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劉穎明明知道,但卻不來找沈笑瀾麻煩,而是把矛頭對準了與她交好的軟柿子梁菲菲。

「這……」梁菲菲翻到報價部分,說不出話來。

白紙黑字,錯就是錯了。

「領導,那部分應該是我做的。」沈笑瀾實誠的說。

「現在標書都蓋完騎縫章了,錯了這一點整本都要重做!我限你今天把這六本全部完成,否則別回家睡覺了!」劉穎好像自動屏蔽了沈笑瀾的聲音,依然是對著梁菲菲一通指責。

沈笑瀾心裡震驚:卧槽,劉穎這話說的跟劉夢潔當時警告自己要當天完成報價單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真不愧是姐妹。

梁菲菲沒吭聲,含淚低著頭,也不知道是委屈哭了還是被嚇哭了。

劉穎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沈笑瀾想起梁菲菲說過,今天要給爺爺過八十大壽,QQ上給她留言:「我犯的錯我來做吧。你早點回家,別管這些破事了。」

梁菲菲大概是考慮了一會,半天才回復了一句:「謝謝,麻煩了。」 夏念念臉色微慍,氣場瞬間變得凌厲起來:「你們不要含血噴人,我今天是和我老公一起來的。」

幾個女人被夏念念陡然一轉的氣場給嚇了一跳。

琳達最先反應過來,沖著夏念念冷笑道:「你老公?我看你就是被人包養的小三,還有臉說是你老公。」

夏念念大概還真是T市最悲慘的豪門貴婦。

身為正室卻一直被小三欺負,現在還有人反過來說她是小三。

「我沒有撒謊,你不要胡說八道!」夏念念氣急敗壞。

「那你說,你老公是誰?」

夏念念怔了一下,她剛才一時情急才說自己和老公來的,但是現在叫她說出莫晉北的名字,卻讓她猶豫了。

她根本就不想和莫晉北扯上關係,立刻變得欲言又止。

琳達見狀立刻囂張地道:「還說你沒撒謊,連自己老公的名字都不敢說。」

「她是怕說出別人老公的名字,被正室打得滿地找牙吧?」

「我看她肯定是小偷,我們報警,把她抓進警察局!」

夏念念握緊了拳頭,神色不悅地說:「你們這是無中生有,我不想和你們廢話,我要走了!」

「站住!你這個小偷,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想混進這種高檔場合來偷東西。」

「我看她就是專門來偷別人老公的吧!」

「我們找保安,把她給丟出去!」

幾個女人本來平日里就是嬌生慣養,囂張傲慢的大小姐。

現在見不得夏念念長得漂亮,又穿了她們買不到的衣服,就想要欺負夏念念。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琳達遞了一個眼色,那兩個女人一擁而上,抱住夏念念把她往外面拖。

夏念念的手指死命地摳住洗手台的大理石上面:「你們放開我!」

突然,洗手間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一道欣長的人影出現在門口。

莫晉北的手斜插在褲袋裡,那張禍國殃民的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笑容。

他緩緩地走進,彷彿沒有看到那幾個女人似的,沖著夏念念伸出了手:「老婆,你去個洗手間怎麼這麼久?」

夏念念本能的伸手握住他的大手,被他給拉到了身後。

看到她一臉的不高興,莫晉北眼眸微眯:「怎麼了,老婆,是誰欺負你了?」

夏念念垂眸,沒有吭聲。

「說給我聽聽。」莫晉北柔聲道。

夏念念還是一聲不吭。

莫晉北沒有半點的不耐煩,反而低聲哄著,聲音溫柔得簡直要掐出水來:「到底怎麼了,嗯?」

等了好久,莫晉北以為她不會回答的時候,夏念念這才輕抬起眼皮,掃了一眼那幾個驚愕的女人。

聲調裡帶著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委屈:「她們說我的衣服是偷來的。」

開口說出第一句,她感覺心頭舒服了一些,接下來的語速也變快了。

「她們污衊我是小三。說我偷衣服,戴的首飾也是高仿貨,還說要報警抓我,把我丟出去。」

那幾個女人先是被莫晉北突然闖進女衛生間給嚇到了,在看清楚他那張妖孽的臉之後,個個都驚愕不已。

這不是T市無人不知的御尊集團總裁莫晉北嗎!

琳達最先回過神來:「原來是莫總,我們還以為這位小姐是混進來的。您也知道像這種高級場所一向都要求嚴格,這都是誤會,是誤會!」

她走過去,朝著莫晉北伸出芊芊玉手。

越是靠近,她的心就跳得越快。

都說莫晉北出了名的風流花心,如果她能被這個俊美的男子看上,哪怕只能做情人,她都心甘情願啊!

莫晉北連看都沒有看琳達一眼,而是低頭輕輕理著夏念念的頭髮,動作像是在給貓兒順毛。

「莫太太,我今天就教教你怎麼重振正室威嚴。」他朝著她眨了眨眼睛。

莫晉北懶洋洋地抬起手,琳達以為他要和自己握手了,心情更是激動。

誰知道,馬上就聽到莫晉北不陰不陽地問,語氣淡淡的,聽起來卻十分的危險:「膽子不小,敢欺負我的太太?」

琳達原本興奮的表情瞬間僵住,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個女人就是莫晉北的妻子,傳說中不受寵的下堂妻?

可看莫晉北這樣子,顯然十分疼愛他的太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晉北顯然不會給她解釋,直接打開了牆上的消防栓,拿出水槍,開關擰到最大,毫不客氣地朝著幾個女人噴去。

巨大的水柱噴涌而出,琳達在內的三個女人瞬間就成了落湯雞,一邊尖叫著,一邊狼狽地喊道:「莫總,饒命啊!」

站在莫晉北身後的夏念念驚得目瞪口呆,莫晉北顯然十分滿意這個遊戲。

他長臂一攬,把夏念念抱在懷裡,高大的身體貼在她的身後,大手裹住她的小手,讓她抓著水槍,對著那三個女人一頓掃射。

幾分鐘后,保安經理帶著人沖了過來,看到是莫晉北也不敢上來問緣由。

莫晉北這才扔了水槍,指著地上的三個女人:「這幾個女人不懷好意進來偷東西,把她們丟出去。」

保安經理連聲答應,哪裡敢問什麼。

莫晉北帶著夏念念回到會場,她還在發獃。

莫晉北懲罰似的捏了捏夏念念漂亮光滑的臉蛋:「以後記住了,你是莫太太,整個T市你都能橫著走,沒人敢欺負你。」

夏念念一愣,他說這話的時候,眉目柔軟,帶著濃濃的寵溺。

可接著他馬上語氣一轉,原形畢露地勾起一抹壞壞的笑容:「只有我能收拾你。」

他刻意咬重「收拾」兩個字,說得格外的曖昧,夏念念的小臉頓時一紅。

莫晉北看著她白玉生香的臉蛋,覺得此刻的氣氛特別好,忍不住低頭想親下她。

突然傳來一陣戲謔的笑聲:「瞧瞧,我這個表哥就是這麼憐香惜玉。」

莫晉北下意識地抬眸,微微眯了眯眼睛。

面前的男子一副病怏怏的模樣,穿著一身悶騷的白西裝,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男子微微一笑,指了指夏念念:「表哥,這是你的新女朋友?」

夏念念蹙眉,下意識里就對這個人印象不好。 同事們陸續下班,沈笑瀾仍然在忙碌著。

六本標書要重做,公司資質的複印件和其他材料都要重新列印,分類整理,都是繁瑣而耗費時間的活。

沈笑瀾沒什麼經驗,第一次做這種事,一個人難免手忙腳亂,工作效率不高。

梁菲菲今天家裡有事沒法留下,而辦公室其他人更不可能插手幫忙,她此時也只能靠熬著時間,一點點慢慢做了。

過了晚上十點,沈笑瀾一個人待在前台,有些心悸。

周圍很安靜,只聽得印表機運轉的隆隆聲。

前台正對著的兩台電梯,上面顯示的數字一直停留在1層。空蕩蕩的走廊上,白熾燈光昏暗,盯著久了似乎連那狹長的通道都變得搖晃起來。

能不害怕嗎……

這個大樓里有不幹凈的東西,她還親自在廁所抓了一隻,這麼晚了身邊連個人都沒有,真要是又讓她撞見了什麼怎麼辦?

沈笑瀾定了定神,默念著不慌不慌……得抓緊搞完了儘快回去才是!

走廊另一頭傳出了細微的聲音,沈笑瀾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會吧!

說曹操,曹操到?這麼快就遇到鬼了?

……會不會是聽錯了?

沈笑瀾停下手頭工作,豎起耳朵。

真有動靜,好像還有人在說話。

猜測可能是人,沈笑瀾稍稍鬆了口氣,但也覺得好奇。

這麼晚了,還有誰在公司嗎?

沈笑瀾神使鬼差小心翼翼的走過去,發覺高高低低的聲音是從鍾樂辦公室傳出來的。

女人的嬌嗔和男子的喘息聲隔著厚重的木門飄出來,剛才還疑神疑鬼的沈笑瀾猛然驚覺到了什麼。

這鐘樂辦公室牆雖然是落地玻璃,但百葉窗拉上之後,裡面什麼情況從外面都是看不到的。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那男人當然是鍾樂無疑,女人不知道是誰,這麼晚了,關著門窗搞出這種動靜,怕不是在偷情?!

靠!

沈笑瀾頓時覺得無語。

還以為是什麼鬼怪怨靈呢!

鍾樂風流人盡皆知,平時也沒少給各種漂亮小姑娘拋媚眼,在辦公室搞事雖然荒唐但也不是不可能。

沈笑瀾放心后也沒有八卦偷聽的意思,馬上轉身離開。她還得趕緊去做標書……

標書需要膠裝,封面也要銅版紙,梁菲菲告訴她這些得在外面的列印店解決。她今晚只要把所有材料列印好、分類好就可以。

等明天膠裝后重新蓋了章,這項差事就算完了。劉穎也沒什麼話說。

沈笑瀾抱著一沓列印好的材料回到辦公室,聽到手機響了,顯示是梁菲菲的電話。

「喂?」沈笑瀾接起電話。

對面有些干擾的雜音,聽不到人聲。

「喂?喂!」

沈笑瀾等了十幾秒依然沒聽到梁菲菲的聲音,疑惑的掛了電話。

信號不好?

梁菲菲的電話再次打來,沈笑瀾再度接起,但是依然如此,沒有聲音。

……怎麼回事?

沈笑瀾心裡發毛。

電話再次響起,沈笑瀾接了緊張的問:「梁菲菲嗎,出什麼事了嗎?」

「滋滋——」

太蹊蹺了!

沈笑瀾慌忙掛了電話,看到梁菲菲的名字又閃動起來,她索性把梁菲菲電話拉黑。

之前「窺」還是魂滅生的時候,是順著手機找上自己的,但有頭有尾……這梁菲菲的電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爺爺今天不是八十大壽嗎?一家人晚上應該是在一起慶祝吧……

現在這個時間,要是說在慶壽結束之後,她擔心自己工作完成的進度,打電話過來問問也講得通。可關鍵是,這些電話只有雜音,而且還反覆打過來。

如果真是梁菲菲想問問進度,而周圍信號又不好,嘗試過一次兩次之後應該也會放棄才對。

沈笑瀾抬手給了自己一個巴掌。

鎮定點!別老是疑神疑鬼的,剛才鍾樂辦公室那事不就是那樣么?

說不定梁菲菲手機壞了呢?

這種事她之前聽說過,有的人手機壞了會可著勁給別人自動打電話。

沈笑瀾在微信上給梁菲菲發了條信息詢問情況后,半天沒收到回復,看樣子手機果然不在手邊。

……等忙完了再把梁菲菲的電話從黑名單里解禁吧。老這麼打電話過來,確實夠嚇人的。

沈笑瀾收了心思,一抬頭愣住了。

亮著的電腦屏幕顯示著正在列印的文檔,但底色不知何時變成了暗淡的紅色。

她是設置過護眼的淡綠色底,但絕不是紅。

沈笑瀾緊張的咽了口唾沫。

抱著最後一絲僥倖心理,她心想會不會是哪裡接觸不良導致的?

……要相信科學。

文檔中滑鼠的游標突然移動了。

輸入法切出來,屏幕上無端跳出了幾行新的文字。

那幾行字夾雜在原來的段落中,似乎還怕沈笑瀾沒注意到似的,那滑鼠竟然還自動移到文檔的菜單欄,專門給那些文字加了底色,像是用熒光筆標記那般。

卧槽!

這真不能相信科學了!

沈笑瀾忙拿出幾張符紙,啪啪貼在電腦上。

滑鼠暫停不動了,似乎有效。可沈笑瀾知道,她這符紙沒什麼大威力,對付低級靈也就是撓個痒痒。

沈笑瀾摸出傳聲鈴,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擔心的一併發給了冼星堯。

冼星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傳聲鈴沒有反應。

沈笑瀾很是心急,這才懊惱的發覺:冼星堯給的這傳聲鈴,雖說是作為他倆之間的專線聯繫物品,但信息發過去,發送成功沒有她無從得知。

這玩意不像手機,發個信息如果未送達會有反饋。

再者,就算是發過去了,冼星堯能第一時間知道嗎? 電影世界大拯救 這鈴他會隨身帶著嗎?

……大概又是指望不上冼星堯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