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呀!!!是血煞黑貼!!」

門衛登時嚇尿了,直接將黑貼一扔,屁滾尿流的在地上退了好幾步。

這時,門口一輛銀色布加迪威龍停了下來,一位年輕帥氣的公子哥從車上走出。

看到宮紫麗,這公子哥不禁眼前一亮道:「咦?這不是胡麗嗎?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宮紫麗望了他一眼,然後急忙緊張的對鹿一凡道:「主人,這是我以前的一個客戶,漢東省一個中藥世家的公子哥。

他曾經追求過我,但是我沒答應他。」

鹿一凡淡淡道:「過去之事不提也罷。」

葉辰走過來熱情道:「怎麼?進不去了?沒事,有我在,他們不敢攔你!」

接著,葉辰霸氣的對著門衛喝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是我的貴客!

你們要什麼請柬!都給老子滾開!」

言罷,葉辰舔著臉走到宮紫麗面前道:「小麗,咱們走吧?」

宮紫麗馬上挽著鹿一凡的手,說了句:「多謝了,葉公子。」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葉辰見狀,不禁眼神微眯的望著鹿一凡,心中掀起了一絲恨意。

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敢這麼玩弄他葉辰!

「呵呵,葉大公子也有吃癟的時候啊!」

一位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蜂腰玉臀大長腿,露出健康馬甲線的長發美女面帶譏諷的走了過來笑道。

葉辰本想罵人,但見來者是她,只能咬了咬牙,當做沒聽見的走了。

鹿一凡在前面走著,微微回頭問道:「那個小麥色皮膚的美女是誰啊?

感覺好像很牛逼的樣子。」

「主人感覺的不錯,那位乃是漢東省真正的霸權家族軒轅家的大小姐軒轅冰。

據說他家老爺子年齡太大,壽元將盡,需要神葯續命,所以才來到了這裡。

據說,張家樓市面上能買到的名貴藥材已經全部被軒轅家用十倍價格給買走了。

現在只剩下這拍賣會上的私人藥物還有剩餘了。」

「漢東軒轅家?!」

鹿一凡聞言,也是微微一愣。

這軒轅家可是真正的霸權級家族!

不像江東四大家族那樣,只是蝸居一地,旗下產業也非常有限。

軒轅家已經傳承數百年,家底豐厚,是可以直接和國家高層對話的頂級家族。

他鹿一凡雖是江東之主,但比起軒轅家這種龐然大物,還是非常不值一提的。

「不管她了,咱們買咱們的。」

兩人找了位置坐下。

這種地下拍賣會,顯然很不正規。

就連拍賣的藥物都可能有假的。

要想在這淘到真正的寶葯,那才是真正靠眼力和本事!

不過這對於擁有無妄法眼的鹿一凡來說,卻是非常輕鬆寫意的一件事。

他只需要對準藥物用無妄法眼一掃,是真是假,藥效如何,他都能輕鬆辨別出來。

「第一件拍賣物,乃是一株三百年的老山參,重達321克,起拍價3000萬!

此物據說可延年益壽,哪怕是將死之人也能硬生生吊著一口氣!」

拍賣師用極具蠱惑性的語氣說道。

「一個億!!!」

話剛落,那軒轅家的大小姐軒轅冰二話不說,直接把價格抬到了一個億!

這可把所有買家都給嚇到了。

這三百年的老山參市場價也就最多3500萬而已。

這麼個抬價法,誰敢跟拍啊!

「軒轅家不愧是霸權家族,果然財大氣粗啊!」不少人心中感嘆道。

接下來,這拍賣會就像是到了軒轅冰的表演時間。

只要是稍微有點兒名貴的藥材,她都會一口抬高價格給買下來。

每次她出的價格都比市場價最少高一倍,買家根本不敢跟拍,因為買了就是虧本。

更何況大家都知道軒轅家的老爺子快要掛了,急需藥材,現在得罪軒轅家是非常不理智的事情。

「下面這一份藥材,可就要考驗考驗大家的眼力了。」

拍賣師將紅布遮蓋著的托盤放在拍賣桌上,拉開紅布,顯現出一朵好似火焰一般形狀古怪的花朵。

「這是什麼?」

「沒見過啊!」

「一朵花?」

「有什麼用嗎?」

下面的拍賣者和各大藥材商人都紛紛皺起了眉頭。

「嗯?」鹿一凡卻是微微一眯眼。

「主人,您認識這朵花嗎?」宮紫麗低聲問道。

「認識。這朵花,名為『龍陽花』,是天地純陽靈物,也是煉製增壽丹的必要之物。

它裡面含有的靈氣非常充沛,比千年山參還要強十倍!」

「沒想到這種藥材也會出現在拍賣會上,而且看樣子似乎沒多少人認識它。」

鹿一凡摩拳擦掌的舔著嘴唇道:「要是能便宜拿下它,我就能煉出一爐增壽丹了。」

宮紫麗聞言嬌軀一陣,趕忙問道:「那咱們是不是要拍下來?」

「當然要拍下來了!」鹿一凡重重點頭道,「錢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我現在缺的是修鍊之物。」

這是鹿一凡自打修仙以來見過的靈氣最強的一株土生土長的靈藥。

在這種末法時代,能在洞天福地和三千小世界之物見到這種藥物簡直可以說是百年一遇!

失去就會後悔一輩子!

「好嘞!」

宮紫麗也是面帶興奮,開始摩拳擦掌。

若能拍下這龍陽花,讓主人煉製出增壽丹,以主人的性格,肯定少不了給她好處!

這幾天和鹿一凡相處以來,宮紫麗非但沒感覺自己的火下去了,反而感覺自己越來越能要了!

甚至她無時無刻眼睛都盯在鹿一凡身上,渴望他把自己推倒。

(本章完) 「這朵不知名的花靈氣充沛,起拍價,一個億!」

拍賣師話說完,現場一片沉默。

連人都認不出來的花,具體效用是啥都不知道,誰特么傻嗶到會砸一個億去買?

萬一是假藥,那一個億不是打水漂了嗎?

再能敗家,錢也不是隨隨便便白扔的啊!

「一億一千萬!」

鹿一凡舉牌。

真的有人舉牌!

難道這朵花真的是靈藥?

可萬一這人是托兒怎麼辦?

眾人心裡一陣騷動,但最終沒有人舉牌。

「一億一千萬,還有人叫價嗎?」

拍賣師眼看著就要落槌了,鹿一凡的心裡那叫一個激動!

遼東之虎 嘎嘎!

這朵龍陽花若是花錢買的話,最起碼價值三百億!

沒想到現在被自己一億一千萬就拍下來了!

就在這時軒轅冰身邊一身漆黑,身材幹枯的老者低聲喃喃了幾句。

軒轅冰立刻一個冷聲叫道:「十億!!!」

眾人皆驚!

全場目光都聚集在了軒轅冰的身上。

鹿一凡也不禁有些惱怒了。

這是赤果果的搶東西打臉啊!

「十五億!」

鹿一凡再次舉牌。

「你!」

軒轅冰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惱怒的望著鹿一凡。

彷彿他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一般!

「你竟敢搶我軒轅家的東西!」軒轅冰怒道。

「什麼叫你軒轅家的東西?價高者得,我出價高,這東西就是我的!」鹿一凡不屑道。

「很好!你成功的惹怒了我!今天我軒轅冰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財富!

二十億!」

軒轅冰再次舉牌道。

眾多藥商富豪們都快被嚇尿了!

哪有這種加價法的?

起拍價才一個億,這倆人倒好,一次加價五個億!

宮紫麗也被嚇到了。

宮紫麗做殺手這麼多年,身價也不過十幾個億罷了。

而這倆人,為了斗一口氣,就已經把她的身家都給壓下去了!

鹿一凡冷傲一笑道:「跟我玩?五十億!!!」

一次性加價三十億元!

現場所有人皆是嘩然一片!

「他是誰?怎麼這麼有錢!」

「不認識啊,應該不是漢東人吧。」

「我倒是好像在網上見過,好像是個明星。」

「不是吧?你就是皇冠級明星也沒有資格去招惹人家軒轅家啊!」

鹿一凡囂張的向軒轅冰抬了抬頭,好像在說:「你特么牛逼繼續加價啊!」

軒轅冰咬了咬牙,一拍桌子怒道:「一百億!!!」

說完,還挑釁似的看了一眼鹿一凡。

所有人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這就是軒轅家的霸氣啊!

一百億買一朵花!

真是特么霸氣到無以復加了!

「怎樣?被本小姐的財富嚇到吧!」軒轅冰得意的望著鹿一凡道。

「兩百億。」鹿一凡看也不看軒轅冰,掏著耳朵,淡淡的只是舉牌加了一次價格。

「你!!!」軒轅冰氣的肺都要炸了!

第一次!

這是她從小到大以來,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麼挑釁!

以前哪個男人不是寵著她,讓著她!

可是現在,這個可惡的男人居然敢如此忤逆挑釁她!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百億!!!」

軒轅冰眼睛一片血紅的把牌子都給拍爛了吼道!

全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三百億啊!

這已經頂的上現場某個小家族全部家當了!

人家卻只是用來賭氣買一朵花!

這人比人,特么氣死人啊!

「艹!這小娘們太可氣了!主人,要不要我把她暗殺掉。」宮紫麗憤怒的罵了一句髒話道。

鹿一凡也在猶豫。

龍陽花三百億的價格已經是它的最高價值所在了。

若是自己再加下去,那就真的是拿自己的錢在鬥氣了。

說實話,為了一口氣,去跟一個小女孩拼敗家,這是傻嗶才會去乾的事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