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打量了一眼冷汐月,開口道:「既然你主動請纓,要去調查義大利酒庄的這些人身份,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你調查好了之後,把他們的身份信息資料,發到我郵箱里,好了,你現在就去調查吧,別再這裡耽誤時間了!」

冷汐月沒想到,這件事情,這麼容易就成了。

她頓時笑的跟朵花一樣,她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樂呵的開口道:「那彥昭哥哥,我現在就去調查,保准儘快完成任務!」

路彥昭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你當然要儘快完成任務,我們兩天後,還要跟他們見面呢!」

冷汐月咧嘴笑了笑,歡歡喜喜的離開了。

冷汐月一走,林彬有些擔心的看著路彥昭:「老大,真的要她去調查嗎?」

路彥昭看了一眼林彬:「她這些年在暗夜組織,也學習到了不少的東西,總不能讓她一直吃閑飯吧,再說了,冷韞成現在年紀大了,也不能護著她一輩子,至於她的父母,雖然是因為暗夜組織出事的,可是,這件事也不能讓她每次都拿出來說,所以,只能讓她開始處理一些事情,成為對暗夜組織有用的人,這樣,才能更好的被大家接納,再說了,以往每次也換人,只不過,他們來的人,基本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嗎,讓冷汐月調查一下,給我發份資料,我這邊心裡自有判斷!」

聽到路彥昭的一番話,林彬點了點頭:「還是老大考慮的全面,是我想的不夠周到,那現在,我去給你買午飯吧,老大!」

許沫兒無奈的看了一眼林彬,林彬這人,有時候就是容易死腦筋。

果然,在林彬的話說完之後,路彥昭毫不客氣的趕人:「不用了,醫院的午飯,我也能吃,你別催著我出院就謝天謝地了!」

林彬一臉苦色:「我這不是聽醫生說,你能出院了嘛,老大,我真心沒有催你出院啊!」

路彥昭涼涼的看了他一眼:「所以呢,你到底走不走?」

許沫兒沒好氣的拽著林彬,使勁兒瞪他,讓他別說話了。

她看著路彥昭,乾笑著開口道:「老大啊,你先忙,別管我們,我們就是來醫院隨便轉轉,我們現在就走!」

許沫兒說完,拉著林彬就遁了。

路彥昭看著他們的背影,無奈的嘆口氣。

他們的關心和擔心,他全都看在眼裡,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有些感情,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只不過,他也的確該出院了,他繼續住在這裡,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

想到這裡,他勾唇,諷刺的笑了笑。

這個時候的路彥昭,完全不知道,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正在慢慢的蓄勢待發。

冷汐月離開醫院之後,直接發消息給季修。

冷汐月:季修遠,現在彥昭哥哥已經答應,讓我去調查那些人的身份背景了,只不過,他要我把調查的詳細資料背景,全都發給他,這樣會不會露餡嗎?他萬一看出來了怎麼辦?

季修遠:你別擔心,這個我也會幫你,他們的身份信息,真真假假,一般人是看不出來問題的,再說了,往年酒庄的人身份都沒出過問題,我相信這次,也不路彥昭也不會怎麼懷疑,他之所以讓你調查,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你不要太擔心,至於調查的資料背景,我待會發給你,你明天再發給路彥昭,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最後,我還是要提醒你,盡量淡定一點,不要慌,不要露怯,這樣的話,別人才不容易發現問題。

冷汐月:好的,我知道了,我盡量。

這邊,季修正在跟冷汐月聊天,秦未央突然發消息過來。

秦未央:季修,你的第二個條件,到底是什麼?什麼時候告訴我,我儘快完成,我想見到未銘,為名的身體不好,他剛剛做完手術,醫生說有可能出現排異反應,如果身邊沒人,嚴重的時候,會要命的,我很擔心他!

季修:這個你不用擔心,既然我說過了,只要你完成我的第二個條件,我就讓你見秦未銘,我當然會說到做到的,再說了,我一直安排的醫生照顧秦未銘,你放心,他不會出事!

秦未央:所以呢,你說了半天,能不能告訴我,你的條件到底是什麼?

季修:這麼想知道?

秦未央:我想儘快見到未銘,你難道不清楚?

季修:隔著屏幕,我都感覺到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別著急嘛,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現在告訴你也無妨,兩天後,你要按照我的指示,去完成一些事情,到時候,需要你做什麼,我自然會告訴你的,至於內容,我現在是不會告訴你的,所以,你也別問了。

秦未央:隨便你,兩天後,最後一個條件完成,我要見到未銘,希望你能說話算數!

季修:我向來說話算數!

所有的事情,隱隱待發,在這兩天時間,慢慢成形。

這兩天,冷汐月將酒庄的人身份資料調查報告,全都發給了路彥昭。

路彥昭看了之後,也沒有說什麼,冷汐月知道,他那邊應該是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冷汐月的心裡,就是隱隱覺得不安,這種不安的程度,讓她開始焦急,恐慌。

兩天時間,很快就到了。

這天早上,路彥昭早上剛吃完早飯,林彬和許沫兒就過來了。

林彬看了一眼老大,有些擔心的開口道:「老大,你今天感覺怎麼樣?我看你的臉色還有點蒼白,你的狀態還好吧,如果你身體不舒服的話,我跟沫兒去見酒庄的人就行了!」 「不好意思,點餐去那邊。」費亦行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赫戰洺還沒領會到意思?湯家樂已經猜到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湯家樂手搭在赫戰洺肩上,湊到赫戰洺耳邊說了幾句,便拿起店裡的訂餐卡,「紀總,我先去公司了,費助理,待會我再讓我助理打電話過來訂餐。」

「小湯總,我送你。」開業第一天,大單上門,替木小寶高興的費亦行小心送貴客出門。

少帥影帝:喵妻,來下崽! 湯家樂的那些話,讓赫戰洺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上,實在是欠缺經驗,「澌鈞哥,我訂三萬份。」只要他澌鈞哥,高興,別說三萬份了,三十萬份他也訂,就是怕這裡趕不出來,叫的太多,讓人誤會自己故意刁難。

要不是湯家樂有心提醒幾句,恐怕赫戰洺還沒打算給他兒子捧場,紀澌鈞倒了一杯咖啡放到吧台上,「你的咖啡。」

「謝謝澌鈞哥。」看著這杯咖啡真是夠讓人尷尬,他也有事,還是趕緊辦了正事先,「澌鈞哥,我聽到消息,簡氏那邊股東對簡言之私生活混亂的傳聞很不滿,澌鈞哥,你說我是不是可以趁機做點什麼?」

赫戰洺這胃口跟無底洞一樣,見了機會就不想放過,「要訂餐,去收銀台,我這裡很忙。」

都怪他,不懂得人情世故,看到費亦行回來了,赫戰洺立刻說道,「費助理,我要訂三萬份,一個月,每天都三萬份,有什麼好推薦?」

聽到赫戰洺要訂餐,而且是個比湯氏還大的單子,費亦行原本皺著的苦瓜臉,瞬間笑容燦爛,趕緊叫人招呼。

沒有時間的赫戰洺,只能讓店裡幫忙安排菜單,反正吃什麼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就像湯家樂說的,這是捧場的態度問題。

把卡交給店裡的人後,赫戰洺回到位置時,桌上的咖啡已經加滿,還多了一份果盤在跟前,看來他澌鈞哥是氣消了,再加上費亦行去忙訂餐的事情,這裡只有他們兩人,現在是談事情的好時候,「澌鈞哥,我下一步該怎麼做?」

喝著咖啡的紀澌鈞,瞥了眼眼巴巴等著自己說話的赫戰洺,等他氣順了一些,紀澌鈞才開口說道,「受影響,簡氏會丟失一些單子,我已經整理好客戶名單,能否爭取下來,全憑你的本事了。」

客戶名單都有了,還不能爭取,那就是他的能力問題了,「澌鈞哥,謝謝了。」趕緊把咖啡和果盤上的水果吃完。

撐的都快起不來的赫戰洺,捂著肚子起身,「那我先走了。」

「等等。」

「澌鈞哥,還有什麼吩咐?」

「給我準備一張工資卡,年薪五十萬,加上提成,一年一百萬年薪,按月發放到卡上。」

他澌鈞哥給赫氏帶來的收益何止一百萬,「我爸媽一直跟我提這個問題,我們打算給你開一千萬的底薪,福利待遇按照董事長級別。」

拿了赫戰洺口中這種福利待遇,那就意味著,他被動的讓人把赫氏跟自己綁在一起,「你誤會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讓我家兮兮和兒子放心,我有一定的收入可以養活她們,如果你不滿意我開出的這個條件,可以不接受。」他想讓赫戰洺知道,這是要求,不是報酬。

他就一直反對他爸媽在私下提及的這個薪酬問題,看吧,剛出口,就被識破了,「那就按照你的吩咐,我私人給你發,不算到公司賬上。」

「嗯。」若非赫戰洺,知道進退,又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他也不會幫赫家這麼多。

赫戰洺走後沒多久,費亦行就過來了。「紀總,請放心,已經安排好了,能保證出貨。」在開店的時候,費亦行就知道,開在這個地方,一定不會有多少客人上門來,他已經有計劃,所以店裡的廚房佔地面積很大,保證能供應這種大單。

費亦行跟紀澌鈞說著話的時候,門外又有客人進來了,這該來的都來了,還有誰?

好奇的費亦行看到進來的人是萊恩,笑著出去迎接人。

「我看到費助理的朋友圈過來的,買了一束花送給寶少爺。」

「寶少爺去上學了,這個交給我吧。」這個不是求他家紀總辦事,有利益掛鉤的人,是真正的客人。

「我還沒吃早餐,麻煩你給我推薦一道早餐。」

「好,馬上來。」費亦行抱著花去叫人安排。

萊恩走到紀澌鈞面前。「紀總,早上好。」

「坐吧。」他知道萊恩已經離職了,紀澌鈞給萊恩倒了一杯咖啡。

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的萊恩,想到自己現在不是紀家的總管,這才坐下沒有推辭,「謝謝紀總,二少奶奶呢?」

「她在幼兒園裡面,沒那麼快回來。」他有事要忙,索性就讓答應,讓他家兮兮去打發時間。

「哦。」知道網上傳聞的萊恩,並沒有詢問這些事情,假裝這一切跟自己毫無關係,打量著周圍的裝修風格,「這裡很不錯。」

「嗯。」當時在書房,木兮詢問萊恩時,他就從萊恩的眼中看出了答案,萊恩想來半山別墅,卻又礙於一些緣故,半山別墅,不缺一個有經驗的總管,他會再次邀請萊恩,只是為了讓他家兮兮不必再擔心萊恩的事情,「家裡地方小,計劃把隔壁買下來納入住宅區,你願意幫我們管理另外一半住宅?」

「這……」他本就想留在木兮身邊,報答柏少爺夫婦的救命之恩,面對紀澌鈞又一次的邀請,他害怕自己拒絕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可也擔心自己答應了,紀家那邊……

「我會跟他們說,是為了寶少爺的成長需要,他們會同意的。」

紀總說的沒錯,寶少爺日後是紀家的小主人,如果不懂的家裡的一些規矩,回到老宅那邊,會被那些人嘲笑,「我接受這份工作。」

「嗯。」

既然現在,他已經接受那份工作了,萊恩自然不好在紀澌鈞面前吃早餐,起身去旁邊找位置。

回來的費亦行,聽到他們對話,湊到紀澌鈞身旁問道,「紀總,您要讓寶少爺在那種教育環境下成長?」

「不是那小子,是我閨女。」

「我現在就去把隔壁買下來,擴建的事情就交給萊恩了?」

「別的你安排,但是房子內部結構必須跟這邊一樣。」

「風格一樣,會不會太單調了?」這跟住在這邊就沒什麼區別了。

「我家兮兮是路痴,我怕她迷路。」最要命的是,萬一她找不到路,害怕了怎麼辦。

「呃……」他還以為紀總會說,想讓女兒從小在一個熟悉的環境下長大,原來是怕太太迷路,不是他多心,他真怕,湯老太太跟湯老爺子,就是紀總夫婦晚年的寫照,不過,太太應該做不出飆車,遊艇派對這種瘋狂的事情,只有,夫妻恩愛,相濡以沫這點是相同。

「你給夫人打個電話,妥善處理這件事。」重新提起訴訟一事,再加上,他要把紀優陽送回到駱知秋身邊的舉動已然促進了他跟駱知秋進一步的關係,駱知秋對這件事是絕對沒有二話。

「是。」

……

這是剛成立的新幼兒園,可是進到教室,木小寶卻發現很多同學之間都是認識的,大家都三三兩兩圍在一起聊天展示自己的東西。

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他看到簡渙之很積極跟周圍的同學打招呼,想極力融入那些同學的小圈子,可是大家好像都不喜歡簡渙之。

路過人群時,木小寶又聽到那些人在議論簡渙之的事情,是什麼事情他沒聽清楚,不過看樣子不像是什麼好事。

他今天醒來以後,就覺得怪怪的,不止家裡的氣氛怪怪的,這裡也很奇怪,一直都是社交圈子中心點的簡渙之,今天發現,自己很不受人歡迎,大家都在排擠他。被人孤立的簡渙之,垂頭喪氣回到自己的位置,剛坐上凳子就看到同樣被不少人排擠在外的木小寶朝自己走來。

但是木小寶根本不在乎這些事情,臉上還有笑容。

「你那麼早就來啦。」其實他是最早來的,他來的時候,幼兒園門口還沒人呢,木小寶把書包放到桌上,打開拉鏈拿出自己給簡渙之打包的早餐。

「吶,給你。」

「這是什麼?」味道好熟悉,跟上回在餐廳聞過的味道一樣。

「我店裡賣的大漢堡還有薯條,炸雞塊,請你吃。」

不少聞到香味的同學都看過來,有些人在咽口水,還有些人在問那是什麼,有幾個看起來不好打交道的就在嫌棄。

「我聽我姨說,隔壁那家快餐店是他爸爸媽媽開的。」

「能開到這裡來,很厲害,那是分店嗎?」

「什麼分店,就是普通的擺地攤,有什麼好厲害的,他叔叔給這個幼兒園的老闆做兒子,他爸爸肯定是靠他叔叔關係弄到位置的唄。我媽說,那種地方像我們這種身份的人是不會去的,你看他,天啊,怎麼能把這些東西帶進來。」

「味道聞著還挺香的,但是便宜貨就是便宜貨,我要告訴老師,他把這裡弄的香噴噴。」

簡渙之聽到有人議論這些東西,趕緊把東西推向木小寶,「小寶,不要在這裡吃這些,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幼兒園又沒說,不可以在課室吃東西。」木小寶拿出薯條,舉起在空氣中揮了揮,「有沒有人想吃,我免費請你們吃。」

一開始,還有些小孩拉拉扯扯,後來有一兩個過去了,其他人也跟著過去,很快一個二十人的班級里,就有十多個人過去圍著木小寶的桌子,沒過多久大家就把桌上的東西瓜分完了。

「好吃,這個太好吃了。」

「我也要叫我媽給我買。」

本來還以為木小寶會被同學排擠,沒想到,被排擠的人是他,木小寶輕輕鬆鬆用食物俘虜了不少人,還開始在人群中派發廣告單,「這是我紀記堡的點餐單,價格很便宜,裡面的蔬菜都是農場特供的有機蔬菜,真正的物美價廉。」

大家擁擠在一塊搶木小寶手上的訂餐單時,那幾個在嫌棄木小寶的小孩,看到木小寶受人歡迎,氣得開始大聲說話,「我媽說,那是庶民餐廳,只有窮人才會去那種餐廳。」

「就是,我們是有錢人,才不吃那種拉低身份被人嘲笑的便宜東西。」

人群中,一些想起家裡人說過的話,知道不能做這些有失身份的事情,都把單子丟回木小寶身上,只有兩三個小孩拿著訂餐單走了,很快周圍的人都散開了,看到自己成功排擠木小寶,那幾個小孩笑得一臉開心。

木小寶沒空搭理那些人,把掉在地上的單子全部撿起疊放整齊塞回書包,而一旁的簡渙之開始跟人道歉,「不好意思,失禮了。」

「為什麼要跟他們道歉?」

簡渙之回頭看了眼木小寶,小聲說道,「我媽媽說,在學校不能跟同學有矛盾,不要製造負面影響。」

他忽然發現簡渙之活的特別沒有尊嚴,「你以前也是這樣?」幸好他家老紀才不會這樣教他。

「我必須這樣做,不能給家裡惹麻煩。」

「哎。」木小寶嘆了口氣,正準備收拾書包,就聞到一陣食物香味飄來,聞到熟悉的味道,木小寶回頭看到一隻手提著書包,手上抱著一個紀記堡紙袋的梁棟大步朝自己走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梁棟怎麼也來了?

「天啊,又來了一個沒品位的人。」周圍的同學再一次議論起來。 冷汐月:好,我現在就去找彥昭哥哥,我這邊確定了,告訴你。

季修遠:等你的好消息!

冷汐月收起手機,直奔醫院。

話說,在冷汐月剛到醫院樓下的時候,她不知道的是,林彬和許沫兒已經上樓了。

林彬走進病房,看著路彥昭:"老大,你還不出院嗎?我聽醫生說,你可以出院了!"

許沫兒在一旁,一個勁兒的瞪林彬!

林彬這個直腸子,老大在這裡,一直不願意走,分明就是在等秦未央來看他嘛。

說到底,老大還是放不下未央,可是,他就是死鴨子嘴硬,不願意主動開口。

許沫兒無奈的看了一眼路彥昭,剛要說話,就被路彥昭打斷了。

"你們來醫院,就是為了催我出院的嗎?我下午就出院,你們還有別的事情嗎?"路彥昭的語氣冷冷淡淡的,聽不出什麼情緒。

林彬卻感覺到,老大似乎不開心了。

他有些摸不著頭腦,只不過,還是繼續開口:"老大,你下午出院的話,我們就不走了,等著你,直接送你回家!"

路彥昭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彬,平靜的開口:"我現在已經完全好了,再說了,我也沒有虛弱到需要人時時刻刻護送的程度!"

林彬趕緊解釋:"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

許沫兒一把將他拉到一邊,開口道:"好了,你還是別說話了,我來說吧!"

許沫兒清了清嗓子:"老大,出院的事情,你自己決定就好,我們今天過來,是為了跟你彙報一件事,關於義大利的紅酒生意,今年的合作時間又到了,那邊的酒庄,負責人也來了,只不過,跟往年一樣,還是生面孔,我再想,調查他們的身份信息,這件事情,交給誰去做!"

路彥昭看了一眼林彬,他剛要讓林彬去做,結果,病房門直接被打斷了:"什麼事啊,難不難,讓我去做吧!"

看到冷汐月笑嘻嘻的出現,許沫兒忍不住皺眉。

路彥昭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前兩天,他讓冷汐月消失,冷汐月這兩天,也的確沒來騷擾他。

只不過眼下,她怎麼又來了。

路彥昭倒不是說,實在不想看見冷汐月,只是她每次出現,都要說秦未央的事情,都要勸他,要不就是說秦未央的壞話。

在他心裡,秦未央就算是內奸,就算是她利用自己千百次,就算是她是個十惡不赦的女人,她的錯處,也只有自己能說。

想到這裡,他不悅的開口:"冷汐月,你怎麼來了?"

冷汐月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我就是太閑了,很無聊,憋不住了,想過來看看你!"

聽到冷汐月這話,路彥昭的表情,並不是很好。

他深吸了一口氣:"你要是無聊,就去找點別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我,我很好,不需要你看!"

冷汐月癟了癟嘴:"可是,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干啊,你也不知道給我派點任務,我也不是故意想要打擾你,一直招你煩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