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整張白色的床單都染紅了,還有那地方!

夏熏溪的手指在顫抖,想要去抓眼前那人溫柔的手,卻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連手都抬不起來!

那是誰!那個哭得一塌糊塗的女人又是誰?

為什麼她要打我?為什麼她要這麼怨恨的看著我,她在咒罵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都是怎麼了?

小雲嚇了一跳,緊緊的將夏熏溪給護在懷中,有些焦急的看著那婦人焦急的解釋到:「不想的,我們小姐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只是一場意外,只是一場意外!伯母,你冷靜一點……你……」

「小姐,你說句話啊!你倒是說話啊!你不要嚇我啊!」

夏熏溪愣愣的看著身邊的小雲,視線落在婦人的身上,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意外嗎?真的只是意外嗎?

陳宇的死是意外,陳菲德的死也是意外,難道我是天生孤星命,跟我在一起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嗎?

夏熏溪嚇了一跳,突然將護著自己的小雲給推開,有些焦急的說到:「離我遠點,離我遠一點!」

「小姐!你到底怎麼了!嗚嗚……」

小雲被嚇住了,不管是陳菲德出事還是以前她出事,她都沒有這麼害怕過!

「小姐,你看看我,我是小雲啊,我是從小陪著你一起長大的小雲啊!你不要推開我,不要!」

「走!離開!」

夏熏溪突然怒紅了眼睛,悲傷的看著小雲指著棺材裡面的陳菲德吼道:「這就是下場,這就是下場!」

「不!不是的!這只是一場意外!」

小雲想要上前將夏熏溪抱在懷中安慰。卻被她慌張的躲過了!

不由的更加著急!

她就擔心夏熏溪會鑽牛角尖!

婦人還在哭,還在罵!

那一句一句你還我兒子,你還給我,就像是魔咒一樣一直在夏熏溪的腦海中徘徊著,眼睜睜的看著他的棺材被送進那個恐怖的地方,她恨不得躺在裡面的那個人是自己!

到底過了多久,也許是半個小時也許是半天的時間或者只是幾分鐘,夏熏溪看著眼前已經剩下一堆白色的粉末的棺材,終於還是受不了暈了過去!

夏墨寒趕過來的時候,就正好見到她暈倒在小雲的懷中,看著她那一張幾乎透明的臉,抱著她就離開了!

將剩下的瑣事都留給了夏管家!

好安靜啊!

安靜得有些詭異!

就連呼吸聲好像都會吵破人的耳膜一樣!

夏熏溪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耐的皺了一下眉頭,悠悠轉醒的時候,看著眼前白色的環境,看著自己手臂上的針管,還有些懵!

那一天,也是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地方,我對他說了自以為溫柔實際上卻殘忍無比的情話!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不該在心中還有其他人的時候再來招惹你,我為什麼要這麼自私,為什麼要這麼討人厭!

是我害了!都是我害了你!

「溪兒!你醒了! 那時喜歡你 有沒有覺得好一點?」

夏墨寒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眼睛都不眨的夏熏溪,心莫名的揪緊!聲音反而更加的溫柔了!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餓不餓,要不要吃一點東西!」

「……」

夏熏溪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終究是無力的閉上了眼睛,說什麼呢!說再多都是無用的!他已經不在了啊!

那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會全心全意對我的人已經不在了啊!

「溪兒,你不要這樣。你說話好不好?你不要嚇爸爸!」

夏墨寒紅了眼眶!

雖然他不同意夏熏溪跟陳菲德在一起,可是更不願意看到她為了一個男人傷心成這樣!如果早知道她會這麼傷心,當時就讓他們在一起又怎麼樣!

許久,終於平復下心情的夏熏溪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

「爸!我想離開!」

「離開!去哪裡?」

「去哪裡都好,就是不想待在這裡了!」

夏熏溪像是找回了所有的力氣一樣,淡淡的看著眼前頗為傷心的夏墨寒冷冷的說到:「離開夏氏。離開這個地方!」

「混賬。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嘛!」

夏墨寒黑了臉,他知道夏熏溪會傷心會難過,估計會像是陳宇離開那樣封閉自己的內心一段時間,他都可以接受!

只要她願意,他給多少時間給他來癒合傷口都沒有關係!可是……

她現在是什麼意思!為了一個男人,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就要放棄所有嗎?

「說什麼!」

夏熏溪突然勾起一抹苦澀的微笑,淡淡的看著站在一旁臉色陰沉的夏墨寒,精神有些恍惚的說到:「你知道嗎?上一次我也是這樣躺在這裡,那一次是我出車禍了,他就這樣陪在我身邊,像你一樣擔心著我!他告訴我,讓我努力的去過自己的生活!」

「怎麼能過自己的生活呢!我的父親需要我,夏氏的人需要我,就算是我在不願意處理這些繁瑣的事情,我都要留下來,可是……」

「爸爸!我累了!我真的很累!那個地方,那個滿是他影子的地方我不敢回去,我怕……我怕看到他皺眉看著自己,我怕聽到他說,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你如意的生活!」

「我答應過他,我要好好的活著,有血有肉的活著。」

「混賬!」

時空之頭號玩家 夏墨寒臉都氣紅了,有些憤怒的看著她低斥到:「你要為他活著,那我呢?你有沒有想過我,想過夏氏!這是我辛辛苦苦創下的家業,難道你要看著它敗落嘛!」

「那是你的路,你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明,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而且……我做不了,離開了他,總裁這個位置我做不了!」

「你……你……好!你要離開是不是!那你走了,就永遠不要回來,我夏家沒有你這樣脆弱的女兒!」 橙子看著安靜地幾個卧室,心中得意,知道此時他們也顧不上她了,於是給林媽打了個招呼就獨自出門了!

來到與路靜約好的咖啡館,看到早已經到的路靜正在好心情地吃著蛋糕!

「路小姐,你來得真早!」橙子笑道。

路靜笑著放下勺子,道:「今天天氣不錯,我就出來隨便走走!怎麼樣?」

「如我們預測的,我媽對喬語已經心生不滿了,不,現在應該是厭惡了!」橙子興奮地將自己看到梁母推開喬語的樣子說了出來!

路靜得意地笑了笑,道:「正是因為前面的裂痕,才能在這次綁架事件中徹底破壞她們婆媳關係,好在現在一切順利!」

橙子佩服地看著路靜,疑惑道:「路小姐,為什麼不真的綁架了喬語,也算是給她一個教訓!」

路靜沉默了一下,她怎麼會告訴橙子,是因為人手不夠的原因!

「如果將喬語都綁了,梁家一定會震怒的,也會驚動警察,再說,我們的目的就在於梁景銳的選擇,而不在於綁人上!」路靜淡淡解釋道。

橙子越發地心服口服,問道:「那你怎麼知道銳哥哥會去救喬語而不是我媽?」

路靜淡淡笑了一下,道:「一個近,一個遠,而且只有梁景銳的車速是最快的,他去救喬語當然是理所應當的,是個思維正常的人都會這麼選的!」

「那麼我媽會不會也想到這層,然後接受這個解釋,消除對喬語的厭惡?」

「呵呵呵,怎麼會消除呢?梁景銳寧可去救一個疑似喬語的人,都不願意去救真的被綁的自己,在梁老夫人的心裡,只會更加的憤怒!」路靜優雅地吃了口蛋糕,自通道。

橙子聽完,驚嘆道:「真是太棒了,路小姐!」

說完,兩人得意地相視一笑。

兩人聊了一會,路靜就和橙子分開了,誰知心情頗好的她剛一進自己的房間,迎面就是一件東西砸了過來!

路靜趕緊一躲,那東西剛好擦過自己的額頭飛了過去,路靜定睛一看,原來是本書!

「路靜,你敢這麼做,是要逼死暗夜,逼死哥哥嗎?」

路靜心一慌,看著盛怒中的哥哥,哀求道:「哥,我沒有傷害她們啊,我也沒有做什麼啊!」

路青氣得喘了口氣,道:「你自己心裡清楚,你做的比傷害他們還要過分,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梁總裁是好惹的嗎?你這是在玩火自焚!」

路靜低聲道:「憑你們的交情,梁景銳不會把我們怎麼樣的!」

路青冷哼了一聲,冷冷道:「你想得真好,你沒有見過梁總裁真正的樣子,一個從少年時期就接手梁氏並且成功的男人,一個在殺場中沾過血雨腥風的男人,到底是什麼原因給了你他很好惹的錯覺?」

路青說完,見妹妹還不以為然,只好將梁景銳通過他的手收拾的反對者下場說了出來!

路靜聽著那些人千奇百怪的下場,她喃喃道:「不會的,你騙我的,那麼有情有義的人,不會是這般惡魔的樣子,一定是你騙我的!」

路青氣笑了,道:「你不相信,那我明天就開始帶你去看看他們,現在他們還活得好好的,日常起居有人照顧,生病了有最好的醫療團隊,可是,他們寧可死了,死了!但是就是死不了,梁景銳要的是他們生~不~如~死!!!」

沒有經歷過黑暗的路靜怕了,她渾身顫抖,低泣道:「那怎麼辦,哥哥,我該怎麼辦?」

突然,像想到了什麼,立即走了過去,跪了下來,抱著路青的腿哀求道:「哥哥,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吧!」

路青看著哭的狼狽的,恐懼的妹妹,眼睛閉了閉,無力道:「靜靜,這次如果我不幫你,你一定會被梁景銳報復的,所以,我幫你,就這一次,因為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被毀了,記住,這是最後一次!」

路靜趕忙點頭,道:「我記住了,哥哥,謝謝你!」

路靜放鬆下來之後,就是嚎啕大哭!

驚魂的一天過去了,第二天,梁景銳特意沒有去公司,在家裡陪母親,喬語識趣地去了孩子的房間,將空間留給母子倆!

沉默在母子之間流淌,半響,梁景銳才艱難地解釋了昨天的選擇!

梁母聽完,苦笑了一聲,道:「你就憑著一條項鏈就認定那個女人是喬語,那我呢?我可是你的母親!」

梁景銳道:「媽,這種事是寧可相信也不能掉以輕心的,我不是給你說過嗎?我的車快,只有我能趕過去!」說到這裡,梁景銳拉著母親的手,誠懇道:「媽,你想想,幕後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還不是要破壞我們梁家的和睦,而且,這個人能拿走喬的項鏈,還能屏蔽喬語的手機,我問過了,這個屏蔽的距離不超過50米,媽,這個人就潛伏在我們身邊,如果我們真的如他所願,家庭破裂了,最開心的反而是這個罪魁禍首啊!」

梁母神色一動,理智回歸,想了想幕後之人的目的,渾身打了個冷戰,也理解了梁景銳的選擇,但是,理智上是想通了,可這情感上卻是無法接受的!

梁母拍拍兒子的手,道:「景銳,我知道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家裡的和諧,我會好好想想的,你就放心吧!」

梁景銳看著母親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可是,這件事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想通了,現在首要的,就是找出這個搞鬼的人!

梁景銳的眼中劃過一抹狠色!

看母親暫時安撫了下來,梁景銳就去上班了,一進辦公室,就將周立叫進來,詢問事情調查的進展!

周立想了想道:「總裁,具體的我還不知道,路青還在調查!」

「路青沒有彙報過?是一點進展都沒有嗎?」梁景銳冷聲問道。

「沒有,總裁,這次很奇怪,路青還沒有彙報過呢!」周立扶了扶眼鏡,疑惑道。

梁景銳心中一沉,正要給路青打電話,突然,周立的手機的響了,他一看,立即道:「總裁,是路青!」

「接!」

周立立即接起來,然後按了免提。

「周特助,我得到警方的秘密消息,最近本市有個心理變態的犯罪者,自稱是人心檢測員,這一周的時間,已經發生了兩起類似案件,警方正在全力調查,我這裡查到一些,只知道對方是一個電腦高手,反偵察意識很強,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現在我已經把我查到的告訴警方了,我會協助警方全力找到這個人心檢測員!」

聽到這裡,周立看了看總裁,然後道:「好,路青,你再多注意一些,一定要找到這個人!」

說完,掛斷了電話,抬頭看著總裁。

梁景銳眉頭緊皺,沉默不語,過了半響,對周立道:「你去警方查一查,有沒有這個案子!」

「總裁,您這是?」周立吃驚道,總裁這樣做,是不相信路青的調查嗎?

梁景銳搖搖頭,道:「讓你去就去!」

周立見總裁臉色不好,眼中還有一絲凝重,於是不敢再說什麼,點頭道:「好的,總裁,我去查查!」說完,轉身就要走,突然身後傳來梁景銳的叮囑聲:「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梁景銳將「任何人」三個字咬的特別重!

周立心一凜,點頭疾步走了出去!

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樣!梁景銳嘆了口氣,心中感到無限的疲憊!

梁家,喬語正在陪孩子玩遊戲,轉眼,雙胞胎已經一歲半了,剛剛走穩,所以這時候看著他們是最累的時候,兩個孩子跑起來的時候,她和張嫂子兩個人都追不上!

梁母站在門口,就看到這樣的情景,喬語一轉頭,看到梁母,笑道:「媽,要看看寶寶們嗎?現在他們走的可穩了!」

梁母勉強笑了笑,道:「我待會再來看吧,現在我有事!」說完,就轉身走了,彷彿不願意在這裡多待著!

張嫂子見了,嘆了口氣,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早上你不在的時候,你媽還進來和寶寶玩,看你來了,就又立即出去了,好像躲著你一樣!」

喬語聞言,心裡苦澀,她知道婆婆這是有了心結了,現在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知道婆婆是想寶寶了,於是只好起身道:「張嫂子,我出去有點事,孩子就麻煩你照顧了!」

說完,不待張嫂子回答,轉身就出了門,張嫂子張了張嘴,終究沒有說出話來!

喬語走了,果然,不一會兒,梁母走了進來,看到兩個可愛的小孫子,臉上這才有了笑容!

出了家門的喬語內心茫然,現在,她竟然是有家歸不得,明明是將要相處一輩子的家人,現在卻尷尬地見不了面,喬語不禁心裡發澀!

付于晴家,顧文予正帶著孩子玩遊戲,突然聽到門鈴聲,於是奇怪地打開門,一看門外的人,立即驚訝道:「喬語?」

喬語苦澀一笑,道:「我能在你家待一會兒嗎?」

顧文予覺得奇怪,但還是讓開了門,道:「進來吧!」 「小姐!」

小雲很生氣,忍不住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夏熏溪慢慢的回頭,看著自己身後的別墅,看著那些熟悉的事物,不由的露出了一絲苦笑!

她終究還是沒有勇氣一個人面對的!

「小雲,回去吧!」

「小姐!」

小雲有些委屈又莫名的有些憤怒,最後卻化為不甘心。

雖然不甘心,最後卻還是不得不多說一句:「你真的相信那場車禍是意外,那麼寬的路,還是咖啡廳的門口……」

「意外?」

夏熏溪無力的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是在嘲笑敵人覺得自己太蠢,還是自己高估了她的智商!

夏熏溪最後留給的是小雲一個孤獨的背影!

「從陳宇出事那一次開始,我就已經不相信任何意外了!」

「那你為什麼……」

小雲有些焦急的看著頭也不回的夏熏溪,這一走,以後什麼時候可以再見?你走了,我怎麼辦?

我的生命的意義就是照顧你啊!

夏熏溪進入機場通道的時候,看了一眼這個熟悉的城市,不由的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為什麼?

很簡單不是嗎?

不管是陳宇還是陳菲德,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最後又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雖然很討厭她,卻不得不承認一句:他們都是因為我才出事的!

兩條人命啊!

壓的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