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哪有?」葉修堅決反駁道,「我只是看到大海的水那麼藍,忍不住沉浸在了那種自然的意韻中,哪有你說的那麼膚淺?」

「屁!」沈青瑤俏皮地笑罵一聲,道,「你明明是看到美女丟了魂。」

「瑤瑤,別管他了,我們去游泳吧。」站在前方的沈清雪有些面色不善地看了一眼葉修,冷冷說。

沈青瑤笑著應了一聲,歡蹦著向姐姐走去,歡叫道:「游泳去嘍!」

我的女團爆紅了 見她們姐妹倆是打算拋棄自己了,葉修忍不住露出苦笑,搖了搖頭,猛然腦海中電光火石般閃過剛才沈清雪和沈青瑤的話,並且準確無誤地抓住其中一個關鍵字眼。

「什麼,她們要游泳!」葉修像是突然發現一個大寶藏一樣,霎時間情緒高漲,渾身為之激動,大喊道,「喂,大小姐,瑤瑤,你們別走那麼快,帶上我,我也要游泳啊!」

聽到葉修的聲音,沈青瑤咯咯地歡笑起來,而沈清雪原本冷如霜雪的臉色上,也是不經意間掠過一抹淡淡得意的笑意。

葉修興奮得幾個箭步衝到沈青瑤和沈清雪身邊,激動不已地問道:「大小姐,瑤瑤,剛才你們說的話是真的嗎?你們要去游泳?」

「嘻嘻,葉大哥,你為什麼這麼興奮呢。」沈青瑤俏皮地笑著問。

葉修意識到自己是表現得有些失常了,連忙收斂了興奮,訕訕笑道:「瑤瑤,那個你有所不知,我最喜歡游泳了,小時候,每到夏天,我們村裡幾個小夥伴,都會一起光屁股在河裡游泳,別提多開心了。」

聽他話里說到「光屁股」三個字,沈青瑤臉色頓時一紅,羞惱地看了葉修一眼。

葉修還沒意識到,自顧著說:「我們游泳的時候,都是什麼都不穿的,你們游泳是不是也光屁股啊。」

「你做夢!」沈青瑤羞惱得滿臉緋紅,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沈清雪凝脂般的臉蛋上也飛上一抹羞紅,狠狠瞪了一眼葉修后,一把拉住妹妹的手,道:「瑤瑤,我們走,別管這個流氓!」

「流氓?」葉修有些納悶了,自己不過是隨便問了一句她們的游泳習慣,咋就成流氓了?

「尼瑪,我居然在這樣兩個宛如天仙般的美女面前說出光屁股三個字,還說了兩次,也真他媽的是天才了。」葉修哀嘆著想,「難怪她們要說自己是流氓了。」

在沈青瑤和沈清雪去換衣服的時候,葉修在海灘邊上的商店租了遮陽傘和白色躺椅安置在海邊。

當葉修一副超級悠閑的姿態,喝著清涼的椰子水時,卻遲遲不見沈青瑤和沈清雪出現,不由得疑惑地想:她們莫不是太害羞,害怕被我看到?

轉頭看了看,忽然一雙清涼柔軟的小手從后伸過來,遮住了葉修的眼睛。

「誰?」葉修吃了一驚。

「咯咯,你猜呢?」一個少女歡喜俏皮的聲音響起。

絲絲清涼的幽香瀰漫開來。

「瑤瑤,別鬧了。」葉修笑著說。

葉修此刻半躺在沙灘椅上,以一種仰望的姿態向後看去,霎時覺得彷彿有兩隻白兔在自己眼前晃動,

葉修不由得呼吸一窒,不過身為一代強者昔日在血與火中拼殺,葉修頓時保持了平靜。

正打算起身轉頭好好觀看一番,卻見沈青瑤忽然嘻嘻一笑按住了他,不讓他起來。

「葉大哥,姐姐不想讓你看到她穿泳裝的樣子,所以,你別亂動。」沈青瑤笑著說。

她要按住葉修,自然不免要彎下腰,胸前那已經頗具規模的俏聳,正好在葉修眼前暴露無遺,彷彿兩隻跳躍的白兔,又出現在葉修眼前。

若非超強的定力,葉修恐怕已忍不住一把抱住她。

「瑤瑤,你們放心去游吧,我不會看你們的。」葉修乾笑了笑說。

「嘻嘻。」

隨即,沈青瑤放開了葉修,轉而笑著從葉修身後走開。

讓葉修真的不看那樣兩個絕美如同仙女的女孩穿泳裝的樣子,怎麼可能?

是以,當沈青瑤放開葉修后,葉修簡直在沙灘椅上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連忙向後看去。

「姐姐,他看過來了!」沈青瑤無意間回頭和葉修對視之後,忍不住歡笑驚呼出聲。

聽到妹妹的話,沈清雪竟是下意識地向妹妹身邊縮了一下,似乎想要讓妹妹擋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葉修看到,但她本就比沈青瑤高,高挑勻亭的身材,怎麼可能擋得住?

能看到大小姐這般女人姿態,葉修不由感嘆,「也許在妹妹眼中才有真實的她。」

只見沈青瑤穿著草綠色的比基尼,雖然只有十六七歲,但胸前已頗具規模,俏聳著,她身上皮膚緊緻,苗條玲瓏的身段,凹凸有致。

站在她旁邊,絲毫不被她清純靚麗遮掩的,是沈清雪的另一種極致的美。沈清雪身段高挑,膚如凝脂,前凸后翹,黑色比基尼映襯下,她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窒息的冰雪冷艷,彷彿冰雪女神,不僅身材完美,更有傾絕天下的氣韻。

沈清雪看著葉修的目光似乎也與以往的冷傲有所不同,雖然她還是沒有什麼好眼色,但此刻的她,在原本的冰艷之中,竟是不期然地多了幾分嬌媚,甚至還透出一絲隱隱的羞澀。

冰雪冷艷,不可方物!葉修頓時有些呆了……

在葉修怔怔的目光中,沈清雪和沈青瑤已經走開了,她們的笑聲宛如一串陽光下的銀鈴響動,悅耳動聽。

「世間竟有如此絕美的女孩,能夠見到,也算是人生之幸了!」葉修半躺在沙灘椅上,看著不遠處在海水中嬉戲的沈青瑤和沈清雪,不無感慨地想。

在海邊游泳過後,沈清雪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換上來時的衣服后,她主動提議去海灘旁邊的酒吧,要請妹妹和葉修喝一杯香果酒。

聽她提議去酒吧,葉修頗有些意外,調侃地笑道:「喝一杯怎麼成?我們今天不醉不歸!」

當然,他只是說說而已,只要她們兩個在他身邊,他永遠都會讓自己保持足夠清醒!

這是他的工作,更是對故人的承諾…… 這個海灘旁邊的酒吧,名叫陽光水岸,聽起來十分光明美好的名字。

葉修、沈清雪、沈青瑤三人進入酒吧中,來到吧台,沈清雪主動點了三杯香果酒。香果酒,乃是用世界上最頂級的七種水果釀製而成,堪稱果酒之皇。因為度數不高,口感醇正,味道清冽微微沁甜,最受女士歡迎。

不是必要的應酬,葉修很少會喝酒,只為曾痛飲狂醉,痛哭失聲……

後來,在韓武影響下,葉修開始學會喝茶。一直以來,讓葉修很好奇的是,一個冷酷的超級殺手,偏偏喜歡喝清茶。

用他的話說,只有清茶,可以讓他感到安寧,讓他覺得自己是活在陽光下。

眼見葉修微笑搖頭,似帶著不屑,沈清雪冷冷哼一聲問:「怎麼,葉修,你不滿意嗎?」

聽著她的話,葉修像是突然回過神,愕然問:「大小姐,你說什麼,什麼不滿意?」

沈清雪狐疑地看著他,道:「剛才你搖頭的樣子,難道不是對我點的果香酒不滿意嗎?」

葉修苦笑道:「豈敢?只要是大小姐請我喝的,就算是白開水,也是價值千金,我怎麼會不滿意呢。」

沈清雪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旁邊沈青瑤嘻嘻笑問:「那我呢,葉大哥,要是我也請你喝酒,價值多少呢?」

葉修裝作臉色一沉,嚴肅地說道:「瑤瑤,你還未成年,可不能喝酒。」

沈青瑤聽得無語,輕哼一聲轉過頭,不理葉修了。

就在這片刻間,一個青年侍者,用一個托盤端著三杯果香酒送上來。

「三位,請慢用。」青年侍者十分客氣地將三杯果香酒放在桌上。

女士喝的酒,果然不一樣,就連杯中也顯得特別、精緻。只見是高腳、杯身長長橢圓的水晶酒杯,刻著精美花紋。杯中的酒成櫻桃紅色,在杯身花紋映襯折射下,顯出璀璨而華美的形態,彷彿隱隱有一朵花,靜靜綻放在酒水中。

葉修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調侃地說:「這果汁味道不錯。」

的確,對於曾經喜歡喝燒刀子的他來說,這果香酒的滋味,就和果汁飲料差不多。

不出意料的,他這句話,頓時引來了沈清雪的白眼。

酒吧中心處,是一個舞池,此刻雖然不是晚上,依然有不少青年男女在裡面跳舞。其中的不少女孩,還是剛剛從海灘上回來,穿著比基尼,跳舞的樣子,顯得香艷而妖嬈。

葉修雖然也看得津津有味,不過因為他之前已經看過沈清雪和沈青瑤穿比基尼的樣子,所以再看其他比基尼女孩,覺得多少還是差了一些。

喝完那杯果香酒後,葉修覺得內急,便跟沈清雪和沈青瑤說道:「大小姐,瑤瑤,我想去撒尿,你們要不要同去。」

原本喝著果香酒閑適優雅的氣氛,頓時讓葉修這句話完全破壞了。

「葉大哥,你真討厭啊。」沈青瑤哭笑不得地叫道。

沈清雪面色不善地看著葉修,估計有暴打他一頓的衝動。

葉修乾笑一聲,站起身,向酒吧的洗手間走去。

來到洗手間,正有兩個染著彩色頭髮,神情看起來有些頹廢,抽著煙。葉修進來,他們有些面色不善地看了他一眼。

葉修覺得像他們那樣的青年,眼神都差不多,也沒太在意,徑直走進裡面。

小便之後,葉修舒服地出了口氣,正打算用烘手機下把手吹乾,卻見那兩個抽煙青年靠在烘手機邊,完全擋住了烘手機。

「哥們,麻煩讓一下可以嗎?」葉修很客氣地對兩個抽煙青年說道。

兩個抽煙青年像是沒聽到葉修的話一樣,一動不動,若無其事地吞雲吐霧。

「我想吹一下手,麻煩讓開一下。」葉修語氣微微一沉,說。

兩個抽煙青年不屑地瞟了葉修一眼,輕哼一聲,這才起身,從烘手機旁邊走開。

就在葉修把手烘乾,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忽覺一個冰涼的尖銳之物,抵在他的背上。緊接著,一個冰冷的聲音在他身後低沉地響起道:「把身上的錢交出來!」

葉修並沒有感覺到有多大殺氣,知道站在自己身後的,應該就是剛才那兩個抽煙青年。聽他們的話,似乎想要打劫自己,想自己現在身上根本身無分文,葉修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我說兩位兄弟,我想你們可能找錯搶劫對象了,我可不是什麼有錢人啊。」葉修神情平靜,更有一絲調侃。

「還廢話?」後邊那個聲音有些不耐煩地厲聲叫道,「沒錢還穿名牌西裝?你騙誰呢?」

尼瑪,穿名牌就是有錢人嗎?葉修苦笑著想,「兩位兄弟,你們都還年輕,千萬不要衝動,我身上真的沒錢,你們去搶別人吧。」

「草泥馬!」後邊那個聲音突然罵了一聲,手中的刀子抵緊葉修的背,喝道,「你要錢還是要命!」

葉修輕笑一聲,「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說髒話了。」話音剛落下,只見葉修的身子突然鬼魅般一扭,以一種電光火石般的速度,一拳橫掃而出,將那個原本用刀子抵著他後背的青年打得撲在洗手台上。另一個青年大罵一聲,霎時暴起,飛踹而來。

不過葉修的腳更快,彈射而出,一腳踢在那個青年大腿上,那個青年頓時慘哼一聲,摔倒在地。撲在洗手台上的那個青年被葉修剛才一拳打在腦袋上,還有些暈乎,緩緩起身,甩了甩頭,看清葉修后,又是大罵一聲暴起,握著水果刀,向葉修撲了去。

葉修眼中冷光一閃,一把扣住他握刀的那隻手腕,猛一發力,青年只覺整條膀子酸痛發麻,頓時水果刀脫手掉下。葉修的腳上像是長了眼睛一般,腳尖接住水果刀,向上一顛,將水果刀顛進左手中。

此刻葉修握刀在手,兩個抽煙青年剛才僅存的心理優勢已經完全崩潰。

葉修將水果刀在左手中優雅地轉了轉,微笑看著那個被他扣住手腕動彈不得的青年,問道:「怎麼樣,還要打劫嗎?」

那個青年只覺手腕劇痛,痛得說不出話,旁邊那個已然意識到葉修不是一般人的青年,眼神閃爍一番后,慌忙到葉修旁邊,撲通一下跪地,哀求道:「大哥,我們兩個有眼不識泰山,求大哥大人大量,饒過我們兩個一命,我們兩個以後再也不敢了。」

說話間,竟是膝行上前,抱住葉修的腿,哀求不已。

「滾開!」葉修以為他抱住自己的腿,想對自己不利,頓時一腳踢開他。 成親前一晚,賢王竟然跑錯了床,跑到赤玫將軍的床上去了!

以前,赤玫追著賢王跑,賢王處處躲著不屑一顧,終於在賢王要去納蘭公主后,赤玫將軍死了心,慕容將軍又恢復了記憶,兩人和好也要成親。

可是現在……賢王來了這麼一出,一切就都亂了!

赤玫將軍是什麼人?能讓人白睡了?

當天早上起床,赤玫將軍看到自己身邊的人後,當下便換了新郎,將賢王壓著拜了堂成了親。

一切發生的太快,當眾人反應過來時,一切都已經無可挽回了。

可憐那納蘭公主還在苦苦等候著賢王去迎娶呢……

皇上得知了消息后,直接封賢王為太子,又另立一位皇子為賢王,而後便由那新上任的賢王去迎娶納蘭公主……

納蘭公主知曉時,已經木已成舟,且當初皇上賜婚確實說的是賜婚賢王與納蘭公主,至於這賢王是誰……自然由皇上來指定了,也並未違背當初的約定。

倒是賢王成了親后,竟如嫁了人一般,也不回賢王府了,就住在了赤府。

據說啊,這賢王與賢王妃,婚後生活極為不合,三天兩頭的打架,那賢王妃是什麼人啊,戰場上廝殺出來,連慕容將軍都打不過的人,可憐那嬌生慣養的賢王怎麼會是其對手?只有被虐的份啊。

眾所周知,赤家兒女,素來只婚配一人,賢王被賢王妃看的緊緊的,直到後來登基,終其一生,也只有那赤玫將軍一位皇后。

再後來,據說皇后在宮中待膩了,要出去玩玩,又怕皇上再宮中沾花惹草,便讓皇上在兄弟的後人中挑選了一位出色的繼承了皇位,自己帶著皇上出去遊玩了……小說娃小說網

旒令國的男人們都為他們的皇上抹一把辛酸淚,他們尚且能夠妻妾成群,坐享各種美人,作為九五之尊的皇上,卻只能守著那一位母老虎,當真是……讓人同情啊。

而皇上的一切痛苦根源,只源於當初上錯了床,所以說啊,這床是萬萬不能上錯的。

至於當初在賢王府的人如何能上錯床上到赤府去了,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們的皇上一生都守著那唯一的母老虎,在那母老虎因為戰場舊疾損了身子早逝時,還要讓皇上陪著。

那一日,春雨瀝瀝,皇上抱著依舊絕美的皇上步入皇陵,再不復出,哀樂長鳴,雨歇後,皇陵外卻是春花一夜競相綻放,繁花似錦。

皇陵中,中年的軒轅虔輕輕將懷中的人兒放入水晶棺中,在他眉心印下一吻,而後躺在了她的身邊。

「嘰嘰——」

皇陵空寂,突有聲音響起,軒轅虔一愣,抬手從懷中掏出一枚赤紅色的蛋蛋來。

他不知道這枚奇怪的好似有生命的蛋來自哪裡,卻總喜歡粘著他,後來他們成親,她見到后,頗為嫌棄,每次都要扔掉,可每次蛋蛋總能自己找回來……他總覺得,她能與這枚淡淡溝通。

後來他說,他們無兒無女,不如就將這枚有靈性的蛋蛋當做自己的孩子,蛋蛋聽了高興的上下彈跳,她卻是直接讓赤玫將蛋蛋扔到了異國。

這次,直到她去世蛋蛋才尋回來……

他輕笑,將紅色的蛋蛋放在她的手中,而後自己與她十指相扣,擁她入懷,閉上了眼睛,再也不復睜開…… 被踢開青年,連忙膝行上前來,哀求道:「大哥,我們不懂事,求你放過我們。」這一下,他沒敢再去抱葉修的腿,只是哀求不已。

葉修冷哼一聲,道:「這次就放過你們,要是下次讓我再看到你們,小心老子直接把你們搞廢!」

「不敢了!不敢了!」那個青年連聲說。

重生一風流女軍王 葉修微微冷笑一聲,隨即忽然隨手一帶,將那個被他扣住手腕的青年帶到一邊。

葉修輕哼一聲,正要離開,卻忽聽洗手間門口響起一個淡然的男子聲音道:「身手不錯。」

微微吃了一驚,葉修看向洗手間門口,發現一個身穿青色背心,七分牛仔褲,約三十歲的男子正站在那裡。一條金鏈子,透出土豪的氣息。他表面上看起來平靜,但看著葉修的眼神中,卻似乎有某種淡淡的深意。

葉修感覺這個男子平靜淡然的外表下,隱隱散發出某種不凡的氣質,不由心裡微驚,下意識問:「你是?」目光中露出幾分警覺,這一刻的葉修早已沒有面對沈家小姐時無賴痞氣。

「一個上廁所的男人。」那個男子這樣淡淡地回了葉修一句,然後徑直走進洗手間裡面。

葉修感覺有些錯愕,隨即露出一絲苦笑想:「這個傢伙還真有些意思。」搖搖頭,走出洗手間。

酒吧中,在葉修離開后,沈清雪和沈青瑤坐著的那一桌,忽然來了三個穿背心,沙灘褲,手膀子上有紋身,流里流氣的男子。三個男子中,以那個戴著墨鏡,自以為很酷,面帶邪笑的青年為首。

墨鏡青年臉上有不少青春痘,看起來坑坑窪窪的。他霸佔了剛才葉修坐的那個位置,另外兩個男子就站在他身後,像是他的小弟。

「兩位大美女,還真是巧,居然又在這裡見到你們了。」墨鏡青年露出一絲邪笑說。

看著墨鏡青年臉上的青春痘,沈青瑤感覺有些噁心,露出嫌惡的樣子,不過此刻葉修不在她們身邊,見墨鏡青年分明是來調戲她們的,她又有些害怕。

沈清雪面色冰冷地看著墨鏡青年說:「你們想幹什麼?」

「嘿,我們能幹什麼啊?」墨鏡青年哈哈一笑,隨即神情猥瑣地掃了一眼沈清雪和沈青瑤的胸部,說,「兩位大美女,剛才在海灘上我看到你們了,你們的身材可真是棒啊!」

「這裡有人坐,不歡迎你們,請你們離開。」沈清雪臉色一沉,直接下逐客令。

「老大,這個妞看起來很有脾氣,不好對付啊。」墨鏡青年左邊那個齙牙青年戲謔地笑道。

「有脾氣,玩起來才更過癮啊。」墨鏡青年右邊那個嘴角長痣的青年淫笑說。

「喂喂,你們兩個傢伙,說什麼呢?什麼場合,你們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你們老大可是很純潔的。」那個墨鏡青年裝作生氣的樣子,對身後兩個小弟裝模作樣地喝斥道,「有你這樣跟美女說話的嘛。」

墨鏡青年笑罵著推了齙牙青年一把,轉而看向沈清雪和沈青瑤,很紳士地說:「兩位美女,你們別聽他們胡說。」

沈清雪一臉冰冷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沈青瑤有些害怕,暗暗拉了一下姐姐的衣服,低聲道:「姐,我們走吧。」

雖然她說得低聲,卻讓墨鏡青年聽到了,玩味地笑道:「大小姐,別走啊,我正要邀請你跳一跳舞呢。」

沈青瑤道:「我又不認識你,怎麼會和你跳舞?」

「哈哈,」墨鏡青年一笑,說,「不認識沒關係,一回生二回熟嘛。」說著,竟要去拉沈青瑤的手。

「你……」沈青瑤嚇了一跳,身子立即后縮。

「看來不用點硬的,她們兩個是不聽話的了!」嘴角長痣青年眼見沈青瑤居然不讓老大拉手,頓時臉色一變,露出一絲獰笑道。

「請你們走開。」沈清雪俏臉陰沉下來,冷冷說。

「嘿嘿,」墨鏡青年眼見沈清雪根本不識抬舉,終於是失去了耐心,冷笑一聲,對身後兩個小弟發令道:「阿龍,小山,動手吧,老大玩了,你們也有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