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或許,這一切都是小寶的出現讓老夫人身上的仇恨,一點點消退,說不定最後,老夫人會變回那個溫柔善良的老夫人。

很快車子就抵達了沈佳樓,從車上下來的紀佳夢,看到丁如意過來,紀佳夢立刻猜出丁如意過來是要拍馬屁,直接抬起手好像在說:用不著你假惺惺怕馬屁。

在紀佳夢轉身走向老夫人時,身後的人直接趕超她走向老夫人,路過她的時候連招呼都沒打,把紀佳夢震驚到了,「這個丁如意,她剛剛是什麼意思?」是不是直接無視她的存在?

因為紀佳夢和丁如意不合,所以就不願和丁如意坐同一部車,駱知秋就和丁如意坐同一部車,駱知秋下車后還沒走向老夫人,就看到丁如意上去攙扶老夫人搶了平時她應該做的事情。

「老夫人,慢點,我攙您。」

「既然是一家人,還叫什麼老夫人,就叫外婆吧。」老夫人說完后在丁如意的攙扶下從沈佳樓的後門進入。

看到這一幕,紀佳夢氣到額頭隱隱作痛,但是不服氣的紀佳夢卻故意裝作一臉平靜,瞟了眼駱知秋,開始落井下石,「我說知秋啊,不好意思,如意這個人就是太孝順了,她搶了你的工作,你不會生氣吧?」

駱知秋笑著回了句:「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我現在啊就等木兮進門了,再多一個人跟我分擔家務,這樣我就輕鬆了,也能有時間做點自己的事情。」

這個駱知秋,就是故意拿木兮來氣她的,不服輸的紀佳夢直接回了句:「媽現在把基金會都交給雅寧管了,我擔心,木兮和紀總結婚以後,為了穩住紀總,媽會讓木兮接管你的工作,到時我怕你不適應那麼清閑的時間。」想起什麼,走了幾步后,回眸看了眼駱知秋,「知秋啊,不是我說你,你真是夠可惜的,嫁入紀家以後,也未能生個自己的孩子,現在退下來,清閑了,也不知道能做什麼,也沒個依靠,實在是太可憐了。」

為了達到打擊她的目的,紀佳夢不惜一次又一次掀開這些傷疤來打擊她,如果是換作之前,不管再怎麼磨練自己的耐心,她還是無法做到真正的心平氣和,可現在不同了,她有了別的精神寄託,現在的心痛都是一種儲蓄的力量。

不用紀佳夢提醒,她都知道,在紀家,沒有孩子就是沒有依靠,這個她當然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很。

駱知秋笑了笑沒說話。

駱知秋不說話,紀佳夢覺得有些無趣就沒再說話。

……

案件沒進展,總部那邊還有事,南昌榮不得不離開,考慮到安全問題,南昌榮並未讓尋夏和南豐璇一塊去送機,在度假村門口,把人送走後,尋夏和南豐璇一塊走向停車場。

「姑姑,剛剛爺爺責備你責備的那麼凶,沒事吧,要不要我替你跟爺爺說下情,畢竟能不能拿下祁氏的合作,也不是你說了就算,還得看祁氏那邊的意見。」

「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我看你在這裡也呆的差不多了,該回去了吧?」她很不喜歡這個渾身上下散發出心機的「南錦書」,這個女人就連說話都是帶著一種嘲笑別人的成分在裡面。

想趕她走?呵呵,這個南豐璇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尋夏來到南豐璇身旁,一把摟住南豐璇的胳膊,「姑姑,人家也想回去,可是看到你被爺爺責備,人家好心痛噢,所以呢,人家決定留下來助你一臂之力,公司的事情我是不懂了,但是呢,我可以做和事佬啊,爺爺責罵你,我就護著你,有我在,你不用怕爺爺噢。」

她跟這個「南錦書」的關係還沒能到手挽手的地步,南豐璇直接甩開她的手,「爸說了,這裡不安全,你還是儘快回去,小心被人謀財害命。」南豐璇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打量著尋夏的眼睛,像是在尋找什麼。 "路南,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讓他們離開,生他們的氣,就是不講道理,做錯了?"蘇北問。

"北北,你怎麼會這樣想呢,我不是這樣的意思,我最終的目的,只不過是不想讓你難受而已!"路南無奈的說道。

"我看你不是不想讓我難受,明明是誠心讓我難受,你明知道,我心裡有千萬個不願意,你還那麼支持那兩個臭小子,你說說,你是不是故意的!"蘇北冷著臉,看著路南。

路南無奈至極。

"北北啊,天地良心,我一點都不敢有這樣的心思,我只是不想看著你難受而已!"路南說的很是無辜。

"你有沒有這樣的心思,我可看不到,我要睡覺了,你不許吵我!"蘇北看了路南一眼,傲嬌的說道。

路南識相的閉嘴。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

蘇寒和蘇凜,每天都會來醫院看蘇北。

他們每次來了,都會隨口提一句,他們要離開的事情。

但是,他們絕不會不依不饒的一直問蘇北,同不同意。

搞得蘇北每次都很納悶。

她壓根不知道,這其實是路南給兩個小傢伙出的高招。

讓蘇北每天聽一遍,雖然她不同意,但是,時間稍微一長,她就會從心裡明白,兩個小傢伙的決心。

當然了,她也會更加清楚,這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事實了。

轉眼,十八天過去了。

昨天,袁冰冰從外地回來了。

她特地過來看了一下蘇北的臉,說明天就可以拆紗布了。

這可把蘇北開心壞了。

裹著紗布已經快二十天了,雖然每天都有換新的紗布,可是這個樣子,總歸是不太舒服的。

這天下午,路西西帶著小丫頭,還有蘇寒和蘇凜,一起來醫院。

"西西,來了啊,紫蘇抱過來,我抱抱她吧,這段時間,我都沒有抱過小丫頭!"蘇北說道。

路西西點了點頭,將紫蘇抱過去。

蘇北將小丫頭抱在懷裡,路紫蘇似乎是感覺到媽咪身體不舒服,她很乖巧的躺在蘇北懷裡,一動不動。

蘇北看著自家寶貝女兒,心疼到了骨子裡。

只不過,從蘇寒和蘇凜來,蘇北就沒有搭理過他們。

看著自己被媽咪徹底無視,兩個小傢伙的心情,也是很不好的。

可是,他們能有什麼辦法呢!

媽咪的性格就是這樣,他們也不能強求啊!

終於等到路紫蘇離開蘇北的懷抱。

蘇寒趕緊搶在路西西前面。

"姑姑,我抱抱妹妹吧!"蘇寒笑眯眯的說道。

路西西點了點頭。

她看著小丫頭一看哥哥抱,頓時歡快的撲騰著。

"哥哥抱抱,哥哥抱抱!"小丫頭口齒不清的說道。

正在看文件的路南,還有剛將紫蘇,放在蘇寒手裡的蘇北,兩個人都僵住了。

簡直難以置信!

小丫頭兩天不見,竟然都會叫哥哥了!

路南一臉悲憤,女兒現在都會喊哥哥了,就是不會喊爹地,他真的好傷心啊!

蘇北瞄了一眼路南的神色,有點想笑。

三國之黃巾神將 但是,她憋住了。

畢竟,女兒這麼奇葩,她也沒有想到。

結果,蘇寒抱著小丫頭,小丫頭估計覺得不舒服。

她的目光轉向路西西。

"咕咕咕咕!"小丫頭本來是喊姑姑的,結果,發音不準,硬是喊成咕咕,像是鴿子在叫喚一樣。

這下,路南徹底不淡定了。

是不是接下來,女兒要學會喊爺爺奶奶,他這個爹地,不知道排到哪裡去了呢!

路南有點幽怨。

他默默的將手裡的文件放下。

蘇寒還來不及將路紫蘇給路西西抱,就看見自家爹地,黑著臉走過來。

他看著蘇寒。

逍遙章 "將寶貝給我,爹地抱抱她!"路南說道。

蘇寒被嚇了一跳,他怎麼有一種錯覺,爹地很生氣呢!

他該不會打小紫蘇吧!

小丫頭這麼軟軟萌萌的,如果爹地打了她,估計一家人都不會搭理爹地了。

"爹地,你確定你要抱妹妹嗎?"蘇寒皺眉問道。。

"我非常確定!"路南面無表情的說道。

蘇寒想了想,最後大發慈悲的,將小丫頭給爹地抱。

小丫頭剛被路南抱在懷裡,就使勁的撲騰。

她好像是故意折騰路南的一樣,不給路南一絲喘氣的機會。

路南看了眾人一眼,他抱著路紫蘇,走向不沙發。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路大總裁突然對著小丫頭說。

"寶貝乖,喊爹地!"路南耐心的說道。

眾人頓時暈菜了。

感情他把小丫頭抱過去,就是為了聽她喊爹地啊!

可真奇葩!

蘇北無奈的看著路南,他像個孩子一樣,一遍一遍的叫路紫蘇叫爹地。

看著他這麼鍥而不捨的樣子,蘇北簡直哭笑不得。

不就是不會喊爹地嘛,又不是不會說話!

以後時間長了,她肯定會學會的啊!

這個男人,還真是夠了!

蘇北看了一眼,在看了一眼蘇寒和蘇凜。

她眼睛里的笑容,慢慢淡了淡。

她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寒和蘇凜一看,蘇北還是不願意搭理自己,兩個人苦著臉,一言不發。

他們心裡真的好著急啊,媽咪現在看來是鐵了心,不願意理他們了。

可是,他們馬上就要走了啊!

就在氣氛一度尷尬之時。

路南懷裡的顧紫蘇,突然咿咿呀呀的朝著路南,喊了一句。

"寶貝乖!喊爹地!"小丫頭語不驚人死不休,此言一出,病房裡每一個人,都沒忍住,笑了。

只有路南的俊臉,像黑洞一樣,黑的看不到底。

蘇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這個男人,好幼稚啊!

蘇凜似乎一早就料到,小丫頭會這麼喊了。

他笑得格外開心。

"爹地,小丫頭只會跟著你說話,你說什麼,她就會說什麼,你對著她喊爹地,她一會,肯定會跟著你喊爹地的!"蘇凜一邊說,一邊有點幸災樂禍。

因為在家的時候,他跟蘇寒兩個人,經常抱著小丫頭玩,喜歡說,哥哥抱抱!

小丫頭久而久之,也就學會了。

誰知道,竟然跟著路南學了這麼一句。

蘇寒的小臉也抽了抽。

"爹地,你應該覺得高興,這是小丫頭學會說話以來,說的最長的一句話了!"蘇寒笑著說道。

路南的俊臉更黑了。

這兩個臭小子,肯定是上帝派來折磨他的。

竟然敢笑話自家老子!

路南瞪了兩個兒子一眼,繼續低頭,對著自家小公主的耳朵,一遍一遍的輕聲喊著。

"爹地,爹地……"路南的聲音雖然很低,但是,病房裡的幾個人,都能聽到。

大家的神色都非常精彩。

蘇寒和蘇凜兩個人,相互大眼瞪小眼。

路西西站在那裡,著實有點震驚。

哥哥以前都是一個情緒不外露的人,看到別人家的小孩子,可是說,不討厭也不喜歡,很是冰冷。

路西西第一次知道,他竟然這麼喜歡孩子。

當然了,路紫蘇是他的親生女兒,路西西也能理解。

可是,哥哥為了女兒,竟然能做出這麼幼稚的事情,她以前從來都沒有想到。

或許,這就是父愛吧!

蘇北囧囧的看著沙發上那個人,只想說,你厲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路南不知道喊了多少遍爹地。

小丫頭突然在她懷裡,張著小胳膊,撲騰跳了一下。

緊接著,她吧唧在路南臉上親了一口,眼睛開心的都眯起來了。

"爹地!"小紫蘇興奮的喊了一聲。

路南頓時激動的看著小丫頭。

眼睛似乎都有點水汽。

蘇寒和蘇凜,有點小小的羨慕。

爹地對他們,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耐心。

而且,看他現在的樣子,似乎都要喜極而泣了。

果然是,小公主更值錢啊!

看著自家兒子嘟著嘴,不高興的樣子。

蘇北終於開口了。

"小寒,小凜,你們過來!"蘇北說道。

聽到媽咪喊自己的名字,兩小隻終於開心了一點。

他們轉過身看著蘇北。

"媽咪,怎麼了?"蘇寒問道。

蘇凜也一臉好奇的看著蘇北,好像在說,媽咪,你是不是不生我們的氣了!

蘇北看著自家兩個寶貝。

"你們聽說過一句話嗎?"蘇北問。

"啊!"蘇凜有點吃驚。

"什麼話啊?"他問道,他原本以為,蘇北會為了安慰他們,說自己不再生氣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