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是喬語這會也不敢說什麼,等婆婆見到顧成后,就會明白了!

喬語笑笑,沒有說話,讓等著的梁母不不悅地催促著,正在喬語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突然,主席台上傳來了顧老的聲音:「各位親愛的朋友們,歡迎大家來到顧家,今天在這裡,就是要向大家介紹我的兒子,顧成!希望能看在我這個老傢伙的面子上,多指點指點這個小子,我們顧家將非常感謝,來,阿成,和大家打個招呼!」說著,顧老拉過自己身邊的一個小夥子,將話筒交給了他。

台下賓客善意地笑了笑,熱烈地鼓起了掌!

自從顧成出現后,梁母的眼睛就沒有從他的臉上移開過,以至於人家說了什麼都不知道,喬語觀察著自己婆婆的反應,只見她老人家兩眼放光,喬語無奈地扶了扶額,只好盯緊了婆婆,不要讓她老人家說出什麼奇怪的話!

突然,喬語看到梁母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向著主席台走去,喬語這才發現,原來是顧成已經講完了話,梁母正向著人家小夥子靠過去!

喬語趕緊跟了過去,剛到,就見梁母正熱情地和顧老說著話:「老顧啊,你這個兒子不錯,不錯!」

顧老得意的笑道:「不是我誇,阿成是我最看好的兒子,以後還要靠你們這些好朋友多多照顧!」

梁母嘴裡應道:「好說,好說!」然後拉過顧成,滿臉笑成褶子,問道:「阿成啊,林姨問你,你有沒有女朋友?」

顧成一愣,尷尬的笑了笑,道:「林阿姨好,我還沒有女朋友!」

梁母立即湊上前,道:「那太好了,阿姨和你說,我們家裡有個~」

「老林!」

「媽!」顧老和喬語同時叫出聲,梁母不悅地回頭道:「不要打擾,沒見我這和阿成聊天呢嗎?對了,小語,你去把橙子叫來,和阿成認識認識!」

喬語正要說什麼,顧老突然急道:「老林,我告訴你,今天我們不提這事,以後看兩個孩子的緣分,好不好?」

顧成也趕緊道:「林阿姨,我現在暫時不考慮這事」

這時,跟過來的橙子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事,她羞澀地看了看對面英俊沉穩的顧成,心下也是一陣歡喜!

喬語見了,立即拉住婆婆道:「媽,今天這麼多人,我們先回去好不好?」

橙子聞言,立即氣憤地瞪了喬語一眼,臉色難看。

梁母見顧成是認真的,不由得失望地道:「那好吧,不過,老顧,我建議你還是好好考慮下吧!」

顧老應付地點點頭,見梁母暫時放棄了這個念頭,心下鬆了一口氣。

正當眾人覺得此事告一段落時,橙子突然走上前,柔柔道:「顧少爺,你好,我叫梁橙,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

周圍的人立即驚詫地看著她,沒想到這個梁家小姐倒是很大方啊!

顧成愣了楞,這麼多人,他也不好拒絕,於是禮貌而生疏道:「你好,梁小姐!」

梁母也對橙子的表現有點意外,但看著兩人這也算是認識了,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梁橙矜持地看了看顧成,笑道:「顧少爺,你剛回國,可能對這裡還不太熟悉,要不改天我帶你熟悉熟悉這裡吧,也算是儘儘地主之宜!」

「橙子!」喬語低聲厲喝道,這個橙子,最近的禮儀培訓都是白做了嗎?在如此場合,這麼多人的面前,一個未婚女說這些話,會很容易給人不要的印象。

果然,周圍的人在錯愕過後,眼中齊齊露出了輕視的眼神! 「你沒事吧?」

夏熏溪一愣,隨即看著身邊有些擔憂的陳菲德淡淡的一笑,認真的說到:「我鋼鐵一樣的人,能有什麼事?」

陳菲德巧妙的上前一步,擋住了夏熏溪的視線,指著一旁的花店說到:「怎麼樣?要不要俗套一點!」

夏熏溪忍不住也跟著挑高了眉頭,有些不確定的說到:「那就俗套一點?」

「那就走吧!」

陳菲德偏偏一笑,將自己手中的行李箱拉杆隨手放在了夏熏溪的手中,然後自然而然的推著她的肩膀往對面走去!

好像沒有發現兩人的夏熏染滿是期待的看著身邊的蕭閻雲笑眯眯的說到:「今天可是出來散心的呢!你就不買一束花送給我,哄我開心一下!」

「你最近有什麼煩心事嗎?」

蕭閻雲有些不解,最近網上的緋聞基本上都被各種財經新聞覆蓋了,她也算是可以喘口氣了!

就想著這個春節太過冷清,想要找一個人陪一下,就接到她的電話,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只是才發現,不管是在家裡面還是出來,好像腦海中總是浮現出來的都是跟她一起過春節的那些細節!

今年的冬天她沒有在別墅,是回去過節了吧!也不知道上一次為什麼會沒有回去?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還有這一次關於夏熏染的事情,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插了一手,她是不是更恨自己了!

「蕭大哥!你怎麼了?」

夏熏染有些不安的看著微微有些心不在焉的蕭閻雲,想了想,帶著幾分試探性的問到:「你不舒服嗎?要不要……」

「沒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

蕭閻雲禮貌性的一笑,在商場裡面環顧了一圈,看著不遠處的花店說到:「不是要慶祝你重生嘛!走吧!」

「等等……」

夏熏染突然有些驚恐的看著花店的門口,臉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

「我們還是回去吧!」

顯然蕭閻雲也看到夏熏溪兩人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還沒有那個心的,突然有些生氣的冷笑了一下!

「不是說要送你花的嘛!幹嘛要回去,走吧!」

「可是……」

夏熏染有些為難的看著蕭閻雲,頗為擔憂的說到:「還是不要過去了吧!姐姐在裡面,我擔心……」

「她在裡面怎麼了!這花店又不是她開的!沒事!走吧!」

也不等夏熏染回答,蕭閻雲已經率先一步走了過去!

夏熏溪看著陳菲德從無數的玫瑰花中挑選了一朵別在自己的圍巾上的時候,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什麼品位!俗氣!」

雖然這樣說,卻任由陳菲德將花別自己的圍巾上,還看著他滿意點頭的時候,輕笑了一下!

一旁滿是期待的店員一雙眼睛閃亮亮的看著陳菲德,將各種花的花語都講解了一遍。

然後就見到陳菲德滿意的點頭,笑眯眯的看著那賣力誇獎的店員說到:「就這個了!」

「就一朵?」

「就一朵!」

「明天可是情人節,先生確定只買一朵?」

「確定就這一朵,難道不賣?」

「額……不……不是……」

店員黑了臉,忍不住有些嫌棄的看了陳菲德一眼,雖然不甘心,還是去開票收錢!

夏熏溪忍不住偷笑著說到:「你這樣可就讓人家傷心了!」

「那你傷心嗎?」

陳菲德很是認真的看著夏熏溪說到:「如果我買一大束花給你,你確定不會覺得麻煩?」

「額……這個嘛……確實有點麻煩的,哈哈……」

夏熏溪不由的乾笑了一笑,開玩笑,抱著一大束花,還怎麼自由的行動嘛!

如此一想,忍不住用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圍巾上的藍色妖姬,不由的甜甜一笑。有些時候,不是多才是好的!

「好了!走吧!餓了吧,今天中午吃什麼?」

「有些人還真是小氣呢!情人節就一朵花?」

夏熏溪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看著剛踏進花店門口的蕭閻雲,有些不耐煩的說到:「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就是說你怎麼那麼笨,一朵花就收買了!」

想到她剛才那明艷的微笑,蕭閻雲的心就忍不住的揪起!不就是一朵花嘛,至於高興成這樣嘛!

又不是缺錢的人,買多少花都不成問題,怎麼跟一副沒見過世面的人一樣!

「我願意!」

夏熏溪譏諷的一笑,有些冷冷的說到:「不要說是一朵花,只要是他給我的,就是一顆糖我也高興的可以跳起來,你有意見!」

蕭閻雲不由的有些氣結,看著夏熏溪忍不住指責到:「我說你一個女人能不能矜持一點,你這也太掉價了吧!」

「掉不掉價那也是我的事!再說了,我在我男朋友面前就算是掉價一點怎麼了!要你管!」

看著夏熏溪氣呼呼的樣子,蕭閻雲冷冷的一笑,滿是鄙夷的說到:「我是不想管你呢!我就是看不慣你這麼一副沒臉沒皮的樣子!我覺得認識你我都覺得丟臉!」

「呵……你這人說話真的很搞笑呢!我跟我男朋友面前犯花痴掉價,跟你丟臉有什麼關係!」

夏熏溪突然一把扯過陳菲德,狠狠地在他的臉頰上印下一吻,得意的看著蕭閻雲說到:「我還就這麼沒臉沒皮了!你怎麼樣!」

「你……你……幼稚!」

「你才幼稚呢!」

「我……」

「蕭大哥……」

夏熏染有些害怕的看著被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蕭閻雲,輕輕的咬了一下嘴唇,有些無奈的看著夏熏溪。

「蕭大哥也是喜歡姐姐,一時間接受不了才會這樣。姐姐何必這樣……」

「開玩笑!他會喜歡我!」

「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喜歡她!」

兩個異口同聲的打斷了夏熏染的話,隨即聽到對方的話,不由的火氣直冒!

「不喜歡我,就給我讓開一點!你以為我喜歡你啊!哼!」

「嘿嘿……那是,我怎麼也不可能會喜歡上一個自以為是的人的!也不想想……」

「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將我們當成透明的!不喜歡還說那麼多話!溪兒我們走,不跟這個幼稚的人聊天!」 可是橙子卻不這麼想,她的經歷告訴她,想要什麼,就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爭取,否則,你永遠就得不到。

顧成已經是她能碰到的最好的人選了,又是世家第二的繼承人,對她來說,顧成,就是她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人群中路靜看著梁橙的背影,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顧棣為難地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道:「謝謝梁小姐的美意,只是我也是在這裡長大的,所以還是比較熟悉的,總之,很感謝梁小姐!」

聽到顧成拒絕了,橙子失望地道:「那好吧,那我能找你玩嗎?」橙子期望地看著顧成!

梁母也皺起了眉頭,對著橙子道:「橙子,顧少爺很忙的,他還有正事要做!」

橙子不死心,正要說什麼,突然,喬語上前,拉著她道:「橙子,今天說這個不太適合,我們還是先回家吧,好不好?」

「你~」梁橙怒視著喬語,總覺得她就是來破壞自己的好事的,喬語一定是見不得她過的好!

可是,喬語卻不管,在再不阻止,梁家就真成了笑話了,於是手上用勁,硬是將橙子給拉走了!

見主角都走了,大家微微有點失望,好在這個角落的事只有少數人知道,梁母抬眼打量了一眼,沉聲道:「家裡女兒小不懂事,讓大家笑話了,但是女孩子麵皮薄,希望各位能給個面子,不要說出去!」

周圍的立即笑著符合著,顧老也趕緊說了幾句!

見周圍人群散了,梁母歉意地對顧老道:「老顧,對不起,都是我衝動了,這件事我們就此做罷,再也不提了!」

顧老笑道:「不是,還是看緣分吧!」

梁母點點頭,陰沉著臉離開了顧家,今天,橙子的表現太讓她失望了,作為你一個千金小姐,怎麼能當眾不顧廉恥,邀請單身男子同游,這明明是風塵女子的表現啊!

喬語帶著橙子上了車,剛一上去,橙子就一把甩開喬語的手,尖叫道:「喬語,你什麼意思,你就是見不得我好是不是?我告訴你,我不好過,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橙子!」喬語嚴肅道:「為什麼你永遠都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就剛才你的表現,就足以讓所有的宴會都拒絕邀請你,免得對人家賓客糾纏!」

橙子聽了這話,臉色一白,傲然道:「怎麼會?我是梁家小姐,他們怎麼會拒絕我參加所有宴會?一定是你在恐嚇我!」

「你嫂子說得對!」後面的梁母聽到喬語的話,贊同道:「橙子,如果你不注意自己的言行的話,你就終將是上流社會的一個笑話!」

醫武兵王俏總裁 喬語看梁母教育橙子,頭疼地道:「媽,我去找景銳說點事,您和橙子先回去吧!」

梁母點點頭,喬語下了車,看著離開的車背影,嘆了口氣,轉身又進了顧家。

此時,顧家的賓客已經走的差不多了,顧老見到去而復返的喬語,對著她示意了下,然後率先進了書房,顧成也緊跟其後!

喬語進了書房,一落座,顧老就嚴肅道:「小語,你婆婆是怎麼想的?如果需要梁顧兩家的聯姻來鞏固我們的合作的話,我覺得還是換一種方式吧!」

聽到顧老委婉的拒絕,喬語苦笑了一聲,道:「顧老,我估計我婆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層意思,她只是單純的喜歡阿成,想要將橙子嫁給他罷了!」

顧成聽了,立即道:「喬姐,我雖然沒有女朋友,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個可能,真的不能答應!」

喬語聞言,低頭沉吟了一下,如果婆婆執意要聯姻的話,顧家答應,就是犧牲了顧成,估計顧老也不樂意,顧家不答應,終究會對兩家的合作造成傷害,更何況還有前面黃金首飾的事,好事人一定會乘機挑撥,試圖破壞兩家的關係。

書房裡一時陷入了沉默之中,最終,喬語抬起頭,鄭重對顧老和顧成道:「顧老,阿成,我有個建議,我想讓兩家加強更深一步的合作,以鞏固兩家關係,不給敵人以可乘之機!」

顧老看了看小兒子,笑道:「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了,阿成,你和你姐姐商量吧,我就不參與了!」

喬語看了看顧成,顧成點頭道:「好,稍後我們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

喬語驚訝地看了看他,道:「這麼快?要不要再考慮考慮,畢竟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顧成搖了搖頭,道:「喬語,我相信你和梁總裁,所以,合作勢在必行,只是提前罷了!」

喬語讚賞的點點頭,笑著對顧老道:「顧老,阿成做事果斷,心性堅定,而且有自己的判斷力,確實很不錯!」

這樣的人,也確實是橙子配不上的!

顧老哈哈笑了起來,顧成倒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說起橙子,自從她回到梁家,心裡就窩著一把火,她氣憤地想道:「喬語幾次三番破壞自己的好事,那麼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氣了!」

想著,就立即給路靜發了條消息:「計劃提前!」

最近,連續兩場宴會,梁家小姐梁橙都出了風頭,可惜這個風頭卻不是什麼好風頭,眾人對梁橙也有了一個大概的評價,一時間,梁橙真的被所有的宴會拒絕了!

正當梁橙氣憤難過地不知道要怎麼辦時,一個流言卻悄悄地流傳了起來,先是在底層傳開:「唉,你聽說了嗎?我們都誤會那個梁橙了,原來她拍那個黃金首飾是為了送給梁夫人,本來這個任務是交給喬總裁的,可是喬總裁那天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舉牌!」

「對呀,而且我還聽梁家的一個傭人說,梁橙每天天不亮就要起來幹活,一直都是做著傭人的活,這也太可憐了吧!」

「還有,你沒發現嗎?那天喬總裁一把拉走了梁橙,看都沒看梁夫人一眼,這說不定私底下,喬總裁根本就不把梁夫人這個婆婆放在眼裡!」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這樣的老婆,你們說梁總裁是不是已經厭惡了,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他們夫妻兩同時出現了,以前可經常見到的。」

流言越傳越誇張,等到梁景銳聽到時,已經是幾天後了!

而此時,還毫不知情的喬語正帶著梁母和橙子逛街,說是要給橙子買幾套衣服!喬語無奈地想,好在昨天將張嫂子接了回來,孩子們有人看了,否則哪有機會出來逛街!

三人直奔高檔服裝區,甚至這裡還有私人定製的工作室,梁母興緻勃勃地帶橙子進了工作室,想給她定製幾套。喬語則心不在焉地應付著,她很擔心家裡的孩子們,右右昨天有點著涼,也不知道今天好點了沒?

正發獃著,梁母突然叫道:「小語,你覺得這件怎麼樣?」

喬語掃了一眼,點頭道:「很好,媽!」梁母不以為意,又拿出一件,問道:「那你看這件呢?」

喬語道:「也很好,媽,您先看著,我出去打個電話!」

梁母點點頭,繼續和橙子商量著。

橙子看著喬語的背影,嘀咕道:「媽,嫂子是不是不願意出來啊,我看她好像一直魂不守舍的!」

梁母頭也沒抬,只是道:「沒事,自己家人!」

「可是~」橙子欲言又止,梁母奇怪地看著她,道:「可是什麼?」

「可是,媽,你不覺得嫂子自從生了孩子,就越來越強硬了嗎?有時候關於孩子的問題,最後還不都是您妥協了?」

梁母眼神一動,沒有說話,橙子小心地看了梁母一眼,適可而止,也就不再說話了!

而喬語實在擔心孩子她只覺得彷彿有根繩子,將她的心扯的生疼,於是立即給張嫂子打了個電話,好在還在一切正常,喬語這才放下心來,正要轉身回工作室時,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說話聲:「看,那個就是喬總裁,聽說生了孩子就覺得自己地位穩固了,將婆婆都不放在心上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