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嗯,你讓他們盡心的去找一找,任何有可能的地方,都去找一下吧。」

在韓楉樰的心裡,依然是不願意相信,林浩峰會就這樣死了的,所以,容初璟說,要讓人去找他的下落的時候,她沒有阻止。

「我知道了,你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了,先休息一下吧。」

容初璟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他之前的時候,已經讓人去辦了,就算是韓楉樰不說,他也會儘力的去找的。

容初璟覺得,自己不能見到韓楉樰那悵然的樣子,不管是為了誰的,所以,找到林浩峰這件事情,也算是一件大事了。

而且,容初璟知道,要是沒有找到林浩峰的下落的話,韓楉樰的心裡,永遠也不會放下的,他怎麼能讓一個男人,永遠的,留在她的心裡呢,他是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楉樰,我打算,先離開這裡,等明天就出發,怎麼樣?」

其實,容初璟是早就想要離開這裡的呢,只不過,前幾天的時候,韓楉樰為了林浩峰的事情,在和自己鬧矛盾,他也就沒有在她的面前,提過這件事情。

這會兒,見韓楉樰已經不再和自己鬧矛盾了,容初璟自然的,就將這件事情給提上了日程了,而且,肯定是要先和她商量一番的。

「你打算往哪裡去?」

韓楉樰也很明白,這個地方已經不安全了,而容初璟,之所以會在這裡,還留了這樣長的時間,都是為了自己。

要不是自己,這幾天,因為林浩峰的事情,有些憂慮,要有些牽連到了容初璟的身上的話,他們應該早就已經離開了。

想通了之後,韓楉樰的心裡,其實是有些愧疚的,明明,這件事情,並不關容初璟的事情,她為了讓自己好受一些,就利用那塊暗衛的牌子,遷怒了他了。

也只有容初璟,在自己無理取鬧的時候,還在自己的身邊,那樣的哄著自己,這樣想著,韓楉樰的心裡,是很感動的。

「楉樰,我說過了,我只想讓你開心,所以,這件事情,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只要你能開心就好了。」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的神色,自然已經知道了,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的,於是開口安慰著她。

「嗯,謝謝你,容初璟。」

能有這樣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韓楉樰是真的很高興的,也是很感激的,於是,輕聲的說了這樣的一句謝。

「傻瓜,你我之間,何須說這樣的話。」

容初璟上前,將韓楉樰,輕輕的攬在了自己的懷裡,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那空了幾天的心,在這一瞬間,被填滿了。

「對了,你剛剛說,我們要離開,你準備去哪裡?」

剛剛,他們就是在說這件事情的,只不過,因為打岔,所以說到了其他的事情上面去了,這會兒,韓楉樰想起來了,自然是要向容初璟問個清楚的了。

「我打算,繼續下江南。」

見韓楉樰問起來這個了,容初璟自然是不會對她有所隱瞞的,就將自己的打算,都和她說了。

「去江南,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你的人,都在江南嗎?」

韓楉樰記得,之前的時候,容初璟說過,他的人,被他安排在了江南的,這會兒,他應該也是這個原因,才會想要去江南的吧。

「嗯,這也是一個原因,我的人,在之前的時候,就已經差不多的,都安排在了江南了。」

容初璟點了點頭,韓楉樰見他不說話了,自然的,就問了他,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是什麼了。

「另外一個原因,楉樰,你也是知道的,這北疆,都是哈克部落的天下了,這北方,這麼長的時間了,哈克蒙田和韓楉榛,肯定也是將不少的地方都給收服了的。」

韓楉樰聽了容初璟的話,點了點頭,確實,依著韓楉榛和哈克蒙田的野心,肯定不會就這樣放著這樣的一塊肥肉不要的。

「所以,我們現在能去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也就只有江南了,我們從那裡,將我的兵馬給聚集起來,然後開始北上,拿回屬於我們的東西。」

容初璟冷靜的說著,在他看來,他只是暫時的,將北方的政權交給了哈克蒙田罷了,遲早他都會收回來的,而他的東西,自然也是韓楉樰的東西。

「嗯,那好,我們就去江南吧。」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自然是沒有什麼異議的,既然,他已經決定了,要下江南的,話,那她自然是要和他一起的。

「可是,林大哥這裡?」

這就是韓楉樰唯一擔心的事情了,要是他們去了江南的話,那林浩峰怎麼辦,說不定,他從此之後,就真的沒有任何的消息了。

「放心吧,我會讓人在這附近找到他的,不管是生是死,我都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容初璟篤定的說著,他知道,韓楉樰不能放下林浩峰,儘管,他的心裡不舒服,可是,為了不讓她在愧疚,他肯定是要找到他的下落的。

「那好,我們明天就離開這裡吧。」

既然容初璟都這樣的說了,韓楉樰自然是相信他的,今天已經天晚了,自然是不能動身的,那他們,明天應該就會離開了。

「楉樰,我有了一點林浩峰的消息了。」

這天晚上,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容初璟告訴了韓楉樰這樣一個,讓她有些震驚和驚喜的消息。

「是嗎?林大哥怎麼樣了?他現在在哪裡?」

韓楉樰最關心的,就是想要知道,林浩峰是不是好好的活著,現在在什麼樣的地方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著了,也顧不得,這個時候,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裡衣。

「我的人,抓到了之前逃走的那些死士中的一個人,逼問了一番之後,他說了一些,和林浩峰有關的消息。」

見韓楉樰這樣的激動,容初璟也沒有賣關子,直接的,就將事情和她仔細的說了一下了。

「那個人說,他們確實是碰到了林浩峰了,和他之間,也打了一場,不過,後來,他對他們用了迷藥,之後就逃走了。」

這些話,確實是那個被抓起來的死士說的,只不過,容初璟沒有和韓楉樰說,林浩峰和他們打了一場之後,已經身受重傷了,也免得她知道了傷心,更加的擔心了。

「林大哥真的逃走了,那你打聽出來,他現在在哪裡了沒有?」

韓楉樰想著,要是真的了林浩峰的下落的話,怎麼也要去將他給找回來的,至少,要確定了他的安全才行。

「這個,我還不知道,那些人,也沒有找到林浩峰的下落,我想,他應該是離開了吧,楉樰,你放心,我會繼續派人去找的。」

雖然,沒有找到林浩峰的下落,讓韓楉樰有些失望,不過,能得到這樣的消息,也算是讓人放心了一些的了。

「嗯,只要林大哥還活著就好了,這樣,我們早晚也會找到他的。」

假戲真做,直男總裁賴上門 韓楉樰的要求不高,只希望,林浩峰能平平安安的活著,就算是自己不能找到他,他能夠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開心的活著,也是一件讓她高興的事情。

「楉樰,既然已經知道了林浩峰沒事的消息了,你也可以放心了,我們睡覺吧。」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那若隱若現的,姣好的身材,只覺得口乾舌燥的,也在顧不得說其他的事情了,上前去,就將人給抱在了自己的懷裡了。

韓楉樰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一句話,就被容初璟給堵了嘴,將她想說的話,都給堵在了喉嚨裡面了,很快的,屋子裡面,就傳出來了,曖昧的聲音了。

第二天,容初璟的心情很是不錯,這還是他這幾天以來,心情最好的時候了,看著韓楉樰的時候,眼裡是滿滿的柔情。

被容初璟這樣的直白的眼神給看著,韓楉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當著那些暗衛的面,她卻是不好說什麼的。

「我們已經收拾好了,走吧。」

韓楉樰不著痕迹的瞪了容初璟一眼,暗暗的警告著他,然後,就按照他們之前計劃的,準備離開這裡了。

而容初璟,看著韓楉樰看向自己的,含著警告的眼神,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現在,他可不會將她這樣的一點小小的警告放在心裡了。

等離開了深林,到了鎮子上的時候,容初璟他們還是停了一段時間的,去買了一些,在路上,需要用到的東西,還有一些乾糧。

「王爺,王妃,後面有人跟上來了。」

就在韓楉樰他們再次上路,沒有多長的時間的時候,就聽到了外面的暗衛,將這樣的消息告訴了他們了。

「是什麼人,來了多少?」

容初璟聞言,心裡已經隱隱的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了,他覺得,這次來的人,可定也是沖著他們來的。

「屬下現在暫時還不知道,已經派人去後面探查了。」

畢竟,還有很遠的距離,暗衛也不是很清楚的,能知道,有人在跟著他們,已經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了。

「嗯,我們快些趕路,不要讓後面的人跟上來了。」

容初璟想要讓他們的速度更加的快一些,這樣一來,說不定,可以甩掉後面跟上來的人。

「遵命,王爺,王爺,王妃,你們坐好了。」

那個暗衛,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就加快了趕車的速度了,還好,正是在官道上面能夠跑的更快一些。

而後面,跟上來的馬車上面,也有人,在向裡面的人稟告事情。

「王后,前面的馬車突然加快了速度了,我們還要跟上去嗎?」

馬車裡面,坐著一個錦衣華服的女子,打扮的很是華貴,正是已經變成哈克蒙田的王后的韓 「當然要追了,馬上給本宮追上去!」

原本,臉上還是一片閑散的神色的韓楉榛,聽到了自己手下的話之後,臉色馬上就變得嚴肅了起來了。

經過了這幾個月的時間,韓楉榛越發的有了一個王后的氣勢了,對著自己的手下,也都是頤指氣使的,以此來彰顯自己不一樣的身份。

而這次,也是韓楉榛,在聽到了,自己前後派了那麼多的人來,都不能將韓楉樰,還有容初璟給除去了,她心有不甘,這才親自來了的。

原本,哈克蒙田是不同意的,這樣一來,是很危險的,他不想讓她來冒險的,可是,韓楉榛已經下定了決心了。

韓楉榛想著,好不容易,知道了容初璟和韓楉樰他們的下落,要是不能趁著這個機會,將他們兩個人給除去的話,又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大王放心吧,臣妾這一去,定然是不會放過那兩個人,也算是為大王,出去了一個心頭大患了。」

韓楉榛知道,在哈克蒙田的心裡,也是在忌憚這容初璟的,以前的時候,還沒有這樣的明顯。

可是,隨著看到了韓楉榛,派出來了這樣多的人,都不能將容初璟給除去,哈克蒙田的心裡,也就有些震驚了。

而韓楉榛,也是將哈克蒙田心裡的想法給看出來了,所以,這會兒,為了讓他能夠支持自己,才說出了這樣的話來的。

而哈克蒙田,也確實是心動了,要是這次,真的能夠將容初璟給除去了的話,那對他來說,至少也是出去了一個心頭大患的。

「你這次去,可有把握,能將容初璟給除去?」

哈克蒙田正了正臉色,一臉嚴肅的看著韓楉榛,要是她真的能將容初璟給除去的話,那他是不介意,再將自己的人,多給她一些的,就算是財力,也能夠給她供應。

「大王放心,臣妾這一去,定然是要拼盡全力的,將他們給斬盡殺絕的,絕對不會辜負了大王的期望的。」

韓楉榛知道,哈克蒙田已經動心了,而這個時候,她也確實是需要他對自己的支持的,所以,自然是要順著他的心意來說的了。

而且,就算是哈克蒙田不說,韓楉榛也是絕對的不會放過容初璟和韓楉樰的,這會兒,面對著他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自然是很肯定的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就去吧,不過,這一去,定然是要多加小心的,孤王也會多派一些人,和你一起,方便保護你的。」

見韓楉榛說的這樣的斬釘截鐵的,哈克蒙田也決定了,讓她去試一試,要是真的能將容初璟和韓楉樰給殺了,那對他們來說,就是一件好事了。

就算是,最後,不能將人給殺了,對自己來說,也就是浪費了一些人力罷了,哈克蒙田覺得,自己並沒有太大的損失。

既然這樣的話,那自己為什麼不讓韓楉榛去試一試呢,想通了之後,哈克蒙田,很爽快的,就同意了她的請求了。

「多謝大王,大王放心,臣妾定然是不會辜負大王的心意的。」

見哈克蒙田同意了,韓楉榛自然是很高興的,而且,他還願意為了自己出人出力的,就更加的高興了。

甚至,還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馬上出發,對付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了,所以,韓楉榛也沒有等很長的時間,將事情給準備了一下之後,就帶著人,往之前的時候,收到的,有關於他們的下落的地方趕來了。

「王爺,後面的人,追上來了。」

這邊,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已經加快了他們敢馬車的速度了,就是想要擺脫後面人。

他們才剛剛經歷了一場追殺,雖然休息了幾天的時間,可是,要是再來一場追殺的話,很有可能不能全身而退的。

所以,這個時候,韓楉樰和容初璟,自然是不希望,對上另外的一波人的,尤其是,看這個架勢,還是沖著他們來的,這些人。

「在加快一些速度,將後面的人給甩開。」

容初璟冷冷的吩咐了一聲,倒不是,他真的害怕了後面的人了,而是,不想讓自己的人,做出了這樣無謂的犧牲。

可惜,容初璟他們的馬車,是後來在鎮子上面買的,馬也是在鎮子上面買的,並不是很好的馬車和馬。

不僅跑起來的時候,很是顛簸,容初璟不得不將韓楉樰給緊緊地護在了自己的懷裡,免得她被不小心給顛簸的撞到了馬車上面,受傷了。

正是因為,他們的馬車這樣的差勁,所以,就算是暗衛敢馬車的技術很是不錯,可是,最後,還是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被後面來的馬車給追上來了。

不僅僅是馬車,還有跟在馬車後面的,騎著馬的士兵,雖然,這個時候,他們並沒有穿治病穿的衣服,可是,那些暗衛還是能從他們的行動之中,看出來了一二的。

「你們是何人?攔住我們所謂何事?」

儘管知道這些人,是追著他們來的,也肯定是來者不善的,可是,暗衛還是問了這一句,猜測是猜測,還是要將這些人,真正的來歷給弄個明白的。

「呵呵,容初璟,韓楉樰,我們還真的是好久沒有見面了呢。」

正好,在這個時候,韓楉榛的聲音,從對面停著的馬車裡面傳了出來,這樣熟悉的聲音,倒是讓容初璟和韓楉樰都愣了一下。

韓楉樰和容初璟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還有臉上,看到了差不多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剛剛,並沒有聽錯,那真的是韓楉榛的聲音。

「哈哈,還真的是看得起我們,她居然親自來了。」

首輔夫人黑化日常 韓楉樰冷笑了一下,她還真的是沒有想到,韓楉榛居然會親自的來了,也不怕,這一來,就再也沒有命回去了嗎。

既然韓楉榛都不怕,韓楉樰和容初璟覺得,他們自然也是不能露了怯的,反正,都已經被追上來了,他們,遲早都是要對上的。

這樣一想,韓楉樰和容初璟,就將馬車的帘子給拉開了,出了馬車了,這一出來,才明白,為什麼,韓楉榛敢這樣的親自來了。

對面的馬車裡面,韓楉樰和容初璟能肯定,坐著的人,就是韓楉榛了,而馬車的四周,圍了不少的人,想來,就是保護著她的。

除了馬車的四周,就連周圍,都有不少的,騎著馬,帶著兵器的人,韓楉樰想著,這應該就是韓楉榛帶來的,想要對付他們的人了。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居然也能勞駕堂堂的,哈克部落的王后,親自出馬了啊。」

既然韓楉榛已經來了,韓楉樰自然是不會對她客氣了,毫不猶豫的,就出口諷刺了她一句。

畢竟,韓楉榛的事情,他們可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她在山洞裡面,被那些哈克部落的士兵給羞辱的那件事情,韓楉樰他們就更加的清楚了。

要是讓哈克蒙田知道了,他的王后,是這樣的一個人想必,他的臉上也是掛不住的吧,更有可能,會就這樣的,就將韓楉榛給廢了的。

而韓楉榛,在馬車裡面聽到了韓楉樰說的話之後,自然很快的,就明白了,她是什麼意思了,一張臉,頓時就布滿了怒氣,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了。

就算是沒有見到韓楉榛的面,韓楉樰都能想到,這個時候,她是如何的氣憤和不甘心,可是,卻不能辯解的樣子,因為,她根本就不敢讓任何的人,知道這樣的事情。

而韓楉樰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她就是要讓韓楉榛心裡不舒服,只有她不舒服了,她的心裡才能舒服。

「怎麼,韓楉榛,都做了王后了,還這樣的藏頭藏尾的,不敢裡面啊?」

韓楉樰這個時候,是真的一點都不想對韓楉榛客氣了,要不是她,他們一家人,也不會這樣分離的,而且,林浩峰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失去了蹤跡的。

聽到了韓楉樰這樣帶著嘲笑的話之後,韓楉榛根本就不能再忍了,一把將自己的馬車帘子給掀開,就走了出來了。

「哼,韓楉樰,容初璟,你們以為,你們還能夠得意幾時,這次,本宮來,就是要了你們的命的。」

韓楉榛出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已經都收斂了起來了,至少,她是不會讓韓楉樰他們看到自己的臉上,那嫉恨的樣子的。

可是,在看到了容初璟將韓楉樰緊緊地護在了自己的懷裡的時候,韓楉榛的臉色,還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變了變的。

「是嗎,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了。」

對於韓楉榛的威脅,韓楉樰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裡的,就算是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處於下風了,可是,依然不能再她的面前,沒有了傲骨。

「好啊,那就讓本宮看看,你們能撐到什麼時候吧,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的將他們給本宮誅殺了。」

前面的話,韓楉榛是對著韓楉樰和容初璟說的,後面的話,自然是對著她帶來的人說的了。

在韓楉榛的命令之下,那些人,馬上就亮出了自己的武器,沖著韓楉樰他們這邊的人來了。

雖然韓楉榛那邊的人多,可是,容初璟他們這邊的人,身手更加的好,所以,一時間,這裡就陷入了一場混戰之中了。

容初璟雖然放心不下韓楉樰,可是,他也很明白,要是不將這些人,都給處理了的話,那他們同樣也是會有危險的。

於是,容初璟也將自己的劍給拿了出來,很快的,就衝進了那些人裡面去了,不過,為了能時時的保護著韓楉樰,他並沒有離開的很遠。

「楉樰,你小心一些。」

容初璟仔細的叮囑著韓楉樰,而她,也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看到大家都在對付敵人,她自然也是不能就這樣是都不做的。

於是,韓楉樰也將自己的匕首給拿了出來了,比起長劍,她更習慣匕首。 可惜,上次做出來的那些毒藥,都已經用在了上次的那些死士身上了,這才幾天的時間,她雖然做了一些出來,可是,想要對付這些人,是遠遠不夠的。

「哼,韓楉樰,你不是很能耐的嗎,怎麼這會兒,就招架不住了,看看,你這狼狽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