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主動給韓曉汐讓開了位置。

韓曉汐走進陳天的房間,將早餐放在了桌子上面,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我已經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部都記起來了,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也不知道我的腦子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會對您做出那種事情,而且還冤枉您,真的太不好意思了……」

「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昨天你被人下了葯。」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陳公子您沒有生氣吧?」韓曉汐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問道。

「沒有……」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韓曉汐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只要您沒有生氣就好,我今天準備回江州市處理一下王周倆家的事情了,陳公子您有什麼需要囑咐的嗎?」

「生意上面的事情你應該比我了解!」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但是你回去之後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我擔心李家人很有可能對你動手,還有就是王周兩家旗下的那些公司負責人肯定不會輕易的把公司交給你,所以必要的時候你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什麼是特殊手段啊?」

韓曉汐聽到陳天的話以後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

「如果發現有人不配合你的工作,可以直接將這些人開除,你那邊的人手要是不夠的話,直接去找柳子曦讓她借給你一些人!」陳天輕聲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

韓曉汐輕輕的點了點頭。

陳天看著韓曉汐猶豫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對了,我在渾河市那邊有一個朋友叫紀成軒,如果你要是方便的話可以多多照顧一下我這個朋友!」

「好的!」

穹天女帝 韓曉汐再次點了點頭,然後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您在南陽鎮應該有很多用到錢的地方,這張卡裡面有一些錢,是我今天讓財務打過來的,您可以先用著!」

「我不缺錢,你收回去吧!」

陳天淡淡說道。

在陳天跟歐陽玖去葯神谷之前,陳天在孫雀兒子的黑拳場裡面贏了很多的現金,那筆錢夠普通人花一輩子都花不完的了,所以陳天現在根本就不缺錢。

「那好吧!」

韓曉汐將自己的銀行卡收了回去,然後不知道又從哪裡拿出來一大堆的會員卡,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我知道您現在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給您準備了一些會員卡,這些會員卡等級都非常的高,而且也都是南陽鎮這邊能夠用的到的,關鍵的時候您拿出會員卡能夠解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陳天聽到韓曉汐的這話忍不住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會員卡,不得不說,韓曉汐的這個舉動還是讓陳天覺得非常有用的。

雖說如今的陳天已經是煉虛境高手,整個南陽鎮都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但是陳天也可能無論走到什麼地方都靠著自己的拳頭解決問題,有的時候一個高級場所的會員卡那就是身份跟地位的象徵,確實可以解決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好,你的這些會員卡我收下了!」陳天看著韓曉汐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

韓曉汐看見陳天收下會員卡以後心情好了不少,十分開心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那陳公子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啊!」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韓曉汐猶豫了一下,直接起身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南陽鎮雖然只是一個小鎮,佔地面積並不是很大,但是在整個江南省都是非常出名的存在。

因為每一屆的江州武道聚會都會在這個地方舉行,這一點對於那些普通人來說可是非常有誘惑力的。

剛開始南陽鎮本身是不對外收費的,但是因為來到南陽鎮裡面遊玩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南陽鎮便開始進行收費,剛開始的時候門票幾百塊錢一張,可以在南陽鎮遊玩一星期,但是後來直接漲到了幾萬塊錢一張,遊玩一星期,這還僅僅就是普通的時候,這要是武道聚會的時候,那基本上就是有市無價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蘇易安想要送給陳天一張門票,陳天拒絕之後蘇易安那麼吃驚的原因。

僅僅是進入南陽鎮就要花費好幾萬,這要是去觀看武道聚會,那豈不是得幾十萬。

即便是這樣的收費標準,依舊抵擋不住遊客的熱情,而且現在能夠來南陽鎮遊玩的人,基本上都是有錢人,所以自然而然也會形成很多的娛樂場所,這些娛樂場所主要就是為了給有錢的旅客提供各式各樣的服務。

基本上只要是在大城市裡面能夠看見的酒吧賭場一類的東西,在南陽鎮這裡你都可以找得到。

所以南陽鎮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開發之後,已經成為了江南省一個非常出名的旅遊景點,即便是武道聚會沒有正式開始之前,也會有很多的旅客來這邊遊玩。

而且此時距離江南省武道聚會已經僅僅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很多想要一睹江南省武者風采的有錢人自然也會提前來到這個地方安排好自己的住宿,免得等到武道聚會真正開始的時候,他們沒有住的地方,畢竟江南省武道聚會開始以後也會持續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呢,這也許是江南省面前來說能夠讓普通人接觸到武道最好最直接的一個方式。

而且再加上南陽鎮裡面有非常多跟武者有關係的稀奇玩意,所以遊客的數量也是非常多的,這一點也為南陽市的經濟發展提供非常大的幫助。

韓曉汐因為手頭上面的事情比較多,所以沒有辦法在南陽鎮逗留太長的時間,簡單的跟陳天告別之後便匆匆離開了。

而陳天在韓曉汐離開以後,便一直都在房間裡面修鍊,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房間,畢竟在普通人的眼中南陽鎮裡面那些關於武者的東西可能非常的稀奇,但是在陳天的眼中無非就是一些糊弄普通人的小把戲而已,根本沒有辦法引起陳天的注意力。

陳天留在南陽鎮無非就是為了等待李一葉過來而已。

目前陳天的實力已經是煉虛境了,放眼整個華夏可能都沒有幾個人是陳天的對手,但是陳天依舊不滿足自己現在的境界,所以還是將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修鍊上面。

一眨眼的功夫,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

陳天一個人在房間裡面修鍊了整整七天的時間,雖然境界沒有真正的突破,但是陳天也隱隱約約感覺自己好像摸到了煉虛境大成的門檻,估計用不了多長的時間陳天便可以突破到煉虛境,一旦要是到了那個時候,整個華夏可能就真的沒有人能夠是陳天的對手了。

而在這七天的時間內,南陽酒店的大堂經理周陽時不時會主動過來看望一下陳天,但是卻都被陳天給拒絕了,因為陳天根本就沒有心思去搭理周陽。

這一點也是讓周陽滿腦子的疑惑,畢竟如果是一個普通人來到南陽鎮這種地方肯定要把南陽鎮好好的玩個遍,這裡面的娛樂設施以及各種遊玩的地方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是根本玩不完的,但是陳天似乎對這裡一點都不感興趣,一直都躲在房間裡面。

而且還有就是周陽發現陳天好像根本就不用吃飯一樣,幾乎每天都躲在屋子裡面,整整七天的時間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房間。

這也就讓周陽對陳天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

「嘭嘭嘭!」

原本正在修鍊的陳天被一陣敲門聲喚醒,陳天無奈睜開了雙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什麼人?」

「陳公子,不好意思啊,打擾您一下……」周陽的聲音在房間外面響起。

陳天在聽到周陽的聲音以後無奈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十分無語,雖然當初韓曉汐讓周陽好好的照顧自己是出於好意,但是無奈這個周陽實在是太熱情了,這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已經騷擾陳天不下十多次了,不是送陳天美女就是要送陳天觀看武者比賽的門票,只不過這些東西全部都被陳天給拒絕了。

「你又有什麼事情啊?」

陳天語氣無奈的問道。

「陳公子,我們南陽鎮的趙士圖趙師傅家中的弟子過來了,說是趙師傅有事想要找您……」周陽輕聲回了一句。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心中大喜,畢竟前些時日陳天把收集寶石的任務交給了趙士圖,如果此時趙士圖找他那肯定是有關於寶石的消息了。

「陳公子,這個人您是見還是不見呢?」周陽看見陳天沒有說話以後繼續問道。

「見!」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然後直接從床上走了下來,伸手打開了房門。

周陽在看見陳天打開房門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畢竟這麼多天了,這可能是陳天第一次主動的打開房門。

「人在哪裡?」

陳天打開房門以後輕聲沖著周陽問道。

「那個什麼,陳公子,我以為您不會見這個人,所以並沒有把他帶上來,他現在就在樓下的大廳等著呢!」周陽連忙解釋了一句。

「好,你帶我過去看看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電梯的位置走去。

幾分鐘以後,周陽跟陳天兩人走出了電梯。

原本坐在沙發上面焦急等待的趙士圖弟子看見陳天以後愣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因為他曾經聽趙士圖說過陳公子長相英俊帥氣,氣質非凡,光是看上一眼便再也忘不了,但是此時趙士圖的弟子看陳天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大眾臉的模樣啊,這要是放在人堆當中,他根本就不可能看出誰才是傳說中那個可以擊敗蕭飛虎的武道天才。

而陳天在看見趙士圖弟子眼神之中的疑惑以後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趙士圖的弟子為何用這樣的眼神看自己。

因為陳天之前為了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施了一些法術,這樣的話只要是化神境一下的武者都沒有辦法看清楚陳天真正的模樣,這種法術其實就跟當初宋大師對枯樹枝所用的幻術,以及在葯神谷門前的幻陣都是大同小異,無非就是給人的眼睛造成一種幻覺而已。

陳天並沒有太過於理會趙士圖弟子的眼神,邁著步子直接走到了青年的面前,輕聲問道:「你便是趙士圖的弟子?」

青年雖然心中非常的疑惑陳天為何看上去會如此普通,但是趙士圖在他出門前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見到陳公子以後定要畢恭畢敬,不能流露出任何不敬之意。

青年也是把這句話牢記於心頭,能夠讓自己師傅都如此恐懼的人,那自然不是自己能夠惹得起的。

所以青年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連忙沖著陳天深深的鞠了一躬,低聲說道:「陳公子,晚輩趙九霄有理了!」

「不必多禮!」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而趙九霄的這個舉動可算是把一旁的周陽給嚇了一大跳,畢竟周陽之前不知道趙九霄的身份,所以就把趙九霄看成了趙士圖身邊的一個小徒弟而已。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此人竟然是趙士圖身邊的大徒弟趙九霄。

雖然趙九霄的境界不如周陽,但也是貨真價實的脫凡境大成,而且在趙家的地位非常高。

趙九霄能夠對陳天如此敬重,那說明陳天的身份絕對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的。

周陽忍不住再次打量了陳天一眼,心中暗暗疑惑陳天到底有什麼身份,能夠讓趙士圖如此在意,竟然讓自己身邊的大徒弟親自來請。

「陳公子,因為家裡面來了一位對聚靈子感興趣的尊貴客人,所以我師父現在脫不開身,不能親自過來請您,我師父讓我先給您道個歉!」趙九霄語氣十分恭敬的沖著陳天說道。

周陽在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不可思議了。

「無妨!」

陳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既然今日你過來請我,那應該是有人想要換我的聚靈子對不對?」

「沒錯!」

趙九霄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從西寧省那邊來了幾位客人,他們手中好像有月長石,所以想要交換您的聚靈子,但是……」

「但是什麼?」

陳天問道。

「但是那位月長石的主人說必須見到您本人才可以交換,否則的話是不會交換的,我師父這邊也是實在沒有什麼辦法了,才讓我過來請的您!」趙九霄解釋道。

「你師父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

陳天輕聲問道。

「我師父自然不知道陳公子您住在哪裡,而且當時我師父走的著急也不曾留下您的聯繫方式,所以特意讓人去了一趟江州市,然後從韓小姐的口中問出了您的住處!」趙九霄繼續說道。

「沒想到你師父還是挺聰明的嗎!」

陳天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行了,你在前面帶路吧,我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對我這個感興趣!」

「好好,您這邊請……」

趙九霄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跑到陳天的面前主動給陳天帶起了路。

周陽站在酒店門口的位置看著陳天的背影,臉上的表情異常不解。

「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人啊?為何就算是一直都南陽鎮裡面囂張慣了的趙士圖竟然也對陳天如此敬畏?」周陽忍不住輕聲嘀咕了一句,心中對陳天的身份也就更加好奇了。 沒錯,他們這對轟動全服的首對師徒,是被系統強行綁定的。

在此之前,待我為王恐怕都不知道遊戲中有尊你為王這號人物的存在。

這次的寄體名叫簡言之,是一名比較出名的服裝設計師,除了必要的服裝設計外,她最愛的就是遊戲,尤其是全息網游《凰逆》出現之後,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泡在遊戲中。

當然,她的實力也是杠杠的,那操作水平絕對是大神級別。只是,她的大神水平還沒來得及發揮,剛剛註冊了遊戲還不到三天,就因為現實中一位好姐妹出了事情不得不暫時離開遊戲去處理姐妹的事情。

半個月後回到遊戲中,莫名接到一個名叫[師徒情緣]的隱藏任務,她無事就去完成了,完成過後突然就被通知與待我為王成為師徒了。

沒有人知道簡言之在《凰逆》還不是全息網游時見過一次待我為王殺怪,那操作走位讓她眼冒紅心。在她還沒找到機會與對方搭訕時,全息網游就出現了,所以在註冊遊戲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用了「尊你為王」這個名字。

在她心中,待我為王就是王者。

遊戲系統強行綁定的師徒關係於她來說是意外之喜,原本只是佩服待我為王的操作,後來接觸中,她漸漸喜歡上了這個人。

而這份喜歡,將她捲入了男女主與反派的鬥爭中,最終被炮灰掉。

寄體心愿:守住陸麓的《凰逆》所有權,若是可以,幫陸麓得到陸家。

待我為王就是反派陸麓,也是《凰逆》的研發者,同時是陸家的私生子,女主陸知櫻同父異母的哥哥。

極品狂醫 風玫到的時候待我為王剛把他們幫派的一眾幫主長老給干趴下,正打算退出競技場,風玫就跳了上去。

朕太可愛:啊,尊你為王,小師侄來了。

這不是朕:老大吃炸藥了,小師侄趕緊去滅火。

天要亡朕啊:小師侄……刀客?老大是魅者……這兩人怎麼成為師徒的?乾坤聽書網

待我為王:徒兒可是來孝敬為師的?

全息網游中大家用的都是自己的臉,只不過是容貌在一定的基礎上可以上調或者下移,其他的職業容貌最多可以上調百分之五十,唯有魅者可以上調到百分之百。因為魅者的攻擊武器就是魅,容貌在戰鬥中也是一種攻擊,因此遊戲中的魅者可謂都是絕色。

當然,會選擇這個角色的大部分都是愛美的姑娘,而待我為王,卻是那為數不多的男性中玩的最出色的。

或者說,是最美的。

妖後傾城,夫君在劫難逃 此時他站在競技台上,一身隆紫色華裝。一般紫色會給人一種尊貴端莊的感覺,可是到了他身上,只剩下一個字——

魅!

面容精緻絕倫,皮膚白皙,但卻是輪廓分明,絲毫不顯女氣。及臀的墨色長發如綢緞一般半束著,衣服穿的也不嚴謹,斜斜垮垮的,露出精緻的鎖骨,凸起的喉結更是性感撩人。

這才是真正的魅者,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魅意。

與魅者戰鬥,心智不堅定,一不小心就會被其蠱惑敗北。

就如此時,待我為王開口,聲音比之那些有名的聲優還要動聽,帶有男性特有的磁性,又含著他自己特有的酥魅,落入耳中,宛若羽毛從心間劃過,痒痒的。

風玫忍住揉耳朵的衝動,淡笑著看過去,直接以行動告訴他她是來幹什麼的。

遊戲系統很快發出公告——

【尊你為王】向【待我為王】發起挑戰。

同時待我為王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選項:是否接受?是or否。 陳天跟隨趙九霄離開了南陽酒店之後,直接奔著南陽鎮裡面走去。

也許是因為此時距離武道聚會開始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所以南陽鎮裡面的遊客也就越來越多了,基本上街道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遊客,陳天本身並不是很喜歡這種人擠人的感覺,好在趙九霄懂事一直都在前方給陳天開路,這也就省去了陳天跟遊客想擁擠的畫面。

但是走了一段時間以後,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輕聲沖著趙九霄問道:「我記得你師父的家應該不是在這個方向吧?」

陳天本身是去過趙士圖家裡面的,而且陳天的記憶力本身就非常驚人,基本上去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沒錯,陳公子,我師父家確實不是這個方向,但是這次咱們要去的不是我師傅家,是南陽鎮著名的紅館會所,想要買下陳公子您手中聚靈子的人就住在紅館會所裡面!」

趙九霄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沒想到有人竟然有這麼多大面子,能夠讓你師傅主動過去……」陳天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雖然趙士圖在陳天的面前極盡卑微,但是其實趙士圖在江南省這邊還算是有點小名氣的,尋常人想要請動趙士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我師父跟那些人比起來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了,我聽說這些人都是西寧省武道出了名的大人物,我師父主動過去拜訪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趙九霄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西寧省?」

陳天聽到趙九霄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心生幾分疑惑,因為他不確定這次自己要去見的人是不是跟西寧省的歐陽家有什麼關係。

「你知道不知道這次想要見我的是什麼人?」陳天輕聲問道。

趙九霄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連忙搖了搖頭輕聲說道:「陳公子,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畢竟我就是一個打雜跑腿的……」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片刻之後,趙九霄帶著陳天走進了紅館會所當中。

紅館會所裡面的裝潢設計還是非常講究的,整體風格應該都是按照民國時期的風格去打造的,進入一棟雕龍畫鳳的朱漆大門之後便能夠滿是斑駁的灰色牆面,牆面上還掛著一些爬山虎,而院子裡面的建築風格也全部都是民國時期的風格,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穿越到了另外一個時代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