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女士,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看著天佑和天寶的兩個老師,嚇得眼淚不停地落下,能來複小的都是非富即貴,現在一下丟了兩個孩子,保不住工作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慕家會不會因此遷怒她們。

葉簡汐看著她們哭,鼻子一酸,差點落下淚來,但強忍著道:「現在說對不起沒任何幫助,還是先找到天佑和天寶吧。你們不是一直要看著天佑、天寶嗎?為什麼他們會不見了?」

平日里,都是慕家的人把天佑和天寶親自送到幼兒園,交到老師手上,才會離開。

在幼兒園裡,兩個老師會寸步不離的看著四個孩子。

中間根本沒給外人插手的機會。

葉簡汐話問出來,其中一個齊劉海的老師哭的更加厲害:「葉女士,是我疏忽,這幾天我胃有些不好,今天上手工課的時候,我看著佑佑和寶寶在乖乖的在做手工,就離開了一會兒去吃藥了。我想著離開幾分鐘沒事的,可結果回到教室,就看不到他們了,對不起,對不起……」

葉簡汐心口一滯,想要發火,可又無處可發,人都有生病的時候,張老師又不是故意的,她能怎麼責備她?

默了幾秒,葉簡汐紅著眼睛說:「張老師,不怪你,你不用自責了。」

張老師聽到她的話,沒有停止哭,不停地抹眼淚。

葉簡汐沒心思多安慰她,扭頭看向一旁的司徒老師,「司徒老師,請問幼兒園的監控調出來了嗎?」

「已經調出來了,警察在看監控。」

「我去看看。」

葉簡汐說著,示意文清推自己走。

文清快速的朝著幼兒園跑。

可哪怕文清的速度再快,葉簡汐依然覺得慢,這個時候她恨自己的身子是病的,如果好好的,她能自己跑過去,而不是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走!

沒多會兒,兩人便到了幼兒園的監控室。

監控室里駐守著五六個警察,還有學校的領導。

眾人看到葉簡汐過來了,紛紛讓開。

文清推著葉簡汐走到前面,停了下來。

葉簡汐抬眸看著電腦屏幕里顯示的監控畫面,啞著聲音問:「找到天佑、天寶的蹤影了嗎?」

坐在她前面的警察,調出幾幀畫面說:「監控顯示,看管的老師走了后,趁著上課老師沒注意,天佑和天寶就從後門溜了出去,跑到了室外的遊樂園場地。大概五分鐘內,監控里都顯示,他們在幼兒園裡,但五分鐘后,他們進入了監控盲點,忽然就看不到了。我們調出了幼兒園附近所有的監控,在找他們的蹤跡,一旦有新的發現,會通知其他人,在第一時間內找到他們。」

最後的監控定格在兩個小傢伙,往幼兒園的圍牆走。

那道圍牆是平日里放雜物的地方,老師一般不讓過去,又由於是一堵牆,孩子帆布過去,所以沒安裝監控。

葉簡汐看著監控畫面里的兩個小傢伙跑到那裡,再也沒出來,扶著輪椅的手用力到手指泛白。

「葉女士,你想想,這兩個孩子平日里有什麼地方,是你們不讓去的嗎?或者他們最近很想要什麼東西,你們是沒給他們的?一般小孩子走丟,都是……」

「佑佑和寶寶很乖,他們不會因為這些,就離開的,一定是有人帶走了他們。再者說,幼兒園的圍牆那麼高,他們兩個孩子怎麼爬的過去?」

葉簡汐絕不相信,天佑和天寶會擅自離開。

他們平日里都那麼聽話,不可能不和家裡說一句話,就離開。

尤其是天佑,他懂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

警察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所有的父母都說自己的小孩很乖,但干他們這一行的,看到太多孩子人前人後不一樣的表現了。尤其是這些豪門家庭的孩子,大部分都被父母慣壞了,別看只是幾歲的的孩子,能做出來的事情,比很多成年人都要超乎想像。上次他們還碰到,一個六歲的孩子,因為嫉妒自己的妹妹比自己得父母的寵愛,趁著大人不在家親手用枕頭捂死了,當時他們都以為是保姆做的,可調查了半個月,才發現是孩子做的。

慕天佑和慕天寶雖然是四歲的小孩子,但誰能保證,他們不會讓別人來接他們呢?

畢竟從課室里跑出去,是他們主動的……

警察心裡有這些猜測,但沒敢當著葉簡汐的面講。

慕家財大勢大,一不小心得罪了就不好了。

葉簡汐沒注意到警察的神色,她只想儘快找到天佑天寶:「你們繼續調查吧,我到處去找找。」

葉簡汐哽著聲音說了一句,推著輪椅往外走。

文清見她自己走了,連忙跟上去。

葉簡汐搖輪椅搖的很急,到門口的時候,左側的輪子卡到了東西,她也沒察覺到,差點把輪椅翻過去。

幸好文清趕了上來,穩住了輪椅。

「少奶奶,你別著急,兩位小少爺聰明著呢,他們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嗯,我知道。」

葉簡汐笑了笑,眼眶卻變得越來越酸。

現在除了自我安慰,她還能想什麼呢?

絕世鎮封 再想下去,她怕自己會把自己逼瘋。

***********

從幼兒園裡出來,一輛車吱嘎一聲停在兩人跟前。

車門咔嗒打開——

葉簡汐看到從車上下來的兩個人,挺直的脊背一軟,好似全身的力氣都在剎那被抽走了,忍了一路的眼淚也跟著落了下來。

一雙大手伸過來,擦去她眼角的淚水,然後輕輕的抱起了她。

葉簡汐不知道怎麼的,就哆嗦了下。

「簡汐,不會有事的,我們的孩子不會那麼輕易地有事。」

感覺到她渾身都在輕輕的顫抖著,慕洛琛緊緊地抱著葉簡汐低聲道。

兩人離得很緊,他呼吸出來的氣息全噴洒在了她的臉上。

那灼熱的氣息,有著令人信服的感覺。

葉簡汐微微的抽了抽鼻子說,「嗯,阿琛,佑佑和寶寶,一定會回來的,我相信他們會毫髮無傷的回來。」

慕洛琛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髮,將她緩緩地放回輪椅上。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睫毛上掛著的淚水,墜落了下來:「阿琛,剛才你在忙嗎?我一直打你的電話都打不通。」

「公司有些事情,沒能脫開身。」慕洛琛似是不想談起這個話題,很快另外提起了一個話題,道:「我已經讓文達去找了,你身體還沒好,回醫院休息。」

「不要,我要跟你去,阿琛,我沒辦法在醫院裡呆著。」

葉簡汐毫不猶豫的拒絕,眼裡滿是懇求。

這個時候讓她回醫院裡等消息,她怎麼能待得住?

葉簡汐緊緊地抓著慕洛琛的手不肯鬆手。

慕洛琛沉思了片刻后,微微的嘆息了一聲,點頭說:「我可以答應你跟著,不過你不許拿自己冒險。」

「我答應!」

葉簡汐想也不想應下。

慕洛琛推著她,往車上走。

坐在車上,車子飛快的向前行駛,文達和文清坐在前面,不發一言。

葉簡汐也沒說話的心思,坐在位子上,手指緊緊地攥在一起,不時的抬起頭,把目光落在慕洛琛的身上。

慕洛琛定定的坐在那裡,目視前方,一言不發,周身有著若有似無的冷氣。 第956章引蛇出洞

他什麼話也不說,讓葉簡汐覺得,他在積壓著怒氣,每次他越是生氣,便越沒有動靜,等怒氣到達了極點,才會一下全都爆發出來。

想了想,葉簡汐伸手,輕輕的握住他的手。

慕洛琛動了動,回過頭來,對上她滿是擔憂的眼睛,冰冷的面色鬆動了一些,伸手將她摟到懷裡,依然沒有說話。

車廂里雖然繼續保持著沉靜,但氣氛舒緩了不少。

*********

搜查一直在繼續,可到了下午三點鐘,都沒有任何消息。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葉簡汐的心再次焦躁了起來。

哪怕是綁匪蓄意綁架了天佑和天寶,要求贖金,能有點消息傳過來也好。

這樣沒有消息,才是最磨人的。

因為怕是最壞的結果,怕是有人尋仇,故意綁架了兩個孩子,來報復慕家。

他們不聲不響的把兩個孩子殺了,連屍首也不讓他們見到。

那才是最殘忍的……

葉簡汐知道自己在胡思亂想,但控制不住,只要一安靜下來,她就聽到天佑天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那兩道聲音,時時刻刻都在拉緊她的神經。

不想讓慕洛琛看到她心煩意亂的模樣,趁著回慕家休息的短暫的時間,她借著回樓上拿東西的時間,自己躲在房間里,偷偷地哭了一會兒。

把心裡的惶恐和不安發泄了一部分,葉簡汐洗了把臉,推著輪椅走出卧房。

出門口的剎那,注意到房間門口站著一個人,她抬眸看過去。

見是言邑,葉簡汐微微的吐了口氣:「言邑,怎麼在這裡?找我有事情?」

「嗯……我聽說了天佑和天寶的事情,特地過來看看你。」

言邑漂亮的臉上,染了幾分擔心。

葉簡汐扯了扯嘴角,勉強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糟糕,可她不知道,她臉色有多難堪,臉上掛著笑,卻像是要哭了一樣

「我沒事,現在警察局和洛琛都在找他們了,不會有事的。」

「葉姐姐……」

言邑叫了她一聲,想要說話,但猶豫了下又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葉簡汐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以為言邑在擔心自己,「我真的沒事,只是我跟你的約定,只怕要延後一些了。」

「那個約定沒關係,葉姐姐,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你說,佑佑和寶寶都會沒事的,他們是葉姐姐的孩子,那就一定會沒事的。」

言邑說話沒頭沒腦的,葉簡汐有些聽不懂。

但她願意聽到,他說天佑天寶沒事。

現在她太亂了,無論別人的安慰是不是騙她的,她都願意去相信。

點了點頭,葉簡汐說:「謝謝你,言邑。我要下去了,你能送我下去嗎?」

「能!」

言邑推著她,往樓梯口走。

到樓梯口的時候,慕洛琛走了過來,接過了葉簡汐,看了眼言邑,他抱著葉簡汐往樓梯下走。

看著兩人走下去,言邑眸色有些複雜,站在樓梯口好一會兒,他轉身往自己的方向里走。

*********

「他跟你說了什麼?」

慕洛琛把葉簡汐放到輪椅上問。

葉簡汐愣了兩秒,才意識到洛琛說的『他』指的是言邑,「他跟我說,佑佑跟寶寶會沒事。」

當然言邑說的不止這句話,還有一句——他們是她的孩子,那就一定會沒事。

葉簡汐沒把這句話說出來,因為覺得言邑說的有些沒邏輯,或許在言邑的眼裡。天佑和天寶是她的孩子,自帶福氣,吉人自有天相,所以會沒事。

不過言邑就是個半大的孩子,她跟他的思維可能有些不一樣,或許他這句話只是無意識的一句呢?

葉簡汐沒把心思放在言邑身上,全心全意的想著天佑、天寶的事情。

慕洛琛覺得天佑和天寶失蹤的事情,跟言邑有些關係。言邑一直對他有戒心,只肯跟簡汐親近,他原以為言邑會透露一些消息給簡汐,可聽簡汐說的話,言邑似乎沒有異樣的地方,也就沒再問下去,而是說:「天佑和天寶的事情,我又想了想。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警方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不符合常識。哪怕是報復,他們也該讓我們知道一些消息。」

葉簡汐抬眸望著慕洛琛,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簡汐,這件事,我們會不會從一開始就想錯了方向?他們帶走天佑、天寶,或許和慕家沒關係,而是和天寶的身世有關係?」

慕洛琛話說完,目光幽邃的望著葉簡汐。

葉簡汐心頭咯噔一下。

明白了慕洛琛的意思。

之前一直有信息,要他們不要把天寶留在慕家,否則會連累整個慕家。

她不捨得,所以一直沒有把天寶送走。

後來過了那麼多日子,沒有其他的動靜,她也就把這些漸漸的忘記了。

現在看來,這也是一個可能。

有人想把天寶帶走,不知道為什麼,把天佑也一併帶走了。

葉簡汐想到這個,心口不知是要鬆一口氣,還是更加擔心。

因為那些人如果只是想單純的要回孩子,他們很大可能不會傷害到天佑、天寶的性命,但也恰恰是要回孩子,他們絕不會留下線索,讓他們把孩子找回來。

慕洛琛將她的神色變化盡收眼底,然後俯身握住她的手,「簡汐,既然我們確定了,那個人只是想要孩子,那就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

「怎麼查?」

葉簡汐滿腦子的迷茫,現在關於天佑、天寶沒一丁點的線索。

要查,難於登天……

「我們先出去再說。」

慕洛琛沒有立刻跟她說怎麼查,而是忽然收住了話,推著她往外走。

葉簡汐沒有問他為什麼。

因為她相信洛琛,已經有了想法,才會跟她這麼說。

**************

出了慕家,兩人坐上車,車子駛離慕家。

開了大概半個小時,車子停在了一棟公寓樓外面,周文達把車停下來。

三人一起往樓梯口走。

乘電梯直達二十八層頂樓,電梯門緩緩地打開,慕洛琛推著葉簡汐朝著公寓里走。

進入公寓后,周文達沒進來,而是留在門外守著。

葉簡汐看他們這架勢,便知道洛琛沒在家裡說,是不想有些人知道。

可不想讓誰知道?

自從上次柏原崇的事情后,慕洛琛把家裡的傭人大換血了一次,所有人都保證是可靠的。

除了言邑……

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葉簡汐下一秒就否定了。

不可能是言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