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李一葉則按照陳天給她的提示,滿山谷的尋找治病所需要的藥材。

其實在葯神谷這種地方如果要是想要找到靈藥,其實還是非常簡單的事情,畢竟葯神谷可以說是遍地靈藥,隨便走兩步便能夠發現靈藥。

但是如果想在葯神谷這個地方,找到特定的幾味藥材,其實還是非常困難的。

因為葯神谷裡面的藥材實在是太多了,而且生長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任何規律可言。

李一葉拿著陳天給她的信息,在葯神谷裡面找了整整三天的時間,終於找到了天陽草,九靈芝,還有為何花這三味藥材。

「陳公子,我找到這三味藥材了!」

李一葉表情激動的跑到了陳天的房間之中,高聲呼喊道。

陳天跟李一葉在葯神谷的樓閣之中收拾出了兩間乾淨的房間,一間是陳天的,還有一間則是李一葉的。

原本正在修鍊的陳天聽到李一葉的這句話緩緩睜開了眼睛,然後淡淡看了李一葉一眼,輕聲說道:「讓我看看你找到的藥材!」

李一葉聽到這話以後連忙小心翼翼的將自己找到的藥材拿了出來。

陳天簡單的看了一眼,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以後,低聲說道:「你跟我來!」

說完這話,陳天直接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李一葉猶豫了一下,連忙跟上了陳天的步伐。

片刻之後,陳天走到了一個山洞前面,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李一葉說道:「跟我進來吧!」

李一葉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連忙跟著陳天走進山洞之中。

山洞裡面陰暗潮濕,環境非常的差,李一葉心中難免會有些異樣的情緒,但是她知道陳天肯定不會沒有原因就把自己帶到這裡,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一直都安靜的跟在陳天的身後。

片刻之後,陳天緩緩停下腳步,然後扭頭沖著李一葉說道:「如果想要治好你身上的病,需要你先將這三味藥材吃下去!」

「現在就吃下去嗎?」

李一葉眨了眨眼睛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沒錯,現在就要吃進去!」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

李一葉直接將三味藥材一起放在自己的口中開始咀嚼了起來。

片刻之後,陳天輕聲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

李一葉聽到這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痛苦,低聲說道:「陳公子,我現在感覺我的身體裡面好像有一團火燃燒一樣,但是有的時候又感覺我的身體裡面好像冰山一樣冰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現在這兩種感覺已經越來越強烈了……」

「那是因為你的身體裡面有兩種氣息在打架!」

陳天通俗易懂的解釋了一句,然後看著李一葉繼續說道:「現在陽氣已經進入到了你的身體裡面,我需要將你身體裡面的陰氣全部吸出來,你把你的衣服脫了吧!」

「又脫衣服?」

李一葉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驚訝。

「恩,如果想讓我徹底治好你的病,我必須要在一個沒有陽光的地方,將你體內的陰氣逼出去,所以你必須把衣服脫下來!」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

李一葉呆愣楞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沒有說話。

「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說過我對你的身體不感興趣!」陳天看見李一葉彷彿有所猶豫,輕聲提醒了一句。

「可是……」李一葉黛眉微皺。

「你若是擔心什麼,那我現在就可以離開……」

陳天說完這話,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山洞外面走去。

「陳公子,您等一下!」

李一葉連忙伸手拽了陳天,然後低聲說道:「我脫……」

其實李一葉心中清楚,陳天此時讓自己這麼做,肯定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如果陳天真的想要得到自己的身體,李一葉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她之所以現在如此糾結,就是因為不好意思在異性面前脫下衣服。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身上的怪病,李一葉還是咬著牙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片刻之後,李一葉衣衫盡褪,盤膝而坐在山洞之中。

而陳天則坐在李一葉的身後,將自己的雙手放在了李一葉的後背上面。

李一葉在感覺到陳天手上的溫度以後,忍不住嬌軀微微一顫。

「不要動!」

陳天面無表情的呵斥了一聲。

「好!」

李一葉連忙點了點頭。

「你現在感覺如何?」

陳天皺眉問道。

「我現在感覺那團火跟那團冰彷彿更加厲害了!」李一葉咬著銀牙輕聲回了一句。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開始運氣。

剎那間,李一葉感覺到一陣無比強大的力量湧入到了自己的身體當中。

而李一葉的身體周圍也緩緩冒出了陣陣黑色的氣息。

李一葉表情不解的看著自己身體周圍的黑色氣息,輕聲說道:「陳公子,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你體內的陰氣,你現在不要分神,用心其餘感受我的靈氣!」

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

李一葉答應了一聲,然後連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專心感覺著陳天的靈氣在自己體內緩緩流動的感覺。

李一葉體內的陰氣在被陳天逼出體外以後,並沒有消散在天地之間,而是緩緩流進了陳天的身體裡面。

因為修鍊了九重天道決的緣故,陳天可以吸收著天地之間的一切氣息,當然也包括李一葉體內的陰氣,而且李一葉本身就是至陰之體,所以她體內的陰氣對於陳天來說要比那些靈藥裡面的靈氣還要珍貴,所以此時陳天並不是單純的給李一葉治病,他也在提升自己的境界。

原本陳天一位李一葉本身並不是武道中人,所以體內應該蘊含不了多少的陰氣。

但是兩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以後,陳天發現自己有些低估李一葉了,因為李一葉體內蘊含的陰氣非常的恐怖。

整整兩個小時,陳天都沒有將她體內的所有陰氣都逼出來。

「陳公子,還沒有結束嗎?」

李一葉此時已經香汗淋漓,忍不住咬著紅唇輕聲問道。

「還沒有……」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好吧!」

李一葉無奈點了點頭。

陳天緩緩閉上眼睛,吸收著周圍的陰氣。

……

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呼!」

陳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將自己的雙手從李一葉的後背拿開,輕聲說道:「好了,我現在已經將你體內多餘的陰氣全部都逼出去了,現在你體內的陰氣跟陽氣已經達到了平衡的狀態,以後也不會在犯病了!」

李一葉聽到這話連忙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表情激動的喊道:「真的嗎?」

「真的!」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實在是太好了!」

李一葉眼淚眼眶緩緩流出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

其實普通人根本沒有辦法理解李一葉此時的心情,她身上的怪病纏了她這麼多年,發病之時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根本就不是別人能夠體會的。

而且這麼多年了,李一葉根本沒有辦法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她不敢有感情,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自己什麼時候會死。

「陳公子,真的是太謝謝您了,如果沒有您,我身上的病根本就不可能好!」

李一葉語氣十分感激的沖著陳天說道。

「無妨!」

刺客饒命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李一葉伸手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後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跪在了陳天的面前。

「你這是幹什麼?」

陳天扭頭看了李一葉一眼,面無表情的問道。

「陳公子,我知道如果不是因為您,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治好身上的病,救命之恩,沒齒難忘,請受我一拜!」

李一葉表情十分認真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畢竟她身上的怪病已經困擾她這麼多年了,即便是孫雀都沒有任何辦法,但是此時陳天卻治好了她身上的病,可以讓她像普通人一樣生活,李一葉心裏面肯定非常的感激陳天。

「你也不用這樣,雖然我幫你治好了身上的病,但是我也吸收了你體內的陰氣,所以對我來說也是有好處的,咱們兩個互不相欠!」

陳天看著李一葉淡淡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李一葉的這條命都是陳公子您給的,您的大恩大德我是不會忘的!」李一葉低聲回了一句。

「你起來吧,不用一直這麼跪著!」

陳天淡淡說道。

「好!」

李一葉連忙站起身,然後看著陳天問道:「陳公子,當初您帶我來葯神谷之前就說過,一旦要是治好我身上的病,我便要幫助您做一件事,現在我的病已經好了,陳公子您打算讓我做什麼事情?只要是我李一葉能夠做到的,我肯定儘力去辦!」

「我現在還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去做,等我有了,我在找你吧!」

陳天說完這話,直接起身奔著山洞外面走去。 溺愛刺蝟老婆 「我的微博完好無損,因為我的黑客在我的微博設置了防火牆,任何時候都處於被保護狀態。」

「這件事若是真的是我所做的,我又何必獨獨讓自己的微博一切正常,讓你們輕易就能發現我呢?」

「當然,這件事我也有錯。微博的崩潰是因為我偷懶不想召開新聞發布會卻要進行直播所造成的。」

「所以,我願意承擔這個後果。」

看著風玫的笑容,隨著她輕靈的聲音一條條訴說著,直播間的人只覺得有一道春風從心間拂過,帶著安撫人心的奇異力量,漸漸平息了他們的躁動。

但是聽到她最後一句,那份躁動再次湧現。

所有人都在質問——

你如何承擔後果?

看到彈幕上的質問,風玫唇角的弧度加深,紅唇輕啟,吐出振奮人心的消息:「我可以幫你們恢復所有丟失的一切。」

話落,她食指輕點唇瓣,做出噤聲的動作。

「不要現在質問我,你們知道我有一個強大的黑客的。相信我一下好嗎?你們都先退出微博,五分鐘后再登錄,我保證,到時候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五分鐘時間而已,微博內容的恢復誘惑太大,大家都陸續退出了微博。

「那些一分鐘內沒有退出的,我會主動把你們踢下去哦。」風玫眨了一下眼睛,模樣俏皮,在她身上絲毫看不到被這件事影響的影子。

其實有系統數據在,她隨時都能恢復,可是凡是總要有個過程才能更讓人信服,過於直接反而會讓人懷疑有妖。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五分鐘的時間很快,一到點所有人都再次登錄,看到那些熟悉的內容,幾乎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做了一場夢,那些東西從未丟失過。

可是看著最新的微博,都是他們罵寧非,罵微博官方的話語,他們知道,那不是夢。

只有失去過才知道珍貴,直到現在他們才真正意識到微博上的每一條內容於他們來說不僅僅是文字,更是情感的寄託,是記憶的儲存,是他們一路走來的見證!

之前有多恨風玫,現在就有多感激她,還帶著一分歉意。

大家再次湧入直播間,風玫還在,臉上依舊掛著他們離開時的笑容,美的如誤落凡間的仙子。

彈幕上內容開始轉變,清一色的道歉以及感謝。

當然,也有人說這是風玫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可終究被淹沒在感謝的大軍之下。

一場風波就這麼高拿輕放地落下了帷幕,風玫說:「大家不必謝我,這件事我確實有錯。不過大家放心,我讓我的黑客朋友幫忙穩固了一下微博,以後億人之內的擁擠不會再出現崩潰現象了。不過還望微博官方不要介意我們的自作主張。」

微博官方的人自然也注意著這場直播,聽到風玫的話立即回應,表示最誠摯的感謝,並表明絕對不會介意,甚至還表示出邀請她黑客朋友加入他們陣營的意圖……

風玫直接忽略後面的話,看著已然和諧的彈幕,臉上的笑容突然一收。

「敲黑板!看這裡。」

她頓了一下,看著滿屏幕飛過「看著呢看著呢」「寧老師請多多指教」,唇角再次上揚:「問題解決了,我們回歸最初直播話題,關於我與司寧兩家的聯姻問題。」

想到那三方同時發布的消息,風玫眸內快速閃過一絲冷芒,帶著絲絲涼意的聲音透過電子數據的傳播響在直播間每一個人的耳畔—— 而李一葉看著陳天的背影,猶豫了一下,咬著嘴唇喊道:「陳公子,我還有一件事想要求您!」

「還有一件事求我?」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扭頭看了李一葉一眼,然後皺著眉頭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

「陳公子,其實在跟您相處的這段時間裡面,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在這個世界上,無論你擁有多好的醫術,其實都沒有辦法救自己,所以我覺得如果想要在這個世界上面活下去,最重要的還是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而我現在根本就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我也沒有保護我家人的能力!」

「這個世界,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是強者為尊!」陳天輕輕點頭說道。

「沒錯,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為尊!」

李一葉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陳天繼續說道:「我家裡面的人從我很小的時候就說我的身體非常適合武道修行,但是因為我身上的怪病,我沒辦法踏入武道,只能一直跟在孫雀的身邊,現在我身上的病已經好了,所以我想要拜陳公子您為師,我也想修行,我也想成為武道中人!」

陳天聽到李一葉的話以後,扭頭看了李一葉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想要成為武道中人?」

「是的,我也想成為陳公子您這樣的武道高手,這樣的話我才能夠保護一切我想要保護的東西!」李一葉看著陳天點頭說道。

「保護一切我想要保護的東西?」

陳天看著李一葉忍不住笑了笑。

因為曾幾何時,這也是陳天的夢想。

陳天前世的時候,就是因為自己太過懦弱,所以什麼都保護不了。

「陳公子,這些天發生的事情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其實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自身有實力保護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如果這次來葯神谷裡面不是因為陳公子您,我們可能都已經死在那個何蕭的手裡面,曹天嘯些許還有逃跑的機會,但是我這種普通人可能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而我在何蕭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我不想這樣活下去了,我希望我的命運可以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

李一葉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語氣十分堅定的說道。

「你的想法我可以了解,但是武道修行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的!也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武道修行,即便是適合,其實也需要付出常人不能忍的代價!」

陳天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李一葉說道。

「陳公子,我知道我的資質可能差一點,而且學習的時間也晚了一點,但是我肯努力的,無論什麼苦我都可以吃!」李一葉表情有些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