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出血?」

慕初笛的出血情況並不太明顯,醫生們還沒檢查到,經過霍驍的提醒,他們這才看到。 「馬上送去醫院!」

霍驍沒有時間等這些醫生的回答,他內心十分焦躁。

「通知趙醫生準備手術的一切,讓賀易生馬上到醫院!」

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賀易生的醫術。

周助理想到之前賀易生拋出的狠話,提醒道,「可是賀醫生他……」

「綁也給我綁過來,再不來,就炸掉他的研究所,一輩子別想做研究!」

霍驍沒有任何耐性,他如同一隻被碰觸到逆鱗的猛獸,眼神都入刀般凌厲,恍若直接把人撕成碎片。

周助理不敢有片刻的怠慢,他自己親自出發。

霍驍坐上救護車,緊緊地握著慕初笛的雙手。

清冷的聲音,帶著絲絲抖音。

「你贏了,你現在睜開眼睛的話,我就不生氣!」

「我可以原諒你這次的逃走,不做任何懲罰!」

擔心,勝過一切。

他的退讓,並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回答他的只是慕初笛緊閉的雙目。

她,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周助理向政府上級打過關係,紅綠燈的頻率受到調整。

救護車一路綠燈,直到醫院門口。

救護車被推了下去,趙醫生已經在門口候著。

「一號樓的手術室準備好,馬上把人送過去。」

醫護人員得到命令,馬上轉移方向,推向一號樓的手術室。

霍驍跟著他們,去到手術室門外。

趙醫生經驗豐富,剛才她簡單看了幾眼,得知慕初笛的情況並不好。

有個問題,她必須要問清楚。

「霍總,慕小姐情況不太晴朗,等下若是有什麼事,保大還是保小?」

慕初笛現在已經八個多月,保小的話,機率還是挺大的。

可是大人,就比較難說。

剛才從救護人員口中得知,慕初笛是出車禍從海里撈出來的。

本來車禍碰撞對大人和小孩都很危險,更別說這寒冷的天氣,掉進大海里。

幽深的眸子銳利森冷,似乎趙醫生說了什麼十惡不赦的話。

趙醫生被霍驍這強大的氣場給震懾得說不出話來。

心微微地顫抖。

此時,電梯門被打開。

一道黑影快速走了出來。

霍驍尋聲看去,來人氣勢沖沖,周助理跟在他的身後,做出個無奈的擺手動作。

賀易生狠狠地瞥了眼霍驍,發泄著他的怒氣。

他最討厭別人威脅他!

當賀易生從他身邊擦肩而過時,霍驍揚起唇畔,清冷的嗓音溢出,「大人小孩我都要!」

他都要,一個都不放棄!

賀易生冷哼一聲,雖然心裡不滿,可見霍驍這渾身濕透的狼狽樣,倒是有幾分解氣。

「在我面前,有必要提這個?」

他的人生,沒有失敗兩個字!

除了宋唯晴,他的人生就沒有出現過任何的意外!

賀易生和趙醫生走進手術室。

諸天卡盒系統 霍驍呆在外面,盯著亮起的紅燈,一直在等候。

血液似乎停滯一般,體內的細胞全都竄動,沒個安穩!

他知道賀易生的能耐,可慕初笛流出的那些血,把他的淡定從容揮散乾淨,不復從前。

他根本不能冷靜下來! 等待,最是漫長!

「霍總,要不您先去換身衣服?」

他特意給霍驍帶了新衣服過來,還有一些溫熱的湯菜。

霍驍的衣服還滲出海水,在深秋,特別的寒冷。

「不必!」

他沒有這個閒情逸緻去換衣服,當軍時候,赤身在冰天雪地之中鍛煉也是常有的事,如今這些寒冷,算得了什麼?

周助理沒表現多大的驚訝,更沒進行勸說,也許他的心裡,早就料想到這個。

給霍驍遞上乾淨的毛巾,「那霍總先擦拭一下,不然慕小姐出來看到會擔心的!」

「她會擔心?呵呵!」

不相信了!

如果她擔心他,在意他,就不會如此不顧一切地跟池南私奔。

本就不該相信什麼愛情!

這個世界上沒有從一而終的愛情,有的只是強取和豪奪!

是什麼,都不重要了,反正,以後她只能呆在他的身邊,哪裡都去不了!

周助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默默地收回手巾。

看著霍驍挺拔的背影,越發覺得他很神,超越凡人!

周助理看得出來,霍驍對慕初笛的在意已經超越了一切,像霍驍這種霸道強勢的男人,池南敢跟他搶女人,簡直就是找死。

當時那種場面,池南掉進海里,其實霍驍可以不救,那根本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可是,他還是救了。

儘管嫉妒,暴怒,他還是選擇救人!

不知這是否與霍驍曾是軍人有關,周助理只覺得,能跟在霍驍身邊做事,三生有幸。

他得到的不只是能力見識的提高和金錢的報酬,甚至是人格也得到了升華。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

這個手術,做了一個晚上。

霍驍雙眼赤紅,眼睛里泛著紅血絲,他依然如松柏一般堅挺地站在手術室門外。

周助理早就耗不住,坐在椅子上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遽然,手術室的門被打開。

賀易生走了出來,摘掉口罩,臉上泛著疲憊。

「怎麼樣?」

霍驍向來淡定從容的眸子閃過一絲緊張。

徹夜未眠,聲音有些沙啞。

賀易生看到霍驍這樣,內心是複雜的。

他對慕初笛如此的在意,那對宋唯晴來說,並不是好事。

本應該憤怒,可心裡卻有另一隻魔鬼在作祟。

如果霍驍愛上了慕初笛,那麼他是不是就有追求宋唯晴的機會了?

內心的魔鬼糾纏了一會,便被他壓了下來。

一如既往的自信,高仰著臉,「我出手還能怎麼樣?你多了個兒子而已!」

「大人沒事!」

知道霍驍肯定會問這個問題,賀易生直接回答,免得浪費時間。

這個手術,並沒他想象中簡單,花費不少時間,賀易生也覺得有點累。

此時,響亮的嬰兒哭聲打破了寂靜。

護士抱著包裹厚實的嬰兒走了出來,霍驍的目光頓時被嬰兒給吸引過去。

嬰兒雖然早產,卻並不瘦弱。剛剛出生,渾身通紅,五官小巧,一雙黑溜溜的眼睛盯著他。

霍驍抱著他,內心卻是難以平復的澎湃。

他的孩子,他的血脈!

他與慕初笛之間永遠分不開的牽絆! 人,竟然能這麼嬌小!實在是太神奇了!

抱著嬰兒,向來殺戮果斷的霍驍,竟然有點慌,唯恐力度過大會傷到他。

初為人父的喜悅和興奮,把霍驍身上的陰霾驅散。

陰鬱的俊臉終於有一絲的笑容。

被霍驍抱著,寶寶停止了哭聲,非常好奇地轉動著眼珠子。

抱著孩子的霍驍,身上的冰冷卸退,像是被鍍上一層柔和的光華。

周助理只是站在遠遠看著,不捨得靠近打破這種美好。

賀易生卻是完全沒有興趣,準備更換衣服離開。

與周助理擦肩而過時,周助理手裡拿著的霍驍的手機響了起來。

賀易生斜眼瞥了一眼,放慢了腳步。

周助理認出來人的電話,快步向前,走到霍驍跟前,貼在他耳邊說道,「千刃的電話,可能是救出宋小姐。」

千刃,早就被派去埃塞尼。

本來霍驍準備親自過去的,慕初笛卻在挑在那個時間與池南私奔,所以霍驍忙著抓慕初笛,就讓千刃先動手。

霍驍先讓護士抱回寶寶,接過電話。

千刃冰冷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了過來,「少將,宋小姐的情況很不妙,她精神受到極大的重創,誰靠近都不行,她會自殘。」

「她,身上全是傷!」

就連千刃都這麼說,可想而知,宋唯晴的情況有多悲慘和迫切。

霍驍還沒開口,電話就被搶了過去。

是賀易生。

剛才他聽到周助理對霍驍說的話,所以,根本壓抑不住。

「地址在哪裡?我們馬上過去!」

千刃沒有回復,賀易生知道霍驍的人都有他們的規矩。

他們只認霍驍一人,這就是軍威!

「慕初笛沒有事,孩子都生出來了,你還在耽誤什麼?」

「難道唯晴就真的成為過去?你們當初的恩愛都是擺設?」

「霍驍,你真的那麼絕情?」

當初賀易生還曾經想過,若是霍驍移情別戀的話,也許是好事。

可現在,他並不這麼認為了,他寧願霍驍對宋唯晴一如既往的深情。

宋唯晴這三個字,使霍驍沉默下來。

賀易生以為霍驍果真如此絕情,他正準備自己去找宋唯晴的時候,霍驍開口了。

「準備直升飛機!」

吊打穿越者 周助理的辦事效率極快,十五分鐘不到,直升飛機已經在醫院頂樓候命。

周助理準備跟著霍驍一起上頂樓,卻被他阻止。

「這些人留給你,護好她和孩子。」

「霍總,你還是把人都帶上吧,我再安排保鏢過來就好。」

霍驍的人,全是精英。

埃塞尼這種危險的地方,周助理去過一次都心有餘悸。

「她更重要!」

霍驍毅然拋下這話,便轉身離開。

賀易生早就迫不及待,行走的步伐比霍驍還要快。

很快,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眼前。

同時,慕初笛也被護士推了出來。

她此時還是昏迷的狀態,臉色慘白,看上去特別讓人心疼。

重生日本當神官 護士把慕初笛推進貴賓病房,周助理問過趙醫生,確定寶寶身體素質還不錯,可以不用呆在保溫箱。 周助理知道慕初笛醒來后第一眼肯定想見孩子,所以沒讓寶寶回到嬰兒室。

藥效慢慢散退,慕初笛意識逐漸清醒,第一時間伸手往肚子摸。

平坦,什麼都沒有!

慕初笛受到了驚嚇,猛然睜開眼睛,正欲坐起來,卻發現,渾身無力。

「寶寶,我的寶寶?」

她明明記得車禍掉下懸崖,難道寶寶是那時候掉的?

心裡一片荒涼!

那為什麼她還活著?沒了寶寶,還不如死去!

慕初笛眼底一片絕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