘇北一個警告的眼神。

蘇北吐了吐舌頭。

"你咬我啊!"她不以為然的說道。

路南差點氣的吐血,這個女人,這還是個女人嘛?

只不過,蘇北說完這話之後,沒有繼續再挑戰路南的耐心。

路南便保持沉默,沒有搭理蘇北。

他生怕自己再說一個字,這個女人,就能將剛才衛生間的事情,給說出去!

只不過,她剛才的神情,吐舌頭的動作,做鬼臉的表情,還有那種不羈的性子,都像極了蘇北。

一想到這裡,路南趕緊打住。

他使勁搖搖頭。

自己都在想什麼呢,蘇北就坐在自己旁邊,自己看著蘇暖,竟然能將她想象成蘇北。

他的腦子,肯定出問題了!

路南鄙視了自己一番,開始繼續沉默。

四周都靜默下來,顧念城輕聲對蘇北說。

"暖暖,你是不是招惹路南了?"顧念城問,他的眉頭皺的很厲害。

蘇北癟了癟嘴。

"沒有啊,我才沒有招惹他,要說招惹,也是他招惹我!"蘇北說的很是不以為然。

顧念城身上,發出一種陰沉的氣息。

"暖暖,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不要去搭理他,他剛才那麼針對你,你敢說,你沒有招惹他!"顧念城皺眉問。

蘇北嘟著嘴。

"念城,你是怎麼了,怎麼什麼事都要管著,我真的沒有搭理他,而且,根本談不上招惹,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我也沒有辦法!"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看得出來,她有點生氣了。

顧念城身上的氣勢在,只好軟下來。

"暖暖,你別生氣,我只是怕你被欺負,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顧念城柔聲說道。

蘇北無奈的出了一口氣。

"好吧,我原諒你了,只不過,你以後不能這樣質問我,就像是審犯人一樣,桿菌很糟糕!"蘇北快速的說道。

顧念城點了點頭。

"不會了,以後都不會了!"他快速的說道。

蘇北挑了挑眉。

"那還差不多!"她滿意的翹著嘴角說道。

顧念城看了她兩眼,也開始沉默起來。

蘇寒和蘇凜上飛機前,睡的非常足。

他們兩個人,這會精神特別足。

看著蘇北,兩個小傢伙,也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

剛才登機前,媽咪說,她不喜歡這個阿姨。

可是,他們覺得,這個阿姨挺有意思的啊,跟媽咪以前,可像了。

雖然媽咪找到了,但是,他們總覺得媽咪怪怪的,跟以前不太一樣。

倒是這個阿姨,讓他們找到了媽咪的感覺。

其實,蘇寒和蘇凜,一年前,也只不過是在軒轅樓見過蘇暖一面,跟她沒有什麼正面的接觸。

至於蘇北一年前出事的具體原因,路南也沒有告訴他們。

他怎麼能告訴自己的兒子,他看到蘇北和顧念城赤身裸體的躺在一起,他沒有相信蘇北,才會導致後面的事情發生呢!

所以,蘇寒和蘇凜,對蘇暖這張臉,也沒有多少深仇大恨。

尤其是蘇北剛才的行為,徹底拉近了他們對蘇北的親昵感。

蘇寒笑嘻嘻的看著蘇北。

"阿姨,你也要回南希市嗎?"蘇寒問蘇北。

蘇北本來正在發獃,聽到蘇寒說話。

她看了一眼,發現對方竟然正在跟自己說話。

她連連點頭。

"嗯,是的呢,我要回南希市!"蘇北溫柔的說道。

她對著蘇寒和蘇凜,好像不自覺的,就能溫柔起來,一點都沒有面對路南的時候,那種渾身帶刺的防備。

蘇寒乖巧的點了點頭。

蘇凜眼巴巴的看著蘇北。

"阿姨,念城叔叔抱的孩子,是你們的孩子嗎?"蘇凜小聲問道。

蘇北笑著點點頭。

"對啊,是阿姨和念城叔叔的小公舉,名叫顧紫蘇!"蘇北笑眯眯的跟蘇凜解釋道。

蘇凜吐了吐舌頭,鬼靈精怪的看著蘇北。

"阿姨,我好喜歡小妹妹啊,我能不能抱抱她啊?"蘇凜可憐巴巴的看著蘇北,好像這就是他此生唯一的心愿。

蘇北看著他濕漉漉的眼睛,也捨不得拒絕。

"好啊,阿姨抱小妹妹給你們,小心點啊,小妹妹現在還很小,不能受到顛簸的!"蘇北說。

蘇凜重重的點頭。

"阿姨,我一定會非常小心的!"蘇凜說的非常鄭重。

蘇北笑了笑。

她轉身看著,顧念城懷裡的小傢伙。

小傢伙本來還在睡覺,不知道是不是聽見,有人要抱她。

她這會笑得樂呵呵的,看起來可愛極了。

蘇北將她從顧念城懷裡抱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