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對於顧可彧的話,趙偉直接嗤笑道:「對不起,顧大小姐,我可比不上你這種會享受生活的人,我是個大老粗,對品茶這事沒興趣,也喝不出茶的好壞。」

說完,趙偉端起茶杯,像是和白開水似的一飲而盡,可能他一點茶的味道都沒有品出來吧,喝完趙偉重重的將茶杯放在桌子上,抹了一下嘴說道:「顧小姐,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的,而且我還有事,沒有功夫和你在這閑扯。」

趙偉在說這話的時候一點都不客氣,顧可彧聽到趙偉這個語氣,臉色陰沉了下來,兩人之前說好一起合作,可現在趙偉卻並沒有將顧可彧放在眼裡。

顧可彧冷著臉說道:「我現在需要你幫我去調查一下,梁銘思最近有什麼動作,還有他和一個女人的關係。」 「呵呵,你竟然讓我去調查人,沒有搞錯吧!我可不是你的傭人,雖然之前你確實幫了我很多,但是我能到現在這個地步,大多都是我自己的努力,就算之前你沒有幫助我,我也一樣能夠成功。」

趙偉說完,一臉不爽的冷笑著盯著顧可彧,眼神在她的身上打量著,又道:「我發現你最近事情越來越多了,對我是呼來喝去,你把我當你什麼人了?」

趙偉的話,讓顧可彧不禁的皺了皺眉頭,她知道趙偉對自己有些不滿,但是現在情況有些緊急,她也懶得和趙偉廢話。

「我知道你是不見兔子不撒鷹,說吧,想要什麼好處!」

這時趙偉臉上才泛起了笑容,顧可彧知道趙偉是一個貪得無厭的人,自己當初還以為能夠為自己所用,沒想到自己想錯了,這件事就是一匹餓狼,而且胃口越來越大。

趙偉笑著站了起來,雙手撐著茶桌,對著顧可彧說道:「我們兩個其實可以好好的合作,我也不會太過分,如果你最近知道一些什麼新聞爆料告訴我兩三個,最好是有價值的那種,這樣就可以了,我們互惠共贏。」

顧可彧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之後,冷冷的說道:「可以,我可以告訴你幾個有價值的新聞。」

「很好,你說的事我會替你辦好,有什麼消息我也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合作愉快。」說完,趙偉伸出手,顧可彧也伸出手兩人象徵性的握了一下手,趙偉便拿起衣服轉身離開了。

趙偉走後,整個房間又剩下顧可彧一人,然後顧可彧又泡了一壺茶慢慢的喝了起來。

等慢慢的將這一壺茶喝完后,顧可彧便離開趕往劇組。

由於最近其他人的戲份比較多,顧可彧也是少有上場的機會,所以相對於她的時間比較充裕一些,等她趕到劇組的時候,整個劇組都在休息,大家七零八落的在各處坐著,她也找了個地方拿齣劇本細細的看了起來。

這時張玉城導演神色複雜的走到顧可彧身前,拍了拍正在看劇本的顧可彧說道:「等今天收工后,你先留下來,我有一些是要和你說。」

「好的,導演。」顧可彧點頭回應道。

張玉城導演突然找顧可彧說有事和她談,這不禁讓顧可彧心裡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所以她一直有點心神不寧的,終於熬到收工之後,她便去辦公室找導演。

她敲了敲門,發現門是虛掩著的,就好像是專門等她來一樣,敲了幾聲之後,張玉城導演才抬起頭來,放下手中的筆對著門口的顧可彧說道:「來,來,進來坐。」

顧可彧有些緊張的慢慢的坐到沙發上,她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看著顧可彧緊張的樣子,張玉城導演笑著說道:「你別緊張,沒什麼事,我就是隨便問你幾句話。」

聽到張玉城導演這麼說,顧可彧整個身子都一下鬆弛了下來,她剛才確實有些過於緊張了。

「我今天叫你來,就是想問你一下,你和陸夫人是什麼關係啊!」張玉城導演盯著顧可彧問道。

「哦,我和陸夫人沒什麼關係,我之前都不認識她,她只不過是因為她兒子和我朋友之間的事,才過來找我的。」

今天發生的這些事,顧可彧並不想告訴任何人,所以她只能撒謊,告訴導演自己和陸夫人沒有任何關係。

「哎!」張玉城導演聽到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臉色有些難看,眼神中流漏出一些恨意,他似乎對陸季庭的媽媽有著很深的恨意。

「其實我今天叫你過來,就是想要告訴你,以後最好和這個女人保持距離,少接觸,她是個很有心機的女人,也很危險,我現在告誡你,就是不想你受到什麼傷害。」

說完,張玉城導演臉色痛苦的雙手抱著頭,而顧可彧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那,看著導演,想著導演告誡自己的話。

最後,張玉城導演擺了擺手,示意顧可彧離開辦公室,顧可彧一句話也沒說,便起身離開了,這時的張玉城導演彷彿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雙手按壓著太陽穴,表情很是痛苦。

清晨,顧可彧正好沒事做,打算去醫院裡看看唐黎佳,小唐得知后,連忙將準備好的水果和雞湯遞過去。

顧可彧看著有些無奈,她攏眉:「她現在的情緒不穩定得很,對於這些肯定沒胃口,你準備這麼多都是無用功。」

小唐垂頭喪氣:「我這不是聽說她住院的消息,這才準備的嗎?人家這也是關心她。」

三個人同住了一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已經建立了一段不錯的感情。顧可彧知道她是出於關心,索性便接下了。

迎上小唐詫異的目光,顧可彧解釋:「我就是順便幫你帶過去,後面的事情我可不能夠保證!」

「行嘞,謝謝你了,最好的可彧。」

顧可彧抵達醫院,唐黎佳的病房虛掩著,留出一條很大的縫,裡面的交談聲偶爾飄出來一兩個音節。

她的心裡有些詫異,這麼早,誰會來醫院裡探望唐黎佳呢?

從門縫裡看去,顧可彧看到了一張讓她驚訝的臉,裡面坐著的人正是陸遠瞻!

「噔噔噔」顧可彧故作平靜的敲響房門,她就裝作不知情的模樣,嘴角掛著輕輕淺淺的笑容:「黎佳,你怎麼樣了?小唐非讓我給你帶雞湯和水果,你……」

陸遠瞻和唐黎佳一同看過來,看到陸遠瞻的面孔后,顧可彧的話戛然而止,她的笑容轉化為了禮貌性的笑容:「陸先生,你也在這裡呢!」

說著,顧可彧將東西放在床頭柜上,她來到唐黎佳的身後,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試圖用這樣的方式給她力量。

唐黎佳回頭看了一眼,左手覆上顧可彧的手,緊緊的抓著,從她不安的抓動,顧可彧可以體會到她的不安。

她安撫著她的情緒,對上陸遠瞻的視線,臨危不懼:「陸先生,我是她的好朋友,有什麼話當著我的面一樣可以說,不用見外。」

聽到顧可彧的話后,陸遠瞻又看向唐黎佳,好像是在徵求她的意見一樣,唐黎佳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你應該也猜得到我要說什麼,你是她的朋友,就好好的勸勸她,她跟陸季庭壓根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何必要這樣不撞南牆不回頭呢?」

陸遠瞻的視線一直落在唐黎佳的身上,他的語氣雖然淡淡的,但不可否認的是,自帶著一股高高在上感,聽著有些讓人不舒服。

唐黎佳的手指收攏,她不願再多看陸遠瞻一眼,看向窗外,唇瓣抿得慘白。

看到她這副樣子,顧可彧也非常的心疼,她情不自禁的上前去跟陸遠瞻理論:「陸季庭和她是真心相愛的,你為什麼非要對他們倆趕盡殺絕呢?難道就不能夠讓他們倆好好的在一起嗎?」

顧可彧真是不懂了,現在明明是開放的社會,提倡自由戀愛,可陸季庭的父母不僅要拆散他們倆,還各種各樣的招數都使用出來了。

面對著顧可彧的質問,陸遠瞻反而還笑了笑,笑容里意味不明:「你們倆還是年輕姑娘,未來的路還長著,有些道理不懂,作為過來人我可以說給你們聽,但路走錯了可就不好了!」

他這話里明裡暗裡的意思都是讓唐黎佳離開陸季庭,顧可彧聽得一清二楚。

「我說的這些話都是為了她好,現在兩個人的關係不就證明了這一點嗎?他們倆還年輕得很,身份的差距,註定面臨以後更加坎坷的未來,連現在都挺不過去,談什麼未來?」

陸遠瞻的話,好像一個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唐黎佳的臉上,他的話很直白。

沒錯,連這次的事情都讓他們倆的感情岌岌可危,身為當事人的唐黎佳哪能不明白兩個人的裂痕?

察覺到唐黎佳身子劇烈的顫抖,顧可彧的心裡也有些煩躁,她蹙眉看著陸遠瞻,他還在說著。

「陸季庭是我的孩子,對於他的脾氣和個性,我是非常清楚的。雖然他現在對你的態度很好,可以後那麼長的日子,誰能保證?」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假如到時候真的結局不好了,他還有家世,而你呢?可就是什麼都沒有了!」

唐黎佳的眼裡泛起了淚光,陸遠瞻一字一句全部都戳到了她的心坎里,他所說的沒錯,她跟陸季庭身份的差距,造成了這段戀愛註定不好的結局。

她閉上眼睛,陸遠瞻乘勝追擊:「假如你同意離開陸季庭,我不僅會給你一筆錢,還能治療你的腿。現在你這樣,到底是不方便的。」

「等你的腿好了,不管是你的生活、興趣愛好,還是別的方面,都會比現在輕鬆不少,你好好的想一想。」

陸遠瞻的這一點才說的是真的狠,唐黎佳的腿,一直都是她不敢觸及的傷痕,可他卻就利用這一點,像一把刀子進了唐黎佳的胸口裡。

連聽完了這些話的顧可彧都沒有再說話了,因為她非常的清楚,陸遠瞻話糙理不糙,起碼說得句句在理。

可陸季庭和唐黎佳曾經那麼的恩愛,現在變成了這樣,她又不禁覺得非常的可惜。

顧可彧看了一眼唐黎佳,她抿抿唇,剛準備出聲,卻被唐黎佳阻止了,她暗搓搓的沖著顧可彧搖搖頭。

這個舉動被陸遠瞻看在眼裡,他看到了她們倆的互動,心中有數,多加了一句:「說句不該說的,看你現在這樣,我的心裡也不舒服,可是你應該明白。這麼多天,他都沒有來親自看看你,其實可以說得清問題了。以後的生活和短暫的生活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啊!」

「你們只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數不勝數,然而其實在第一關,最簡單的一關,你們倆就有了隔閡,怎麼可能走到以後呢!」

話音剛落,病房裡一片凝滯。唐黎佳的眼神更是波濤洶湧,她情不自禁的溢出悲傷的情緒,眼淚都快忍不住了。

但是唐黎佳還是不希望在陸遠瞻的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她故作堅強。

陸遠瞻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他勾出一抹笑容,離開前,他特意深深的看了一眼顧可彧。

「我不打擾唐黎佳小姐的休息了,只是不知道顧可彧小姐有沒有時間,能不能送我出醫院?這醫院比較雜亂,我怕迷路了。」

望著陸遠瞻笑眯眯的眼睛,顧可彧的心中一陣不安,彷彿他是故意的一樣。

不過也沒錯,陸遠瞻就是故意的。

顧可彧看了唐黎佳一眼后,安撫著她的情緒,然後才頷首:「當然可以。」

離開病房,陸遠瞻淡淡的說著:「我叫你出來,自然不是單純為了讓你帶我走出醫院。」

他都能自己來,何必讓人帶出去?

顧可彧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她整個人直接很拎得清的說:「有什麼話你就直說,我性子比較直來直往,不喜歡兜圈子。」

顧可彧這種性格真是陸遠瞻所欣賞的,跟她對話比唐黎佳要簡單得多。陸遠瞻笑了兩聲,看樣子挺高興的:「不錯,你這性格我喜歡。」

「你是唐黎佳的朋友,我相信你肯定不想她誤入歧途,所以你還是幫忙勸勸比較好。」

顧可彧猜測到了,他肯定會說這個,然而她早就準備好了應對的策略:「不好意思,我只是她的朋友而已。她是個成年人,可以自己做選擇,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

「再者,我身為局外人,她真實的感受我都不知道,她的那些經歷我更是不清楚,所以我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她的這番話可以說是毫不客氣的把陸遠瞻諷刺了一番,不過陸遠瞻倒是沒有跟顧可彧一般計較:「對了,小延經常在我的面前提及你,他說你是個不錯的姑娘。」

聽到陸季延的名字,顧可彧一頓,她就知道,等待她的終於來了。

顧可彧露出恰到好處的微笑,保證不會露出任何的蛛絲馬跡:「哦,幫我謝謝他,他是個很有眼光的人。」

「我也覺得你很不錯,聰明得很,所以不會步入唐黎佳的後塵,對嗎?」

意有所指,顧可彧明白他的意思,她故意裝傻:「我怎麼好像有點聽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是指,你跟陸季延,你們倆的關係應該不錯吧。」

「我很感謝他,同樣也希望以後有能夠幫助他的地方,但是僅此而已。你該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 顧可彧眨眨眼睛,她決定今天在這裡把裝傻貫徹到底,反正陸遠瞻肯定不會跟她說清楚,她也沒有必要自討沒趣。

陸遠瞻打量著她的表情,他笑而不語,半響才說道:「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歡我,以後也不想再見到我。」

「所以為了防止我下一次再找到你,你還是識趣的跟陸季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要不然到時候誰的臉上都不好看,你說是吧?」

顧可彧在心裡嘲笑,面上卻繼續裝作不知情:「我跟陸季延只是普通朋友,你說的這些話全部都是多慮了。」

陸遠瞻剛頷首:「不錯。」

但誰知下一秒,顧可彧的眼神增亮,她看著陸遠瞻,身上散發著一股子光芒和自信!

「就算假如未來有一天,我面臨著跟唐黎佳一樣的情況和選擇,我也絕對不可能像她一樣被動。」

「我顧可彧挑選的人,肯定是最合適的!」顧可彧鏗鏘有力的說著,她這副自信而堅強的姿態,其實很讓人喜歡。

渾身上下有著一股子朝氣蓬勃的氣息。

陸遠瞻不怒反笑,他看著顧可彧的模樣,眼神有些恍惚:「沒有想到你的性格也這麼的倔強,不過倒是很像我的一位老朋友。」

顧可彧一顫,她情不自禁的朝著陸遠瞻看去,他的眼神特別的複雜,好像隱藏著很多的故事。

顧可彧原本想說話,但是看到他的模樣后,又突然不知道應當如何開口了。

短暫的沉默后,陸遠瞻離開醫院,顧可彧跟她背道而馳,回到了病房內。

唐黎佳依舊是一副平靜的模樣,只是顧可彧知道,這表面的平靜下藏著怎樣的暗波涌動。

顧可彧知道,她肯定是被剛剛陸遠瞻的那番話給影響到了,她的心中百感交集,坐到唐黎佳的對面,安慰道:「剛剛他所說的那些話,你別太放在心上了,不然會難受的。」

唐黎佳苦笑:「我也想當做耳旁風,可是我根本就做不到,畢竟他所說的非常有道理。」

「這麼多天過去了,陸季庭一直沒有來過,他到底為什麼不肯相信我一下?我現在真的開始懷疑了,連這個坎都過不去,談什麼未來……」

說著說著,唐黎佳的聲音越來越低,情緒也隨著低落下去。顧可彧明白她糾結的點在哪裡,畢竟他們倆經歷的事情不算多不算少,最近格外的跌宕起伏,而陸季庭始終對她缺乏了信任感。

顧可彧拍了拍唐黎佳的肩膀,她沒有出聲再說話,因為她現在就是個外人,主動權在唐黎佳的手裡,只有她能夠做定奪。

好在唐黎佳也並不是希望顧可彧幫她做選擇,她只是希望有個人傾聽她說話罷了。

「這幾天在醫院裡,我一直斷斷續續做著噩夢,每天都睡不好,夢裡我們倆總是在爭吵,或者是良久的沉默,那樣真的好壓抑。」

「我甚至不知道我們倆現在算什麼,他到底是不想繼續了,還是過不去心裡那一關,不管怎麼樣,也應該跟我說一聲。我一個人苦苦支撐著,我真的快不行了!」

唐黎佳繼續低低的說著,然而顧可彧就在一旁一直安靜的陪伴著她。

告別了唐黎佳后,顧可彧離開了醫院裡,剛出去就狠狠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

醫院裡總是漂浮著一股消毒水味,難聞得很,還是外面的空氣清新一些。

突然,顧可彧的包里傳出叮鈴鈴的響聲,她拿出手機一看,來電人是趙偉。顧可彧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難道是那件事情有消息了?

她的眼睛一亮,連忙接通電話,「喂……」

雖然趙偉這個人人品有點問題,但是不得不承認,辦事能力很強,交給他的事情,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我剛剛拍到梁銘思和一個女人出去。」

顧可彧睜大了眼睛:「你怎麼這麼厲害?」

她無意識的吹捧並沒有讓趙偉多麼高興,他反而有些不耐煩:「你以為我會感謝你誇獎我嗎?你知不知道,就你這麼點小事,對於我而言,根本就是在浪費我的世界!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他語氣的不耐煩顧可彧聽得一清二楚,她將手機捏得緊緊的,這趙偉可是個定時炸彈!

顧可彧不想跟他浪費時間,索性說:「那我們直接老地方見吧!」

可是誰知道她這句話居然也沒有說好,趙偉一下子發脾氣了:「顧可彧,你搞清楚你的位置,不要給我用這種語氣說話,別忘記你現在還是有求於我的。」

顧可彧聽著趙偉不客氣的語氣,心中也有些煩躁,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顧可彧只好鬆口氣:「好好好,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那樣跟你說話的!」

「那麼現在,我請求你跟我在老地方見面,可以了吧?」

果不其然,顧可彧這種低聲下氣的態度才讓趙偉滿意,他冷哼一聲:「別忘記了,我們倆可是合作的關係,你以後對我說話得客氣一點,別沒大沒小的!」

掛斷電話后,顧可彧捏著手機意味不明。

顧可彧抵達了約定好的地方,但趙偉一直沒有來,她看了眼時間,皺眉。

距離約定好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趙偉到底想幹什麼?

她撥打電話過去,可是卻一直無人接聽,當第三個電話也沒有接的時候,顧可彧終於煩躁了。

這個趙偉,是不是真的把自己當做一回事了?

又過去了一個小時,趙偉來時帶著笑容,他坐下:「剛剛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忙去了,不好意思啊,忘記跟你說一聲了。」

顧可彧還是有些不高興,她挑著眼皮看了一眼趙偉,「什麼事情能耽誤兩個小時,而且讓你接個電話發個簡訊的事情都沒有啊?」

她知道,趙偉就是故意在拿喬,但是顧可彧還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趙偉看了顧可彧一眼,整個人有些陰陽怪氣的,他忽然笑了笑:「怎麼,就允許你日理萬機,還不准我忙了?難道我碌碌無為、一事無成你就高興了?」

瞧瞧,這還說成她的不是了。 顧可彧忍耐住心裡的煩躁,她憋著一口氣,努力想轉移話題:「你不是說拍到了梁銘思的照片嗎,給我看看。」

但是誰知道趙偉根本就沒有那麼好對付,他直接忽悠過去:「我這才來,剛剛坐下,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你就跟我談正經事情,能不能別這樣啊!」

也許是想著待會兒要談正經事情,所以顧可彧的態度還不錯,起碼沒有給趙偉看臉色。

他現在就像個老大爺一樣,顧可彧一看就覺得他隨時可能會翻臉,這更加篤定了顧可彧的想法。

這次結束以後,她以後肯定不能再跟趙偉有交易,就他這樣的性格,肯定是不行的。

趙偉又隨便的扯了點話題,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顧可彧開始不耐煩了。

她的眼睛緊緊的趙偉,直接將情緒展露在臉上了:「趙偉,你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你還不打算把照片給我是不是?」

看著顧可彧不耐煩的樣子,趙偉肯定不能再繼續逗她,要不然真的把顧可彧弄生氣了,魚死網破的多難看。

趙偉露出笑容:「這麼生氣幹什麼?我這還不是跟你聊得投機,一下子忘記了嗎?我實話跟你說吧,這照片就在我的U盤裡,給你看看不就行了嗎?」

顧可彧準備去拿U盤,但是誰知道趙偉居然收緊在手裡,露出陰陽怪氣的笑容。

顧可彧知道事情肯定沒有那麼簡單,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你這是幹什麼?怎麼,還不打算給我了,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女人別容易生氣,生氣對皮膚不好。我也沒有想幹什麼,我就是想跟你說一聲,U盤給你可以,但是是不是得加點料?」

趙偉眯著眼睛打量著顧可彧,他肆無忌憚,好像捏准了顧可彧一定會答應的一樣。

「你!你怎麼出爾反爾了,之前我們倆不是說的好好的嗎?你現在突然反咬一口,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合作?」顧可彧惱火得不行。

這更加堅定了她要跟趙偉斷絕來往的念頭,像他這樣兩面三刀的人,以後還是不要接觸得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