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二疾步沖了上去,想要抱起阿大,可當觸碰到對方的軀體時,阿二的臉上卻充滿了濃濃的震驚。

此時,阿大就像是一灘爛泥一般,他體內的經脈,骨骼竟然已經全部都被恐怖的力量震成了漿糊。

「這……」阿二猛的抬頭,一臉憤怒的盯著林逸咆哮道:「小子,你竟然敢暗算阿大?」

「暗算?」

這下倒是輪到林逸愣住了,這尼瑪光明正大的對戰,怎麼就變成了暗算呢?

「哼!你才靈威之境的修為,能夠爆發出多大的力量?可阿大體內的經脈骨骼現在已經全部化成了漿糊,這最少都需要十萬斤以上的力量,便是神威之境的強者,也無法做到吧?你還敢說自己沒有偷襲阿大?」

阿二盯著林逸,一臉憤怒的質問道。

眾人一聽,也回過神兒了,紛紛一臉好奇的看著林逸。

畢竟阿二的分析,還是非常有道理的,林逸的境界,實力擺在哪裡,神威之境的強者,能夠爆發出十萬斤的都已經是鳳毛麟角了。

「難道他的身上有什麼厲害的法寶不成?」

眾人盯著林逸的眼神兒漸漸變得熱絡了起來,一件能夠讓靈威之境強者爆發出十萬斤偉力的寶貝,那該是何等的恐怖啊!

如果能夠被他們得到,怕是個個都要一飛衝天了。

「林逸,你竟然敢殺我任長風的奴僕,你該死!」

索命鬼任長風盯著林逸,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呵呵,你怕是沒有這個能力!」林逸傲慢一笑,難道就只需他任長風殺人,不許他林逸還手了?這個世界哪裡有這麼好的事兒?殺人者仁恆殺之啊!這才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牙尖嘴利,等會兒我看你還會不會嘴硬!」任長風冷哼一聲,整個人身形一晃,便宛如一陣清風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索命鬼,神出鬼沒,索命無常,他最擅長的便是身法,這一動,速度快的在場眾人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看清楚任長風的影子。

「好可怕!」

「不錯,難怪能夠被稱為索命鬼,的確有過人之處啊!」

「瑪德,就他這速度,一般人怕是根本沒有辦法躲開吧!」

眾人驚呼道。

「唰!」

林逸也動了。

「他,他的速度,該死的,他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眾人再度震驚了,如果說之前林逸的力量是因為至寶加持的話,那麼現在他的速度呢?總不可能還是至寶加持吧?

任長風也同樣是眸子一瞪,林逸的速度竟然跟他不相上下。

「這怎麼可能?」

任長風驚呼道,他可是最擅長身法的人。 「鬼影手!」

任長風怒吼一聲,雙手連連在空中揮動,霎時間,天地間一片茫茫之色,竟然到處都是任長風飛舞的手掌,可不正是宛如鬼影一般讓人無法看的真切嗎?

最恐怖的是這些手掌上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是一模一樣的,彷彿每一擊都是真的一般讓人無法避開,漫天都是天命境強者的手掌,那種程度的攻擊,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毀天滅地。

便是那些圍觀的眾人,此時都有種毛骨悚然,亡魂俱冒的感覺。

「這任長風不愧是人皇榜上的強者,果然恐怖啊!」

「不錯,這種程度的攻擊,除非你能夠精準的找到他的手掌,否則,怕是註定要跟一名天命境的可怕強者硬碰了啊!」

眾人唏噓,天命境,已經有了能夠逆天改命的能力,到了這種實力,你跟他硬碰,多半是必死無疑了。

林逸面色此時也浮現了一絲凝重,這鬼影手的確非常的精妙,便是他在短時間內也無法找到對方的存在。

「哈哈,林逸,你不是狂妄嗎?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擋住我這一招!」

任長風獰笑,隨後那瀰漫了整個天空的無數手掌在瞬間重重疊疊竟然化成了一隻如磨盤一般大小的手掌,這手掌上黑煙繚繞,氣息磅礴,攜帶著恐怖的殺機朝著林逸的腦袋打了過去,那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力,更是無比狂暴,飛沙走石,罡風呼呼。

「他能夠擋住嗎?」

所有人都伸著腦袋,一臉緊張的看著林逸。

「哼! 人道至真 你且看好了!」

林逸同樣傲慢的冷哼了一聲,任長風這一掌的確恐怖,足足有十八萬斤的偉力,這便是一般的天命境強者怕是也不敢輕易抵擋,只可惜,他遇上的卻是林逸。

「天帝拳!」

一聲爆喝,林逸周身的氣息驟然變得磅礴,偉岸起來,在一瞬間,他彷彿就化成了一尊高達百丈的巨人一般,白凈的大手化成鐵拳,狠狠的朝著那磨盤大小的手掌砸了過去,呼呼,勁風呼嘯肆虐,竟然也同樣無比的可怕,甚至連天上的雲彩,都因為林逸這一拳,而微微躁動起來。

「他的氣息……」

眾人驚恐,林逸這一拳的氣息,竟然跟天命境的任長風不相上下。

「這,怎麼可能,他才不過是區區靈威之境啊?」

眾人驚恐萬分的尖叫道。

一名靈威之境的強者,他竟然能夠爆發出天命境的實力,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怕是絕對不會相信,這世間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任長風一看,整個人也愣住了,臉上同樣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緊咬著槽牙,在心裡嘀咕道:「此子果然逆天,難怪敢號稱是華夏第一人,今天既然已經結仇了,是萬萬不能留他了!」

下一秒。

任長風的鬼影手終於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跟林逸白凈的拳頭打在了一起。

「砰!」

一聲可怕的悶響,使得整個山谷都猛的震動起來了。

隨後,任長風便感覺到一股宛如大江大海一般奔騰不休的力量瘋狂的朝著他的體內衝去。

「不好!」

任長風瞪著眼睛,發出了一聲驚呼,此時他體內的經脈,竟然擋不住林逸那無比恐怖的力量,他如何能不心驚呢?

「鬼影無形,鎮壓乾坤!」

任長風怒吼連連,體內的力量更是宛如沸水一般瘋狂的鼓盪起來,抵抗林逸的力量侵襲,饒是他反應迅捷,也被林逸這一拳打的氣血翻滾,面色潮紅。

反觀林逸,反而卻是神情輕鬆,宛如沒事兒人一樣,嘴角含笑安靜的站在原地。

「這怎麼可能?林逸竟然佔了上風?」

眾人感覺自己的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了一般。

這一次兩人可是實打實的碰撞啊!可一名靈威之境的強者跟天命境的絕代強者碰撞,竟然還佔據了上風,這是何等可怕震驚的一幕啊!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除非,除非他的身上真的有至寶!」

萌寶甜妻:總裁爹地請上鉤 阿二再度驚呼了起來。

眾人一聽,看向林逸的眼神兒也變得火熱起來,顯然都是認同了阿二的說法,如果不是至寶加持,他林逸憑什麼呢?

「呵呵,不錯,不錯,難怪你能夠登上人皇榜,的確有兩把刷子,我承認自己小看了你,不過接下來,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在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沒有任何人可以活下去!」

任長風怒了,他堂堂天命境的強者,竟然無法一擊殺了靈威之境的林逸,這是何等的諷刺啊!一旦傳揚出去,他索命鬼任長風怕是要成為人皇榜上的一個笑話了。

任長風說完,從自己的兜里緩緩取出了兩隻亮晶晶的手套,那手套彷彿是有無數細小的鐵絲編織而成的一般,散發著一股股金屬般的光澤,最可怕的是上面還有道器的光芒在閃爍。

「我的天啊!道器,這竟然是一把道器!」

眾人再度驚恐。

要知道,他們這裡有幾十名強者,而且大多都是已經進入天威之境的超級強者,可他們之中擁有法器,寶器的也不過一掌之數,可現在任長風竟然拿出了一把無比珍貴的道器。

「哼!我家主人神威浩蕩,自然要使用道器了。」

阿二一臉倨傲的冷笑道。

林逸卻此時卻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難道登上人皇榜的人,手中都有道器?」

要知道,他重生之後,見到的兩把道器,可都是人皇榜上的強者所持有的。

「呵呵,林逸,你怕了嗎?」任長風看著林逸暗皺眉頭,不禁有些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道器之威,浩瀚無邊,能夠極大的增強一個人的實力,而他跟林逸之間本來就相差無幾,現在,誰能夠動用道器,自然就穩贏了。

「呵呵,不就是道器嘛?我貌似也有。」

林逸咧嘴玩味一笑,手臂一抖,軒轅劍驟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同樣釋放著一股道器獨有的可怕威壓。

「這,又是一把道器?」

眾人簡直忍不住心中的震驚要仰天吶喊了,他們修行一生,卻還在為一件法器,一件寶器而努力。 可現在,竟然在他們的面前一下子就出現了兩件道器級別的寶貝,眾人如何能不震驚,能不驚恐呢?

跟眾人的驚恐,震驚相比,任長風也愣住了,隨後他的眸子猛然一瞪,像是想到了什麼,驚恐的尖叫道:「白家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隱藏當日在洞府中所得。」

「白家?」林逸神情一怔,腦海中響起了當日拿這軒轅劍當做誘餌的白楓,當即冷冷的笑道:「你還真沒猜錯,這軒轅劍,正是我從白楓手中所得,鋒利無匹,堪稱是天下少有的至寶!」

「呼呼,呼呼!」

任長風深吸了幾口氣之後,才勉強穩住心中的憤怒跟震驚,看著林逸沉聲說道:「把這軒轅劍交給我,今天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那蛟龍血我也不要了如何?」

「嗯?」

林逸一聽,整個人頓時愣住了,蛟龍可謂是地球上目前存在最強大的種族之一,可現在任長風竟然為了這軒轅劍而願意放棄那蛟龍?

「難不成這軒轅劍中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不成?」林逸眉頭緊鎖。

任長風一看,瞬間就明白,林逸怕是已經回過神兒了,想通了其中的緣由,當即淡淡的冷笑道:「這軒轅劍乃是當初我們崑崙虛內四大家族共同謀划的至寶,本以為不曾找到,卻沒想到竟然被白家的人拿到了,你拿著,便等於要遭受崑崙虛四大家族的追殺,林逸,崑崙虛的強大遠不是你能夠想到的,現在的你的確實力不俗,可是放在崑崙虛,也不過是過江之鯽,我勸你交出軒轅劍吧!」

林逸微微點頭。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你願意了?」

任長風一看,頓時面色大喜,整個人盯著林逸,一臉激動的尖叫道。

「願意?你想多了,我點頭是因為我覺得,這軒轅劍讓我非常滿意。」

林逸銀盪的壞笑道,在得手的時候,他就在想過這軒轅劍上是否有什麼秘密,畢竟這可是當年軒轅黃帝使用的寶劍,在那上古時代,眾生強悍,皆能夠飛天遁地,林逸還一直非常好奇,為什麼當時的提天下第一人,僅僅只是使用一把道器呢?

要知道,道器雖然珍貴,可也不是無法弄到的,如任長風才不過區區天命境,不也同樣有一件道器嗎?

現在看來,這軒轅劍中的確蘊含著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了。

「既然如此,那老子便殺了你取走這軒轅劍!」

任長風咬著槽牙,猙獰的盯著林逸咆哮道,隨後雙手揮舞,絲絲縷縷的黑色氣流驟然從他的體表浮現出來,充滿了詭異可怕的感覺。

「索命手!」

任長風仰天爆喝,那些絲絲縷縷的黑色氣流,就像是魔鬼的觸角一般,不斷的在任長風的周圍扭曲蜿蜒,隨後慢慢的凝聚成了一隻漆黑如墨的手掌,這手掌一成,天地間的溫度都驟然降低了很多,彷彿一瞬間進入了地獄中一般,那種幽冷,恐怖,讓所有人都為之顫抖。

「去!」

任長風爆喝。

漆黑如墨的手掌驟然朝著林逸飛去,牽動天地間的風雲,空氣,靈氣,急速朝著林逸而去,同時,在前進的過程中,這手掌上竟然又浮現出了一張魔鬼的面龐。

「桀桀……」

讓人頭皮發麻的刺耳鬼叫驟然從那魔鬼口中傳出,光是這氣勢,場景,一般的修士,怕是還沒有出手就被嚇的半死了。

「天闕刀法!」

林逸爆喝,手中的軒轅劍,驟然揮動,唰唰!金光爆閃,宛如突破濃濃黑夜的陽光一般,炸開,軒轅劍雖然是寶劍,可因為它的造型,以及厚重的特性,用來施展這天闕刀法倒是相得益彰。

原本,如墨一般的黑光在一接觸到那刺目的金光之後,竟然就像是積雪一般開始消融,慢慢的淡化起來。

「啊!!!!」

那掌心中的魔鬼,此時更像是在地獄中承受刑罰一般,發出了痛苦的慘叫。

「該死的,軒轅劍竟然如此克制我任家的功法!」

任長風一看,頓時面色大變,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抱怨道。

林逸一看整個人也同樣愣住了,要知道,現在他只是剛剛催動天闕刀法而已啊!

「難道,這軒轅劍對他們有克制,鎮壓的作用?」林逸突然眼睛一瞪,一臉興奮的尖叫了起來,現在,他才不過動用了不到十萬斤的力量,遠不如之前跟任長風碰撞時爆發的力量恐怖,可現在,任長風這明顯是絕技的索命手竟然無法擋住軒轅劍爆出的光芒。

「給我死!」

林逸爆喝,手中的軒轅劍瘋狂顫抖起來,在一瞬間,竟然足足顫抖了上百次,無數的金光在天地間蕩漾,宛如金色的海洋一般瀰漫開來。

索命手的那恐怖的手掌,在金光之下,更是不斷的被消弱。

「阿二,自爆!」

任長風咬著槽牙怒吼道,這一劍他擋不住,唯一的希望便是阿二這樣一名神威之境的強者自爆,從而對軒轅劍造成一絲干擾,他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什麼?讓神威之境的強者自爆?」

周圍的強者一聽,全部都愣住了,這是何等巨大的手筆啊!

他們這些人修行了一輩子,可到現在,最厲害的也不過是天威之境,可人家張嘴就是讓神威之境的強者自爆,豈不是說他們這些人連自爆的資格都沒有?

「是,主人!」

阿二沒有任何遲疑,那充滿精光的眸子,猛的一瞪,體內的氣息驟然變得無比狂暴起來。

「快退!」

有人驚呼。

「嗖嗖!」

一名名強者,紛紛宛如受驚的鳥兒一般,朝著四周急速的飛散開來。

「砰!」

一聲可怕的巨響驟然響起。

隨後便是一團巨大的蘑菇雲平地而起。

整個山谷內,更是不斷響起隆隆巨響,顯然有大量的崖壁,被自爆的力量震斷。

林逸一看,也是面色劇變,手中的軒轅劍驟然收回,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恐怖的力量就像是颶風一般,狠狠的撞擊在了軒轅劍之上。

「林逸,今天之恥辱,你給我等著,我要你成為整個崑崙虛追殺的對象!」任長風憤怒的聲音,驟然在天地間響起。 「楚紅,靈魂攻擊!」

林逸焦急的呵斥道。

以這軒轅劍爆發出來的威力,絕對是天地間罕見的至寶,一旦消息被崑崙虛的人知道了,他林逸倒是無所謂,可他的家人,他的女人,兄弟,朋友,怕是都會遭受到巨大的傷害。

這件事,林逸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發生的。

「是,主人!」

楚紅身形一晃,宛如一陣清風一般朝著任長風沖了過去,同時,整個人直接化成了一縷黑色的氣流進入了任長風的識海中。

這才是林逸真正的殺招,從六道輪迴訣中剝離出來的功法,強悍的簡直可怕,特別是現階段,因為人們的弱小,對於靈魂的防禦幾乎不存在。

「啊!~」

一道凄厲的慘叫驟然響起。

此時,天地間狂暴肆意的能量也消散了不少,林逸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宛如離玄之箭穿過濃濃的煙塵中,直接出現在了任長風的面前,軒轅劍狠狠落下。

「不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