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她踩著拖鞋出來,看到書房的燈亮著才鬆了口氣。

她還以為,還以為他走了。

只要他在,她就覺得莫名的心安。

她怕吵著他,可是又想弄出點聲響來,刷一刷存在感,於是回房間的時候,特意把門關得「呯」的很大聲,又把拖鞋踩得啪啪亂想。

顧九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思維和舉止都變得這麼奇怪。

難以想象,從前都是北冥夜哄著她,不管發生事情他也從來沒有像這樣不理過她。

他們還在同一屋檐下,卻變得好像是陌路,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

她獨自一個人在房間里,周圍靜得發悶。

顧九九懊惱都倒入床鋪,滾來滾去的,心煩意亂。

第二天一大早,她聽見北冥夜從書房出來下樓的聲音。

她蹭的一下飛快的起身,飛快的穿好衣服,洗漱下樓,卻沮喪地發現他已經走了。

之後整整五天的時間,顧九九都沒有在錦繡苑見到他。

似乎只要他想,就可以不讓她見到他。

顧九九竟然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顧九九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以前也沒覺得有多想北冥夜。

可這短短的五天,她見不到北冥夜,整個人就好像是丟了魂一樣。

「顧小姐,要不你給四少打個電話吧!」孫嫂看不下去了,給她提議。

顧九九扭著手指:「可我說什麼呢?」

孫嫂提議:「你可以問四少,要不要回來吃晚飯啊!」

顧九九黑眸閃著亮光,這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呢!

孫嫂笑眯眯地把電話塞到她的手裡:「快打吧!」

顧九九手指顫抖得格外厲害的按下了北冥夜的號碼,聽著電話里那聲「嘟嘟」的聲音,她覺得心呯呯跳得好快。

「喂。」電話那頭傳來男人一貫冷冽清冷的聲音。

顧九九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那個……是我。」

北冥夜的語氣似乎帶著一絲不耐煩:「有事?」

「你今天回來吃晚飯嗎?」她的手指擰著電話線,緊張地問。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顧九九原本期待的情緒一點點的低落了下去。

她正想胡亂找個理由把電話掛掉的時候,北冥夜突然開口:「回來。」

「真的?」她幾乎要歡呼雀躍起來。

「會晚一點,今天有應酬。」說完北冥夜也不等她回答,就直接掛了電話。

顧九九喜滋滋的收了線,高興地跑到廚房,撒嬌似的趴在孫嫂的背上:「孫嫂,謝謝你!他說要回來,我們晚上煮點什麼好?」

北冥夜面無表情地掛掉電話,神情有那麼一瞬間的出神。

他承認,當他知道顧九九又去找容若的事情,他幾乎快要氣瘋了。

容若是一根扎在她心裡的刺,如果他不把這根刺給拔出來,顧九九永遠都不會知道她真正喜歡的是誰。

他也只有一瞬間的出神,很快就恢復了一貫清冷的情緒,對著坐在面前的幾個高層管理微微揚了揚下巴,說了句:「繼續!」

當晚八點的時候,顧九九聽到錦繡苑外面傳來停車的聲音,她激動地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可當她看到走進屋子的兩個人時,立刻頓住了腳步,整個人像是石化了一般看著眼前的男女。

北冥夜的手臂被一個打扮清純可人的女人給挽著。

那女人有一頭烏黑垂直的長發,一直垂在腰際,打眼那麼一看,竟然有幾分三年前顧九九的味道。

「四少,這就是你的家嗎?」女人興奮地說著。

北冥夜的手輕輕的,一下下的撫著女人的長發,淡淡地說:「是。」

「我好喜歡啊,真漂亮!」

「喜歡可以常來玩。」北冥夜面無表情地說。

今天有人宴請北冥夜,這個叫安茜的女人是作陪的。

北冥夜看到安茜時,眯了眯眼,有些恍惚。

安茜的眉目間,竟然有點像三年前剛剛遇到顧九九的樣子。

北冥夜沒動筷子,只是散場的時候,出乎意料的帶走了安茜。

安茜的眼睛四處轉動,視線突然就落在了僵硬著的顧九九的身上。

安茜蹙眉,看到顧九九身上掛著一條可笑的卡通圍裙,像是在廚房忙碌的樣子。

安茜把頭埋在北冥夜的懷裡,揚起無辜的小臉,好奇地問道:「四少,這是你家的傭人嗎?」

北冥夜的黑眸淡淡地在石化了般的顧九九的身上掃了一圈,沒有吭聲。

安茜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指著餐廳熱氣騰騰的滿桌菜肴說:「四少,你沒告訴傭人你在外面吃過了嗎?」

安茜一邊說,一邊朝著餐桌走去。

她毫不客氣地拿起桌上擺好的筷子,夾起一塊糖醋排骨,讚歎道:「四少,你家傭人手藝還真不錯啊!」

顧九九看到安茜吃著她精心為北冥夜準備的晚餐,還用了她的筷子,一下子就眼眶就紅了。

她沒有任何預兆的就沖了過去,使勁地推開安茜。

安茜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嬌嬌柔柔地喊了一聲:「四少,你家傭人推我。」

顧九九站在原地,死死地掐著自己的掌心,才讓自己沒有哭出來。

北冥夜高大的身影站了起來,走過去,對安茜伸出了手,聲音裡帶著憐惜:「怎麼了,哪裡摔疼了?」

安茜作勢一下子撲到北冥夜的懷裡,嘴巴里直喊疼,眼淚汪汪地說:「四少,這個傭人好凶啊!」

「道歉!」北冥夜的黑眸緩慢地落在顧九九的身上。

顧九九的眼睛全紅了,可她沒有哭,她揚起下巴,一動不動地和北冥夜對視。

北冥夜再次說了一遍:「我叫你給她道歉!」

顧九九的唇瓣開始不受控制的抖動,北冥夜這是什麼意思?

帶個女人回來耀武揚威嗎?

還是他終於對她失去興趣了?

看著顧九九沒有動作,安茜出於女人的直覺敏銳的捕捉到了他們兩人之間的暗涌。

安茜眼睛一轉,倒在北冥夜的懷裡,撒嬌道:「算了,四少,別生氣了。我們上樓去吧!」

說著安茜就拉著北冥夜的胳膊往樓上走。 這時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顧九九突然發了瘋似的,沖了過來又使勁地推了他們一把。

安茜要不是被北冥夜拽著,差點就又要跌倒。

「哎呀,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沒教養?怎麼又推我?」差點摔倒的安茜忍不住破口大罵。

顧九九發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北冥夜,然後她把脖子掛著的圍裙扯了下來,狠狠地一把扔在地上,頭也不回的朝外面跑去。

北冥夜的黑眸定定地看著地上的圍裙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安茜還在罵罵咧咧:「什麼人啊,真討厭!」

她轉向北冥夜媚媚地說:「四少,我們上樓嘛!」

北冥夜突然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扔出了一個字:「滾!」

安茜臉色一變,還想說什麼,看到北冥夜的臉色陰沉得嚇人。

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倒退了幾步,一腳踩在了圍裙上。

北冥夜突然臉色一變,扯著她的肩膀就往拖,安茜嚇得面無人色踉踉蹌蹌地被拖到門口,還沒有站穩,突然就被北冥夜給扔了出來。

還好外面是草地,她沒有摔壞。

安茜心裡苦啊,都說有錢人會心理變態,還以為這個四少長得帥會不一樣,原來也是個精神病!

她撿起自己的鞋子,罵罵咧咧地走了。

屋內,北冥夜像是寶貝一樣的把地上的圍裙撿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拍掉上面的灰塵。

北冥夜把圍裙仔仔細細地拍乾淨,拿著圍裙走到了餐桌前坐下。

他想了想,拿出手機撥通了北冥蘭的電話。

「怎麼了,小四?」北冥蘭很快就接起了電話。

「一會兒九九來找你,你幫我安慰下她。」他淡淡地說。

北冥蘭愣了下,不過她很聰明,立刻猜到了原因,「你們吵架了?」

北冥夜默。

「好了,我知道了,我會幫你勸她的。」北冥蘭答應了。

看著滿滿一桌子的豐盛菜肴,這些都是顧九九為他做的嗎?

他想起她今天打電話,問他要不要回家吃飯時候的語氣,是那麼期待。

他垂眸,一聲不吭,拿起桌上擺好的碗筷,開始吃已經冷掉的食物。

雖然都冷了,但是味道卻意外的不錯。

北冥夜一個人默默地吃了個乾乾淨淨,最後連一大碗湯都喝掉。

吃完了滿桌的菜,北冥夜的胃很暖很飽,可是心卻是涼的,很空。



顧九九坐在北冥蘭的面前,一個勁兒的掉眼淚。

雖然都是女人,可她那副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把北冥蘭的心都給哭痛了。

「我恨死他了!我再也不要理他了!」顧九九一邊哭,一邊發泄著心裡的不滿:「北冥夜大混蛋,他居然帶了個女人回來!」

北冥蘭同情地拿起紙巾盒遞給她,認真地聽著她的抱怨。

「你不知道,那個女人還吃我做的飯,還用我的筷子!」

「最過分的是,還說我是家裡的傭人!」

「還有,北冥夜居然讓她挽著手,他們還一起上樓。我恨死他了,嗚嗚嗚!」

等到顧九九哭完了半盒紙巾,罵得口乾舌燥的時候,北冥蘭才輕輕地咳嗽了一聲。

「你是不是在吃醋?」她朝著顧九九眨了眨眼睛。

顧九九一愣,立刻下意識地反駁:「我吃醋?我會吃那個混蛋的醋?我只不過就是,就是……」她一時語塞。

「就是什麼?」北冥蘭追問。

顧九九一仰頭:「我就是恨死他了!」

北冥蘭輕笑,那陰險的樣子簡直和北冥夜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顧九九立刻火大了:「你還算是好閨蜜嗎?居然不幫我?」

北冥蘭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我說你們啊,就是兩個大傻瓜!」

「你才傻!」顧九九沒好氣地說。

北冥蘭認真地說:「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會這麼生氣?難道不是因為吃醋?難道不是因為你愛上了他?」

「愛誰?」顧九九有些慌亂起來。

北冥蘭正色道:「九九,你其實早就該面對你自己的心了,你愛上小四了。」

一句話,猶如雷擊般。

顧九九微張著小嘴,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愛上北冥夜?

她愛上可惡的北冥夜了?

顧九九的眼淚還沒有干,就那麼掛在臉上,愣愣傻傻地看著北冥蘭。

北冥蘭朝著她點點頭,好整以暇地問:「你自己想想,你如果不是愛上了他,為什麼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你會這麼生氣?

「為什麼那女的用了下你的筷子,你就當場炸毛了。」

「你這不是吃醋是什麼?」

「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清楚你自己的心嗎?九九,其實你早就愛上他了!」

北冥蘭正色道:「那麼,你現在問問你自己,你到底愛不愛他?」

顧九九好半天沒回過神來,她愣了好久,然後才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告訴自己一般:「我愛北冥夜?」

北冥蘭的唇角輕輕勾起:「你想清楚了嗎?」

顧九九的眼睛定定地看了北冥蘭好久好久,然後突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你說得對,我可能真的是愛上北冥夜了。」

她重重地把自己摔在沙發上,用手指抓著自己的腦袋,無比糾結又痛苦地說:「就算我愛他又怎麼樣呢?他已經不愛我了,他愛上了別的女人了!」

「九九,你再說一遍,你真的愛上小四了嗎?」北冥蘭大聲地問。

顧九九垂頭喪氣地點頭:「是的,我就像個笨蛋一樣,愛上這個可惡的男人了。」

北冥蘭笑得像只陰險的狐狸,突然她拿起桌上的電話,按了一個按鈕:「小四,你都聽清楚了嗎?該怎麼感謝我呢?」

顧九九的嘴巴驚訝得都快塞進一個雞蛋了。

突然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她再熟悉不過的,低沉好聽的聲音:「嗯,聽清楚了。」

像是有一道閃電,從她的頭頂狠狠地劈下,讓她整個人瞬間石化在原地,全身僵硬得無法動彈。

原來從方才一直到現在,北冥蘭都在和北冥夜通著電話。

電話一直沒有掛斷?

她就這麼傻子一樣的,當著他們兩姐弟的面,把所有的心底話全都說出來了? 顧九九把頭埋在沙發里,死也不肯起來,悶悶的聲音傳出來:「北冥蘭,我要畫個圈圈詛咒你。」

北冥蘭得意地說:「要不是我,你們兩個人還不會知道彼此的心呢!」

突然門鈴響了,北冥蘭笑著去開門:「這傢伙動作也太快了吧!」

嬌寵令 打開門,門外果然站著的北冥夜那抹高大的身影。

他徑直走進來,表情雖然看起來很平靜,可是他的眸子卻非常熱切地看著顧九九。

顧九九吸了吸哭得紅腫的鼻子,沒好氣地瞪著眼前的坑人兩姐弟。

他們並排站在一起,兩張臉果然驚人的相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