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最近很飢-渴,那個雌–性,留下活口。其餘人,殺光!然後,將殘骸運回去。這些年來,人族的科技發展迅猛,我黑暗王朝科技落後。在這方面,吃過很多虧。一個s級飛船殘骸,拉回去,仔細研究,也可以壯大我族的科研水平。”

那狼人伯爵,兀自說道。

“諾!”

狼人子爵應命而下,飛速地奔跑而走。

“嗷,嗷!”

“嗷,嗷!”

有節奏的叫聲,一聲接着一聲。

狼人們,發動攻擊了。

第一波攻擊,開始!

足有上千頭狼人戰士,悍不畏死地衝向了太谷號飛船。

原抹強忍着恐懼,組織自己的隊員,開始進行狙擊。

“砰砰!”

槍聲不斷,火力齊發。

少數狼人被打死掉了,但是,更多的狼人,只是受了皮外傷。

狼人們的毛皮,都很堅-硬,厚實如鋼板。

狼人的恢復力,也是普通人族的好幾倍。

一波機槍掃射後,仍舊有許多狼人,衝了過來。

“殺!”

有狼人衝入飛船殘骸內,肉搏戰開始了。

原抹和金帆是機甲戰師級高手,普通的狼人,倒是無可奈何他們。

那些普通隊員們,就慘了。

十幾個隊員當中,有幾個,直接被幾個狼人,活生生地圍剿而死。

“你們這羣畜生,我跟你們拼了!”

金帆怒吼一聲,全力而戰,一拳轟死了五六頭狼人。

原圓實力不濟,面對狼人們,直接是發出了哭喊。

這更是吸引了狼人們的注意力。

加之,先前有狼人伯爵的命令。

一下子,有幾十頭狼人,將原圓給圍了起來。

“哥,救我!”

原圓大聲呼救着。

原抹雙目血紅,一雙機甲戰刀,都給砍得有缺口了。

奈何,一隻狼人爵士盯上了原抹。

原抹被這隻狼人爵士給纏上了。

“救命呀!”

“救命呀!”

原圓無力地叫着,身上的衣服,都被狼人們給抓得稀爛。

“閉嘴,侍奉偉大的狼人伯爵冕下,是你的榮幸!”

又有一隻狼人爵士衝了過來。

這狼人爵士,兇殘毒辣,一爪子而過去,就將原圓給拍昏了過去。

緊接着,就有兩個狼人,跑過來,將原圓給拖了下去。

南天一直冷眼,看着戰局。

作爲一名黃印紫淵衛,中將銜銀河軍官,南天居高臨下的,看着這種級別的“小打小鬧”,不禁有些失望。

“唉!”

南天在後頭,發出一聲輕嘆。

“你們這些後生,太讓我失望了!憑你們,十幾個人,還有兩個機甲戰師,身上帶着如此精良的裝備,只要配合得好,戰術得當的話,完全可以抵禦過,這第一波的攻擊。”

南天緩緩地說道。

南天的聲音,無異於是給了衆人生存的希望。

原抹大聲喊道:“請大人出手!”

金帆也是激動不已:“大人,您快出手吧。您再不出手,我們就全軍覆沒了。”

南天神色淡然,古井不波。

普通的狼人戰士也好,狼人爵士也好,在南天的眼裏,跟隨手可以捏死的螻蟻,都沒有什麼區別。

“咣噹!”

一頭體長二米的白色-狼-人,撞開了一道艙門,闖了過來。

這頭白狼人,是狼人男爵。

狼人男爵的出現,更是讓得意的羣狼們,嗷-嗷-直叫,歡慶着自己的勝利!

狼人男爵,似乎感受到了南天的強大。

狼人男爵對着南天虎視眈眈,挑釁性地,發出一聲悶吼。

南天用餘光瞥了一眼這個狼人男爵,倒是樂了。

一個狼人男爵,都敢對自己發威?

皇者之威,不可侵犯!

南天擡手一揮,澎湃地真氣,傾斜而出。

“轟隆!”

真氣傾斜而出,光芒一閃。

狼人男爵連同,那些狼人爵士,狼人戰士,全部死翹翹。

上千狼人,在一瞬間,化爲了齏粉。

南天之威,恐怖如斯!

原抹和金帆都看傻眼了。

我勒個去,那可是上千狼人呀!

就算是,鐵刺軍團,派遣一個大隊過來圍剿,都要損失慘重。

可是,南天隨手一揮,就全部滅殺掉了。

這倒是什麼實力?

“你們還需要多加練習實戰能力呀!”

南天像提攜後輩一般,給這些人,一些勉勵。

地上,還有五六具,第九小隊成員的屍體。

這不是,南天不願意出手幫助他們。

而是,想要成爲一名真正的戰士,就要經歷血與火的歷練。

第一波狼人的衝擊下,就死亡了,也只能怪實力太差勁了。

太谷號飛船外頭,上千狼人被滅殺掉了,也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動!

“嗷嗚!”

“嗷嗚!”

狼人們嘶吼不斷。

狼人侯爵面色猙獰,幾隻狼人伯爵也是氣憤沖天!

“我上千個戰士呀,就這樣死掉了!可惡,實在是太可惡了!”

“啊嗚,全體出擊,將飛船裏頭的人,全部殺死,一個不留!”

狼人侯爵,氣憤地發出了最終命令。

一時間,一萬多狼人,齊聲奔騰。

大地震盪,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 狼人們這麼大的仗勢,鐵刺軍團的人,也是得到了消息。

在勞森廢墟的周邊,駐守着鐵刺軍團,一個整編大隊,番-號:第一大隊。

第一大隊的指揮官,通過衛星圖像,發現了垃圾堆,附近狼人們的異動。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副官面色陰沉,忙來請示指揮官:“指揮官大人,廢墟出現上萬只狼人,請求您的指示。”

指揮官也看到了衛星圖像,神色有些驚恐。

“我們大隊還有多少人?”

“回指揮官,我們現在還有戰鬥人員二萬一千餘人。”

副官回道。

“可是,狼人的數量,卻在一萬八千上下,我們若是去強行圍剿,估計得全軍覆沒呀。”

“我們的二萬戰士,可比不過這些狼人呀。”

指揮官嘆了一口氣。

“長官,根據最新情報,我們還在那裏,發現了第九小隊,全隊員的蹤跡,他們應該被圍困住了。我們是否營救?”

副官問道。

指揮官一拍桌子:“你是傻-子嗎?爲了,區區十幾個人,讓我去不顧生死地營救?”

“而且,那上萬狼人大軍裏頭,還有一個狼人侯爵的存在!狼人侯爵呀,可以手撕飛船戰艦的恐怖存在,只要一個爪子,我們就得被打死掉!這樣的狼人大軍,我們如何抗衡?”

“滾出去!另外,給我打份電報,向軍團總部求援。萬一,狼人們,改變進攻方向,來襲擊我們,我們可就慘了!”

“還有就是,我們的主力部隊,也可以暫時撤出廢墟區域了。”

指揮官面色冷酷地說道。

勞森廢墟,在沒有變成廢墟之前,是一座大城市。

雖然,因爲黑暗種族的入侵,大城市被毀滅掉了。

但是,廢墟附近,還是有人族,流民類的存在。

副官當即說道:“長官,我們一旦撤兵,第九小隊,十幾個人的生死,暫且不論。但是,廢墟里頭,可有不少流民,難民呀,他們的數量,可在百萬以上呢。我們撤兵了,百萬平民,就將陷入毫無抵抗的狀態,狼人們,肆虐,百萬平民,必將落入狼口。”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

副官,義正言辭地說道。

指揮官見到自己的副官,竟然敢如此和自己說話,頓時是勃然大怒。

“操!給你b臉了是吧!”

指揮官,一巴掌扇在副官的臉上,副官被打得暈頭轉向。

兩顆門牙,都吐掉了了,嘴角血水直流。

“來人,將他拉出去,直接槍斃,罪名:不服從命令!”

這指揮官面色猙獰,一揮手,大喝一聲。

很快,有幾名荷槍實彈的戰士,衝了進來,將副官給強行拖走。

副官一邊被拖走,一邊大聲道。

“長官,你殺了我不要緊。但是,廢墟上,有百萬平民,你置他們與不顧,是會遭受天譴的!”

副官大吼道。

可是,戰士們,卻是已經將他拖走,然後,子彈上膛,“砰!”

槍聲發出,副官的腦袋被打爆了,腦漿和鮮血,混合在一起,流了一地。

然後,這個副官的屍體,就是破爛垃圾一般,被人丟了出去。

在廢墟里頭,生命就是如此的不值錢。

很快,就會有進飢餓的狼狗,將副官的屍體,給狼吞虎嚥地吞吃乾淨。

指揮官臉色越發猙獰,連忙給軍團打了個求援報告,隨後,便命令部隊,開始撤退。

面對,上萬狼人的來襲,整編第一大隊,卻是選擇了全體撤出。

飛船,戰艦,等等各類飛行器,“嗡嗡”直飛。

戰車,坦-克,裝甲車,重型大炮等等,也是被井然有序地撤出了戰場。

………..

太谷號飛船的殘骸裏頭,南天面色平淡如水。

原抹等人卻是對着,南天越發的恭敬。

剛纔,南天驚天神威,隨手一擊,就幹掉了上千狼人,誰人敢不服?

尤其是,那上千狼人裏頭,還有一頭狼人男爵,好幾個狼人爵士。

“我對你的教誨,你們都記清楚了嗎?”

南天問道。

“謝謝大人的教誨!”

衆人答道。

“想必接下來的狼人攻擊,會更加的猛烈與兇殘。我也不爲難你們,只要你們能夠抵抗三十秒,剩下的事情,就全部交給我了。”

南天覺得,還是有必要對這些戰士們,進行考覈與訓練。

“我現在,傳授給你們一套簡單的軍-用陣法,你們好好地記着。”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將軍-陣的圖解,告訴了原抹,金帆等人。

原圓這個時候,也清醒了過來。

之前,狼人們的攻擊,將她給打昏了過去。

原圓到現在,腦袋還是有些渾渾噩噩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