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席錦琛和唐小芯看了幾眼小孩子,也確認了小孩子沒踢被子后,唐小芯正打算吹滅煤油燈時,她就聽到席錦琛說,「最近可能有大事情發生。」

唐小芯微怔了一下,她也知道他最近回來這麼晚肯定是有事要忙。「那你要多注意安全,別讓我和兩個孩子擔心你。」

「嗯!」

第二天,唐小芯跟平時一樣起來忙活。

過了一會兒席秋怡她們也過來幫忙。

吃過早飯後,唐小芯搭把手幫忙收拾碗筷,走到井口邊上時,陡然腳心傳來了一股鑽心的痛,迅速蔓延四肢,她忙不迭把碗筷放下,腳反過來一看,被扎到了一顆鐵釘子,幸好也是不深。

不過她就有點納悶了,單獨的一顆鐵釘子怎麼就扎到腳了呢!

雖然是覺得不可思議,但她還是先顧好自己出血的腳心再說吧!

過了一會兒,大家都知道她受傷了,就送唐小芯去醫院包紮。

唐小芯也是擔心會引起傷口發炎,她還特地打了破傷風針。

由於店裡會比較忙,醫院裡就留了席秋怡陪她。

兩個人互相攙扶下樓,席秋怡再踩著自行車送她回店裡。

小檸檬和俊哥兒一看見她回來了,也知道她受傷,兩個人也挺懂事的,平時會鬧,現在就乖乖帶在她身邊,還關心她疼不疼。

「媽媽沒事,不用擔心媽媽。」唐小芯微笑安慰他們:「你們去玩吧!」

「哦!」小檸檬剛一點,俊哥兒就搖頭說:「不去,我要陪在麻麻身邊,粑粑說了,男孩子要保護麻麻的。」

聞言,唐小芯哭笑不得,席錦琛什麼時候跟孩子說這些話了。

不過孩子這麼小就懂事了,她也既是心疼又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但是小孩子就算是再懂事,也不可能一直陪著她,還會是覺得無聊。

唐小芯看到俊哥兒小臉上寫著『想出去,又要留在這裡陪麻麻』的表情,她就催俊哥兒和小檸檬去玩。

反正他們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玩耍,她也不用怎麼帶著他們。

偶爾俊哥兒和小檸檬要尿尿,唐小芯就幫他們兩個人脫褲子,讓他們自己去尿尿。

只是在洗手手時,兩個人就會弄濕了衣服。

唐小芯就算是腳受傷,單腳跳去幫他們換衣服。

下午三點多。

李香蘭帶著席麗瓊的女兒來到這邊看席麗瓊。

一聽說唐小芯腳受傷,就趕緊來看唐小芯。

看到唐小芯包紮好的腳,李香蘭蹙著眉頭說她:「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呀!都已經是當媽的人了,走路也不知道多留意一點腳下。」

「舅媽!」唐小芯啼笑皆非:「我也是一時半會沒看到。」

這扎都已經扎到了,她也是沒辦法。

只能怪她倒霉了。

「行了,這兩天我來這邊幫你帶孩子,你就好好休息吧!」

「沒事,舅媽我又不是傷得很嚴重,過幾天就好了。」

李香蘭看她滿不在乎的表情,又忍不住訓她了,「俊哥兒和小檸檬還小,也是需要人照顧他們的。」就好比如撒尿等等。 天色暗了下來,而黃然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中。軍營裡面燈火輝煌,叫喊聲打罵聲亂成一片,兩個黑人士兵在高處無聊的看著周圍,不時的看著時間,好像在等待交班一樣。

黃然輕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臉色一片平靜,然後看了看時間。嘴角也露出了殘忍的微笑,黃然這個時候帶上夜視儀,眼前的場景立刻變了模樣。

「碰……」一個黑人士兵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同伴,半個腦袋都沒有了,連叫聲都沒有發出一聲。黃然看到從瞄準鏡裡面清晰的看到那個黑人士兵大腦粉碎的全過程。突然心中有一股想吐的感覺,胃裡面一陣翻滾。但是隨即就強行壓了下去……

這個時候軍營裡面亂成了一片,一隊隊黑人士兵拿著槍四處的喊著。臉上也充滿了緊張。黃然這個時候平靜了一下心情,看著亂成一團的軍營。心裡也異常的複雜……

過了一分鐘左右,黃然才平靜了下來。心裡也好受了很多。隨即拿起自己的狙擊步槍,快速的瞄準一個黑人士兵。又一個黑人士兵的大腦被打成碎塊,而其他的黑人士兵更是緊張的看著這一切。

黃然突然動了,拿著自己的步槍在軍營外面的灌木叢中快速的換著位置,一個又一個黑人士兵死去,而發器材武器的威力讓這些死去的黑人士兵慘不忍睹。過了一會兒黑人士兵也學會了應對的辦法,藏在軍營裡面不露頭,一時間軍營安靜了下來。

黃然慢慢的注視著眼前的軍營,心裏面早已經平淡了!死在自己的槍下的士兵已經十幾個了。但是這個時候所有的黑人士兵都隱藏在軍營裡面不出來!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拿起自己的狙擊步槍對著那些探照燈一槍一個,所有的燈光都被黃然打壞。軍營裡面頓時成為一片黑暗,裡面也騷亂了一下,但是隨即就安靜了下來。

黃然把自己的狙擊步槍放在一旁,然後從身後抽出自己的微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然後就消失在灌木叢中……

黑色的夜空中,黃然就像一個黑色的幽靈一樣。快速的移動著,身體也做著常人難以做到的軍事動作。黃然快速的鑽進軍營里,在夜視儀裡面,所有的黑暗都不復存在。黃然看了看周圍,笑了笑。然後掏出自己的三棱軍刀慢慢的走著……

一個黑人士兵正在一個窗戶裡面恐懼的看著外面,外面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情況。此刻的他心裡充滿了恐懼,剛才同伴死去的場景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記得大腦里。平時作威作福的他此刻突然感到渾身冰冷。

黃然低著身子慢慢的移動著,看著窗戶裡面的黑人士兵嘴角也露出殘忍的笑容。黃然移動到窗戶底下,而頭頂上就是那個黑人士兵的槍口。黃然這個時候突然動了,那個黑人士兵只感覺自己被一個很大的力抓住,自己的頭直接被拉出窗外。還沒有來的及反應,一把三菱軍刀已經從最裡面鑽進去,而刀尖從後腦勺鑽出。

黃然慢慢的放開那個黑人士兵,然後繼續的前行著。黃然好像一個暗夜死神一樣,收割者一個又一個的士兵的生命,而這個時候黃然滿身都是鮮血,渾身更是散發著殺氣。眼神更加冰冷了,大腦卻非常的清晰,清晰的大腦讓黃然時刻保持著較高的戰鬥了……

這個時候軍營裡面已經亂成一片,到處都是槍聲和爆炸聲。黃然卻在這裡一個又一個的收割著生命。手中的衝鋒槍好像和自己融為了一體,每一槍就會有一個黑人士兵倒下。這個軍營裡面加起來一共有一百多人,但是現在大部分已經變成了屍體。黃然渾身殺氣的走著,不停的翻滾著。手裡的槍也不停的射擊著……

黃然一間又一間房子的搜索著。而他的目標還沒有出現。這一次的目標就是一個非洲小國的一個小軍閥,手裡的士兵也就一百多人。在這裡作威作福,而本國的政府卻無力圍剿這些人。只好出錢掛出傭兵任務了!

走到基地的最裡面,黃然仔細的觀察著。過了一會兒笑了笑,然後直接拿出一個C4炸彈安裝在牆壁上,然後找了一個地方藏了起來。「轟……」那道牆壁露出了一個大洞。黃然笑了笑,然後小心的走了進去。這是一個簡單的地下室,黃然慢慢的走著,在一個拐角處卻停了下來。黃然仔細的聽了聽。

幾個急促的呼吸聲穿了出來,從呼吸聲裡面能感覺到對方的情緒。黃然笑了笑,檢查的一下子彈。然後快速的滾了出去,手裡的子彈也隨即掃了出去。而在拐角處三個黑人士兵倒在了黃然的槍口下。

黃然警惕的看著周圍,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道門。黃然慢慢的走了過去,耳朵貼在牆壁上聽著裡面的情況。然後從身後掏出一個閃光彈,突然一腳踢開那道門,同時閃光彈扔了進去,身子也閃到了一邊。

門被踢開的一瞬間,幾把槍同時響起,子彈從門口射出發出嗖嗖的聲音,但是隨即就聽到幾個人的慘叫聲。這個時候煥然猶如閃電一樣鑽了進去。手裡拿著手槍快速的射擊著。裡面有六個人,五個士兵直接是眉心中彈倒在地上,另一個年紀比較老的黑人卻是手上被黃然一槍射中,手裡的槍掉在地上。

黃然,慢慢的站了起來,手裡的手槍又想了起來。那個黑人老者立刻發出慘叫聲,四肢全被黃然射中。黃然這個時候走到旁邊打開裡面的燈。地下室立刻亮了起來,黃然也摘下夜視儀,面帶微笑的看著那個老者。

地下室很大,裡面裝修的也不錯,一個巨大的床上有幾個黑人女人恐懼的縮成一團。渾身*裸的。而那個黑人老者則恐懼的看著黃然,用英語不定的說著:「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黃然慢慢的走到那個黑人老者的身邊,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這畜生還挺會享受,真是好日子啊!在看看,再留戀一下吧!到了下面估計會有很多人要跟你索命呢!」

「不要殺我,我給你錢,很多錢,不要殺我……」那個老者恐懼的喊著,眼神裡面全是恐懼。身體也不聽的哆嗦。黃然搖了搖頭,然後掏出自己的三棱軍刺。在老者身上晃了晃笑著說道:「記住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太子!如果我有一天下去了,你可以找我報仇啊!」剛說完手裡的三棱軍刀就刺進了老者的脖子裡面,血直接噴了出來。黃然卻一點都不介意……

慢慢的抽出自己的軍刺,在老者的衣服上擦了擦血。然後就收了起來。然後轉身看著那些渾身顫抖的女孩,黃然不由的搖了搖頭。而女孩也看著黃然,眼神裡面充滿了恐懼,但是更多的是麻木。黃然慢慢的走了過去,看了看周圍。

「你們走吧!離開這裡吧!」黃然慢慢的說。從女孩的眼神裡面他也猜出了這些女孩的來路,估計都是那個傢伙搶回來的。

女孩們聽到黃然的話警惕的看著黃然,黃然嘆了一口氣。然後拿起周圍的衣服扔給那些女孩。女孩們也慢慢的都穿上衣服。這裡的女孩有五個人,每一個都很年輕,最多也不超過20歲。女孩們穿好衣服,黃然嘆了一口氣轉身走了出去。而女孩也僅僅的跟了上去。

軍營已經被燒了起來,紅紅的火焰照亮了整個軍營。在軍營的中央還有一群女人在哪裡恐懼的站著。看到黃然出來一個個都跪了下來。這群女人就是白天那群女人。黃然在解救他們的時候他們早已經被那群黑人士兵糟蹋了!一個個神情麻木,而那個孩子的媽媽更是表情獃滯,任憑那些士兵活動著。

五個女孩也慢慢走進那群女人中,面對著黃然跪了下來。黃然看了看眼前的這些女人,心裡也有點自豪,心中的負罪感也減輕了很多。

「都走吧!回到你們自己的家!以前的日子的將從此告別,新的生活將會來臨……」黃然輕輕的說著。但是那群女人卻沒有一個動的……

黃然看了看,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一個女人突然站了起來。看著黃然說道:「恩人,請讓我們跟著你吧!我們家園早已經毀了,請讓我們跟著你!我們願意坐你最忠誠的奴隸,你將成為我們的主人!」這個時候所有的女人的大聲的喊著:「主人……」

黃然這個時候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要你們幹什麼!我要走了!你們都回去吧!」黃然知道自己現在不是做救世主的時候。

「主人,不要扔下我們……」這個時候所有人的人都圍了上來。黃然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我要你們幹什麼,都給我回去,你們能幹什麼!戰鬥行嗎?跟著我還是拖我後腿……」聽到這話所有的女人都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一個年輕的女孩突然站了出來。那個女孩看上去有十七八歲,雖然是黑人,但是卻很漂亮。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黃人也好奇的看著那個女孩,不知道女孩想幹什麼!

「主人,你能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嗎!還有你可以讓我們看看你的長相嘛!艾瑪只想知道這些,艾瑪一定不拖主人的後退。 我的極品美女老闆娘 艾瑪在後方幫助主人……」那個女孩甜甜的說。

黃然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女孩們期待的神色。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道:「叫我太子好了!」艾瑪聽到這句話認真的點點頭,然後突然跑開,而黃然則好奇的看著。

過了一會兒女孩端了一盆水過來,黃然這個時候才知道艾瑪的動機,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洗了洗自己的臉,那張俊美的臉露了出來。

藉助微弱的火光,黃然俊美的臉深深的印在所有人的心中。而艾瑪這個時候也呆住了,過了一會兒艾瑪才笑著說道:「主人,艾瑪會在後方幫助主人的!希望主人不要把我們忘記了!」說完就回到了人群中,然後對著黃然磕了一個頭。領著女孩們走開了,女孩們轉身看了黃然一眼,然後就消失在黑暗中。 最後唐小芯還是拒絕了李香蘭。

沒轍之下,李香蘭只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天天帶孫女來這邊,看看能不能幫忙搭把手。

等唐小芯傷好了,已經是大半個月過去了。

她還在院子裡帶孩子玩耍,席麗瓊面色不佳地跑回來,原本她是去買小菜做飯吃,唐小芯一看她兩手空空的,她就問她這是怎麼了。

席麗瓊腦海不斷回憶起自己所看到的一幕「任曉萍死了。」

「什麼!」唐小芯有點驚異,緊接著就反問她,「你怎麼知道的?」

「我去買小菜,就在小市場附近看見她,後來有公咹巡邏經過,就喊了她一聲,然後她就跑,公咹就追,接著她不知道怎麼了,就大出血,沒過了多久,任曉萍就死了。」她又剛好看見這一幕。

嚇得她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她杵在原地都忘記了反應,要不是身邊有人說話,她可能都還繼續在那裡。

「你說我倒不倒霉?一出門買小菜就遇到這樣的事,不行,我要宅點柚子葉燒水洗澡,去去霉運。」

聞言,唐小芯笑看著她,故意調侃說她,「確實該這樣了。」

「堂嫂你就說我迷信對不對?」

「我可沒這麼說。」

「糟糕,我忘記買小菜了。」席麗瓊緩過神,發現自己兩手空空的。

「你現在才發現呀!」已經晚了!

「堂嫂不好意思!」席麗瓊歉意十足地望著她。

「算了,就當今晚不吃小菜吧!」

聽說到了晚上,任曉萍死了的事還被電視新聞播放出來。

當然,唐小芯帶著兩個孩子,沒注意這些。

反倒席錦琛回來有說驗屍報告上寫著任曉萍之所以會死,是因為任曉萍下面塞了包好的粉,一看見巡邏的公咹后,她就非常害怕就跑,結果那玩意就直接到了子宮,包裝不是很好,就破了口子,當場就大出血,人還沒等到救護車來,就已經死了。

「那粉足足有半斤重!」

「這麼多?」

「嗯!」

「誰給她的?」她記得之前任曉萍有吸粉,不過就是後面到了戒毒所戒了,怎麼一出來人又染上了?

「經過調查任曉萍目前在吳海生的卡拉OK上班,她也只有跟吳海生他們有過接觸。」

「你這麼說的話,是要懷疑吳海生。」

「沒錯!」席錦琛還說:「而且已經有證據證明就是吳海生給了她粉,讓任曉萍運毒,送到其他人手上,而任曉萍就可以免費吸粉。」

聞言,唐小芯恍然大悟,「這就是說的大事要發生?」

「嗯!」之前他們的人都有一直盯著吳海生,自然任曉萍這一條線索不會忽略。

「唉!這下任繼德夫婦恐怕要哭死了。」死了兒子,又死了女兒,任繼德夫婦可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他們一直都知道任曉萍出來之後吸粉,攔不住,可能也是不想任曉萍痛苦吧!所以才會釀造成今天這個局面。」

唐小芯內心唏噓不已,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竹馬養成,總裁是個耙耳朵 當父母的還是把孩子管得嚴一點好,但也是要有一個底線,任繼德夫婦就是太沒底線了。

可能也是想著他們就只有一個孩子,不對僅剩下的一個孩子好,那對誰好?

唉!

第二天,關於任曉萍的死,報紙也有刊登。

而吳海生也被緝毒大隊帶走。

盤問吳海生話時,他倒好,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

直接把戒毒大隊的孫隊長給激怒了。

他直接去找席錦琛幫忙。

他知道席錦琛一直都有吳海生有過交手,說不定可以讓席錦琛從中審問出點什麼細節。

席錦琛雖不怎麼跟孫隊長有過多接觸,但是孫隊長剛正不阿的性子,他還是有聽說過。

又恰好上面也讓打算讓他與孫隊長一起接手管這件事。

於是他就過去了。

見到吳海生,席錦琛也沒多說別的話,而是讓身邊記筆錄的同俧出去。

見狀,吳海生冷笑:「席錦琛你打算要對我動手嗎?」

席錦琛薄涼一笑,眼眸銳利而輕蔑地掃向吳海生,「吳海生你還要跟我交手,你連這一點眼力都沒有,我還是高估你了。」

他的話,讓吳海生覺得猶如一巴掌一樣甩到了自己臉上,當即面色就不怎麼好,鐵青鐵青地,抿緊嘴,隨後又表現出一副不想搭理席錦琛的表情。

席錦琛淡道:「其實你說不與說都沒什麼,你可能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我都有派人盯著,包括你手底下見不得光的事,我都知道,嚴國飛最近還在港城活動,沒辦法來這裡,你呢,又恰恰因為張君寧生了古廣利的孩子,你和張景平大鬧了一場,我估計現在張景平還在想要不要出手救你。」

聞言,吳海生面容掩藏不住驚駭,兩隻眼睛就好像靠近了鬼一樣,死死地瞪著席錦琛。

席錦琛好整以暇地斜看了他一眼,「等等,還有一個人,我差一點就忘了,古廣利的存在,如果要是張景平覺得你不值得他救,你就是一顆沒用的棋子,你也只能坐牢了。」

「席錦琛你嚇唬我呀!」就算是被席錦琛說中了,吳海生面色不改地瞪著他。

席錦琛說過派人盯著他,那就是了嗎?誰知道席錦琛是不是炸自己的話?

他不會上當。

「嚇沒嚇唬你,你心裡難道沒數嗎?」

「……」

「任曉萍在生前為了有錢吸粉,可是很聽從你的話,你讓她跟誰睡,她就去陪誰,她也幫你運送粉,現在她人也已經死了,你就沒半點害怕和內疚嗎?」

「席錦琛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吳海生決定不搭理席錦琛,萬一一搭理席錦琛,隨時都有可能讓席錦琛發現點什麼細節。

「你很聰明,任曉萍在幫你送貨時,你還會派人一個人在遠處跟著她,一旦她出事了,你就急忙把在卡拉OK的貨運走,可惜你這次栽了跟頭,運走半路就被我們同俧給攔下來。」席錦琛看著眼前還在竭力控制自己面上情緒的吳海生,其實他很想對吳海生說,你已經暴露了,別再隱藏了,然而,他估計自己告訴吳海生,吳海生反而還會覺得自己多事。 漫天的炮火,到處都是槍聲,到處都是死亡。這裡布滿了危險和險惡,人命在這裡成為最廉價的東西。這就是戰爭,這就是非洲的現狀……

黃然來到非洲已經兩個月了,現在的黃然已經氣勢大變。那種冷冰冰的殺氣如果釋放出來,一般人可能直接就暈過去。但是平時的時候卻不會感到他的殺氣。

兩個月在戰場的廝殺,每天在生死邊緣徘徊。僅僅重傷就達到四五次,雖然黃然的軍事技術已經很高,但是當面對眾多敵人的時候還是充滿了危險。但是黃然卻在飛快的提升,而龍牙和太子的名號也慢慢被傭兵界所了解。

兩個月的時間,黃然接受了十幾個任務。每天都在殺戮中度過,而心裡那股暴力因素也被完全激發了出來。兩個月的時間,黃然的力量飛快的增長著。從第二個月開始,黃然基本上就沒有受過傷,整個人就好像一個幽靈一樣。只要黃然接的任務,都會在很短的時間完成。

雨慢慢的下著,雷聲也發出了怒吼。在這片無邊無際的雨林中,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快速的移動著。那速度就好像獵豹一樣,雖然雨林錯綜複雜,但是那個身影就好像到了自己的家裡一樣,完全沒有任何阻礙。

而在那個身影不遠處,幾百人正在大聲的喊著,一邊慢慢的搜索著。黃然不時的回頭看著,嘴角卻露齣戲謔的笑容。而在黃然的身後,三百非洲士兵,和一個小有名氣的傭兵團正在追趕著黃然。

這一次黃然接受的是一個刺殺任務,刺殺的是一個非洲小國的重要領導。在那個領導身邊不見時刻有幾百非洲士兵守護著,最重要是還有一百多個傭兵守護著。

收割者傭兵團,在非洲也是小有名氣,在傭兵榜上排名35。人數達到一千多人。而他們的團長代號收割者,在黑榜排名23。這可是不錯的實力啊!

黑榜,一個神秘的排行榜。上面顯示著單兵作戰實力。裡面的人有殺手。有傭兵、有暴徒、還有一些國家的士兵。每一個人按照綜合水平排名,雖然不能收集所有的高手,但是大部分高手都在榜上。而黃然在黑榜現在的排名136,兩個月時間就到了136,這個成績可謂是大的驚人。

在黃然身後是一個收割者的小隊,一共一百名左右。而他們的小隊長在黑榜排名97,代號暴徒。暴徒眼睛不停的看著前方,後面的士兵也散開快速的前行著。這個時候他也不敢分心,這個神秘的太子雖然才出道兩個月,但是兩個月的時間就升到了黑榜136名。這樣的成績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而太子顯得更加神秘了!

很少有人知道太子的長相,因為每一次執行任務他總是想辦法遮住自己的面容。見過太子真正面容的人也寥寥無幾。但是太子的名聲和他的龍牙傭兵團卻出名了。僅僅兩個月,太子就完場了六個C級任務,六個B級任務,而這一次完成就就是一個A級任務。在這麼多人的守護下,那個小國的領導還是被太子打爆了腦袋。這讓暴徒感到了恥辱,也讓自己的傭兵團蒙羞。

黃然快速的在雨林裡面跑著,一邊布置著一個個陷阱。不時傳來的慘叫聲讓這些人心裡感到了不安。暴徒和幾個人小心的走著,此刻暴徒的怒火已經達到了極點。自己的手下已經被這個傢伙幹掉了十幾個,而自己竟然連他的身影都沒有發現。

一個收割者里的士兵小心的走著,臉上也不慢了凝重。手裡的槍也不聽的轉動著,眼睛裡面更是充滿了警惕。雨越來越大,渾身已經濕透了。但是這個士兵在乎這一點。這樣的環境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突然感覺嘴巴被一隻大手捂住,還沒有來的及反應,自己的腦袋就被一個巨大的力量轉了一個圈。而在他生命的最後一眼,只看到一個渾身是泥漿的身影飛快的鑽進叢林中。

天越來越暗了,但是暴徒卻越來越不安。寂靜的雨林裡面,靜的讓人心寒。太子就好像消失了一樣,沒有一絲的蹤跡。但是自己卻感覺的到,自己的士兵正在一個個減少。

黃然藏在一個大樹上,仔細的看著下面的一切,臉上畫滿了油彩。現在黃然的實力已經顯得神秘莫測,精神力一次次的改造著自己的身體。現在的黃然已經不能用人類的標準來衡量了。那變態的屬性讓黃然更加的猖狂。

在不遠處,三個黑人士兵慢慢的走著,手裡的砍刀不時的劈砍著灌木。黃然此刻卻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三、二、一……」黃然默默的數著。當數到一的時候,那三個黑人士兵就被一股巨大的爆炸炸飛。身體被炸得到處亂飛,身上的零件也七零八落的。 風光二嫁 黃然腦袋裡面裝的知識簡直就是恐怖的存在,各種各樣的殺人技巧,讓黃然心裡充滿了自信。即使面對幾百人的包圍也沒有一絲的慌張。

一個個生命在黃然的手裡消失,一個下午的時間,三百黑人被黃然幹掉了二百多。而那一百雇傭兵現在只剩下可憐的二十幾個人。現在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警惕的看著周圍。他們現在已經沒有追殺黃然的心思了。暴徒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帶領著剩下的手下安全的退出雨林中,這一次算是栽大發了。

周圍的傭兵一個個平靜的整理著裝備,臉上看不一絲的表情。生死他們早已將看淡了,但是心裡現在還是有意思緊張。太子的強大讓他們心裡發寒,而那些黑人士兵則顯得很慌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