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王幸宜和蔣舜回到了家裡,兩個人非常沉默。

王幸宜先是回到了房間里,將包放在一邊,對蔣舜說。「我有點累,先去洗澡。」

「幸宜。」蔣舜握住她的手,「我們談談吧。」

王幸宜輕輕甩開他的手,「明天吧,我現在有點累。」

她知道逃避不好,可是她本能的還是想要逃避。

「明天你要上班,借口永遠找不完。」

王幸宜尷尬的笑了笑,「我沒有找借口,我真的比較忙。」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是不是覺得我給你很大的壓力?」

「……」

王幸宜沒有說話。

蔣舜握著她的肩頭,「我們倆聊聊好嗎?我不希望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會讓你產生壓力,我很愛你,不希望你不舒服,我們是成年人了,有問題先解決好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王幸宜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她點點頭。

蔣舜牽著她的手坐在床上,「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儘管說出來好了,我全都接受,會改正,我只希望你不要再這樣冷落我。」

「你為什麼覺得我在冷落你?你覺得你做錯了什麼我會冷落你?」王幸宜抬起頭望著他。

這個男人不是想讓她面對解決問題嗎,那好,她今天晚上就要一次性解決這個問題,她不想再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

看到王幸宜突然強硬的態度,蔣舜心裡有些慌張,他緊緊握住她的手,「我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如果你有什麼誤解你說出來,我會跟你解釋。」

「我要你自己跟我說,不要被我發現了你再跟我解釋,你為什麼就不能主動告訴我?」

蔣舜似乎知道王幸宜指的是什麼了。

「幸宜,你是不是知道了?」

「沒錯,我知道了,你進入了長風集團,擁有的股份比葉靖遠還多,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你是怎麼得到那些股份的?我不相信,是你自己買到的。」

「的確不是憑我自己的財力,有人在背後幫我,我們之間相互合作,我相當於在為別人工作。」

「別人為什麼會給你這麼大一筆資金收購股份,還是把股份給你,他有什麼要求?」

「他要長風集團,而我要把長風集團擊垮,這就是我們的目的。長風集團對我來說什麼也不算,就算把他擊垮,把所有的一切給別人我也無所,所以這10%的股份對方交給我,是我的開始。」

「那你為什麼瞞著我?你是不是擔心我對葉靖遠余情未了,會阻止你?」

「我不是這麼想的,我只是覺得現在還沒有塵埃落定,沒有必要告訴你,前方還有很多波折,我不想讓你擔心。」

「怕我擔心難道你就不怕我誤會嗎?我真的很討厭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王幸宜的情緒有些激動,面對蔣舜的樣子,她更加心煩,「既然今天讓我說,那我就全部說出來。」

「現在說出來舒服多了嗎?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以後我什麼都會告訴你。」

「還有別的事嗎?」她問,「你沒有告訴我的,這一次全都告訴我吧。」

蔣舜搖搖頭,「沒有了,就這件事情,之前的事情咱們不都已經說清楚了?」

「之前的事情,你確定全部都說清楚了嗎?還沒有別的,再仔細想想,我不想讓任何東西,讓我們兩個人之間產生誤會。」

「……」

「沒有了。」蔣舜確定的說,「真的沒有了,除了這件事情,我沒有什麼別的地方瞞著你了,這件事情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我應該告訴你的,不過我也沒有打算一直瞞你,我只是想等我在長風集團站穩腳跟了再告訴你,我是為了給我媽報仇。」

「幸宜,對不起,是我不好,就算這段時間你冷落我,也是我的錯,對不起。」他將王幸宜緊緊抱在懷裡,原諒我這一次好嗎?求你了。我真的很怕失去你,我做的一切,我只是想讓你留在我身邊,說真的,自從知道你跟葉靖遠之間之前的關係,我很害怕,我怕他把你搶走,我怕有一天,你會覺得我不如他。 「……」

王幸宜痛苦的閉上眼睛。

明明蔣舜還有事情瞞著她,可是聽到蔣舜說這些話,心裡就像被刀割一樣,更是心軟了,沒有辦法再怪蔣舜。

他害怕,他無助,全都是因為怕失去她,她還能說什麼?

蔣舜捧著她臉,「幸宜,我從小就沒有父親,雖然他還活著,可是我相當於沒有,是我母親把我帶大的。從小到大,我只有她一個親人,我很沒有安全感。我承認,有些事情我沒有那麼光明正大,可是我愛你是真的。不過,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打著愛的名義為難你,如果我做錯了什麼,如果我自己沒有意識到,你可以告訴我,我會改的。」

王幸宜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他改?

直到現在王幸宜才發現,那些缺點,他是不可能改掉的。

她能夠感覺得到,蔣舜的確是愛她,正因為愛她,他才有那些缺點,比如做一些事情故意瞞她。

人無完人。

就算離開蔣舜又能怎麼樣?自己能夠找到一個更完美的男人嗎?

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以前她跟葉靖遠在一起的時候,她會覺得葉靖遠不在乎她。

最後,她跟葉靖遠走到那個地步。

然而現在她和蔣舜在一起了,她又覺得蔣舜太在乎她。

還能怎麼樣呢?

在乎她難道還不好嗎?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自己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這一夜,風平浪靜,王幸宜本來都已經打算說出分手兩個字,可最終還是安靜了。

……

第二天。

童阮阮睡到八點鐘醒了過來。

一個人睡覺的滋味,實在是……太爽了。

童阮阮伸了個懶腰,然後下床,走進了浴室里。

很快,童阮阮出來,已經洗漱完畢了,簡單的做了一個護膚之後,她穿好衣服離開了客房,乘電梯去了早餐廳,打算吃個早餐,然後再回到客房裡,繼續躺一會兒。

她今天想晚點去上班,反正她是老闆,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

童阮阮挑好自助餐之後,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開始享受美食。

正吃著,忽然,她聽到身後傳來哐當一聲。

「哎呀,先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聽到這聲音,童阮阮轉過頭去,只見服務生正在不停的跟一個男人道歉。

男人西裝筆挺,氣勢非凡,童阮阮看到他,頓時覺得有些詫異。

怎麼又是他?

百里逸淡淡的說道,「沒關係,是我沒看到,你沒事吧?」

服務生有些驚慌失措,「先生,我沒事,您怎麼樣了?哎呀,對不起,我不小心把你的衣服弄髒了。」

能夠來這裡消費的都是有錢人,這衣服她肯定是賠不起的。「

「沒關係,水漬而已,幹了就行了,你忙你的吧。」

「先生,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你不用害怕。」

百里逸十分隨和有紳士風度,服務生沒有料到,若是換做別的客人,早就已經追究她的責任。

「謝謝您。」服務生兩隻眼睛變成了星星眼,眼前這個男人那麼的英俊又非常有紳士風度,真是讓人心動。

童阮阮收回視線,繼續吃自己的東西,想趕緊吃完,趕緊離開。

沒過一分鐘,身旁忽然多了一道身影。

「凱伊小姐,這麼巧,你怎麼在這裡?」懶人聽書

童阮阮放下手裡的勺子,轉過頭,「原來是百里先生,你怎麼在這裡?」

「我住這家酒店。」百里逸手裡端著自助餐的盤子,裡面放了一些他吃的食物,看童阮阮身邊沒有人,於是說道,「你好像只有一個人,我可以坐這裡嗎?」

童阮阮剛想說不可以,百里逸已經坐下來了。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這樣的話,你根本就不用問我。」

「凱伊小姐,你昨晚不是說慕淵臨會來接你嗎?莫非你們昨晚住酒店?」

與天才病男生的戀愛喜劇 「……」

童阮阮說,「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所以他沒能來,我就住酒店,沒有回去。」

她隨便找了一個借口,哪怕這個借口狗屁不通。

百里逸知道她在找借口。

她知道百里逸知道她在找借口。

百里逸也知道她知道他知道她在找借口。

不過兩個人都沒有戳破。

「看起來心情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慕淵臨沒來接你,你不高興?」

百里逸沒有戳破童阮阮的謊言,反而順著她的話說下去,他想看她該怎麼答他。

「百里先生你有什麼事?這麼巧,也住這個酒店,你的身份那麼高級,居然親自來這裡吃自助早餐?」

童阮阮說到這麼巧也住這個酒店的時候,這句話似乎有什麼深意,但是她內心也並非直接有這樣的想法,因為她不想自戀,不想認為百里逸是因為她才住這個酒店。

不過,這也太巧了。

「你不是也來了嗎?」百里逸笑著說,「而且我喜歡自己動手,這裡的氛圍很好,食物也不錯。」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沒有多說什麼。

她吃了最後一口,說道,「百里先生,我已經吃完了,你慢用。」

說完,童阮阮要起身。

百里逸開口,「童小姐,這麼急著走幹什麼?」

童阮阮皺了皺眉。

果然,童阮阮沒有起身,而是問道,「你想說什麼?」

「你之前叫童阮阮,是慕淵臨的前妻對不對?難怪他現在這麼寵著你,是因為他想挽回你。」

童阮阮眉頭微微一皺,「你怎麼知道這個的?」

雖然說自己自從從國外回來之後,她是童阮阮這個秘密,就已經瞞不住了,不過她還是很好奇百里逸是怎麼知道的。

畢竟她跟這個男人沒什麼交集。

百里逸說,「童小姐,你是不是有一個表姐叫羅心悠?」

童阮阮心頭一驚,「你知道她嗎?」

「我偶然知道的。」百里逸說,「她現在正在盛雲集團工作。」

「你說她在你的公司里工作?」

百里逸點點頭。「沒錯,我得知她是你的表姐之後了解了一下她,她現在好像正在跟家裡鬧矛盾,離家出走,她的家人包括你也在找她,為了避免她去別的地方出什麼意外,我就讓人事部把她留下來了,讓她留在盛雲工作,這樣她就不會亂跑了。」

童阮阮問道,「你的意思是,你調查了我跟羅心悠之間的關係?」

「是小小的調查一下。」百里逸沒有否認,「我知道,你心裡肯定會有些不舒服,不過只是做一下簡單的調查,而且那些事情不是什麼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百里先生,你真的很奇怪,羅心悠是我表姐,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為什麼擔心她亂跑?」

「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既然她是你的表姐,那麼我幫了她,就等於幫了你。」

「抱歉,你幫了她不等於幫了我,我和她是兩個人,如果你覺得用這樣的方式讓我欠你一個人情,那我勸你還是省省吧。」

童阮阮跟百里逸說話,至始至終都沒有客氣過,語氣都是不冷不熱。

不過,百里逸似乎並不介意。 「童小姐,你沒有必要對我有敵意,我一直記得之前和慕淵臨見面,倒是慕淵臨嘴巴很毒,把我和顧寒琛都罵了一番,而你當時居然也罵了慕淵臨,所以我覺得你跟慕淵臨之間應該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好吧。」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我不懂你為什麼對我的事情感興趣,我們兩個根本就不熟。」童阮阮有些不耐煩。

「不熟?之前我們不是合作過嗎,現在又不熟了,童小姐可真會做生意。」

童阮阮在心裡暗暗的罵自己,實在是沉不住氣,不知怎麼了,她對這個百里逸,就是提不起任何輕鬆的感覺。

這個男人陰沉的氣息,如果跟慕淵臨比起來,簡直能把慕淵臨襯托成小清新。

「那次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以後或許沒這樣的機會了,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嗎?你可真是奇怪。」男人幽幽的眸子盯著她,閃過一絲玩味,「難道你忘了,一開始明明是你先搭訕我的。」

先生,你可以請我跳支舞嗎?

童阮阮忽然想到自己當初說的第一句話,她有些後悔自己怎麼沾上了這樣一個人。

「我只是在跟慕淵臨賭氣而已,不能當真的。」

「我並沒有當真,我知道你們在賭氣,不過沒關係,這並不影響我們兩個人交朋友,不是嗎?」

交朋友……

聽到這三個字,童阮阮本能的要拒絕,誰要跟他交朋友。

不過,童阮阮還是客套一笑,「像你這樣的身份地位,你的頂端朋友肯定有很多,根本就不缺我一個。」

「不。」百里逸淡淡的說,「可能你對我有些誤解,我並沒有多少朋友。」

童阮阮頭有點疼,皮笑肉不笑,腦子裡正在想著該怎麼把這個男人給打發了。

百里逸眉梢微微挑了挑,嘴角勾起一絲不易捕捉的微笑,隨後說道,「童小姐,不打擾你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要用早餐了。」

百里逸拿起刀叉優雅的開始吃東西。

這時,服務生推著車走了過來,詢問他,「先生,您需要想要牛奶咖啡或者茶么?」

百里逸說,「咖啡。」

服務生上前為百里逸倒了一杯咖啡。

她看百里逸的時候,臉都是紅潤的。

這服務生是剛剛不小心把水弄到百里逸身上的那位,而百里逸卻並沒有怪她,並且把責任攬在他自己身上,這讓服務生心裡小鹿亂撞,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紳士。

服務生又問童阮阮,「小姐,請問您……」

「不用了。」童阮阮說,「我已經吃完了。」

童阮阮站了起來對百里逸說道,「我就先走了,希望下次不會再有這麼巧的事情。」

說完,童阮阮轉身離開。

服務生眼底閃過一絲疑惑,他們兩個人認識?

不過她也沒有敢多問,這是客人的事情。

百里逸似乎察覺到服務生的疑惑,他首先開口,「你覺得那個女人怎麼樣?」

服務生微微一驚,「先生,您是在跟我說話嗎?」

「當然了。」

服務生有些緊張,她說,「那位小姐,她非常的漂亮,是您的朋友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