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幹嘛啊?搞這麼大動靜!」顧忘看著站在門口的人,不悅的說道。

「還說我呢,你們剛才在做什麼呢?拜託,這裡是公司好么?光明正大的秀恩愛,那也得掌握個度吧?」周陽故意說道。

什麼秀恩愛,他什麼時候秀恩愛了?顧忘不明所以,緩緩來到周陽面前,表情有些無辜。

「你別亂說。」他直接說道。

她哪裡亂說了?明明這個黛兒就是對顧忘有意思,就是想得到他……

周陽有些不服氣。

不過不得不承認的是,人家黛兒確實有資本!

「我可沒有亂說。」周陽嘀咕著。

「我想,周小姐應該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吧?」黛兒突然慢條斯理的說道。

之前,她特別喜歡周陽的性格,乾脆利落,重情重義,可是後來慢慢地,她突然發現這個周陽已經將賭注放在了趙以諾身上,而後,她也便不再關注這個顧忘口中所謂的妹妹。

「大哥,嫂子說今天晚上要和你一起出去吃飯,我把話帶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說著,周陽便直接離開了。

奇怪?趙以諾為什麼不親自給他打電話說這事?顧忘抬頭看著離去的背影,走著遲疑。

「別去了,周陽是騙你的。」旁邊的黛兒直接說道。

這個周陽,還真是能折騰!黛兒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冷光,目光有些冷漠。

「黛兒,你走吧,我要開始忙了!」顧忘直接轉移話題,離開。

即使剛才周陽真的是在騙自己,那他也情願掉入周陽的設計的漩渦里。顧忘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原地,只剩下黛兒一個人,她不知道該怎麼向不遠處的顧忘解釋清楚之前周陽的那番話,但是很明顯,她看得出顧忘對這個所謂的和趙以諾一起出去吃飯的事情很是在意。

「黛兒小姐,您的咖啡。」助理走進來,將咖啡遞給她說道。

「不喝了,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先走了。」說著,黛兒便徑直離開。

看著黛兒漸漸消失的身影,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咖啡,助理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這麼上等的咖啡,真是浪費了! 「你!你是?」

在原地矗立了良久黎胖子才聲音顫抖的問道!

「怎麼黎胖子,這才一年沒見,就把你兄弟我給忘了,你之前走了兩年老子都還沒忘記你呢」

此刻姜辰優雅的點上了一支煙平復著自己內心的情緒道!

「你是姜辰?你真的是姜辰?」

黎胖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而這個時候高娃,拿著東洋武士刀下來道!

「我已經通知葉師傅他們,那個鬧事兒的呢?」

黎胖子獃獃的指了指姜辰,而高娃隨著黎胖子手指的方向再次看來,頓時東洋武士刀掉在地上的聲音也應聲響起。

「這?這怎麼可能?」

高娃此刻嘴巴都驚訝的快掉在地上了,他做夢都沒想到趕在天辰集團來鬧事兒的人居然是姜辰。

「怎麼的高娃,提刀要來砍我還是怎麼的?」

姜辰吐出一口濃煙嗆了起來,劇烈的咳嗽不由得嗆出了眼淚。

「他真的是姜辰?」

黎胖子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再次詢問了一下旁邊的高娃道!

「很像,聲音形態和那弔兒郎當的樣子都像」

高娃老實的回答道!

「什麼叫像,老子本來就是如假包換!」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你不是死了嗎?我們把墓碑都給你修好了的,還準備去祭拜你呢!你說都死了一年的人怎麼可能會復活呢?」

黎胖子哀嘆道!

「誰說我死了,你們誰看見我死了,這俗話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們埋得是誰?要不去把墳墓打開看看。」

姜辰有些無語道!

「我是問之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人,他們說你那次出去以後就沒有回來過,可能遭到了暗算,而且我們連你屍體都沒找到,但是也幫你修了一塊墓,幾乎所有人都相信你已經是了,不然都快一年了,你不可能不給我們聯繫的」

「哎!這個怪我,我去了一個遙遠陌生的地方,之前本來有一次回來像給你們聯繫的,但是事態太過緊急我也沒來得及」

「那你好歹給打個電話啊!你不知道我們有多想你,你這個天辰集團的爛攤子丟給我,真的快壓死我黎胖子了」

此刻黎胖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走上前去捶了姜辰一拳直接哭了起來,而這悲傷的情緒也把高娃感動眼淚流個不停。

「你不知道當得知你死了的消息以後,黎胖子簡直就快瘋了,甚至把你消失的那片森林都派人找了個遍,說死好歹要見屍體吧!結果沒有發現,但是還是給你風光大葬弄了一塊無比好的墓碑,並且要為你劫色三年」

高娃趕忙向姜辰說道!

「前面這些我覺得都不怎麼感動,但是聽著你為了我要劫色三年,你知道你感動到我了知道嗎?能讓你黎胖子劫色長達三年,這得是多大的決心啊!那行吧!既然你答應了,現在也就一年你還要劫色兩年」

「你妹的!你回來了!你都還不忘記洗刷老子,咋們現在必須找個安靜的地方我們三個一定得好好聚聚,你這個天辰集團真正的董事長回來,我這可心可就要輕鬆多了,你不知道你那兩個哥哥都差點快把我和高師搞死了」

黎胖子一個勁兒的擦著眼淚感嘆道!

「那個董事長你說他!他是天辰集團真正的董事長?」

這個時候之前的那個大堂經理不敢相信的問道!

「對啊!人家的名字就叫姜天辰,而這個天辰集團也是以他的名字取的。」

結果黎胖子的話剛說話,這個大堂經理立馬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董事長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拿能想到你會穿成這種樣子啊!我要是知道你是董事長我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的,我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這個大堂經理趕忙低頭認錯道!要知道能進入天辰集團,相當於他這一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了,天辰集團的福利待遇是一般公司根本無法比的,就他這麼一個小小的大堂經理一年隨隨便便賺50萬應該不是問題,還有各種補貼獎金啥的,所以無數人擠破腦袋都想進入天辰集團,這也是這個大堂經理為何苦苦哀求希望姜辰放過他的原因,這麼好的一份工作丟了到哪裡去找啊。

「你瞧瞧!典型的狗仗人勢性格,你說一個小小的大堂經理都是這種態度的話,那上面的這些中高層豈不也都亂了套了,還有我昨天去了天辰集團的總部,就是一年前我們最先創業的那個地方,那個地方也有這種情況,但是我稍微整頓了一下,昨天晚上我就在那裡過得夜,還有黎胖子你這官是越做越大,和下面的這些員工的等級制度也越來越嚴,這一個主管都還聯繫不上你了?」

「哎!我這不是忙嗎?一天哪有那麼多時間啊!再說了他可以向上一級回報嘛!」

黎胖子天辰集團的董事長平時在員工面前那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啊!但是今天在這個穿著短褲拖鞋的屌絲面前卻乖得像一個謙遜的學生一樣。

「你這個就違背了我們之前創辦公司的理念了,你看之前我們最先創辦天辰集團的時候,是打著口號和員工做朋友,沒有等級制度,大家一起辦公甚至一起生活像一個團體一樣,而你現在分這種等級制度,比如下面有很大的問題,他反應給上級,上級管理的疏忽,他肯定不會反應在你這裡來,畢竟大家都報喜不報憂,然後中間就斷了,知不知道,這也是為什麼古代的皇帝要微服私訪呢!畢竟面子工程這種東西太多太多了。」

「我剛走進這個天辰集團世貿大廈的時候,我還是被這裡的宏偉壯闊給震撼了一下,但是我一進來,我就感覺到裡面很多問題,就如同一座被白蟻給吃空了的宮殿一樣,外表雖然看上去還金碧輝煌的,但是內部早已腐朽,隨便一點外力打擊立馬轟然倒塌,而現在亡羊補牢還為時不晚。」 「我知道!這不你回來了嗎?你現在要怎麼弄!我都舉雙手贊成,對吧!高娃!」

「對!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全力幫助你,我感覺我們還是只有適合當文武大臣,我們沒有帝王將相命,能把你老的江山還能保住已經很不錯了」

「看你兩的表情好像是丟了一個爛攤子給我,準備當甩手掌柜啊!」

「嘿嘿!行了!咋們先不提這個,先喝上幾杯好好給我們說說你這一年到底去幹了啥,說真的我都快想死你了,沒有你日子,我感覺空氣都是酸的」

說著黎胖子便推著姜辰向裡面走去。

「等等!這個大堂經理,哎!算了!給你一次機會,以後對待任何人,都要畢恭畢敬,人人平等知道不?還有這些安保們,全部送到醫院去吧!行了!你推著我幹嘛啊!吃飯在外面吃啊!我本來今天就是過來找你請客的。」

「去外面吃啥啊!直接到頂樓辦公室餐廳去,那裡什麼都有」

說著黎胖子迫不及待的推著姜辰準備去坐董事長的私人電梯。

「老公!你不要我們了?」

突然身後響起了兩個女孩兒好聽的聲音,黎胖子和高娃以及大廳的所有人都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頓時大家都驚訝了一下,兩個傾國傾城充滿著貴族氣質的女孩兒,那容顏和吹彈可破的肌膚,如同仙女一樣下凡站在那裡。

「叫你的?行啊!高娃你去哪裡結交的這等頂級貨色」

黎胖子看向了高娃道!

「不是找我的啊!是找你的吧!」

高娃一臉懵逼道!

「什麼找你的!找我的!這兩是我老婆,你們得叫嫂子,吃飽了你們兩?我們馬上要去吃大餐了你們還吃的下嗎?」

姜辰溫暖的笑著看著兩個吃貨老婆道!

「應該還可以!」

「對!我是大胃王,這個胖得應該是老公你的那個兄弟黎胖子吧!你好在下天下大陸天都城夜歌公主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在下天下大陸琉璃國蒼天雷元帥之女晚霞公主?」

兩個女孩兒可能還沒有從以前的國度適應過來,還用著在天下大陸打招呼的方式。

而黎胖子和高娃那簡直懵逼到了極致根本不知道怎麼回,而大廳的這些圍觀人員也都愣住了,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感覺跟拍電影一樣。

「這!這那個KTV的公主啊?你在哪兒找的辰娃子,現在夜場公主都這麼漂亮了?」

黎胖子趕緊看向了姜辰詢問道!

「你耳朵聾啊!人家是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行了這裡人多眼雜,還是去安靜的地方說吧!」

「好的!好的!什麼什麼公主快裡面請?」

說著黎胖子趕忙帶路在天梯門口比著請的姿勢。

「嘖嘖!天辰集團的董事長怎麼現在跟夜場少爺一樣了」

高娃進了電梯哈哈大笑都!

「老子是少爺那你就是鴨子,對了!辰襪子這到底咋會事兒啊?你快說啊!好奇死我了,這兩個妞兒都被你拿下了?」

「你說你這當了這麼久的董事長怎麼感覺還是白當了呢!一點文化素質都沒有,那個我們先上去吃著東西喝著酒邊吃邊聊行不?這都大中午了,未必我還餓著肚子跟你講故事呢?」

「是!大佬說得是?大佬你應該還沒來個現在這個公司吧!你現在作為董事長了,我坐上二把椅了我給你好好介紹一下,天辰世貿大廈有100層,全部都是我們天辰集團的辦公大樓,最下面是商場。」

「什麼?現在你居然把業務涉及到商場了?」

姜辰靠在電梯上有些驚訝道!

「那當然不過這個商場裡面全部都是我們天辰集團自己旗下的東西,各種轉基因蔬菜水果,一是起著展覽作用可以讓大伙兒過來看品茶到時候可以加盟或者購買,然後還有各種我們申請了專利的什麼,多功能除塵器啊!保健品啊!醫療器械啊!總之就入你說得一樣要把自己的業務領域擴寬,這樣到時候這樣不行的話,那樣總該行的,就是別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面的道理」

「中間則是媒體領域,我們也有自己的影視製片公司,還有主播包裝和平台,以及直播帶貨,還有電競戰隊,在上面則是教育輔導,金融理財,不得不說你最先招聘得那些大學生們,現在他們可是各個領域的佼佼者了,我也給了他們股份,他們也是天辰集團的股東了,正如你所說得一定要發覺人才,善用三人,他們可都是元老級別的人物知道你回來了,肯定會無比高興的,要不要現在就去告訴他們。」

「先別以後有的是時間,我現在肚子餓了,想好好的吃一頓,我們先聊聊我還有好多時間想問你們呢?」

姜辰趕忙說道!

「行吧!這上去第100層就是天辰集團的辦公室了,這上面可是我按照你之前的最愛所布置的,上面不光有空中花園游泳池還有私人酒窖,撞球室,保齡球室還有KTV等等,而且酒窖珍藏了很多國窖和上年份的五糧液和女兒紅,畢竟我們都比較喜歡喝白酒不喜歡喝紅酒所以我珍藏的幾乎都是白酒」

很快電梯便到了100樓因為是私人電梯只有董事長使用中途是不會停的因此速度很快。

一出大廳的門就是偌大的一個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一眼便可以俯瞰整個蓉城市。

「你知不知道我每次坐在裡面的感覺就好像整個城市都在我的腳下一樣我帶你出來參觀一下,這外面是巨大的空中花園,這些樹木全部都是名樹全是東南亞那邊運過來的,而這個游泳池是全面伸出去的,下面全部都是透明的玻璃」

「卧槽這個游泳池我感覺在那部電視裡面見過呢!這個玻璃該不會破了吧!破了我人不是直接從100樓給掉下去了?」

姜辰看著這個游泳池有些驚訝道!

「你放心全部都是防彈玻璃製造的根本不會破,這裡還有人造沙灘,你知不知道光是建造這棟大樓都差不多花了50個億,也正是你完成家族任務的標準。」

重生一醫世無雙 「我去!這麼豪氣啊!那麼現在天辰集團市值多少啊?」

姜辰有些期待的看著黎胖子道!

「算上美股的股市和我們的基金債券大概3600個億」

「我的老天爺啊!可以啊黎胖子,真正的一個商業帝國啊?」

姜辰情不自禁的給黎胖子比著大拇指道!

「那可不!要不然不是這麼大個巨獸的話,可能早就被你那兩個哥哥給打垮了」

黎胖子笑著道! 自古以來,女人都是一種極其善變的生物,前一秒也許乖巧可人,可是后一秒也可以狠毒噁心。

所有的人都以為黛兒是一個正直的商業女,可是沒有人會想到,就是這樣的一個通情達理的女人,竟然也會變得卑鄙無恥。當然,這其中的變化,黛兒自己都沒有感覺出來。

「黛兒小姐,早啊!」山貓向她打了聲招呼。

「早!」黛兒回應了一聲。

已經連續很多天了,黛兒每天都要來顧氏一趟,不是為了工作就是找借口來看顧忘一眼,久而久之,這已經成了她的一種習慣。

「你很閑么?」辦公室里,顧忘直接問道。

「還好。」黛兒回答。

「但是我很忙。」顧忘繼續說道。

「那你先忙吧!」說著,黛兒直接將手裡的早飯放在桌子上,而後離開。

能夠看他一眼,已經讓黛兒很是開心了,瞥了辦公室里正在忙碌的人一眼,她立即離開公司。

看著離去的人,山貓嘆了口氣,有些惋惜,多麼優秀的一個女人,卻要把時間浪費在一個有婦之夫身上。

「山貓!」辦公室里,顧忘突然大聲喊道。

「來了!」山貓立即回應,直接走進顧忘的辦公室。

「最近趙以諾怎麼樣?」顧忘問道。

「挺好的,嫂子一直在影樓工作,挺安穩的。」山貓立即回答。

「好,你出去吧。」

已經很久了,他沒有好好和趙以諾聊過天,也沒有真正關心過她,在這個忙碌又阻礙滿滿的時間段里,他只能讓山貓在背後默默的保護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至於他和黛兒之間的事情,雖然有些人一直在八卦的傳著緋聞,但是他自己卻是問心無愧,而且他也一直在給黛兒灌輸他們之間不可能的觀念,所以也便沒有真正當回事。

「顧總,有人找你!」助理一邊走過來一邊說道。

「讓他進來!」顧忘頭也沒抬,直接回答。

晏少的替身寵妻 「啪!」

還沒等助理走出辦公室,門就已經被狠狠的推開。

「顧總!」

一個聽起來有幾分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到他的耳邊。顧忘緩緩放下了手裡的筆,對著旁邊的助理擺了擺手,示意她出去。

「你找我有事?」顧忘緊接著問道。

沒錯,是李玲。李玲在國外的勢力,他早就有所耳聞,如今她突然回國發展,這倒是有點出人預料。

「顧總,顧氏一直都是本市的龍頭企業,你有沒有想過讓自己的公司更上一層樓?」李玲直截了當的說道。

她來的目的很明顯,想要尋求和面前人的合作。可是顧忘卻一點和她合作的想法都沒有。

「不好意思,我對顧氏未來的發展很有規劃,不勞你費心。」顧忘直接回答埋頭繼續工作。

「看來,顧總這是要拒絕和我合作了。」說著,李玲直接走向旁邊的沙發,坐了下來,臉上有幾分傲慢。

「李小姐,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可以離開了。」

「顧忘,難道你不再考慮一下?要知道,我李玲在國外的人脈和資源都是你想象不到的……」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顧忘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人,直接說道。

真是一個固執的臭傢伙!她都這麼低三下四的說話了,他竟然還是這麼一副拒絕又無禮的模樣!

「難道你要一直仰仗那個黛兒?顧忘,你可別忘了,你終究是有女朋友的人!」說著,李玲直接走出了辦公室。

聽著這一番番「咯噔咯噔」的女人的高跟鞋聲音,山貓轉過身子,好奇的看著離去的李玲,眼睛里有一絲疑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