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見外面突然出現一股濃煙根本看不到下面的人,弓箭手也尋找不到目標,而下一刻無數個鐵疙瘩開始飛了上來。

「轟轟轟」

一下子一大群神族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肢體橫飛。

「滴滴滴」

C4炸彈也發出了巨大的爆炸,炸爛了城門,神族的這群防守戰士簡直快瘋了,他們這個鐵門是特質的有魔法元素在裡面,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撞開,但是沒想到在他們眼裡如此強大的一道門居然這麼快就破開了。 衝進去的特種兵們開始進行了收割模式,這些拿著刀劍的神族士兵在沒有牧師的祝福下,幾梭子就打倒在地上,而大山先是拿著噴子噴死了幾個神族戰士以後,為了解心頭之恨直接撿起了地上的一把刀要和這群神族的混蛋進行白刃戰,以解曾經的心頭之恨。

獸人族的還是拿起了武器和這些神族的公平對決,那槍殺他們太便宜了,就這樣幾萬守城士兵最後只剩下幾千人選擇投降。

「大山準備一個不留的,但是後面想著拿來當奴隸還是可以的,畢竟他們都拿人族的人來當奴役」

當這些被奴役的士兵被壓著回到天都城的時候,城裡的城民們一個個歡呼雀躍拿出最好的美食招待人族的戰士來解救他們了,當大山把人族的大旗重新插上了天都城的城樓的時候,絕大部分天都城民都失聲痛哭了起來。

這下他們可以不用走了,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國家了,是他們的城池了,他們不在是奴隸,他們是主人了。

天都城解放了,在解放天都城的時候,比丘國也引來了解放的戰鬥,但是比丘國有軍隊駐紮著,還有魔法師什麼的,小風要想直接強攻有些困難。

他直接脫出了大炮和迫擊炮,以及戰車喀秋莎,對著比丘國指揮所就是一陣狂轟亂炸。

裡面的神族戰士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就已經被炸死了一大半,裡面的魔法師立馬開啟屏障保護自己,而小風已經呼嘯了遠在浮雲之巔的姜辰後方支援。

當導彈轟炸過來的時候,就不是一般的屏障能夠保護得了的。

後面的波斯國也在戰鬥機的轟炸下,讓神族的守軍死的不明不白,神族的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做夢都沒想到人族會不聲不響的來攻擊他們,而且還會這麼厲害。

而此刻天空中緩緩飄來的浮雲上面到處都是屍體,僅存下來的14萬戰士經過了戰鬥機的偷襲之後只活下了97個人,50萬的大軍只活下了97個人,這是什麼概念。

活下來的人彷彿都丟了靈魂是的,個個行屍走肉的躺在上面,眼裡都沒了神兒,還有些輕微中毒的還在不停的吐血痛苦的求救著,但是上面沒有了治癒系的魔法師他們的結局也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哥哥!哥哥!你振作一點我們到家了,我們回天都了,回天都指揮所了!我們去殺那些城民我們去復仇!」

嵐月不停的搖晃著雙眼無神的溫格思道!

「報告嵐月殿下你快看下面!」

這個時候一個士兵對嵐月殿下吼道!

而經過了嚴酷的戰鬥正想回去好好休息調整一下的將軍看到下面頓時眼裡的死氣更加厚重了一層,因為天都城內到處插滿了人族的氣質,指揮所燃氣了熊熊大火,而被俘虜的神族士兵正跪在地上,向人族懺悔著。

「我說得沒錯吧!現在的人族已經不是之前的人族了!」

這個時候歌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

「是你告訴他們我們要屠城的計劃吧!」

嵐月心如死灰的看著歌賽道!

「我怎麼告訴我有千里傳音的本事兒嗎?我又不是魔法師!」

歌賽趕忙笑著道!眼裡出現了一絲波動,因為嵐月看自己的眼神已經明顯不一樣了。

「其實我之前就一直在偷偷觀察你,當大鳥飛過來的時候,你第一時間沒有給任何人說危險,而是自個兒跑到了浮雲邊上掛在了邊緣上,因為哪裡是最安全的位置,炸彈炸不了,毒氣毒不了,但是你卻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大鳥危險,或者告訴他們應該像你這麼做,你巴不得神族的人死完是不是?」

嵐月的一番話讓在場所有人一愣,包裹溫格思就連他死去的眼神裡面都迸發出了一絲火焰。

「看來你就一直沒有停止懷疑過我啊!」

歌賽優雅的點上了一支香煙這是姜辰給他的抽了起來道!

「我就說我們神族為什麼會輸得這麼慘,什麼事情都被他們提前知道,你故意帶我們去迷霧森林就是為了拖住我們給人族最好的發育空間是不是?而且我剛才跟著你派人跟蹤你,返現你身上有一個白色的盒子那個應該是你跟人族溝通的東西吧!如果我跟著你,你會發現,但是別人跟蹤你,你就不那麼容易發現了加上現在是戰亂時期你以為沒人會注意你是不是?」

「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嵐月殿下,但是這並不影響你我之間的愛情,和你肚子里的孩子」

聽到這個話語,所有的老將軍和在場的7,8十個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溫格思眼裡都快迸發出血來了。

「混賬!什麼時候的事情!」

溫格思怒吼道!

「這個不重要了,溫格思元帥,這都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你們神族將來肯定會被滅亡的,不過我可以保全嵐月殿下也就是你妹妹不會死,而你我可能做不了主畢竟你殺得人太多了。」

「你TM真是卧底,我之前就在懷疑,沒想到啊!沒想到居然到頭來會倒在你手上。」

這一刻溫格思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想著自己英勇一世,居然會糊塗一時被這個傢伙給玩的團團轉。

「但是我不明白!歌賽!你是神族人,你享受著神族最高的職位榮譽和我對你的愛,你為什麼要背叛神族,為什麼!要去幫卑微的人族,就是你提前知道了神族的命運知道神族會滅亡嗎?」

這個時候嵐月無比激動的吼道看著歌賽,她始終無法接受自己深愛過的人居然是個卧底。

「對不起了!嵐月殿下,其實我不是神族人,我是妖精族和人族的混血,有著妖精族的高挑的身材和精美的容貌,加上人族的皮膚和五官所以我看上去很像你們金髮碧眼的神族人,其實從蒼天雷元帥在的時候,我便被安排到了神族裡面當卧底,但是以前一直是一個小嘍嘍,在這裡也得感謝溫格思元帥給了我當上將軍的機會!」

「好你個歌賽啊!虧我們這些老將軍這麼相信你,你個畜生啊!你不得好死!」

這些曾經無比相信歌賽的老將軍們此刻個個氣的快吐血了。 「誰是黛兒?顧忘哥的女朋友?趙以諾,你腦袋壞掉了?」上官娜娜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大聲問道。

「你喊什麼啊,這是那個女人親自說的,而且她確實很優秀。」趙以諾醋味濃郁的說著。

「她再怎麼優秀,也不會是顧忘哥的女朋友啊!」上官娜娜提醒著說道。

「那個女人喜歡顧忘。」趙以諾呢喃著。

這句話,上官娜娜倒是相信。

顧忘,顧氏總裁,帥氣多金還很有個性,是萬千女人的老公人選。可是他心裡已經有人了啊!

「你放心吧,顧忘哥是絕對不會拋棄你的。」上官娜娜使勁拍了拍她的胳膊,說道。

「出去逛街吧?」上官娜娜突然問道。

「我不去。」趙以諾直接回答。

上官娜娜明白,她心累,自然也不想去任何地方。

「那你就在這裡幫我看孩子吧!」說著,她便拿起旁邊的包包,離開了客廳。

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厚臉皮,就這樣把孩子丟給自己,然後她去逍遙?趙以諾看著離去的上官娜娜,嘆了口氣。

「趙小姐,我來吧。」一個傭人過來,說道。

「沒事,我不累。」趙以諾笑了笑,回答。

沙發上,她開心地逗著懷裡的孩子,一副天真模樣,旁邊的管家看到后不自覺地笑了。

「砰!」辦公室的門被狠狠的踹開。

「誰?」顧忘直接大聲喊道。

「是我!」上官娜娜冷冷的回答。

回到私奔前夜 「娜娜?你怎麼過來了?」顧忘好奇的看著門口的女人,問道。

「我來看看你,和那個黛兒!」她回答。

怎麼又是黛兒!顧忘一陣頭疼。

不對,等等,難道那個黛兒還去找她了不成?沒道理啊!

「黛兒找你做什麼?」顧忘問道。

「顧忘哥,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又是蘇菲菲,又是黛兒,你到底還愛不愛趙以諾!」上官娜娜一個沒忍住,直接吼了出來。

「愛,當然愛,只是最近事情比較多,我需要一件一件的處理。」男人低聲回答。

「那你告訴我,你和那個黛兒到底是什麼關係?」

「之前她救過我……」顧忘試圖告訴上官娜娜這一切,然後再讓這個女人轉告給趙以諾,因為他知道,此時那個女人並不想看到自己。

「真的假的?一見鍾情?」上官娜娜睜大了眼睛問道。

「誰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對她完全沒有感覺。」顧忘回答。

看著面前男人如此疲憊的模樣,女人也不會做再多的過問。她來這裡的目的,便是清楚事情的真相,如今,一切瞭然。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要和趙以諾結婚。」顧忘直接回答。

一句話,搞得上官娜娜很是蒙圈。顧忘認為,只要他和趙以諾結了婚,就不會再有這麼多意外。然而他並沒有想到,此時的趙以諾,已經完全沒有了要和他結婚的想法。

「今天去我家吧!」沈珏對著面前的男人說道。

「沒問題,你親自下廚么?」凌辰問道。

「肯定的啊,走吧!」兩個男人一起走出辦公室,上了車。

「以諾?你怎麼在這裡?」凌辰驚訝的看著沙發上的女人,問道。

「我來看看娜娜和孩子。」趙以諾輕聲回答。

「娜娜呢?她去哪裡了?」沈珏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

「她出去了,一會兒就回來。」管家趕忙說道。

一下子,沈珏整個人都不好了。怎麼可以讓一個客人看孩子!這個女人,心裡怎麼就沒個數!沈珏脫下自己的外套放在旁邊,眼睛里閃現一絲寒光。

「寶寶,來,叔叔抱抱。」說完,凌辰直接走向趙以諾。

「喏,給你。」趙以諾直接將孩子給了凌辰,笑了笑。

兩個人在沙發上一直哄著孩子,看起來很是和諧。廚房裡的沈珏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眼睛里有一絲惋惜。

倘若趙以諾喜歡的是凌辰,她一定會比現在更加幸福!沈珏別過臉來,繼續忙碌著。

「以諾姐,我回來了!」上官娜娜直接衝進客廳,說道。

「回來了,快休息休息。」趙以諾打著招呼。

廚房裡的男人,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后,並沒有轉身看她,而是繼續著手裡的動作,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

其實沈珏和上官娜娜之間的感情,慢慢地,開始有了裂痕。

都說結了婚的小夫妻,只要過了七年之癢,就可以相伴終生了,可是這對小夫妻現在已經有了些許矛盾。

「老公。」上官娜娜跑進廚房,撒嬌似的打著招呼。

「做什麼?」沈珏問道。

「你今天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有沒有去應酬?是不是又見到漂亮姑娘了……」

上官娜娜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讓面前的男人有些反感。

「上官娜娜,家裡有客人,我不想和你吵,你去休息吧,我自己做飯就可以。」沈珏冷冷的回答。

每天下班回家后,這個女人總是要問他這麼幾個問題,一次兩次,他可以忍受,可是天天如此,他有點接受不了。

其實上官娜娜只是沒有安全感而已。自從有了孩子后,她越發覺得自己大不如從前了。沒有了漂亮的臉蛋沒有了標準身材,也很少用化妝品……

只因為,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她特別怕沈珏在外邊應酬的時候,遇到漂亮女孩后便拋棄了自己,而事實上,沈珏是絕對不會拋棄她的。

感受到廚房裡的異樣氣氛之後,趙以諾撇了不遠處的沈珏一眼,沒有說話。

上官娜娜失落的回到客廳,抱起自己的孩子,裝作一副樂呵呵的模樣,哄著孩子。

「娜娜,沒事吧?」趙以諾擔心的問道。她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

「你不去哄哄她啊?她好像不開心。」凌辰走到廚房,輕輕敲了敲沈珏的後背,說道。

「忙著呢,別煩我。」沈珏回答。

這小兩口是怎麼了?凌辰看了看身邊的男人,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兩個女人,有些狐疑「吵架了?」他問道。

「閉嘴!」沈珏瞪了他一眼說道。 「不好意思了!各位前輩們,兵不厭詐,這是兵家常事,再說了我們代表著不同的種族和血脈,你們神族的這場戰役本來就是侵略,我只是在保護我的家園而已,我們沒有誰對誰錯,我們只是生錯了時代和國家,如果我生在諸神之都我是很願意和你們做朋友的、」

歌賽漏出了溫和的笑容道!

「呵呵!朋友我跟你這種叛徒惡人混蛋一輩子都做不了朋友,你也真是個傻子啊!居然能夠敢在這個上面承認,現在我看你就算是插翅也難逃了!來人啊!去把他給我拿下」

一個將軍無比憤怒的吼道!

說著兩個神族的戰士一左一右就朝著歌賽衝來,而就當要靠近歌賽的時候,歌賽掏出了隨身攜帶的沙鷹手槍對著兩個神族的士兵一人一槍直接打了兩個爆頭,血水混合著腦漿撒了一地,要知道沙漠之鷹手槍的威力無比巨大,近距離爆頭簡直太簡單不過了。

看著兩個神族戰士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這個老將軍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繼續吼道!

「魔法師上,加上結界,我就不信今天還治不了這個混蛋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幾個魔法師誰的嘴巴敢動念咒語我就先蹦了誰然後讓你們排隊去等著復活吧!不過我有一個不好的壞消息要告訴給你們,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們的神聖復活台應該放在天都城地下的吧!而現在天都城已經被人族給佔領了,也就意味著你們的魔法師復活一個就將被活捉一個,這個重爆消息應該你沒還沒想到吧!」

果不其然歌賽的話像一顆炸彈是的再次在人群中炸開了鍋,被導彈轟得暈頭轉向的人,的確還沒有想到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對於他們來說這無疑是致命的,因為這可是神族最引以為傲的神聖復活台啊!也是保持魔法師不會戰死的秘密武器,而這個神聖沖復活台現在已經被人族給控制了,那就意味著這些魔法師復活了將會直接再次被殺死或者被活捉,更可怕的是甚至會直接被摧毀掉。

一聽歌賽這麼一說,這些魔法師不敢再動了,如果自己在死掉的話,前面排了那麼多魔法師等著復活,而自己不知道排到幾萬人上去了,而且就算排上了還不一定能夠復活。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嵐月眼裡布滿了血絲看著歌賽道!

「我說過了,我們之間誰都沒有錯,都是為了自己的國家和人民,你也是我也是,如果你不來侵略我們的故鄉我覺得我們可以相處得很好,親愛的!我承認從最開始我是在利用你,我知道你三番五次在考驗我,你知道我為什麼知道嗎?我就實話告訴你們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隱瞞什麼了,就算是死也讓大伙兒死得知根知底。」

「其實那天你在花園裡面抓住的那個士兵,他其實就是姜辰,但是當時我還不知道是他,他有易容術,你現在是不是得佩服他這個人的偉大,能夠演戲把你都給演哭,演的大伙兒聲淚俱下,其實他是來找我的,之前我們一直都是通過我們妖精族的傳音鳥傳信,你們的大部分秘密我都知道,因為妖精族有一個特別的本領那就是夜聽,就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方圓十米的位置我都能聽見,哪怕你和溫格思在說夢話我都聽得清清楚楚所以你們根本不存在什麼戰術或者秘密」

「要想打贏這場戰爭我們必須提前準備復出你們意想不到的東西,而那天姜辰是不認識我的,但是你說他多機智最後唱了小時候媽媽教他唱的歌,其實那個是我們妖精族的歌,我一聽便知道了是他,後來他把這個手機給了我,比你們神族的千里傳音還要高科技,能夠瞬間和他對話,視頻聊天,因為人族早就在天下大陸開山修建了無數的信號塔,讓信號覆蓋到了天都城,而這個信號是你們根本看不見摸不見的東西。」

「有了這個就能雖說保持聯繫,傳遞第一情況,然後那一次姜辰來天都城就是來炸指揮所的,而我幫忙按的炸彈,我剛按完炸彈準備走的時候就遇見了溫格思元帥我還以為當時被發現了,準備想跑,結果他讓我去搬書,然後讓我一路高升,可能是老天爺都在幫我們人族吧!」

聽到這一切全部都是套路這群神族將領居然被耍得團團轉,個個氣的都沒有言語,後來溫格思問我知道草人不,我當然說知道,就是要把你們往坑裡帶,消耗你們神族的資源浪費你們的戰機時間,給人族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因為那個時候你們攻擊人族的話,人族肯定是承受不住你們的招架的,但是我給人族爭取了長達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可以讓他們力挽狂瀾了」

「後來那個時候夜歌公主懷疑我,還多虧這些老將軍們提拔我啊!不然那個時候我死翹翹了,人族也死翹翹了」

聽到這裡那些老將軍只差吐血了,沒想到自己精心想提拔一個年輕靠山起來,沒想到居然是個卧底。

「後來嵐月殿下晚上來我房間偷窺我,還好我妖精族有偵查功能,能夠感受危險的到來,你那天偷看是我故意演給你看的說我暗戀你啥的,你要測試我被魚頭龍給抓住我那天差點露餡準備讓你死的,但是我看你在正眼偷看只有說你這個測試太不專業了,後來你們要打浮雲之巔這些計劃人族都知道早就等候你們了,至於我在他們那裡其實根本就沒有卧底,俗話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神族的情況基本被我摸得透透徹徹,而你們神族對你們的對手一無所知你說你們怎麼能夠贏。」

「可是我們沒有攻打你們妖精族啊!並沒有與你們結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們!」

嵐月實在想不通吼道!

「我知道你們只是暫時沒有 「大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突然,山貓跑進來,大聲說道。

「說!」顧忘冷冷的回答。

「蘇菲菲走了!」山貓說道。

一下子,顧忘的眼睛亮了,立馬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等待著他的解釋。

「聽說她最近惹事了,被她爸爸給送出國了。」山貓繼續說道。

很好,終於少了一個麻煩了。顧忘深呼吸一口氣,心情放鬆了很多。

「所以,你只要對付黛兒小姐一個人就可以了。」

可是一個黛兒,頂她兩個蘇菲菲啊!顧忘的眼睛里有一絲為難。

「不過,大哥,我覺得你還是速戰速決比較好,不然黛兒對你用情至深的話,那就……」山貓欲言又止道。

他理解山貓沒有說出的話,可是除了和趙以諾結婚之外,他真的想不出其他辦法來阻止黛兒對自己的糾纏。

「以諾姐,你現在應該明白了吧?一切都不是顧忘哥的錯,一直都是那個黛兒在糾纏他。」客廳里,上官娜娜對趙以諾解釋著。

確實,她誤會了。此時的趙以諾,眼睛里有一絲愧疚。

「好了,你們倆就不要再冷戰了。」上官娜娜繼續勸著。

「我知道了。」趙以諾緩緩回答。

「那你原諒顧忘哥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