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們還在這呢!能不能注意一下影響,陛下你可是明君的人設,這副昏君的架勢是怎麼回事?

當然她們不敢跟瓏五喊,只能在心裡咆哮一下。

這碗狗糧還是要幹下去的。

嗚嗚嗚,她們為什麼要受這個苦…… 姬離封后的消息傳開了,大臣們們又是對瓏五一通轟炸。

這上來就封了皇貴君已經很過分了,現在還要封鳳君,那還得了?

鳳君和后君可不一樣。

成了鳳君那是要上皇家玉碟的,有了真正的權利和主人的地位。

大臣們又開始作妖。

直接攻擊瓏五她們是沒有那個膽兒,於是就有人開始說姬離,是什麼禍國殃民的禍水呀,各種言辭層出不窮。

這基本是大臣的常用套路了,皇帝昏庸,後宮肯定跑不了。

說瓏五,她定多和她們打個嘴仗,但是說到姬離,瓏五直接把人拉出去打了,連官都撤了。

大臣們立馬老實了不少,並且明確了攻擊方向。

至於還有幾個不怕死的,都被瓏五給殺雞儆猴了

這還沒結束。

接著另一道旨意就砸下來來了,瓏五遣散了後宮。

九合一臉懵逼,陛下什麼時候寫的旨意?!

瓏五拍拍手:早想這麼幹了,終於解決了。

這下群臣也顧不上攻擊姬離了,自己家的兒子都要被趕出宮了,哪還顧得上別人。又開始勸瓏五,後宮不能散。

瓏五毫不動搖,下朝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她們又往勤政殿追過去,還沒到門口就被九風都給「恭敬」的請回去了。



凰非錦回到王府還在想著今天早朝的事。

我家娘子猛于虎 凰非卿忽然就遣散了後宮,為什麼呢?她想不通。

按理說凰非卿大權在握,並不需要忌憚什麼,那自然是要好好享受的。

體驗了三夫四侍,凰非錦自知再也不願意回到過去那種日子了。

那作為一個土著的凰非卿更應該如此的。

「王爺,王夫和側君來了。」下屬來報。

「進來吧。」凰非錦淡淡的應著。

孟俞錚施施然的進來,後面跟著那美人側君。

「王爺看上去又有煩心事了?」孟俞錚笑道。

凰非錦微微皺眉,以前她還覺得這個王夫吃醋的樣子有些可愛,現在卻漸漸因為他陰陽怪氣的就厭煩了。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凰非錦語氣不太好。

孟俞錚目光暗了一下,依舊笑靨如花,「我這不是想替王爺分憂嗎?」

凰非錦站起身,拉著側君出去:「我們去你那吃。」

側君微微反抗了一下:「王爺,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我是王爺還是他是王爺,走!」凰非錦語氣強硬的說完,直接拉著他出去。

美人順服的跟著她,臨走時轉頭似是無意的對孟俞錚留下了一個挑釁的笑容。

孟俞錚獨自站在屋裡,垂下的頭髮擋住眼眸,女人,果然不過如此。

說起來孟俞錚是一個男尊國家送來的質子,和姬離接受的教育是一樣的。

在這樣的教育下,他對凰非錦是真的有真心的。

姬離是最後知道這件事的。

「卿卿!」姬離把瓏五撲倒。

瓏五望天,這貨老實喜歡搞突然襲擊,她已經習慣了。

「幹嘛?」瓏五就這麼躺著。

「你為什麼要遣散後宮?」姬離貼在她的耳邊問。

瓏五順手捏了捏他的臉頰,還不錯,有點肉了:「為了你唄,難不成你還希望我還有別人。」

他要是敢說是他就死定了!

姬離搖頭,他當然不想。

管他是哪個朝代,受得什麼教育,誰不想獨佔自己的愛人。

姬離當然也想。

可他不敢說。

從瓏五封他做皇貴君,到她對他毫不質疑的信任,再到她連他的身世目的都完全包容,她為自己做的太多了。

她好的他根本不敢奢求更多,可她還是在給他更多,鳳君,後宮一人。

「卿卿你怎麼這麼好。」姬離貼著瓏五的臉摩擦。

「知道我好了吧,以後還跑嗎?」瓏五可沒忘了之前的事。

姬離堅定的搖頭:「不跑了,我就跟著你,哪也不去。」

瓏五捻著他的一縷頭髮:「信你一回。」敢騙老子下次抓到再收拾。

姬離樂呵呵的往瓏五懷裡鑽。

瓏五把他推開,語氣嫌棄:「你怪沉的,壓死我了。」

姬離:……

論破壞氣氛,卿卿絕對可以排第一,他這麼感動的時候她都不知道珍惜嗎?

瓏五肯定不知道,姬離一米八幾的個子壓在她身上,她堅持這麼久已經很不錯了好嗎。

姬離只能爬起來,順便把她也抱起來,繼續在懷裡抱著。

自己的媳婦兒抱著最舒服了。

瓏五也任由他作威作福。

而九風和九合正在外面焦頭爛額的對付著各宮的后君,這個走了那個來,但陛下吩咐了誰也不見啊!

外面一片混亂,瓏五卻在給姬離試衣服。

大婚的禮服給姬離送過來,按照規矩,他得換五套衣服,姬離格外重視,每件都要試一遍。

其實瓏五的意思就是一步到位就好了,太常太卜非說不吉利,姬離就勸著瓏五勉強同意了。

「卿卿這個怎麼樣?」姬離穿上一身明黃色的轉了一圈。

因為明黃色是皇帝專屬的顏色,瓏五基本上已經好幾年沒看見別人穿這種衣服了。

明黃色的吉服襯得姬離更加俊美兩份,瓏五看著他越發分明的稜角。

就知道這貨之前易容了。

戴什麼人皮面具談不上,只要做一些修飾其實就會有很大的不同。

現在他仗著自己漸漸長開了,把這些偽裝都去掉了,瓏五也不拆穿他,就當他真是自然生長。

「嗯,不錯。」瓏五剝了一瓣橘子。

姬離滿意的去換下一件,卿卿說不錯就是已經很好了,要不然她早就開口吐槽了。

還有啊?瓏五又拿起一個橘子,嗯,還能再吃一個。

「卿卿,你不能再吃橘子了,吃多了上火!」屋裡傳來姬離的聲音。

瓏五:……

這貨長透視眼了?迅速把橘子剝開,在他出來前吃掉,並把橘子皮毀屍滅跡。

姬離剛好換號了衣服出來。

「卿卿!」姬離一看桌子上眉毛都要豎起來了。

「我不是說了不能在吃了!」

「我沒有。」瓏五面不改色的瞎說。

姬離指著橘子筐:「我進去之前明明還有八個,現在只有七個了,那一個難不成自己長腿跑掉了。」

瓏五:……

這孩子,你咋還記數的!

長大了也不行啊,沒有小時候好騙了,瓏五嘆氣。 姬離封后,後宮遣散。

當朝鳳君馬上就成了全國人民,尤其是男子都羨慕的對象。

孟俞錚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不太相信的,或者說是不願相信的。

凰氏姐妹在他的心裡,其實還是一樣的。

凰非錦貪色寡恩,凰非卿也好不到哪去。

最初他不是沒想過進入後宮,只是他也知道,凰非卿不好對付,在深宮之中,要小心點對付各宮的主君,還要應付凰非卿,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所以他才選了作為閑散王爺的凰非錦。

可是現在,凰非錦後院里人滿為患,凰非卿卻為了鳳君一人遣散了整個後宮。

孟俞錚有些看不懂了。

他是不是選錯了?

不管外界到底是什麼反應,一輛輛馬車還是離開皇宮了。

勤君,不對,他現在已經不是黃上的后君了。

勤公子坐在馬車裡,掀開窗帘,最後看了一眼這個他生活了好幾年的地方。

他曾經以為自己會一輩子留在這裡,但是沒有。

他處心積慮的想要接近陛下,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就被宣告失敗了。

瓏五並不是把他們都直接扔出去,要不送什麼寺廟裡當和尚了。

瓏五給他們改了姓名,按照他們的意願,送到別的州府生活了。

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曾經是皇宮裡的后君。

他們只會作為當地的新興權貴重新生活。

姬離非要在城樓上看著他們離開,瓏五不想去,他非要拉著,說什麼這是重要時刻,要和她一起見證。

瓏五隻想和床相親相愛,最後耐不住他磨,只好跟著來了。

一串兒的馬車漸漸遠去,消失在姬離的視野里,從現在開始,卿卿就是他一個人了。

姬離從牆頭上跳下來,抱著瓏五親了一口。

九合和九風趕緊低頭,裝作看不見。

勤公子看到城樓上明黃色的那一對人影,放下窗帘。

也許,這樣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好的了。

憑他的心計,還有陛下的保證,以後嫁一個普通人,一輩子吃穿不愁,寵愛傍身完全不是問題。

他想要的獨寵陛下不能給他,但陛下給了他機會不是嗎?



封后大典格外的隆重,為了預備,整個皇宮提前半個多月就開始忙碌起來了。

這事當事人一般不用幹什麼,到時候只要走流程就行了。

這個當事人可不包括瓏五,一應事情還是都得來問她。

哎!皇帝好累呀。

封后的那天是個大晴天,之前一直亢奮的姬離忽然緊張起來。

路上只知道機械的跟著宮人,知道一隻白皙的手接過他的手。

「卿卿。」姬離笑著看著面前的女子。

大紅的吉服比她所以的服飾都繁華,而他現在和她在一起了,他們是夫妻了。

絲絲的熱度通過她的手掌傳過來。

「沒事。」她的聲音那麼讓人安心。

「嗯。」

禮官高聲道:「禮成!」

百官叩拜。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鳳君千歲千歲千千歲!」



大婚是有特定的地方的,在坤寧宮。

瓏五一進去直接攤在床上,這身行頭重死了,她脖子都要斷了。

姬離過來給她卸下頭上那個滿是珠寶的發冠,輕輕的給她揉著肩膀:「卿卿我們還沒喝合歡酒呢。」

「啊?」

瓏五瞟向桌子上的酒杯,拿過來一飲而盡。

海鮮盛宴 姬離:……

不是那樣喝的……

但是看著瓏五累的完全不想動彈的樣子,他搖搖頭,算了,就是個酒,一個形式而已。

瓏五那邊已經閉上了眼睛。

「卿卿!」

姬離忙去拉她,「換了衣服再睡好不好?」

瓏五麻溜的把外袍拽下來,姬離趕緊趁機把她抱起來,幫著她換了睡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