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君嵐歪歪頭,加快腳步跟了上去,問道。

「忍著很難受嗎?」

「嗯。」

「那你不忍了會怎樣?」

司錦尉猛地停下腳步,君嵐差點撞到他後背上。

「幹嘛突然停下來啊,我差點撞到你……」君嵐不滿的抱怨。

司錦尉沒有理會她的抱怨,而是俯下身,用極輕極輕的聲音,說了一句。

「如果我不忍了,你現在這笑嘻嘻的開玩笑,就該被可憐兮兮的求饒代替了……」

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君嵐愣在原地,剛開始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等到她細細思考了一番后……

「這男人……」

怎麼這麼會開黃腔……

跟之前一撩就臉紅的純情完全不同啊?!

她連忙追了上去,紅著臉蛋,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司先生,你之前的純情去哪了?」

司錦尉又是一聲嗤笑:「那是對朋友,不是對女朋友。」

「好吧……」君嵐敗下陣來,誒不對,等等……

「女……女朋友?」

君嵐心下一驚。

司錦尉已經知道她是個女的了?

「你這小胳膊小腿,不當下面的,難不成還想當上面的?」

「……」

君嵐鬆了口氣,看來司錦尉並不知道。

那就好……

那老頭子可專門提醒過她不能暴露自己的性別……

心裡的大石頭落了地后,君嵐也一身輕鬆的和司錦尉開起了玩笑。

「下面的也可以去上面啊。」

「那我樂得輕鬆。」

「要不要試試?」

「我怕你哭了,君老會找我家老頭告狀。」

「我才不會!」

「天亮的時候你就不這麼說了。」

「誰給你的自信……」

「天生的。」

兩人說笑著,君嵐又拉著司錦尉到處逛了逛,轉眼便到了該吃晚飯的時間,兩人也都餓了。

「司先生,晚飯想吃什麼?」

君嵐邊問,邊翻著手機查看周圍有沒有比較出名的餐館。

「我不挑食,你選吧。」司錦尉答道。

君嵐也沒客氣,『哦』了一聲后不再說話,專心挑著餐館。

「村裡餐館……」

「有個餐館……」

「姑娘餐館……」

「叫小芳餐館……」

「都是什麼鬼名字。」

炮灰女修仙記 君嵐煩躁的繼續翻著。

如果不是珍惜跟司先生假扮情侶的時間,她現在肯定會選擇不吃晚飯,直接回家蒙頭大睡。

她本就不喜歡如此吵鬧的商業街,好在有司先生在,她煩躁厭惡的情緒才能稍稍壓下去些。

正當她不耐煩之時,小孩吵鬧的聲音與奔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砰!」

「媽媽啊!!!」

君嵐直接被那胖乎乎的小男孩撞倒在地。

司錦尉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打了個措手不及,他剛剛看著君嵐柔順的髮絲不禁看入迷了,也沒有注意到那胖乎乎的小男孩。

君嵐愣了兩秒鐘后,低笑一聲,揉揉被石頭地面磕疼的屁股,攥著拳頭站了起來。 少年冷眼看著面前坐在地上苦惱的小男孩,身側緊握成拳的手隱隱有青筋暴出。

煩死了……

司錦尉能明顯感受到君嵐的樣子開始變得不對勁。

少年一言不發的站著,像是在忍耐著什麼。

「嵐嵐?」司錦尉低低的叫了一聲,自動忽略了他們面前正哭鬧的小孩。

此時,小孩的家長也跑了過來,把小孩扶起來安慰兩聲后,不分青紅皂白的就破口大罵。

「你們幹什麼呢!把我家小孩撞傷了你們怎麼負責?!真是不長眼!」

這女人不停的大罵著,周圍的人也都被這動靜吸引了過來,紛紛駐足圍觀。

不時有一兩聲較大的議論傳入君嵐耳中。

「現在這年輕人……嘖嘖嘖。」

「唉,估計又是因為低頭看手機沒看路吧……」

「喂喂,你們有人看到是誰撞住誰了嗎?」

「就是啊,誰撞住誰了都不一定,你們瞎湊合什麼呢!」

女人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罵的也就越起勁,她以為這樣就能讓圍觀的路人去指責君嵐和司錦尉。

「還有那邊那個!我看你年齡比他大吧!撞住小孩都不知道扶起來,就知道在那邊袖手旁觀?!我告訴你!想你這種只會看熱鬧的……」

「閉嘴!」君嵐低吼一句。

此時,少年的表情微微有些猙獰。

「沒教養的阿姨,我警告你,罵我可以,我頂多打你一頓,但是如果你罵我身邊的人,可就不是單單打你一頓這麼簡單了……」

「嵐嵐……」司錦尉此時猛然意識到。

他怎麼就忘了,現在的君嵐沒有纏繃帶……

可惜那女人全然沒有把警告放在眼裡,反而是越來越囂張。

「誒誒你們都看看!多大個小孩說要打我?!打長輩成何體統?!」

司錦尉眼瞅著君嵐的脾氣已經暴躁到了要爆發的臨界點,立馬眼疾手快的握住君嵐緊繃的拳頭。

「嵐嵐,冷靜,別衝動。」

最强紅包 真要在這種人多口雜的地方打了人,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君嵐沒有回話,眼睛緊緊盯著面前無理取鬧的母子兩人,瞳孔微縮,彷彿有些失了神。

這時,圍觀有人站了出來,說道。

「我剛剛可是看見了!明明就是你家小孩不看路的瞎跑,這才撞住人家了!人家沒打你家小孩一頓就不錯了!你們還有什麼臉在這鬧?!真是啥樣的家長教出啥樣的孩子……」

有人站出來證明后,那女人的臉色就像打翻了調色盤,青一陣紅一陣尷尬極了,偏偏還要強詞奪理。

「誰知道你是不是騙人呢!」

這時,又有人看不慣站了出來。

「我也看見了!就是你家小孩撞住人家了!你要不信可以去調監控,商業街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監控環繞好嗎?!」

圍觀的人看有證人,便也開始附和了起來,最終,那母子倆忍不住眾人的嘲諷,灰頭土臉的帶著小孩跑了。

君嵐還是那副愣住的樣子,站在原地。

司錦尉朝那兩個站出來指正的人道了謝后,圍觀的人也都散開,各干各的去了。 「嵐嵐……」司錦尉喚道。

君嵐僵硬的抬頭,看向司錦尉:「司先生,我忍住了,我沒打人……我忍住了……」

少年吸吸鼻子,眼眶裡竟然有盈盈的水光流動。

「嗯,你做的很好……」司錦尉抱住了她。

他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知道,君嵐到底是費了多大的勁,才忍住沒有出手。

但他知道,對於拆了繃帶的君嵐來說,在如此吵鬧,陽光明媚的地方,今天一天都保持笑嘻嘻的模樣,一定很難,很難。

就像是人摒棄了本性,壓抑著情緒,帶著虛偽的面具。

可能偶爾有真情流露,但那是極少極少的。

「我不想吃晚飯了司先生,這裡太吵了……我想回家……」

君嵐抑著哭腔,拳頭還在綳在,無論他怎麼用力,都鬆弛不下來。

「好,回家,我送你回家。」

說完,用大手緊緊裹著君嵐緊繃的拳頭,牽著僵硬的少年,上了車。

君嵐縮在副駕駛座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小拳頭,然後又直勾勾盯著開車的司錦尉。

彷彿很委屈一樣,她吸吸鼻子,用可憐巴巴的語氣說了一句。

「司先生,它不鬆開……」

瞬間,司錦尉覺得。

嵐嵐憨憨的樣子也好可愛……

「咳……」司錦尉輕咳一聲,為了掩蓋自己羞恥的想法。

紅燈時,他才扭頭看向君嵐。

君嵐把兩隻緊緊握著的小拳頭舉到司錦尉眼前,用迷茫的眼神盯著他。

「拳頭綳著難受……」

司錦尉伸出手捏了捏,還真綳的像鐵塊一樣。

他也不是醫生啊,哪裡知道這該怎麼辦……

「它們說要司先生親親才能鬆開。」君嵐眨巴著天真無邪的狐狸眼,說著好像很純潔的話。

司錦尉挑挑眉。

看來這小子已經恢復了……

可是君嵐一直眼巴巴的盯著自己,好像自己不親,這小子就會一陣纏著他直到親為止……

無奈之下,又想著反正也不是親嘴,也不管什麼男男有別了。

低頭,敷衍的用嘴唇碰了碰那兩隻拳頭。

「它們說司先生太敷衍了,這次不算。」

司錦尉沒再理她,正好紅燈過去了,車子又緩緩發動。

「再來一次嘛。」

「我拒絕。」

「為什麼……」

「男男有別。」

「我可是都屈尊當你女朋友了……」

「……假扮的。」

「那說好的一天時限也還沒到呢。」

「今天突生意外,剩下的時間先欠著吧。」

「……這可是你說的。」

萬界鎖妖塔 「嗯。」

聞此,君嵐滿意的勾了勾嘴角,把兩隻手放進兜里。

到了山腳下,車開上開下太麻煩還危險,君嵐就沒再讓司錦尉往上送。

「司先生,你給我開門吧,讓我體驗體驗被人服務的感覺,就當是對我忍住沒打人的獎勵!」

說完,嘿嘿一笑,看向司錦尉。

司錦尉抵擋不了君嵐真摯的目光,猶豫了片刻后,還是照做了。

他下了車,去為君嵐開了車門,還貼心的用手捂住了車門頂。

「謝謝司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見!」

「嗯,再見。」

說完,司錦尉回了駕駛座。

君嵐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司錦尉的車子逐漸遠去。 君嵐回到自己的房間,把手從兜里拿出來。

兩隻小拳頭,還是綳得像石頭一樣。

「紫檀!」她喚道。

紫檀從門外走進來,答道:「我在。」

「繃帶在柜子里,你幫我纏上。」

「……」紫檀愣了愣。

「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明白了。」說完,去柜子里拿出繃帶,猶豫片刻,緩緩的幫君嵐纏到胳膊上。

「我能不能斗膽問一句,為什麼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