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去到慕姍姍身邊的時候,那個用長針刺慕姍姍的男人已經轉身離開。

對方走遠后,沖慕姍姍豎起一隻中指。

然後詛咒道,「去死吧!」

「姍姍,怎麼了,那人沒對你怎麼樣吧?」

慕姍姍嚇得渾身發抖,她指了指手臂上的長針,「媽咪,那人給我打血了。」

「這是什麼血?會不會有什麼怪病的?」

「他是什麼人,我根本就不認識他,為什麼要給我打這樣的血呢,我好怕。」

「嗚嗚,媽咪我好怕。」

最近新聞經常報道,有一些變態的偏激份子,他們得了怪病,治療不了,然後就報復社會,經常抽出自己的血打在別人的身上。

想讓更多的人與他一樣感染怪病。

剛才這男人擺明就是新聞說的那種人。

她不知所措,一次又一次地詢問楊雅蘭,似乎要從楊雅蘭的話里聽到能夠安自己心的話語。

楊雅蘭安撫道,「沒事的,不會有事的。」

「啊廣,快點把那男人給我抓住。」

啊廣,就是楊雅蘭的保鏢。

保鏢聞言,也追了上去。

可當他追上去的時候,對方早就沒影了。

「媽咪,我覺得好冷,是不是那些血?」

「不會的,你穿的衣服太少了,所以才冷的,來,先回車裡,媽咪現在就帶你去看醫生。」

啊廣回來,人並沒有抓到,楊雅蘭發了一輪脾氣,可是現在還是慕姍姍更要緊。

所以,他們直接把慕姍姍送去醫院。

去到醫院的時候,慕姍姍忽冷忽熱,開始覺得難受。

重生你妹啊! 護士小姐給她抽了血,等待檢查。

楊雅蘭給了錢護士小姐,想第一時間檢查出來。

護士小姐收了錢,讓他們等二十分鐘。

期間慕姍姍想去洗手間,楊雅蘭便攙扶著她過去。

慕姍姍不舒服,去洗手間花了點時間。

她們回去的時候走的比較慢,拐彎處聽到有點熟悉的聲音。

那是剛才收了楊雅蘭錢的護士。

「醫生,你確定這人是感染了Y病毒?」

「肯定,這病人在哪裡,我們需要第一時間送她去隔離區。」

「她還在檢查室,我讓他們等二十分鐘的。」

「糟糕,怎麼Y病毒傳了出來了?我們現在要不要先通知院長,調出監控把他們所接觸的人都帶過來做一下檢查?」 楊雅蘭一臉震驚,似乎還沒從對方的話語里醒悟過來。

慕姍姍死死地揪著楊雅蘭的手,剛才的對話似乎一把利刃,直接沒入她的心臟,慕姍姍似乎能夠聽到死神的腳步聲。

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感染了Y病毒?

是剛才那個針,肯定是。

「媽咪,怎麼辦,我不想去隔離區。」

「只要進去就不能再出來了,直到死,哪裡全都是敗死的味道,我不要去。」

慕姍姍死活不肯去,她很怕,Y病毒,光是聽這個名字都會給人帶來恐懼。

楊雅蘭非常疼愛慕姍姍,見慕姍姍不肯去,她便答應道,「好,我們不去,直接回家。」

「我就不信,有錢會治不好病。」

楊雅蘭直接把慕姍姍帶回家。

她們並沒有發現,她們的一舉一動全都落入醫院的監控里。

監控室里,站著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

男人看著監控里的畫面,眼底閃過一絲滿意,隨後打了痛電話。

「少夫人,事情一切都很順利。」

「好,接下來我明白怎樣做。」

……

楊雅蘭把慕姍姍送回家。

然而他們的車準備進別墅,遽然,好幾輛車開了過來,攔住了他們的路。

楊雅蘭降下車窗,沖對方罵了一句,「搞什麼鬼,不會開車不要出門。」

她話音剛落下,數輛車裡跑出陌生的人,他們怒氣沖沖,直接跑了過去,把手伸進降下的車窗,然後打開車門。

「滾出來。」

楊雅蘭被揪著頭髮,整個人被拖了出來。

「感染Y病毒就逃跑?想去哪裡,想把病毒傳染給誰?」

楊雅蘭大吃一驚,她們明明已經第一時間逃走,怎麼可能會被發現呢?

「不,你們找錯人了,不是我們,我沒有感染Y病毒。」

楊雅蘭話剛落下,就吃了對方一腳,「我知道不是你,是你女兒。」

「所以我們現在才打你啊,不然誰敢碰感染Y病毒的人。」

「馬上把你女兒送到隔離區,不然我們打死你。」

楊雅蘭還想解釋,然而對方卻把慕姍姍的檢查報告扔在楊雅蘭的臉上,「別告訴,我這不是你女兒。」

「你女兒慕姍姍可是很出名的,之前她那些艷照,我們全都看過呢。」

一些舊事被男人揪了出來,楊雅蘭臉色頓時鐵青。

現在否認也沒有用,對方根本不理會。

慕姍姍被他們用木棍給壓在地上,他們不給她逃跑的機會。

慕姍姍哭著哀求,「不要,媽咪,我不要去那個鬼地方。」

慕姍姍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有這麼的一天。

當初對付慕初笛的方法,現在全都應驗在自己身上。

而且,還逼著楊雅蘭送她進隔離區。

「不,我絕對不會讓我女兒進隔離區的。」

楊雅蘭話才剛落下,對方就拿出刀子,把楊雅蘭的手擱在地面上,鋒利的刀子壓在她的手指上。

「再給你一次機會。」

一絲疼痛在手指處傳來,溢出一道血痕。

「如果她不答應就讓她也感染Y病毒。」

「燒死她們算了。」

楊雅蘭發現,這些人好像瘋了似的,法制社會竟然敢弄這樣的事情出來。 楊雅蘭怕了,這些人不要命似的。

「姍姍,不要怪媽咪。」

「你進去隔離區也能好好治療。」

在生命的跟前,楊雅蘭選擇了自己。

畢竟只是送去隔離區,裡面還有醫生,這可是比要自己命來的強很多。

楊雅蘭做出最適合的決定。

最後,慕姍姍被楊雅蘭和一大群陌生人給送進隔離區。

被送進去的那一刻,她的眼睛里噙著嫉恨和怒氣。

她記住了眼前這些人,如果她能夠出來,一定會弄死這些人的。

為什麼,她要遭受這樣的事情?

看著慕姍姍被送進去,楊雅蘭也是很心疼,可是沒有辦法,她不得不這樣做。

「姍姍,你等著,媽咪一定會讓你平安出來的。」

如果不送慕姍姍進去,她自己也可能會出事。

慕姍姍現在能靠的只有自己,楊雅蘭當然不能讓自己也出事。

另一邊,慕初笛看到她的人給她發過來的視頻,然後,滿意地關了屏幕。

當初慕姍姍利用醜陋的人性,善用流言蜚語想要對付自己,欺負牙牙。

現在慕初笛就讓慕姍姍深刻的體會一遍,讓她感受一下,被親人送進隔離區的感覺。

「少夫人,這個視頻還滿意嗎?」

「滿意,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的,能為少夫人效勞一點都不辛苦,更何況這人竟然敢對小少爺出手,活該。」

牙牙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小公舉的地位啊。

凡是欺負牙牙的,都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慕初笛嘴角彎彎,「還有一點事要麻煩你們。」

「傳出去,治癒Y病毒的藥方在我身上。」

「可是,這樣的話,我擔心少夫人的安危。」

那些人可都是自私自利的。

如果知道慕初笛有治療的藥方,肯定有不少人動心思。

而且就算沒人動心思,他們也會用道德的標杆來威脅慕初笛。

「你們把之前出現在江岸夢庭的人,全都調查出來,列個名單發給傳媒,只要這些人在容城的一天,我都不會交出藥方。」

「我明白了,少夫人你是想以牙還牙。」

那些人這麼自私,在醫院發表了證明還跑到江岸夢庭對牙牙和久久出手。

那麼慕初笛就讓他們深刻地明白,醜陋而自私的人性是怎樣的。

掛掉電話后,慕初笛晃了晃脖子,舒緩一下僵硬的脖子。

這事處理了一段時間,讓她有點累。

抬起腕錶看了下時間,此時正是霍氏集團開新聞發布會的時間。

慕初笛讓小張送她去新聞發布會的地點,然後打開IPAD,直接看直播。

屏幕里,鏡頭直對霍驍,映出男人英俊非凡的臉。

此時的霍驍,霸氣徹漏,舉止滿滿的自信,不怒而威。

全場的人大氣都不敢呼吸。

慕初笛的目光緊緊地盯在霍驍身上,聽著他宣布與Z國的合作。

白云殿內長生人 同時,底下還傳來一陣喧嘩。

現場里有不少人已經拋出霍氏集團的股份。

光是透過屏幕來去看,慕初笛已經感覺到這些人的絕望。

慕初笛拿出手機,便看霍驍的直播邊刷微博。

果然,霍氏與Z國合作的新聞霸佔熱門第一。 自從公布霍氏集團與Z國的合作后,整個網路都瘋了。

「媽的,老子才剛把霍氏集團的股份拋光,現在特么的就跟Z國合作了?還這麼大的項目,現在買回來來得及嗎?」

「握草,我只是慢了一秒鐘,剛拋出去就被秒買光,日了狗,用掛件的吧。」

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可網民就是一大堆的說辭。

「為什麼會這樣,不是說霍氏集團成為容城攻擊的對象,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買霍氏集團的股份,說好都不買,孤立霍氏集團的啊。」

事情的發展似乎與他們想的不同。

底下也有回帖,「是啊,容城孤立霍氏集團,可人家霍氏集團又不是單單在容城,股市面對的是全球。」

「霍氏與Z國合作,全球都盯著這個項目,股票早就被外國人給買光了。對啊,你們容城孤立霍氏集團,所以外國人把你們的股份全都買走了,看你們哭不哭得出來。」

簡直就是欲哭無淚啊。

當初誰叫他們那麼魯莽呢。

既然事情以成定局,某些網民似乎說服自己,「霍氏集團自私自利,竟然枉顧民眾的安全,把慕初笛接出封鎖區,網民就應該孤立他。」

「老外怎樣做我們控制不了,可我們至少是對的。」

然而話才剛打完,另一條新聞便彈了出來。

Y病毒已經有了治癒的辦法,目前在隔離區感染Y病毒的病人已經痊癒,而人卻是慕初笛治癒的。

醫院避免會影響到慕初笛的人身安全,所以直接說病是慕初笛醫治的。

這樣的話,慕初笛就不會被人盯上,至少不會被人盯著想要從她身上偷取藥方。

攀上嬌美人妻 畢竟藥方就在慕初笛的腦海里,想要都要不走。

慕初笛還真沒想到醫院竟然這樣替她隱瞞下來,發出對慕初笛有利的新聞稿。

那些剛剛說霍氏集團自私自利的網民被狠狠地打臉。

「我是不是眼花,Y病毒竟然能夠被治癒?還是慕初笛治癒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人家當晚離開是正常的,治癒當然離開。」

「話說當初的那份報告難道是真的?」

開始有人懷疑當初的行為是否正確。

可依然有人堅信醫院在騙人。

「醫院騙人的吧,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全部痊癒呢,國外那麼久都沒有找到醫療的辦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