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席國強神色略顯凝重,「像這麼說的話,那今天就不能把這件事處理好了?」

「這不是擺明的嗎?」杜美華雙手就在席國強面前一攤,然後比了比宋多金和宋大媽,轉跟席國強生氣地說,「你看看他們倆母子,根本就不想解決這個問題,就會欺負我們家女兒。」

席國強就是知道擺明在欺負他們女兒,可眼前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實在棘手,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不管用什麼辦法處理,都有一方人不願意。

「那要不我們先回去,跟爸以及錦琛他們商量之後,再說吧!」

宋大媽和宋多金一聽這話,面色立即便得很難看與僵硬。

宋多金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他無論是說什麼,他都會被杜美華罵得狗血淋頭。

索性這件事還是由他媽出面比較好。

眼睛就朝宋大媽看了一眼。

怎麼說宋多金都是她生的,一個眼神,她當然也知道他想說什麼,她立即就對席席國強說:「不管你們找誰商量,這件事還不是一樣要解決,要不就乾脆現在就解決算了。」

杜美華兇巴巴地瞪她一眼,宋大媽是什麼意思,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呀!宋多金就是害怕她家錦琛,現在他們要是回去還跟錦琛和唐小芯鬧的話,那宋多金哪會有什麼好果子吃呀!

她惡聲惡氣地說宋大媽,「你說的解決,都是對我們家秋怡沒好處,這算哪門子的解決呀!」

「那你說,你想怎麼解決?打掉蔣玉梅肚子里的孩子,這肯定是不行的,怎麼說都是一條人命。」

「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我們回去商量一下,這也是很應該的吧!」杜美華沒好氣說她。

帶著席國強和席秋怡一起打算回去,宋大媽將他們攔下。

「要解決,就今天解決了,不要老是一天到晚都來這裡鬧,影響做生意。」

「要是早知道有影響,幹嘛還要跑去外頭找女人?」

哼,今天她就非要他們宋家跟他們妥協了。

「走走走!」杜美華催促席秋怡和席國強。

宋大媽沒轍,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三人走了。

宋多金一急就當場對宋大媽發脾氣了,「你幹嘛不攔下他們?他們要是一回去,我肯定沒好果子吃。」

宋大媽被他吼得心情也不好,「你要是早知道沒好果子吃,你去偷吃也應該把嘴邊擦乾淨了,你現在還要我來幫你收拾爛攤子。」

「媽,你是想咱們宋家沒后嗎?我這都是為了宋家著想的,要是萬一哪天我進去了,好歹家裡也是有后了。」

「你說什麼呢?什麼進不進去的?你到底是犯了什麼事了?」她就覺得上一次他回家有點怪怪的,還把錢藏在她床底下。

「事情我是一時半會兒都跟你說不清楚,總之現在就要先解決了席秋怡的事。」

「他們人都已經回去了,就先讓他們自己商量好了再說吧!」

……

他們回到了總店,見著了席建立,杜美華就發揮自己那撒潑的本領,將事情添油加醋告訴了席建立聽。

在旁邊陪兩個小傢伙玩的唐小芯,也正好聽到了。

她沒作聲,她就一邊看顧孩子,一邊時不時朝席建立看去。

「爸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呀!怎麼樣才不讓秋怡受委屈?」

「那就看秋怡想不想跟宋多金過了。」席建立心裡很明白,杜美華就是把爛攤子交給他來處理,他處理也沒問題,不過當事人的感受是最重要的。

杜美華見席秋怡站在一旁連聲都不出,她急了,瞪了席秋怡一眼,又伸手將席秋怡拉到自己身邊來,「你說話呀!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她自己的心也亂,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還想不想跟宋多金過?」杜美華不耐煩對她狠狠地瞪了一眼。

「想。」像她現在的條件,要是再找一個像宋多金這樣條件的,也有點困難。「不過蔣玉梅懷了的孩子……」

「你就必須要接受。」席建立很堅定地對她說。

「爺爺……」席秋怡促進不安,心裡糾結得要命,「就不能沒有那個孩子嗎?」聽宋大媽的口氣就是孩子必須要留下來,而且還是留在她身邊的,這多礙眼啊!扎心呀!

「宋多金就是因為你這麼久,都沒為他們家生下孩子,他才找外面的女人生孩子,你要是不留著這個孩子,他們也不會鬆口答應你。」席建立想了一下,「還有可能到最後,孩子就是被宋多金留在外面養著,以後宋多金都經常到外面看那個孩子,你要是能接受的話,這也是一個解決事情的辦法。」

「我不。」席秋怡只要一想到宋多金還跟那個狐狸精保持連續,她心裡就來氣。

「把話說清楚了。」席建立老臉一板,不快地瞪了她一眼。

「我不想宋多金以後還跟蔣玉梅有聯繫。」 「未出生的孩子,你就必須要接受。」席建立看著她雙眼,從她看他的眼神里,他看得出她心裡很委屈,她雙眸都微微泛紅了,他心裡無奈嘆氣,他還鄭重其事地問席秋怡,「你能不能做到?」

「我……」席秋怡心裡憋屈得很,又被席建立這麼逼問,眼淚啪嗒地從眼眶裡掉了出來,不到一秒鐘就哭出聲來。「嗚嗚……」

杜美華一看她這個樣子,怎麼說都是自己生的,當然心疼了,她把席秋怡攔了到自己懷裡,輕拍安慰,她心裡也煩躁,眉頭緊皺著,她還是忍不住說了席建立,「爸,那也完全也不能讓我們家秋怡吃虧,處於弱勢吧!」

「小芯你有什麼建議嗎?」席建立目光陡然看著唐小芯。

唐小芯沉吟了一下,男人變壞那都是因為有錢,像宋多金這樣有野心的男人,估計不可能會這麼本本分分過一輩子的,席秋怡又還想著跟宋多金過,那就只有掌控經濟大權,宋多金才會畏懼席秋怡,而席秋怡也才會在這個家站得穩。

她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她問席秋怡,之前家裡放錢是誰在管。

席秋怡很坦白:「宋多金在管。」

「反正這次是宋多金對不住你,你可以趁機要求管家裡的錢,這應該也算是對你的一種補償,宋多金也不會拒絕,也不敢。」因為宋多金也會忌諱席錦琛,現在是一心求著席秋怡的原諒,求著跟席秋怡和好。

「對哦!」杜美華一聽,隨即一想,覺得這個主意不錯,要是家裡的錢歸秋怡管的話,宋多金以後也不敢在外面亂來。

「你覺得呢?」唐小芯目光從杜美華身上轉落在席秋怡臉上。

「我覺得可以。」不管是她家裡人還是宋家的人,蔣玉梅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不會打掉了,那就只有像唐小芯所說的那樣,趁機把家裡的錢要是抓在她手上,她想幹嘛就幹嘛,也不用去問宋多金要,家裡以後都是她說了算。

而且如果再要是萬一宋多金對不住她的話,她就可以把錢轉移走,一毛錢都不留給宋多金。

「你們都覺得可以,那就這麼決定了。」席建立最後發話。

接著杜美華他們又去了宋多金的電器店裡,把他們最終的決定告訴宋多金。

孩子留下,可以放在席秋怡名下養,家裡的財政大權必須交給席秋怡來管。

逆轉在2005 宋多金和宋大媽還在猶豫。

杜美華立即就說:「你們要是不同意,我讓我們家錦琛來,好好跟宋多金談一談。」

「不用了,家裡的錢就讓秋怡管吧!」席錦琛要是來了,鐵定是沒他好果子吃。

「那個女人呢?我們要見一下。」杜美華問宋多金。

「她現在被我安排在一間出租屋住下。」現在蔣玉梅也懷疑了,不敢讓家裡的父母知道,他也只能是這麼做了。「媽你要她做什麼?」

「就是說一說話而已,你不用緊張。」

宋多金知道他們去見蔣玉梅不可能只是說說話而已,他又不能直接去質問杜美華有什麼目的,於是眼睛朝宋大媽看了一眼。

這種事情還是他媽來問最合適了。

「你該不會是要蔣玉梅罵一頓吧!」宋大媽說。

「就算是我買她,那也是人之常情的,她做了這麼不要臉,難道我還說不得她嗎?」杜美華立即發揮自己撒潑的本領對付宋大媽。

「杜美華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歹毒?人家現在是懷孕,你這麼跑去罵人家,合適嗎?要是萬一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那怎麼辦?」

聞言,杜美華微怔了一下,她沒想過要把蔣玉梅罵得連孩子都沒了,她就是想著去警告蔣玉梅,讓蔣玉梅在生完孩子之後,離宋多金遠一點。

「她也不是這個意思。」席國強替杜美華說話。「就是勸蔣玉梅以後不要再糾纏宋多金。」

「那也要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再去說這事。」現在一切都是以孩子為重,誰知道蔣玉梅會不會被他們說了之後,帶著躲起來了。

席國強轉勸杜美華:「要不我們先回去,等蔣玉梅生了之後,我們再說說她。」

杜美華還是維持剛才氣惱的姿態,一副好惹的表情掃向宋大媽,「行,等她生下來之後,我們再說她,你呢,也別想著等我們走了之後,你再欺負我們家秋怡,我們娘家好歹也是有在城裡。」

「喲!你當說的是你嗎?我們家對你女兒已經是夠好的了。」剩下的話,她都懶得去說杜美華和席秋怡了,省得又鬧起來,杜美華不嫌煩,她都嫌煩了。

「好什麼好?如果夠好的,宋多金也不會在外頭有女人。」

「這件事不是翻篇了嗎?你還要拿出來說嗎?」宋大媽一副『你要鬧,我奉陪』的表情看著杜美華。

杜美華正要發怒的時,席國強攔下她,「好了,爸都還在唐小芯那邊等著我們回去呢,你非要鬧的話,要是讓爸知道了,非說你不可。」

一想到席建立死老頭子也不好惹,杜美華想了想,還是算了,她不跟宋大媽一般計較。

不過最後她還是警告的眼神瞥了宋大媽一眼,然後帶著席國強以及席秋怡回去。

走到了店門口的時候,席國強就說她,「秋怡跟宋多金都已經和好了,你幹嘛還把她帶回去?」

「我這不是擔心她會被她那家婆給欺負了嗎?」

「我們都還在城裡呢,量他們都不敢欺負她。」

「那……」杜美華最後看向席秋怡:「你是怎麼想的?你是想留下來,還是跟我們回去唐小芯店裡去?」

「我留下來吧!」只要她在這裡,蔣玉梅那個賤人也不敢來這裡,來了,她都可以將蔣玉梅給打發出發。

杜美華還是不太放心她,走的時候,還叮囑席秋怡,如果要是宋多金敢欺負她,馬上就去唐小芯店裡找他們。

席秋怡點頭說好之後,杜美華和席國強才放心地走了。

另外一邊,宋大媽一看見杜美華帶著席國強和席秋怡走了,她氣惱對宋多金說,「你看看他們一家子?都跟野蠻人一樣,半點道理都不講,也真不知道當初我們是怎麼就跟他們家成親家了。」 「媽你也別生氣了,你只要想著你很快就有孫子抱就行了。」

一說到這個事,宋大媽內心還是有點擔憂,「如果剛要是讓蔣玉梅知道你跟席秋怡的事,就是這樣處理的,你說她會不會跟你急,然後把孩子打掉?」

聽他媽這麼一說,也確實有可能會是這樣。

宋大媽看他眉頭緊蹙,她就給點建議:「媽跟你說,你以後私底下去看蔣玉梅,你萬千別提你跟席秋怡的事,蔣玉梅要是一問,你一律就說你跟席秋怡正在辦離婚,無論如何,你都要想盡辦法,去哄蔣玉梅把孩子生下來,明白嗎?」

「明白。」

他費了這麼大的勁,就是為了哄騙蔣玉梅給他生孩子,現在肯定也不能讓事情進行得半途而廢。

……

唐小芯看見只有杜美華和席國強兩個人,不見席秋怡,她就知道宋多金出軌一事已經暫時告一段落。

吃晚飯的時候,席錦琛沒有回來,唐小芯特地拿了一個乾淨的碗,將還沒吃過的菜和肉夾到碗里,她又端回去廚房,樑柱子掛著的籃子,她就將碗放在里,這也是預防老鼠偷吃或者有蟑螂爬行。

杜美華大口大口地吃肉,還一邊含著米飯問唐小芯,「錦琛這麼忙,他又幹什麼去了?」

「他的事,我哪裡知道,媽你又是在頂宋多金打聽什麼有用的消息嗎?」上一次的事,她可還記得。

席建立一聽唐小芯這話,臉色不快一沉,眉頭緊蹙,幽深而凌厲的目光一掃向杜美華,杜美華即便是內心對唐小芯有怨氣,她還是連忙解釋:「我哪是打聽什麼呀,我是在關心錦琛,唐小芯你別什麼都亂說。」

「我亂說了嗎?上一次媽你來我們家住了那麼久,不就是為了幫宋多金打聽,錦琛工作上的事嗎?」

「你……」

杜美華就算是再想繼續隱瞞這件事,也隱瞞不住了,畢竟席建立也不是好忽悠的,她就只能幹瞪著唐小芯,暗暗咬緊后齒,抿緊嘴,隨時都有可能會撲上去將唐小芯咬死的表情。

「好你一個杜美華!」席建立面色陰沉,雙眸猶如利劍般銳利,眼底處處可見鋪天蓋地的怒火,他手裡的碗筷啪的一聲放在了桌面,「老實交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是不交代清楚,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就是……就是……」杜美華吞吞吐吐,到最後看著席建立的眼神越來越恐懼,處於忐忑不安的她,桌底下的手腳開始控制不住發抖。

「說話!」席建立一看見這樣的她,當即鏗鏘有力地怒吼了一聲。

「其實我也不知道宋多金要做什麼,我是被他喊過來,說要幫他打探一點消息,我就心想,只要他對秋怡好,我幫他做點事,那也覺得無妨,誰知道他現在就對不住秋怡了,爸,我現在已經後悔了,我也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反正事情都已經敗露了,她也不能把自己女兒拉下水,只能都把責任推卸到了宋多金身上了。

又再加上宋多金本來就出軌,做錯了事,那也不差再加上這件事。

唐小芯坐著不出聲,但她一聽杜美華的話,她心裡就很明白,杜美華故意把席秋怡給抹去了。

不過算了,看在席秋怡男人出軌的份上,席秋怡已經夠有她受的,自己就不揭露了席秋怡。

席建立大怒,金剛怒目地看著杜美華,義正言辭地指責杜美華,「宋多金他是你誰?錦琛是你誰?雖然說半個女婿就是半個兒子,錦琛整個人都是你兒子,還是從你肚子里爬出來,誰輕誰重的話,我就不多說,我就想問問你,你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過錦琛的立場?如果要是萬一你從錦琛嘴裡打聽的事,就是關乎到錦琛一輩子的生涯,他要就這麼毀了,你心裡難道就半點心疼他這個兒子嗎?」

「我……」杜美華被訓斥得腦袋嗡嗡響,頓時也不知道說什麼,但又覺得自己這樣做又沒錯,只不過就是她心偏向於女兒多一點罷了。

「你沒有對嗎?」席建立挑了挑眉,手握緊了拳頭,他的隱忍已經到了他無法言語的地步,臉上反而不見前幾秒鐘那般看起來那麼生氣。

「你再多的解釋,在我看來,都是虛偽,都是辯解,你就是打心裡就沒把他這個兒子放在心上。」

唐小芯雖然是不做聲,但她覺得席建立說得沒錯,杜美華只有稍微惦記席錦琛是親生兒子的份上,那就不會幫著宋多金來跟席錦琛打聽事情了。

席國強坐在杜美華身邊,此時飯他也不說了,就有點冷冷地拿著碗筷,眼中有點無措地看著席建立,而心裡就是在責怪杜美華做事情也不知道分輕重,就算是再偏心女兒,也要看看是什麼事情,就算是做了,也不知道瞞得死死的。

由於席麗瓊也快要生了,李蓉萍他們一家子都不在這邊吃飯,反而去了方家吃飯,主要也是看看席麗瓊,所以唐小芯的兩個孩子都是由方淑珍或者柳小玉幫忙帶著,現如今遇到了這個局面,她們兩個彼此都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也沒說什麼,就端著兩個孩子的飯碗,帶著兩個孩子到外頭去,一邊玩耍,一邊吃飯。

飯桌上現在就剩下了席建立、唐小芯、杜美華、席國強,而陳妹芝她們也跟著柳小玉她們走了。

氣憤頓時也沉默了良久。

杜美華也見席建立不再謾罵她了,她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要是不開口的話,估計僵硬的氣氛還會繼續延續。

「爸,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你也別生氣了,我其實也沒透露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要不信的話,你可以問錦琛或者你問唐小芯。」

聞言,唐小芯不著痕迹地挑了一下眉梢,到這個地步,杜美華還是要把她拖下水。

「那也是錦琛察覺在先,不然就不僅僅只是把一些瑣碎的事告訴你,而是把更重要的事告訴你了,那現在錦琛就是下崗了。」

「哪有這麼嚴重,無非就是一點小事情。」 唐小芯看她還想著狡辯,她嘴角噙著一抹自嘲的笑弧,她目光淡淡地看著杜美華,「你一點都不知道了解你女婿是做什麼的嗎?」

「他就是一個賣電器。」她就覺得唐小芯問這個問題有點蠢。

「那你知道他的電器是從哪裡來的?」

杜美華看她的眼神充滿了困惑,「難道你知道?」

席國強和席建立都看著她們兩個人。

「我當然知道。」

唐小芯一看杜美華沒接著問她話,她冷笑一聲,「媽你就應該親自問問你女兒和女婿,你要是知道他所賣的電器是怎麼進貨的,你都會直接被嚇個半死。」

「唐小芯你少這裡嚇唬人。」杜美華的心頓時充斥著不安,說話都不是很利索。

「我沒有嚇唬人。」

「小芯,宋多金是不是背地裡做了什麼犯法的事?」席建立從聽唐小芯的話起,他心裡就開始猜想,他又見唐小芯不說,他就忍不住直接問她。

「爸,宋多金不可能會做犯法的事。」杜美華說這話,心裡也開始懷疑起宋多金的所作所為。

「你懂什麼?不然宋多金為什麼會讓你跟錦琛打聽事情?」席建立沒好氣瞪她一眼。

席國強握著筷子的手也陡然收緊,視線一直盯著唐小芯。

「宋多金也確實是做了犯法的事。」宋多金到哌出所將吳海生供出來,結果又反悔的事,她都知道。

宋多金肯定是跑不掉了,索性她也不怕告訴他們。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八道。」唐小芯很堅定地回答杜美華。

席建立沉著臉,眉頭一蹙,若有所思的樣子。

席國強幹脆不是碗筷放下:「你說宋多金做了犯法的事,那都是要有證據的。」

唐小芯沒有正面回答他的話,反而說:「不然你以為,宋多金為什麼這麼著急,在外頭找一個女人生孩子?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跑不掉了,想給宋家留個后,以免他出來的時候,別人家的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他孩子還沒出生。」

「那……那……」杜美華最後驚愕地連話都說不完整,目光無措朝席建立和席國強看去。

見席國強一聲不吭。

她只有問席建立:「爸,現在怎麼辦?如果真的要是這樣的話……」

「那是宋多金活該,他要是本本分分做人,那就什麼事都沒。」席建立向來很公正,他不會偏向於任何人,尤其是宋多金這種出軌的人。

「爸,那以後秋怡不是要沒了男人嗎?爸,秋怡好歹也是你孫女呀,你想想辦法,行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