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對他而言,這個衛凡雨就只是見過兩次面,是個什麼樣的性子,他真的不知道呢。

可是,萬千帆此時的做法,竟像個市井無賴。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衛凡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萬千帆,她心亂如麻,或者說,她此時腦袋的思緒成了漿糊。

這個人,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千帆公子嗎?

他救了她,結果現在在要求她以身相許。

而他與雷素素的親事,解除了?

她並沒有收到消息啊。

還是說,他忽悠她的?

所以,當即,衛凡雨對著面前的人說道:「我並沒有聽說你與雷素素的解除親事的消息。」

「現在是沒有,但我離開月神叢林的話,就會解除。你若不信,可以跟著我,然後一起回去,你會就知道我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如果我未能與雷素素解除親事,那我就任你離開,除你給我什麼報恩都行。但是,如果我解除了親事,那你就必須以身相許給我了。如何?」

萬千帆笑得如沐春風,語氣不急不促的提議道。

不能不說,他有著十分出色的外表,尤其是他想要討好一個人的時候,他想做的,根本無人能逃得了他的掌控。

而衛凡雨因為外祖父的教誨,讓她一定要格守婦道,所以才會教出她這樣的純真無邪獨立的思想。 對於萬千帆而言,這個衛凡雨,是無意闖進了他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在她的眼裡,他看不到那種對他有著盲目的迷戀,讓他感覺非常自在,所以才會願意與之交心。

而且在交談的幾句下來,關於她的情況,他便有了了解。

關於衛凡雨的身世,萬千帆當然清楚。

對於她的成長史,他亦清楚。

之前二人是一直沒有交集,就算是在街上遇上,也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二人擦肩而過。

而如今,命運讓他們二人相遇。

就註定了,他們二人會有著不一樣的故事。

萬千帆的請求,衛凡雨只是略思了半晌,竟直接點頭應允,「好。」

「來,吃點東西。有什麼事,咱們可以先解決了飽腹后,再談也不遲。」

萬千帆將一旁的烤肉推到了她的面前,然後勸道。

「謝謝。」

衛凡雨朝他點了點頭,然後吃起了面前的食物。一隻手雖然有些不方便,但並不礙於她進食。

而他們二人的相處模式,在一旁的星耀表示沒眼看。

龍萱與他契約了,二人早就心意相通。

龍萱看著萬千帆與衛凡雨,眼睛里有些不解,「星耀哥哥,你怎麼老看他們二人?」

「你啊,就別看了。他們的相處模式,我們悟不了。」

星耀直接把龍萱的小臉給扳了過來,讓她看著自己,「今天有土魔蜥蜴的內丹,是增強防禦力的,對於你是大補。而且年份也不低,你現在吞了它的內丹,然後開始吸化吧。」

「嗯,我都聽星耀哥哥的。」

龍萱乖巧的點了點頭,臉上掛著笑意。

於是,她吞下了土魔蜥蜴內丹后,然後閉上雙眼全身運轉龍源之力,一點一點的化去腹中的內丹力量,讓內丹的力量全部都屬於她。

而星耀則是在一看看著,他時刻的盯著,就是打算在她支撐不住的時候,給她支持。

龍萱突然化身為黃金龍的時候,把衛凡雨嚇了一跳。

她整個人有些呆傻的看著那條黃金龍,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就連說話都有些艱難,一把拉過萬千帆,「千帆公子,你掐掐我。我不是在做夢吧?我竟看到了龍!」

「我掐你?」

萬千帆睨了她一眼,她是不是傻?

可是,衛凡雨見他沒反應,直接拉著他的手,一口就咬在了他手上的虎口處,疼得萬千帆倒吸一口氣。

主要是她來這一出,太過於突然了!

萬千帆看著這面前的衛凡雨,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衛凡雨則是盯著他的表情,「痛不痛?」

萬千帆陰側側的回給她一句,「你說呢?」

呃……

她怎麼知道?

他臉色沒變啊,她可是用了很大力氣咬的啊。

結果下一秒,她的右手直接被他牽著,然後在她走神之跡,吃痛的讓她倒抽一口氣,好疼!

「嘶——」

萬千帆笑眯眯的看著她,「不用謝我,以牙還牙,是我的萬某的行事準則。」

衛凡雨覺得不可思議,「狗咬你一口,你還會咬回狗啊?」

萬千帆伸手擦了擦嘴唇,幽幽的回答,「那得看那條狗是誰。如果你的話,我必定回咬!」 萬千帆的回話,讓衛凡雨語噎。

她本就是有些賭氣的回話,結果沒想到,對方的回話,直接讓她傻眼。

——「那得看那條狗是誰。如果你的話,我必定回咬!」

她什麼時候成狗了?

最要命的是,她還無從辯駁。

因為,她剛剛確實是因為太驚訝黃金龍的存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見,所以才會激動的情況下,直接拉著他的手咬了一口。

結果他卻是一臉無動於衷,可明明他的手都被她的牙齒給咬出了齒痕啊。

在她詢問對方痛不痛的時候,萬千帆竟直接拉著她完好的右手,來上一口。

這痛的讓她炸了!

萬千帆一臉完整以好的看著她,「你沒有眼花,龍萱是黃金龍。她是星耀的契約獸,關於黃金龍這個秘密,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不管是誰都不要說。就把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如果我從外人的嘴裡聽到了你說出去的消息,請恕我到時會對你不留情面的斬殺劍下。」

這話,雖然聽起來輕柔。

但卻危機起伏,殺機凜然。

衛凡雨面對他的威脅時,抬首與他直視,「千帆公子,雖然我衛凡雨只是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女子,但我對自己的誠信卻是很有信譽的。有些事可以說,有些不可以說,這個我還是分得清楚,你大可以放心。這個秘密會爛在我的肚子,絕不會泄秘半句。」

「真是個聰明的姑娘,我喜歡。」

總統大人,借個婚! 萬千帆竟出言誇讚了她一句。

而衛凡雨瞟了他一眼,她怎麼覺得他此時像個登徒浪子呢?

感覺以前那個高冷的千帆公子,與現在的他,完全就不是同一個人啊。

衛凡雨低下眼帘,沒有再說話。

萬千帆則是沒有再與她說話,反倒是認真的看著前面的星耀與龍萱。

這個時候,龍萱正在緊要關頭,而星耀的實力雖高,但他要盯著龍萱的吸收情況。所以萬千帆則是需要負責保護他們二人的安危,於是他就認真盯著四周的異狀,以防萬一。

衛凡雨受了重傷,她吃過東西后,現在四周安靜無聲,讓她有些犯困。

畢竟受過傷的身體,就算是服用了修復傷勢的葯,但她需要的還是休息。

所以,眼皮不受控的垂了下來。

最後,她慢慢的失去了意識,頭一歪,搭在了萬千帆的肩膀上。

本來還在盯著四周情況的他,面對她的投懷送抱,也只是一臉平靜,任由她靠著。

這一夜,則是異常的平靜。

他們在這裡平靜的過著,但是月神叢林的凶獸們,則是炸鍋了。

知道一個小男孩手裡拿著許多顆內丹的飛行兇獸,把這個消息帶回去了,然後那些平時有往來的凶獸們,自然也就無法淡定了,它們此時聚在一起,然後把這消息一爆,它們自然也就無法再淡定了。

「你們說,那個小屁孩手裡拿著凶獸的內丹?」

眾凶獸里,一個身材最壯的人猿,它此時口吐人言,直接詢問著前來彙報信息的飛行兇獸。 「我絕對沒有看錯的。」

面對人猿的詢問,飛行兇獸無所畏懼的直接答道。

它的話,讓一旁的人猿沉默了半晌,它沒有說話,別的凶獸,也不敢說話。

這麼一來,人猿凶獸的身份,在這群凶獸的身份,也就顯得十分特別了。

大家心裡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人猿凶獸在這個時候開口了,「大家先繼續盯著他們的舉動吧,先確定那個小屁孩身邊的那個人的實力,然後我們再出手。小屁孩手裡的內丹,我們誓在必得。」

它的話,立即得到了許多凶獸們的同意,在它們的眼裡。

並不覺得小屁孩星耀有什麼可怕的,在它們的意識里,反倒是覺得星耀身邊的那個男子更為恐怖。

也因為它們的大意,還有自以為是,導致他們後來會吃大虧,而且吃虧還不止,連自己的性命也一併交了出去。

……

天蒙蒙亮的時候在,龍萱修鍊完畢。

吞了土魔蜥蜴的內丹在,讓她的雙眸里的紫金色越發的清晰。

她看了看四周的天空,感覺自己的視線竟可以看到空氣中的雜質。

她轉動著自己的頭部,最後視線落在了星耀的身上。

星耀則是坐在她的面前,此時閉著雙眼盤膝而坐。

望著他的容顏,讓龍萱打從心裡愉悅。

她還在蛋殼裡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軟弱之處。

她有著先天的弱勢,她自己對自己都沒有信心,可是,對她有信心的卻是他。

他與她,素不相識,因願獨自一個進入她的蛋殼世界,尋找回她的龍魂,然後守著她,讓她得以破殼出世。

出世后,她與他契約了。

在外人的眼裡,她是他的契約獸。

但是,她卻清楚的明白,他並沒有把她當成契約獸,而是對她十分上心。只要對她有益的事,他都會千方百計的為她求來。

如今,只來月神叢林不過短短十幾天的功夫,可是他的雙手卻沾染了凶獸的幾十條性命。

為了得到它們的內丹,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比不上她。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因為她先天不足,所以他費盡一切心思,只想讓她能強大起來。

她不會懷疑他的用心,他對她的好,她都能感受到。

龍萱的呼吸,有些變化。立即引起了星耀的注意,他緩緩的睜開雙眼,但看到了龍萱正在盯著自己看,一副委屈快要哭出來的模樣。

這一幕,把星耀嚇了一跳,「龍萱,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星耀哥哥,你對我真好。」

龍萱抿了抿嘴,吸了吸鼻子,突然沖了上來,抱著他放聲大哭。

她這情緒化的狀況,讓星耀有些束手無策,只能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別哭,你願與我契約,我們就是一體的。你是龍身,壽命自然比我悠長,算起來是佔了你便宜。但是,現在你先天不足,有了古方,現在我能替你做的到的事,就不會敷衍了事。為你做的,都是我真心想為你做的。」

「我知道。」

龍萱趴在他的肩膀,就這樣抱著他,不肯撒手。

面對這樣八章魚似的她,星耀只好作罷,任由她抱著自己。 星耀見狀,也就不再哄著龍萱。

眼神落在了不遠處的萬千帆與衛凡雨,他們二人的氣氛變得古怪。

星耀眯了眯眼,這是什麼情況?

漢血長歌 衛凡雨竟會靠著萬千帆的肩膀然後睡得香甜?

最讓星耀意外的是,萬千帆沒有推開她,而是任由她倚靠呢。

難道,他昨天與衛凡雨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他要與雷素素退親,然後與衛凡雨在一起么?

不過,僅僅只是看外表的話,衛凡雨的長相,並不如萬千帆的出色呢。雖然如此,但他們二人靜靜的坐在那裡,卻能讓人感覺像一對壁人。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星耀勾了勾唇,沒有吭聲。

他雖然是小孩的身體,但是他的靈魂卻不是個孩子,他的思想比大人還要成熟。

而且,他的出生,本來就屬於天意。

他未來是要繼承鬼域大統,而龍萱出生的時候,是紫金龍。

上一世,他沒有辦法與龍萱在一起,這一世,在她出世的時候,就讓她的性命與自己契約,從此她和他再也無法分開彼此。

人龍的結合,就算是天理不容,可星耀已經有了答案。

遇佛殺佛,神擋弒神!

他要這輩子與龍萱在一起,誰都無法阻止!

所以,在知道了如何修復龍萱身體的先天不足,他會如此毫不在意的擊殺那些凶獸,取其內丹給龍萱滋補。

星耀的眼神有些迷離的時候,衛凡雨緩緩的醒了,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竟靠在一個暖暖的肩膀上。

而要命的是,她發現她靠著的衣服上,竟出現了一片水漬。

她有些尷尬,看著萬千帆,有些緊張,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他肩膀上的那片水漬。

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萬千帆卻睨了一眼她,「你的睡相不好啊。」

「我……抱歉。你衣服要不要脫下來,我幫你洗乾淨?」

衛凡雨自知理虧,弱弱的回了一句。

萬千帆則是搖了搖頭,「不用了,你的左手還受著傷,壓根不能動,你如何幫我洗衣?如果真有誠意的話,等你好全了,再給我洗衣,那才是你的誠心。」

「……」

衛凡雨沒法回應了。

萬千帆站起身子,「你幫我看著他們二人,我去弄點吃的,可以做到嗎?」

衛凡雨一聽,連忙點頭:「可以。」

「行,那我把他們二人交你了。有什麼事,大喚我一聲,我會及時趕回來的。我不會走太遠的!」

萬千帆叮囑道,確定衛凡雨沒有問題,也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在他看來,衛凡雨的品性不至於太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