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宋傑並沒有理會那些嚇破膽,不斷後退的黃巾力士,而是一臉滿意的看著剛才『破片飛劍』的戰場效果「超能力版的破片手雷看起來效果蠻不錯的,以後可以常用,就是每次14%的精神力損耗有些太高了。」

「現在就應該解決那些床弩和剩下的敵軍了。」就在宋傑準備繼續進攻的時候,一支床弩弩箭隨著「梆」的一聲直奔宋傑而來。

看著已經衝到自己面前宋傑急忙使用瞬步閃避到了一旁。這才發現不止自己前方有一支巨大的弩箭,身後同樣也有一支弩箭直奔自己而來,兩枚弩箭伴隨著令人牙酸的聲音撞在一起,生生的變成了一支弩箭的長度。

「還好剛才沒有傻到想要硬扛弩箭,不然現在就要真的變成人肉餡餅了。」被嚇出一身冷汗的宋傑隨即向著前方操控著床弩的黃巾士卒衝去,在發現兩個黃巾力士開始搬運弩箭后,宋傑趕緊用袖劍上的火槍瞄準了其中一人。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砰!」一名搬運弩箭的黃巾力士眉間中槍,徑直倒下。另一名黃巾士卒則被粗大的弩箭帶下了城牆,在絕望的大喊中落地。城牆下正在與漢軍戰鬥的黃金士卒更是遭了池魚之殃。四個士卒直接壓死,三個士卒被壓在弩箭下動彈不得。

解決了正面床弩裝填手的宋傑會到了和正面弩箭同一條直線,以此來阻止背後弩箭對自己的進攻。在宋傑登上城牆后不在遭受弩箭攻擊的漢軍士卒立即壓力一輕,逐漸取得了戰鬥的優勢。

無法使用床弩攻擊宋傑的黃巾力士紛紛拿起武器沖向宋傑,儘管知道自己不敵宋傑,但依舊義無反顧的沖向宋傑。」短短的一分鐘二十幾個負責輕型床弩的黃巾士卒紛紛倒地,無一人倖免。

在城牆的上戰鬥結束的同時,地面上的戰鬥也進入了尾聲,只剩下一小撮的黃巾士卒紛紛投降。把雙劍放回劍鞘的宋傑走下了城牆「城南大門總算是被奪回來了。我們也終於有辦法逃出廣宗看。」

「宋軍侯,現在撤離廣宗還為時尚早。」盧植的聲音遠遠傳來「還有許多在城內士卒依舊在奮力殺敵,更重要的是城內兩座糧倉中囤積的大量糧草,要是真的被黃巾奪取了這些糧草後果就真的不堪設想了。」帶著大量士卒的盧植走到了宋傑的身邊。

走到宋傑身邊的盧植一臉嚴肅「你我接下來兵分兩路,你率兵前往西北的官倉,我帶人去東北的軍倉,切記,官倉之糧不可燒。要是官倉之糧也付之一炬,廣宗的百姓就要餓殍遍地了。」

「盧大人放心,我一定會守住官倉,不會讓黃巾搶走一粒糧食的。」

拉住宋傑的盧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必如此,你只要在官倉堅守兩個時辰就可以撤退。沿途路上一定要收攏盡量多的殘兵,我們可不能就這麼輕易的吃了這個大虧,我要把這些黃巾圍在廣宗。」

「好,那我現在就出發。愛莎,防守城門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和莉莉絲帶著石頭的手下。」隨即就帶著匆匆趕來的莉莉絲向著官倉出發。

「徐旭,你留下幫助關軍侯守住南門,剩下沒有歸屬的士卒跟著我去軍倉,要是真的沒有辦法守住,那我們就放火燒糧!」咬牙下定決心的盧植帶著剩下的三百多名士向著軍倉的位置前進。

一個老者把自己的孫女護在自己的身後,苦苦哀求著面前的黃巾士卒「求求你們了,別這麼做。她還只是個孩子。」

「別以為我不知道,老鬼。她不是你的孫女,而是廣宗第一富戶郭家的大小姐。老子之前就是他們家的長工。」一個滿臉鬍子拉碴的黃巾士卒把手中的武器架在老者的脖子山「老頭你要是不想死就給我乖乖讓開。」

被老者護在身後的郭姓少女面無懼色「我才不是什麼廣宗郭家的大小姐,我是潁川人,而且我家也不是富戶,你肯定找錯人了。」

「找錯人?哈哈哈,只要你長得漂亮,我就沒找錯人。小姑娘,叔叔陪你玩遊戲。」黃巾士卒說著就要伸手去抓少女。

「求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她吧,她真的還是個孩子。」擋在少女身前的老者涕淚縱橫的哀求著「黃巾不就是為了反抗那些酷吏富戶還有貪官才出現的嘛,你們可不能做出這樣的山賊行當。」

「哈哈。」鬍子拉碴的黃巾士卒把架在老者脖子上的刀收回刀鞘,大笑一聲「小的們,告訴這個老不死的我是什麼人。」

周圍的幾個黃巾士卒立即大聲喊道「您是黑龍寨大當家的。老不死的,你最好還乖乖的躲到一邊吧,說不定等我們爽過之後還可以給你留點湯喝。」

「你們,你們。」老者被山賊們的話氣的吹鬍子瞪眼,自知無法保住少女的老者大喊著沖向了鬍子拉碴的山賊頭目「老朽和你們拼了!佳佳快跑,我會拖住她們的。」

「爺爺,我會找到官軍來救您的。」眼角流下淚水的郭姓少女掉頭就跑。

被老者拖住的山賊頭目指著逃跑的少女「快把那個小姑娘抓住,不然我們就白溜出來了。不僅什麼好處都沒得著還要吃一頓鞭子。」

少女哪裡跑的過這些常年刀口舔血的山賊,沒過一會就被兩個山賊抓到了山賊頭目的面前。山賊頭目對著身邊的山賊開口「既然這個老頭這麼想要保護小妞,那就把他綁起來看著我們陪她玩吧。」

一個山賊立即使用繩子開始捆住老者「好嘞。大當家的,咱們等會就別留在裡面了,也要照顧一下後來的兄弟們。」

「好的,那我先見紅了。」一臉淫笑的山賊頭目走到了少女面前,用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砰!」剛要有所行動的山賊頭目在聽到了突如其來的響聲后鬆開少女,轉頭看向了出現聲響的地方「媽的!是哪個活夠的傢伙打擾老子的好事。」

「我乾的。」宋傑徑直走向了山賊頭目「我最煩的就是你們這種人,不對,你們就是一群畜生。」

看到出現在自己視野中的只是一個穿著長袍,眉清目秀的瘦弱小子,山賊頭目不屑一笑「你個小白臉還想要當英雄?兄弟們,把他給我綁了,一看他的衣著就是哪個富戶的大少爺,可以把他當肉票。」

山賊們隨即便一臉獰笑的走到宋傑面前「你這個小子最好不要反抗,不然你這細皮嫩肉的臉蛋上就要多出好幾道傷口了。」

不屑一笑的宋傑在幾個山賊的身邊快速掠過,山賊們紛紛捂著自己的咽喉倒下。宋傑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山賊頭目「現在就只剩下你自己了,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臉色蒼白的山賊頭目一屁股坐在地上「你究竟是人是鬼。」

「這就是你的遺言?我當然是人,而且是一名漢軍軍侯,你現在可以去死了。」以莉莉絲為首漢軍士卒們紛紛從陰影中走出,證實了宋傑的話。宋傑左手的袖劍於此同時也劃過了山賊頭目的喉嚨。 「該死!我要殺了你。」發出大喊的綠巨人飛快的爬了起來,轉身又砸向了宋傑一記重拳。知道綠巨人斤兩的宋傑再次不慌不忙的舉起自己的右手,擋住了綠巨人的攻擊。

「你還是放棄掙扎吧,你是絕對打不過我的。」一臉輕鬆的宋傑看著面前巨大的綠巨人「你只不過有個大點的體格而已,其他的方面也不過如此。」隨即抓住綠巨人的手把他舉起扔了出去。

落地的綠巨人壓倒了一片房子,但他本身卻是一副毫髮無損的樣子「我要捏死你這隻臭蟲子!」晃晃腦袋起身的綠巨人說著再度沖向了宋傑。

宋傑無奈搖頭「看來變成綠巨人後,人的智商的確會非常快速的下降,不然你也不會到現在都是沒有腦子的往前沖。既然

也證實了你的實力,那我們現在就速戰速決。」

再次使用瞬步的宋出現在綠巨人面前,一記重拳砸在了綠巨人和自己一樣粗的膝蓋上。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綠巨人左側的膝蓋被宋傑的一記重擊打碎,失去重心的綠巨人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得勢不饒人的宋傑飛快的來到了綠巨人的腦袋邊,對著他的太陽穴不斷攻擊,一拳拳的重擊讓倒在地上的綠巨人眼冒金星,無法起身。

「可惡,要是給我一個機會,我絕對把你活活捏死的。」在宋傑重擊下,擁有快速自愈能力的綠巨人雖然沒有被打死,但是依舊不好受的綠巨人只能不斷叫囂。

宋傑從自己的背後抽出弒神,放在了綠巨人是脖子上「你之所以不斷叫囂是因為你認為我沒有辦法弄死你而已。放心,我是絕對有辦法把你送下地獄的。」隨即用弒神在綠巨人的脖子上劃出了一道傷口。

綠巨人的叫囂隨即戛然而止,張狂的表情也凝結在了他的臉上「這位小兄弟,有事好商量,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輪迴點?亦或是道具?還是奴隸契約?」

「很可惜,我要的東西,你給不了我。」搖頭的宋傑在綠巨人哀求中一劍斬斷了綠巨人的脖子。失去了生機的綠巨人也恢復了老頭的樣貌。撿起地上紅色晶塊的宋傑率領著自己的部下向著廣宗南門前去。

被莉莉絲抱在懷中昏迷良久的郭嘉終於醒了過來,看著面前的莉莉絲,會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小聲抽涕「如果不是我一定要來廣宗,爺爺他就不會死了,咳咳。」臉色蒼白的郭嘉在哭泣了一會兒后咳出了鮮血。

一直關注著郭嘉的宋傑趕緊來到了郭嘉的面前,一臉關切「郭嘉,你怎麼了?」還從空間中取出了一枚恢復水晶以待備用。

「主人,我沒事。」掙扎著站到地上的郭嘉搖頭,但她越來越蒼白的臉色說明事情並沒有她說的那樣簡單。

宋傑隨即對郭嘉使用自己手中的恢復水晶,希望能夠治好郭嘉的身體但卻收效甚微「沒用?怎麼可能!」看著面色依舊無比蒼白和憔悴的郭嘉和自己手中已經沒有任何能量的水晶一臉驚訝。

「主人您就不要對我使用這些珍貴的物品了。」同樣察覺到自己身體微妙變化的郭嘉對宋傑施了一個萬福「因為我身上的病症,我已經看過很多大夫,但是他們都說不出來我到底得了什麼病。只是說我的病會讓我早逝。」

「無論郭嘉你身上有什麼病,我都會找人幫你治好。」想起郭嘉英年早逝的宋傑臉上滿是自信之色「所以你就安心的跟在我身邊就行了。」

「多謝主人。咳咳。」臉上露出笑意的郭嘉隨即又捂住自居的嘴巴咳嗽起來,當郭嘉移開自己手掌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掌中已經有了不少鮮紅的血液。

宋傑看著郭嘉的樣子,直接一下把她抱了起來,盯著郭嘉蒼白的臉龐「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我可不想今天剛到手的丫鬟這麼快就香消玉殞了。」

蒼白的臉上還有著淡淡紅暈的郭嘉閉上了眼睛,不敢看宋傑的眼睛。

「主公,你總算是回來了。」在南城門防守的愛紗看到了從遠處走來的了宋傑和莉莉絲等人後鬆了一口氣,隨即就注意到了宋傑懷中的面色蒼白,雙目緊閉的郭嘉「主公,這位是?」

「這是一位老伯的孫女,他在臨死前把他唯一的孫女交給我們照顧了。」隨即便把事情的緣由告訴了愛紗。

愛紗看著郭嘉露出了同情之色「我和她也算是同命相連了,希望她能夠儘快走出沒有親人的陰影中。」在發現宋傑好奇的目光后臉上滿是悲傷與懷念的做出解釋「我和玲玲的父母也是被山賊殺死的,只留下了孤苦伶仃的一個人。」

「不過現在好了。我不僅有了姐姐和妹妹。」表情不在陰沉的愛紗轉頭看著宋傑,眼瞳深處泛著一絲異樣的光芒「還有主公。」

「原來你和玲玲的還有這樣的經歷,這該死的亂世。好了,不說那些無比沉重的話題了。」一直沒有看到盧植的宋傑不禁詢問愛莎「盧植將軍還沒有回來嗎?」

愛莎的臉上露出了愁眉苦臉的表情「盧植將軍已經回來了,現在正在城外統計收攏的殘兵有多少。城內的五萬守軍剩下的可能還不足兩萬。反觀黃巾,他們可能還有七八萬的兵力。」

「廣宗絕對是守不了,但就這樣讓我棄城真的好不甘心。」統計完殘兵的盧植走到宋傑的面前「眼下我們只剩下了兩萬士卒,但是敵人的軍隊數量足有我軍的兩倍到,就算是攻下廣宗,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守住這座城市。」

「所以我的選擇棄城,黃巾來到城中的目的是糧草,搬空了半個軍倉。在這些糧草的拖累下,他們一定沒有辦法走遠。」盧植說出了接下來的計劃「我們現在就出發。」隨即帶領大軍出城,準備用這樣的方法出被黃巾夜襲的惡氣。

雖說剩餘的兩萬士卒俱是打了敗仗的殘兵,但他們的士氣卻依舊高漲,一副不報此仇不罷休的樣子。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該死,要不是有官軍溜進來了,兩個軍倉中的糧食我們能都搬空。」廣宗北門的張角看著熊熊燃燒的軍倉一臉可惜,恨聲道「十萬石糧食居然就這麼付之一炬了,盧植這老太婆也真的能夠下得去手。」

一臉驚慌的張牛角騎馬趕到了張角的面前「張角姐姐,從城南逃過來的士卒們彙報說管亥姐姐和負責幫我們建造地道的老張都被官軍殺死了。」

「盧植這個老太婆又殺了我手下的一員大將。」張角目光深處怒氣一閃而過「總有一天我會讓盧植那個老太婆為此付出代價的!」

「張角姐姐,我們現在就出發去黑山嗎?」

聽到張牛角詢問的張角改變了自己的初衷「原本我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我改變想法了。留下五千精銳跟著我,牛角你帶領剩下的士卒們護送輜重前往黑山。」

在張角的命令下,五千黃巾精銳集結到了張角的身邊,剩下的黃巾士卒則在張牛角的帶領下從北門魚貫而出,直奔黑山方向而去。在所有的輜重離開了廣宗后,張角這才對著留下的五千精銳開口「大家可能都知道,管亥被官軍殺了,我要為她報仇。」

下定決心的張角手指南方「我們現在就前往城南,和那些漢軍殘兵決一死戰,爭取活捉盧植那個老太婆。出發!」使用武將技的張角頭上出現了暗金色的『大賢良師』帶領著五千黃巾精銳直奔城南,追擊出城的官軍。

天光微微泛亮之時,一名士卒發現了背後旌旗招展的黃巾追兵,稟報盧植「將軍,身後發現了黃巾軍的追兵人數大約在五千人左右。」

雙目一凝的盧植嘴角露出笑容「五千人的黃巾軍?我正好要出一口惡氣。全軍擺陣,我們反身把這些氣焰滔天的黃巾亂黨盡數解決!」在盧植的命令下本就受了一肚子氣的漢軍士卒們隨即飛快轉身列陣準備反擊。

「哦?官軍居然還要反抗,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把這些官軍一網打盡,為管亥和那些死去的兄弟們報仇。」張角手指一揮,一片翠綠色得豆子從掌心飛出,落到地上變成了一排孔武有力的黃巾力士。

遠遠看著張寶身邊突然多出了一些士兵的盧植皺起眉頭「這就是傳說中的撒豆成兵?,張角這個妖道果然還是有一些手段的,不然也無法蠱惑那麼對的百姓造反,真是個棘手的傢伙。」

看到這一幕的漢軍士卒們卻並不想盧植這樣淡定,紛紛騷亂起來「這可是傳說中的仙人手段,難道漢室真的要覆滅嗎?我們真的還要為漢室而戰嗎?」

盧植的頭上出現紫色的『激勵』朗聲道「大家不要亂,張角只是一個妖道而已,她要是不會一些這樣的手段又怎麼可能會蠱惑這麼多的百姓隨她一起造反,我們一定要殺了這個霍亂天下的妖道。」漢軍士卒們紛紛停止了騷亂,微微有些混亂的陣型恢復了正常。

看清楚張角所作所為的宋傑臉上出現了希冀的神色「撒豆成兵,我現在越來越想儘快把張角身上的禁制解除,讓她恢復自由之身。真是期待太平要術上卷中又會有怎樣的道術。」

「主人。」莉莉絲拉住了宋傑「對面的黃巾軍可是一副旌旗招展的樣子,您不要忘記了佑理的預言。」

「放心,我早就發現了。你等下小心觀察,我倒要看看究竟是那個傢伙敢從背後射我冷箭。」微微點頭的宋傑側頭在莉莉絲的耳畔說到「我現在就去做誘餌了。」

宋傑隨後就走到盧植的身邊「大人,末將願為先鋒擊潰黃巾,請您允許。」

早已從自己手下那裡聽聞宋傑單槍匹馬解決床弩的盧植也想看看宋傑的真實實力,點頭道「好,那就在我們這一乾女將面前展示一下你的實力,不要讓其他人把你當成一無是處的草包。」

得到了盧植命令的宋傑露出來一副喜形於色的表現,心中卻暗想『等下在我沖向敵陣的時候下令放箭,那個隱藏在漢軍中的輪迴者一定會攻擊我,到時候就是他暴露自己身份的時候。亦是他死亡的時機。』

回到自己本部兵馬中宋傑立即帶領石頭所部走出了漢軍大陣。看著對面逐漸靠近的豆子變成的黃巾力士,石頭的聲音中充滿顫抖「主人,我們真的要解決那些豆子變成的黃巾力士嗎?」

宋傑一臉嚴肅的看著石頭「不是我們,是我自己,你們只要在這裡為我壓陣就夠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另外切記我的命令,無論什麼任務,你們都要完成。」

「是,可是軍侯,那些豆子變成的黃巾力士您真的能夠獨自解決嗎?」看著宋傑的石頭聲音中滿是勸說「依我之見,軍侯您還是帶著兄弟們一起上吧,這樣也能夠更快的解決那些黃巾力士。」

「服從命令!」

「是!」被宋傑狠狠的瞪了一眼的石頭瞬間安分下來,默默的帶著自己手下的士卒們擺好陣勢,做出了只要宋傑出現意外就要衝過去的架勢。

「主人這是想要一個人面對敵軍。愛莎姐姐,你快去勸勸主人,黃巾力士可厲害了。」站在愛莎身邊的郭嘉看到宋傑的行為後趕緊拉住愛莎的衣服。

臉上露出笑容的愛莎摸著郭嘉的腦袋「佳佳,你就在這裡看著吧,主公的實力可是很強的,這些敵軍還不能對他造成威脅,別看他是個男人,他可是殺死了很多擁有武將技的黃巾武將的。」

愛莎的話音剛落,從背後抽出雙劍的宋傑已經和那些張角撒豆成兵的黃巾力士戰到了一起。大約半隊的黃巾力士圍向宋傑。孔武有力,裝備精良的黃巾力士在宋傑面前如同砍瓜切菜般的輕鬆解決,變成了一地翠綠的豆渣。

身為一名屯長隱藏在漢軍中的男性輪迴者小聲嘀咕「任你再強,中了冷箭之後還不是依舊要歸西,等下你的結晶就要歸我了,希望你解決的將領不少。」 「有意思,這個男的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可惜啊,要是我早些遇上他,說不定就能夠讓他幫助我擺脫兩個妹妹身上的禁制。看著把黃巾力士一掃而空的宋傑,張角不禁感慨一聲「但是現在已經晚了啊。」

看著宋傑輕鬆解決了那些黃巾力士的郭嘉瞪大眼睛「主人真的好強,那麼多的黃巾力士居然就這麼輕鬆的解決了。」

站在盧植身邊的一個女將發出感慨「宋軍侯果然不同凡響。沒想到這世間還有如此強大的男人。」這名女將的話立即得到了所將領的一致同意,紛紛點頭。

張角再次撒出一片豆子,變成了幾十個頂著巨盾黃巾士卒,隨即大聲喊道「全軍出擊!我們要把對面的漢軍一網打盡。」

聽到張角命令的黃巾精銳跟在巨盾士卒的身後逐漸向前移動。整齊的陣列看上去壓迫感十足,盧植不禁發出感慨「張角果然練兵有道,這些精銳已經絲毫不遜色於我軍中的精銳士卒。」

感慨了一下敵軍強大的盧植隨即下達了命令「傳我將令,弓箭手準備,兩輪拋射準備!隨後自由攻擊。」隨著盧植的命令,弓箭手紛紛張弓搭箭等待著齊射的命令。

看到黃巾進軍的弄宋傑這次沒有託大,進入了石頭所部的宋傑和其他士卒一起結成了盾陣,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黃巾精銳。

「一百步!八十步!五十步,拋射!」隨著各個曲長的命令,早已等候多時的漢軍士卒們接連的拋射出了兩排箭雨砸向了迎面而來的黃巾精銳。

看到天空烏泱一片的箭矢,張角頗為自信的指著天空中的箭雨,輕聲說出一個「落」字,天空中的箭雨瞬間直直的落在了地上。

看到本應給自己造成巨大威脅的箭雨瞬間變成了一片『灌木』,士氣如虹的黃巾士卒們紛紛高喊「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向前奔跑。

短短的五十步瞬間跑完,兩軍精銳瞬間撞在一起,開始了拼殺。作為漢軍精銳盧植大軍一時間被士氣高昂黃巾精銳壓制,但在悍不畏死的精銳反擊下,處於劣勢的漢軍因人手充足逐漸佔據上風。

皺起眉頭的張角只能操控那些豆兵扔掉手中的巨盾參與戰鬥中。一名漢軍士卒趁著豆兵不注意的時候一砍在豆兵的後背上。傷口沒有流血的豆兵隨即轉身,在漢軍士卒驚駭的目光中砍掉了他的腦袋。

手中拿著長槍的石頭在發現豆兵后大聲喊道「軍侯大人,那些豆兵也參加戰鬥了,您快去幫幫那些士卒吧。」

「好,你們要小心,我這就去解決那些豆兵。」宋傑隨即衝進戰場。兩名剛剛解決了自己對手的豆兵還沒有什麼動作,就被手中拿著雙劍的宋傑一左一右盡數斬殺。

「我總算是等到機會了。」看著衝進敵陣的宋傑,臉上滿是興奮之色的漢軍輪迴者不禁舔了一下自己乾裂的嘴唇,從自己身後的箭壺中抽出一根漆黑如墨的箭矢透過人群瞄準了和敵人激戰的宋傑。

「願你的靈魂能夠找到返鄉的路途。」隨著輪迴者的一句嘀咕,如墨的箭矢激射而出,直奔宋傑而去。

背對著己方大軍的宋傑對自己身後直奔自己而來的箭矢毫無察覺,依舊在和黃巾軍中剩餘的豆兵作戰。兩名因為抵擋敵人攻擊而和宋傑站在一條直線上的漢軍士卒瞬間被箭矢貫穿一命嗚呼。

餘力不減墨色箭矢直奔宋傑的胸膛而去,在箭矢距離宋傑只有短短十幾米時候,宋傑才察覺到了自後背傳來巨大威脅,但為時已晚。只來的及動了一下的宋傑右側胸膛被這支墨色箭矢刺穿。

「媽蛋!沒想到這樣還是託大了。沒想到這傢伙使用箭矢居然能夠隱藏殺機。」用左手捂著自己胸膛傷口的宋傑把寒霜收進空間中,右手拿著弒神不斷解決著一個又一個因為自己受傷想要撿漏的黃巾士卒。

「保護軍侯!」眼睛通紅的石頭立即率領著自己所屬的士卒們沖了過去,把宋傑從黃巾士卒的包圍救了出來。石頭一臉擔心的走到宋傑面前「軍侯,您沒事吧?」

「我沒事。」宋傑搖頭「我們現在慢慢撤回去。」隨即又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身後的大營中「希望莉莉絲找到那個下黑手的傢伙。」

看到宋傑被己方大陣中一根箭矢刺穿胸膛的盧植一臉暴怒「給我查,究竟誰是要置宋軍侯於死地的黃巾細作!找到他之後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眾接受了盧植命令的親兵立即作揖而去。調查這件事情。

早就得到宋傑吩咐的莉莉絲在發現了從己方大陣中飛出的黑色箭矢后立即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射出了黑色箭矢的漢軍士卒「總算是找到你這個主人的敵人了。」隨即就凝聚出一個火球砸向了那名輪迴者。

看著飛來的火球,偷襲失敗的輪迴者趕緊就地一滾試圖躲避莉莉絲的火球「媽的!居然被那個魅魔發現了!」帶有莉莉絲一絲精神力的火球如同追蹤導彈一樣跟在輪迴者的屁股後面。

「媽的,這倒霉火球居然還能夠跟蹤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輪迴者這才發現那枚火球並沒有想他想象中的那樣落地,而是一直在自己身後緊追不捨。發現逃跑無用的輪迴者隨即轉身張弓,一根由水構成的箭矢隨即出現射向了莉莉絲的火球。

火球與水箭相撞后變成白色水霧,輪迴者則趁著霧氣的掩護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一張用藍色絲帶綁住的古樸捲軸「幸虧我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前買了一張回城捲軸,不然我今天就要喪命於此了。」

撕開捲軸的輪迴者在發現自己並沒有如自己所願辦的回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時不禁一臉疑惑「我為什麼還在這裡,難道這個捲軸是假的?」

莉莉絲的聲音透過白霧傳進了輪迴者的耳朵中「捲軸自然不是假的,但如果有人干涉了它的空間魔法,你自然是無法出現到你想去的地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干擾空間魔法?」片刻之後明白了什麼的輪迴者仰天大笑「原來如此,我輸得不冤。」隨即看向了莉莉絲「不知道我能否在死前知道我死在哪個純血惡魔的家族手中?」

眼中閃過狡黠之色的莉莉絲搖頭「主人的家族的姓氏我自然時間不可能告訴你的,不過所有的魅魔都是會以能夠效忠主人為榮。現在你就安心的上路吧。!」化作利爪的右手隨著話音插進了輪迴者的胸膛。

盧植遠遠看著把輪迴者殺掉的莉莉絲「看來宋軍侯早已知曉會有人發起偷襲,我倒是白白擔心一場。」

站在盧植身邊的一名校尉看著殺死輪迴者的莉莉絲皺起眉頭「將軍,雖說那個曲長是黃巾亂黨的細作,但就這樣直接殺了未免有些不太妥當吧?」

「既然是細作,那就該死!殺了就殺了,何來那麼多彎彎繞繞的事情,莫非你也是黃巾亂黨的細作嗎,錢校尉?」另一名健婦校尉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一臉玩味的看著率先開口的校尉。

「徐校尉,我自然不是這個意思。」錢校尉搖頭,伸手指了指天空「你也知道這上面是什麼情況,我只是希望將軍不要被那些小人利用這一點對將軍不利而已。」

「哼,誰知道你們這群酸儒心裡又在琢磨什麼事情,你這個一肚子壞水的傢伙。」冷哼一聲的徐校尉隨即便不再理會錢校尉,扭過頭看著戰場中交戰的大軍。

「什麼叫一肚子壞水,那是計謀,是兵法!」錢校尉當既就被氣炸了,狠狠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案板「我也不是酸儒,你要再誣衊我,我就讓你嘗嘗姑奶奶的大刀。」

「好啊,難道我還能怕了你不成。今天我要一雪前恥!」徐校尉隨即從一旁拿起了自己的長槍,兩人一副劍拔弩張,分分鐘就要開片兒的架勢。

捂著傷口的宋傑在愛莎和郭嘉的攙扶下來到了盧植面前,正好看到宋傑這劍拔弩張的情形「呃,我們還是先離這裡遠點兒吧。」

「宋軍侯,你就留在這裡。我現在就讓她們兩個安分下來。」盧植隨之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兩個校尉「我的臉面遲早被你們兩個丟光了,你們還像一個漢軍精銳應該有的樣子嗎!」

被盧植訓斥了一頓的兩個校尉頓時蔫了,紛紛收起自居的武器。但是在把目光投像對方的時候俱是冷哼一聲。

在兩個校尉安分下來后,盧植再次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宋傑「宋軍侯,你身上的傷怎麼樣了,最好還回家趕緊回到大營中好好休息。」

「無妨。」擺脫了愛莎和郭嘉攙扶的宋傑搖頭「當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解決對面的黃巾精銳,雖然他們的人數不多,可畢竟有著張角…」

宋傑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前方傳來的「轟隆」雷聲所打斷。看向戰場的宋傑這才發現原本和漢軍交戰的黃巾士卒早已撤退,站在前排的漢軍士卒則在接受著鬚髮皆變的張角的落雷攻擊。

在張角的攻擊下,剛和黃巾精銳進行了一場廝殺的漢軍前軍瞬間倒下了一片,剩下的漢軍士卒則四散開來,避免張角的落雷一次性能夠解決一片同袍。

「果然不愧是精銳,要是普通的郡兵,縣兵怕是早就四散而逃了。」在感慨了一番盧植手士卒的精銳后,宋傑就把自己的目光放在漂浮在天空中不斷放電的張角身上「張角的實力果然強大,不過鬚髮皆白是什麼鬼?」

「鳴金收兵!」看著天空中不斷釋放雷電的張角,緊握雙拳的盧植恨聲道「妖道!我遲早會取得你的項上人頭。我們走!」

鳴金聲很快傳遍戰場,得到收兵撤退命令的士卒們紛紛鬆了一口氣,想著『至於不用成為那個妖道的活靶子了。』腳下亦是快的生風,轉眼間就逃離了這片被雷擊變成『黑巧克力』的土地。

在盧植大軍盡數撤退後宋傑的軍隊卻依舊沒有撤退,而是紛紛聚集到了宋傑的身邊,三個屯長和愛莎等人紛紛把目光投向宋傑,等待著他的命令。

「盧植撤了,但不要代表我要撤。」沉吟一下的宋傑開口「等下由大春負責壓陣,愛莎帶領其他士卒撤退,莉莉絲和我一起想辦法解決張角。」

飛快做出決定的宋傑帶著莉莉絲直奔依舊飄在天上的張角。田大春則帶著自己剩下的士卒遠遠的跟在宋傑身後,警惕是目光不斷打量著就在張角身後救治傷員,打掃戰場的黃巾士卒,深怕敵人發起攻擊。

宋傑指著空中的張角詢問莉莉絲「莉莉絲,你有什麼辦法解決能夠把那傢伙從天上弄下來嗎?」

莉莉絲無奈搖頭「主人,我只能使用魔法對她進行攻擊逼迫她降落。但是以她現在的狀態恐怕不會有任何作用,而且也無法保證一定能夠逼她落地。」

宋傑開口「既然沒有十足的把握,那就讓我來。記得布置結界,我還想留一些底牌。」

「是,主人。」點頭的莉莉絲立即吟唱了一段咒語「主人,現在在其他人眼中這一塊地方已經遍是濃霧了,您就放心的和敵人戰鬥吧。」

「那我們就來比比誰的閃電更厲害。」宋傑隨即啟動了梅爾卡托的權能,一道藍色的閃電直奔天空中的張角而去。

被藍色閃電擊中的張角一副毫髮無傷的樣子,對宋傑釋放出閃電。宋傑同樣站在原地迎接了這一記張角的閃電。

毫髮無傷的宋傑一臉笑意「看來無論哪個世界的雷電都要臣服於掌控雷電的神明。那就讓我看看張角究竟是什麼方法來抵禦神雷的。」宋傑隨即再次對張角釋放藍色閃電,在宋傑的全力施為下,手臂粗細的閃電劈向了張角。

被閃電擊中的張角落到地上,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也恢復了正常的樣子「該死,沒想到對面那個傢伙居然比我的實力還要強。如果不是這枚玉佩,我現在恐怕已經死在這裡了,希望二妹三妹一切安好。」 「大功告成,接下來的就是要解決張角腦海中禁制了。」看著張角落地后一動不動的宋傑皺起眉頭「我去,不會死了吧?要是真的出事了,我怎麼喝張梁還有張寶交代啊。」隨即直接跑到了張角的身邊。

來到張角身邊的宋傑聽到張角的低語,看著她凄慘的樣子,趕緊從空間中取出了一枚恢復水晶為她進行治療「你的兩個妹妹都沒事,等我解決你腦海中南華留下的禁制,你就可以跟著我去找你的兩個妹妹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